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75章 你爸今年多大了(第二更求票)
         一轮明月两相思。

    当朦胧的圆月高悬天际之时,身在中海的沈宜秋,坐在二楼阳台上,沐浴着天上洒下的一弯清辉发着短信。

    “中秋节快乐!”

    五个字伴随着“嘟”的一声发出去了。

    发完沈宜秋有些生气,气自己手贱。

    大半个月了,自己主动给他发了五条信息,打了三个电话,结果信息就回了一条,电话倒是接了,但是每次没说两句就挂了,搞的比国家总统还忙。

    港督~

    沈宜秋从刚开始对陈序的“俯视”、到后来的“正视”、“平视”,一直到现在隐隐的“仰视”,心理上经历了一个十分复杂的变化。

    这种变化既有心理上的,也有情感上的。

    只是她从来不会承认这一点。

    她始终认为自己跟陈序是要好朋友。

    只是这个朋友变化的有点太快了,让她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

    就在沈宜秋暗自生闷气的时候,那边她母亲王琴端着两杯红葡萄酒过来了。

    “给~”

    “谢谢妈~”

    王琴递了一杯红葡萄酒给沈宜秋,然后跟她碰了一杯,“祝我家宝贝学业有成,早日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两个人都抿了一口。

    王琴问:“你跟小陈现在怎么样啦?”

    沈宜秋:“没怎么样啊,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王琴嘴张了张,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个年轻人的脑子太聪明了,从她听说这个年轻人到现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对方身价就像滚雪球一样迅速膨胀起来了。

    到了现在,外界已经很难猜测到那个年轻人的具体身价了。

    他的影响力也已经非常厉害了,只是他的刻意低调模糊了这个概念,让很多人小觑了他。

    她现在再让女儿去追对方,已经算得上是高攀了。

    所以嘛,她也不去操那个心了,随缘吧。

    就在母女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沈宜秋手机来信息了。

    “又是一年月圆夜,月下为你许三愿:一愿美梦好似月儿圆,二愿日子更比月饼甜,三愿美貌犹如月中仙。纯手打。”

    看到最后一句,沈宜秋忍不住“嗤”一声笑了出来,也忘记了刚刚还在骂自己手贱呢,两只手又开始嘚吧嘚吧的编辑短信了。

    ……

    安陵市城东的陈家别墅里,一大帮人正坐在一楼客厅里看中秋晚会呢!

    范玉梅拉着佟丽莎说个没完,不是的发出一阵笑声。

    时不时的还会双双转头看向陈序,露出一脸诡异的笑容,也不知道说了陈序什么糗事。

    中途陈序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沈宜秋发信息来了,于是便回复了一句。

    哪知道刚回过去,沈宜秋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陈序就跟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范玉梅在厨房里择菜,佟丽莎在旁边帮忙。

    陈序在范玉梅的命令下,搬了张凳子在旁边陪聊。

    聊着聊着,范玉梅突然说:“曹幼灵离婚了。”

    陈序:“……她结婚才两个月啊。”

    “谁说不是呢!现在的年轻人啊。”范玉梅叹息了一声摇摇头,“既然没有做好准备,当初干嘛要那么仓促的结婚呢,难道不考虑双方父母的感受嘛。”

    陈序摸摸鼻子说:“我觉得吧……还是离了好。”

    “瞎说八道!”

    “妈,我没瞎说。我上次不是去参加婚礼的嘛,我当时就觉得他们俩时间不会太长。”

    “为什么?男的有问题啊?”

    “男的没问题,问题出在曹幼灵身上。”

    “什么?”

    “呃……算了,不说了。”

    范玉梅瞪眼看着他说:“像你这种说话说半截子的人,搁以前妈年轻的时候,非弄你俩嘴巴子不可。不想说你提它干嘛?”

    “妈,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有些话我认为还是烂在肚子里比较好……”眼看着范玉梅一芦笋砸了过来,陈序赶紧蹦了起来,“哎哎哎,妈~君子动口不动手…”

    “哈哈哈……”佟丽莎看得哈哈大笑。

    这边陈序刚跑出屋。

    家门口前的路上,陈昌军开着他的宾利添越从不远处慢悠悠的驶过来了。

    到了陈序面前,陈昌军笑的一脸褶子的问:“怎么样,爸的开车技术还行吧?”

    陈序竖起个大拇指,“牛叉!”

    “啧啧啧~”陈昌军摸着方向盘,砸吧着嘴说:“这车哪都好,就是太贵了,开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给你碰了。”

    坐在副驾驶上当“教练”的陈亚楠,翻了个白眼说:“爸,你那辆沃尔沃落地也50多万呢!”

    陈昌军说:“那也比他这个好。他这个万一磕了撞了,随便修修都要好几万。”

    陈序趴到车门上,笑道:“爸,车没劲,要玩就玩大一点,飞机怎么样?你去考个飞机驾照,我给你买个直升飞机玩玩。”

    陈昌军:“……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想把我早早送去投胎啊?”

    陈序跟陈亚楠闻言都是爆笑不已。

    随后陈序说道:“爸我跟你讲,人家粤省那边一个人,都63岁了还学开飞机呢,爸你今年才50多吧,怎么就不能学了?”

    陈昌军看着他问:“我今年多大?”

    “啊?”看着直勾勾的眼神,陈序楞了一下。

    “你说我50多,我到底多大啊?”陈昌军问到。

    陈序心虚道:“爸,咱们在讨论开飞机呢…”

    陈昌军:“开飞机不着急,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到底晓得晓得你老子哪年哪月哪一天生的?还有你妈。”

    陈亚楠嘿嘿笑道:“我知道爸,你是196……”

    陈昌军:“你不准说,给他说。”

    陈序挠挠头,然后眼珠转了转,正好看到洁丽雅跟尼克从路口处过来了,“嗳尼克,你上哪去了啊…我正好有个问题想请教你呢……”

    说话间,陈序已经走了过去。

    ……

    ……

    中秋节三天假。

    陈序原本打算好好休息一下的,可是公司那边事情太多了,电话总是响个不停。

    另外还有世界各地的学术界朋友也会打电话给他,跟他一起探讨一些问题。

    比如头脑风暴上认识的那个只有十五岁的天才男孩西蒙。

    同样在头脑风暴上认识的一个乌克兰人诺索夫,以及一个希腊哑巴女孩爱丽丝。

    他们都会跟他进行视频聊天。

    十五号下午,一行人启程返回中海。

    随后陈序又一头扎入了实验室当中。

    一遍遍的实验,一遍遍的修改。

    足足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陈序跟小白好不容易捣鼓出一款笼式结构模拟软件。

    用软件把碳离子展开,就像一个二维平面一样铺在那里,然后添加低温超导材料Nb3Al的属性值和高温超导材料B2212的属性值。

    然后把铺开的碳离子像包饺子一样合起来。

    数据上开始出现了变化……就像化学反应一样。

    等反应停止之后,开始用正负离子撞击机对碳离子包裹的结构体进行模拟撞击,施加压强,然后根据数据变化,用系统里的“枚举法”进行推导。

    即:在进行归纳推理时,如果逐个考察了某类事件的所有可能情况,因而得出一般结论,那么这结论是可靠的。

    这个说起来非常简单,但实际上是非常非常复杂的。

    经过计算机数以亿万次的计算后,两个小时后,第一次推导结果出炉了。

    ——笼式结构有97.255%的概率会创造出常温超导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