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47章 不负众望(第二更)
        游戏的质量让杨思言感到震惊的同时,也看到了比车神传说更加广阔的前景。

    他把争锋游戏的产品经理王欣建、运营部总监徐志明、副总监王蕊都叫到办公室开了个会。

    明确了几点要求,首先就是立刻去申请游戏版号,这个不用多说;

    第二,立即招募用户进行内测。

    这个非常重要,需要在第一时间把游戏里的各种问题反馈给游戏制作方,那边等着要呢。

    第三,争锋运营组现在就要开始在线上线下对《废土猎杀》进行全方位的宣传了。

    上一次的车神传说因为题材的限制,即使质量再好也吹不起来,所以也没怎么宣传。

    但是废土猎杀就不同了,这款制作精良的单机游戏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适合大吹特吹。

    散会后不到半个小时,当争锋游戏的职员看到废土猎杀的质量后,全体高潮了。

    这些职员虽然大部分都是运营,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们对一款游戏的评判。

    精美到爆炸的游戏画面;

    丰富到极致的地图环境;

    还有人物、枪械、道具、游戏特效、3D设置等等等等,无一不是当今游戏的巅峰之作。

    这种超高质量的游戏,已经注定了它会成为一个爆款。

    ……

    就在争锋游戏公司的职员集体兴奋之际,星剑科技的安全专家组已经抵达了法国巴黎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中心。

    与此同时,孟祥贺联系的欧洲第二大、法国最大的“菲达尔”法律顾问团也随后赶到。

    一共8名大律师,全部都是相关领域的顶尖顾问。

    就在星剑专家组装模作样的对伽利略系统进行修复的同时,这边的法律顾问团代表天空序科技有限公司跟欧空局方面签署了技术支持合同。

    一亿欧元是税后款。

    合同签署完毕,欧空局第三方管理委员会当场支付了3000万欧元的预付款。

    预付款钱到账之后,星剑专家组负责人李子昂,在陈序的授意下把密码输入了智能杀毒软件。

    “滴滴滴———”

    随着智能杀毒软件开始运行后,承载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的大型主服务器的蜂鸣器开始叫了起来。

    大屏幕上的黑色感叹号不见了,出现一把黑色的长剑,长剑上缠绕着像似烈火一样的藤蔓,熊熊燃烧着。

    与此同时,在后台端口,由CX语言编写的杀毒软件正在跟智能病毒作殊死缠斗。

    唯一不同的是,杀毒软件有小白在远程操控,而智能病毒完全是在倚靠本能运行。

    在遇到杀毒软件绞杀时,智能病毒疯狂反抗着。

    它就像癌细胞一样,疯狂繁殖着子病毒,无数类似蠕虫一样的病毒代码体从它的身体里繁衍出来后悍不畏死的同小白控制的智能杀毒软件搏斗着。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三个小时。

    五个小时。

    十个小时。

    智能病毒不断的抗争,不断的后退,在苦苦挣扎了足足十个小时后,终于还是被驱赶到伽利略系统的备用服务器里,随即有专家切断了备用服务器的网络连接。

    法国当地时间,7月17号晚九点十分,在无数专家的注目下,欧空局技术总监奥尔科特对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系统进行了复位操作。

    “嗡———”

    大型主服务器发出一声嗡鸣声,伽利略系统开始复位。

    五分钟后,一颗蓝色星球出现在了巨大屏幕上,缓缓旋转着。

    “啪啪啪——”

    “嘘嘘——”

    “太棒了……”

    看到这一幕,控制中心里面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口哨声以及呼唤声。

    还有一些欧空局的专家,为此喜极而泣,相互拥抱予以庆祝。

    这里要强调一下。

    欧美人的思维方式跟情感表达方式和中国人不一样。

    如果你以为他们是在为星剑那些专家组喝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跟星剑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高兴的、喝彩的、感动的对象是他们自己,他们为自己在这些天里对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付出的辛劳而骄傲自豪。虽然他们卵忙没帮上一个。

    这就是欧美人跟中国人最大的不同。

    他们习惯于以自我为中心。

    没有什么团队荣誉感。

    而且也没有什么人情味可谈。

    比如中国人去修电脑啊、修车啊之类的,一般都会对维修的师傅说两句客气话,比如麻烦你啦,谢谢你啦。

    欧美人不一样,我付你钱,你帮我维修,天经地义,我为什么要恭维感谢你?

