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56章 具有里程碑式纪念意义的日子
        等试验完论文以后,陈序又开始用报刊、小说、以及初高中和大学的教材来进行实验。

    最终结果显示,准确率达到了99%。

    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

    看着翻译结果,陈序久久说不出话来。

    刚得到小白时,他想着利用小白翻译小说到外国网站上赚钱。

    可是真到了这一刻时才发现,那不过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罢了。

    高精度语言翻译器的面世,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了。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多国语言翻译器是一款真正能推动社会发展的技术。

    比如无数科研人员,为了掌握最前沿的科学知识,而不得不花费大量精力去学习英语,因为当今世界所有最前沿的科学论文、文献、论著都是英文格式,不会英文简直是一个灾难。

    如今有了高精度语言翻译器,那些科研人员就可以不用学习英文了,把所有精力都花在学问本身上面。

    还有同声传译、面对面翻译。

    为了掌握最精确咨询,而不得不聘请专业的英文翻译人员。

    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

    有了高精度语言翻译器,以后就不需要那么麻烦了,可以节省很多成本。

    其他的像商务、外贸、外语培训、出版编辑等领域,都会得到彻底的改变。

    除此以外,高精度语言翻译器还有一个好处,可以打破英语在世界上的统治地位。

    以后国内除了一些专业性领域外,比如计算机,其余的就把英文当作一种兴趣爱好吧。

    说到计算机,陈序突然想到了一件事——CX语言。

    趁着CX语言体系还没有完全架构好,能不能直接改成中文的?

    “咦,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想到这个问题,陈序眼睛顿时一亮。

    之前一直灯下黑给忘记了。

    然后立刻问小白道:“小白,CX语言的程序设计能不能改成中文啊?”

    小白:“可以啊,它的程序架构体系本来就包含了中文。实际上CX语言更适合用中文来编写,因为字迹信息含量更大,包容性更广。”

    陈序无语道:“之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小白:“你也没问啊。”

    陈序:“……”

    随后陈序立刻让小白把CX语言的程序架构体系从英文改成中文。

    五分钟后他用CX语言汉语编译器编写了一款贪吃蛇小游戏。

    一共121个汉字。

    然后试玩了一下,没有任何问题,非常的流畅。

    陈序兴奋的点了一根烟,然后叼着烟开始编写连连看。

    同样的,仅仅用了156个汉子便编写完成了。

    陈序激动不已。

     CX语言简直就是为汉字编程诞生的一样,把弹性语言里的“弹性”跟汉字里的包容性完美的结合了在了一起。

    从效率上来说,比英文的强太多了。

    实际上在他看来,中文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简洁、最高效、最应该推广的文字。

    英文太啰嗦了,不像中文那样简洁高效。

    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夫妻”、“父子”、“母女”、“师生”;

    但是换成英文就变成了“夫and妻”,“父and子”,“母and女”,“师and 生”。

    中间要多个连接词。

    再比如,我们中国人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

    但是英文就不行,他就要说“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and茶”。

    还有我们说“春天、夏天、秋天、冬天”,但是英文里就变成“春天、夏天、秋天and冬天”。

    好像他们特别怕这些字失去联络。

    还有,我们认为可有可无的字眼,甚至没有还好一点,但是在英文里可能就是非常重要的字眼了。

    比如我们问朋友有没有吃饭,一般说:“饭吃了没有?”,或者“吃了没有?”,而不说“你吃饭了没有?”,“饭被你吃了没有?”

    鹰国跟米国的人看着就觉得没头没脑的句子。

    还有比如李白的《静夜思》,如果用英文说,那就是“我床前明月的光,被我疑惑成地上的霜;我举头看看那明月,我低头又思念我的故乡。”

    像这样的很多很多。

    而英文编程中大多数用大写缩写的方法表示一个概念、定义和变量,因此如果不了解的人是无从知道,而中文几个字就能简单表示了。

    中文具有比较明确的归类表达方式,如公交车、小汽车、自行车、吉普车都是行走的车辆,都与车有关,而英语每个事物都有一个不同的名词,不容易记忆。

    比如BUS公交车,CAR小汽车,BIKE自行车,JEEP吉普车。

    因此这种方式如果套用到编程上,那么每个变量均用不同的代表,那样要记忆的单词量就非常巨大了。

    最简单的,中国人只要掌握3000个字就能读名著,而外国人必须掌握30000个以上单词才能看明白报纸。

    ……

    今天是一个具有里程碑式纪念意义的日子。

    外语翻译器和CX语言的中文版的诞生,都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事情。

    陈序兴奋不已。

    晚上找贺刚去喝酒。

    6号一大早,他去了星海科技在环球金融中心的办公室。

    他目前是星海董事长兼首席技术官。

    总经理人选空缺。

    副总经理叫祁文彬,剑桥海归博士,前昆仑万维科技项目部副总监。

    技术部总监叫周琦峰,交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硕士生,前迅雷科技高级技术专家。

    技术部副总监李朔,某211学院毕业,前绿蒙高级技术员。

    市场运营总监廖萍,复大本硕博连读,前百事通市场开发部副总监。

    市场运营部副总监邵红才,某二本院校毕业生,私营业主。

    然后还有行政部部长陈亚楠。

    财务部部长姜爱香。

    除了陈亚楠跟财务部部长姜爱香没来外,其余的五个人都到了。

    陈序也没啰嗦,开门见山的把外语翻译器的事情讲了讲。

    听到他的话,众人脸上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甚至表情里带着微微的惊恐。

    陈序缓缓说道:“经过测试后,英文翻译准确率大概为98.5%左右,这是指拥有大量专业名词的论文。

    如果是日常报刊、小说的话,准确率可以达到99%。”

    副总经理祁文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陈总,你……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陈序:“当然知道。”

    祁文彬说:“如果准确率真得可以达到99%,那么意味着这个世界上99%的翻译人员都将失业。而由此产生的每年数百至上千亿美元的市场,都将归咱们公司所有。”

    陈序笑道:“软件我已经上传到你们面前的服务终端里,你们试试不就知道了。”

    现在都在推行无纸化办公,星海自然也不例外。

    会议室办公桌上都有镶入式触摸液晶板,所有与会人员的资料文件都在里面查看。

    听到陈序的话,会议室里的人都纷纷去查看。

    刚来上班的邵红才还有些不习惯,也有些拘谨,弄了几次都没打开液晶板。

    坐在他旁边的廖萍说:“桌子下面有个开关,打开后用你的工牌刷一下就行了。”

    “噢……谢谢。”邵红才根据廖萍的指点找到了开关,然后打开了液晶板。

    很快找到了陈序说的多国语言翻译软件。

    然而尴尬的是,他在野鸡大学里学的那些英文早就还给老师了,除了记得Come on baby,点头yes摇头no以外,单词一共也没记住几个。

    让他分辨翻译软件的正确率,实在是难为他了。

    那边,随着不断的实验验证,祁文彬、周琦峰以及李朔,脸上相继露出了震惊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