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70章 大脑芯片植入
        陈序本来预计在京都停留两天,可是哪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

    先是燕大邀请他去讲了一节课,然后隔天跟刘成林教授到奥地利参加了一场为期三天的的学术研讨会。

    人还没离开奥地利呢,德国那边一群小伙伴又邀请他参加头脑风暴。

    与会者只有十个人,都是计算机相关领域的超级学霸,年龄最大的才28岁。

    年龄最小的是一个希腊的小男孩西蒙,今年才15岁。

    这十个人都是真正的天才,一个比一个厉害,就像西蒙,尽管才15岁,但已经是牛津大学信息工程系的博士生了,而且发表了多篇有国际影响力的学术论文,非常的厉害。

    大家在一起就机器学习、网络安全、视觉计算、自然语言处理、人机自然交互等问题展开了深入的探讨,畅所欲言。

    陈序大多数时候充当的是一个聆听者的角色。

    这些天才无论是知识量还是逻辑思维,都远远不是陈序能比拟的,陈序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智商上面的差距?

    可这是没办法的,人的智商是天生的,想提高,唯一的办法就是像小白说的那样,在大脑皮层里植入芯片,变成跟小白一样的超智脑。

    然后在讨论关于AI之余,陈序提出了关于大脑植入智能芯片的问题。

    众人非常感兴趣,并为之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大脑植入芯片不是新鲜事。

    早在1998年就有人开始试验了。

    2014年,巴西世界杯足球赛开幕式上,一名截瘫男子用意念控制机器人外骨骼机械战甲成功开球。

    虽然那一脚看似平平无奇,但是却释放出一个非常了不起的讯号,即:人类可以借由大脑中植入的芯片,然后用意念完成对机器的操控!

    意念控制的原理并不难解释:就是通过对脑电信息的提取、分析和解读,经过一定处理后,转变为控制机器运动的信号,再来驱动外置机械运动。

    其难点在于利用“脑机接口”技术对脑电信号的“捉”和“转”。

    “脑”指生命体的脑或神经系统,“机”指信息处理或计算的设备。

    简单地说,就是在人脑与计算机或其它电子设备之间建立直接的交流和控制通道。

    利用该通道,人们可以直接通过大脑表达想法或操纵设备。

    而今年7月份,卡内基梅隆大学更是取得了一项脑机接口领域的突破成果:研究人员利用无创神经成像技术和机器学习技术,实现了脑电波信号与相关指令信号间的转换。

    就是不用植入大脑芯片就能意念控制机械臂,能够跟踪随机移动的计算机光标!

    在陈序的引导下,大家很快谈到了人脑和计算机连接,获取海量知识的话题。

    很快又从计算机连接,谈到了芯片植入,让人类拥有海量储备记忆的可能性?

    ……

    时间如白云过隙。

    等陈序回到国内时已经是9月6号了。

    飞机降落在江东国际机场。

    私人助手苏伊人、刚配的秘书李子昂以及司机兼保镖王家兴三个人到机场接的机。

    路上李子昂把星海科技最近一段时间的发展状况跟他简单汇报了一下。

    “除此以外,全球黑客大赛也在3号落下了帷幕。”

    “噢,是嘛。怎么样啊?”

    “国外安全商的技术基本碾压国内厂商,而且差距非常大,基本上毫无还手之力。”秘书李子昂把大赛上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的讲给了陈序听。

    “有好几家安全商中途都退赛了。”

    陈序点点头。

    他早料到了。

    国内的安全商,整天挖空心思想着怎么把用户口袋里的钱装到自己口袋里,哪有功夫沉下心来好好做技术啊?

    这一次把国外的安全商请到自家门口来表演,就是为了给国内那些安全商上一堂教育课,让他们好好看看自己跟国际顶级安全商的差距。

    至于星剑大出风头,只是顺带的罢了。

    还有剑盾,虽然没有什么亮眼的表现,但是谁也不敢轻视它,而且这次举办黑客大赛,也算奠定了行业领导性。

    当然了,藤讯、白度、36零,心里肯定是不服气的。

    接下来大家还有多的争斗!

    陈序想到了上个月燕大演讲过后的一些想法,他给孟祥贺打去了电话。

    跟他谈了一下未来剑盾的发展战略。

    主打安全牌!

    软件霸王条款没办法,想用肯定会牺牲一些隐私,但是在剑盾防火墙的保护之内,你不能未经我用户同意,就随意窃取他们的个人信息,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当然,现在国内很多企业都在打法律的擦边球,这是一条巨大的利益链条,涉及了几乎全球所有的企业,不是剑盾能轻易撼动得了的。

    所以这件事做的时候还是需要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不能直接一刀切。

    要不然当年的3Q大战绝对会重演。

    而且会更加激烈。

    有剑盾没藤讯、啊哩吧吧、白度、京東、36零、字迹跳动、嗖狐、渣浪……

    可以从一些小的互联网公司下手,把这些公司嵌入在用户手机里的触角给斩断。

    然后像手术刀一样,一路向上切,最终把那些毒瘤全部剜掉。

    跟孟祥贺一直聊到环球金融中心的地下停车库才结束。

    随后乘高速电梯上了楼。

    陈序到公司里查看了一下公司最近的发展情况。

    小白翻译销售只能用火爆两个字来形容。

    技术代理授权、订单合同这些,祁文彬签到手软。

    每天都是日进斗金。

    另外,公司的多元化发展之路也在快速的铺开当中。

    三家门户网站已经在月初上线了,除了“星海教育网”暂时还没有什么人气,星海科技报跟第一新闻网,已经开始砸重金宣传了。

    另外,影视出版、文化用品、教育医疗这些都已经开始进行规划了,目前正在大批量的招聘人才。

    说到医疗,祁文彬问道:“老板,我想在北上广深成立几家大型综合性连锁医院,然后从国外引进最先进的医疗设备,您觉得怎么样?”

    “这个当然好啦。”顿了一下陈序问道:“这个投资不低吧?”

    祁文彬:“嗯!一家医院最低需要20~30亿人民币。”

    陈序之前看到公司这段时间详细的盈利情况后,心里已经麻木了,现在听到几十亿人民币的投资额,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何况这也不是一次性的投入,而是循序渐进。

    另外还有银行那边。

    星海赚钱能力这么强,那些大银行现在一个个估计都是抢着给星海贷款。

    所以他并不是太担心建设资金。

    主要还是人才这一块。

    好的医生不是那么容易招聘的。

    两个人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外面天黑下来,陈序才起身告辞。

    ……

    回到尚御豪庭的家里,陈亚楠刚把汤盛上桌。

    陈序用勺子舀了一碗,端起来刚喝了一口,口袋里电话响了。

    拿出来一看,是佟丽莎的。

    看着手机上的名字,陈序有些发呆。

    上个月23号去京都,到今天正好半个月。

    半个月时间,佟丽莎给他发了很多信息,但是他好像就回了一条还是两条?

    还有沈宜秋也是一样。在国外那段时间,沈宜秋也给他打了两个电话,还给他发了短信,但每次他都是匆匆挂断,短信也是想起来回一句。

    他在想,为什么自己就想不起来她们呢?

    是她们不漂亮吗?

    是她们不性感吗?

    还是她们不够有趣吗?

    都不是。

    他觉得最大的原因在于,她们不能跟他产生灵魂上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