    ……

    就在伽利略系统里的智能病毒断网后,身在阿姆斯特丹的尼克也同时知道了。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宕机了81个小时,给整个欧洲国家的有关部门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负面影响也非常大。

    这就足够了。

    他现在非常想知道,欧空局到底是怎么清除病毒的?

    那个病毒是他从米国方程式小组获取的一种超级变异病毒,有多厉害他自己清楚,欧空局除了格式化程序外,没有别的路可走。

    但是按照时间来推算,欧空局很明显不是格式化后做的病毒分离,这就奇怪了。

    带着这样的好奇心,尼克再次跑去了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查看。

    “咦,装了新的防火墙嘛?”黑客的本能让尼克在遇到新型防火墙时,总是要去测试一下它的安全防御等级,这是一个下意识的习惯。

    但是尼克不知道,他的这个下意识习惯到底有多么危险?

    此时远在中国的中海,才刚刚凌晨三点半。

    陈序被一阵刺耳的警报声从深城的睡眠中惊喜了过来。

    当脑海里的意识到什么时,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拿起床头待机中的笔记本。

    小白已经先一步顺着五颜六色的电子光线追踪了过去。

    现实世界里中海距离阿姆斯特丹将近8000公里,但是在小白眼睛里,两者之间的距离却很短,短到几乎忽略不计,它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在一团乱麻般的电子光线间理出那个入侵黑客的那一根。

    然后解析出对方的真实物理位置。

    一旦对方下线,那么这根连接在网络上的电子光线就会断掉,小白也就无从寻找了。

    对方这一次没有那么幸运,被小白攥住了小尾巴。

    而此时身在阿姆斯特丹的尼克,感觉到不对劲时也已经晚了。

    电脑上出现了一行字:【你上一次是怎么发现的?】

    尼克那张年轻的面孔在不停的扭曲着,眼睛里有着强烈的惶恐、不安以及忐忑。

    躲在网络里的他是无数黑客的精神偶像,他们高颂着他的丰功伟绩,在网络上匍匐在他的脚下唱着赞歌;

    可是现实世界里他,不过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半身不遂的残废,连八岁孩童都能打得他满地找牙。

    现在,他坚硬的外壳被人给打烂了,他肮脏龌龊的躯干暴露在了阳光下,他要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对未来的迷茫让尼克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中,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的看着液晶显示器。

    【艾米·尼克,意大利籍,19岁,现居于阿姆斯特丹华伦特大街314号,父亲意大利籍电气工程师……】

    看着电脑屏幕上跳出来的一行行字迹,尼克猛然间回过神来。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离开华伦特大街,离开阿姆斯特丹。

    可是现实却告诉他,他逃不掉的。

    他非常清楚一点,对方能在无声无息间侵入他的网络,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要杀要剐随便对方。

    想到这里,尼克在电脑上打字问:“你是谁……”

    ……

    ……

    虽然欧洲那边没法宣传了,但是国内还是可以的。

    所以在专家组赶赴法国巴黎之后,星剑科技这边立刻让市场营销部开始策划,只等伽利略系统恢复正常后便展开全面的宣传。

    结果自然是不负众望。

    林伟桥一夜没睡,一直在等着巴黎那边的消息。

    凌晨三点多收到消息后,立刻开始铺天盖地的宣传。

    月初的国际工业博览会,因为刚刚成立,也没有什么骄人的过往事迹,所以没去大肆宣传,只是给行业内的人传递个信号,星剑科技来了!

    这一次不同,这是竖立星剑科技行业权威性的事件,值得大书特书!

    早上九点,欧洲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经过中国企业抢修后正式恢复运行】的标题贴,登上了新朗、嗖狐、彭湃、头条新闻等各大新闻热搜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