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43章 一屋子伴娘(第一更)
        法国巴黎。

    欧洲航天局,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控制中心。

    时间刚过了14号零点,控制中心里突然警铃大作,而卫星中心大厅里几十名值班人员,茫然的抬起头,看向正前方的巨幕显示屏,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变成了红色。

    巨大的显示屏正中央有一个大大的红色感叹号!

    这些航天局的雇员全都楞住了,等反应过来后一个个脸色巨变,瞳孔里出现了骇然之色——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被入侵了!

    下一秒,整个控制中心都乱了套。

    人声鼎沸、电话声也是此起彼伏。

    欧空局的专家赶到后,对导航系统主服务器进行了复位。

    然而复位失败了。

    更让他们惊恐的是,欧空局对主服务器及26颗节点卫星全部失去控制了。

    几亿欧元打造的安全防御体系,竟然就这么失控了,难道是米国对欧洲发动了全面的网络战争吗?

    半个小时后,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系统被入侵的消息便传到了法国总统耳朵里。

    一个小时后,欧洲各国首脑在睡梦中接到了电话……

    ……

    京都时间,14号中午11点,陈序在科技网新闻里看到了欧空局发布的公告:【受与地面基础设施相关的技术问题影响,伽利略系统的初始导航和计时服务暂时停止服务。】

    陈序也只是当个新闻看了眼,以为只是一个安全事故,很快就会修复呢。

    然而到了隔天15号下午,他刷科技快报时再次看到了这个消息。

    “怎么还没修复?”

    陈序很快意识到,事情恐怕不是像欧空局说的那样单纯,只是技术问题,里面肯定隐藏了什么深层次的东西。

    好奇心使然,陈序跟小白到欧空局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里去看了看。

    伽利略全球导航系统可不是像手机系统一样,它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性工程,里面包罗万象,就像一个系统同时打通了手机、平板、电脑以及电视机一样。

    虽然手机、平板、电脑都停摆了,但是还有个“电视机”能看。

    陈序现在就在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系统的内网里面。

    伽利略系统内网里面风平浪静。

    他顺着内网追踪到了核心区域。

    让他震惊的是,伽利略核心区域的数据代码就像无数条纠缠混合在一起的蠕虫一般,非常的诡异,陈序还从来没看过这样的病毒呢。

    “这是什么东西啊?”

    小白:“智能病毒。”

    听到“智能病毒”几个字,陈序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真得假的?你不是说短时间内,世界上不可能出现真正的智能病毒吗?”

    小白:“是的,我也没想到有人竟然能开发出智能病毒。不过这是一种不可控智能病毒,暂时并不能为人所使用,唯一的功能就是破坏。”

    听到小白的话,陈序松了口气。

    如果智能病毒被人完全掌握,后果是非常恐怖的,互联网上所有的防火墙在它面前都像是豆腐渣一样,可以轻而易举的被摧毁,连CX语言编写的剑盾防火墙都不一定能防住。

    因为它们本身是一个量级的东西,只是大家的功能不一样,究竟谁更厉害,那就要比过才知道。

    更重要的是,智能病毒并不能被完全的消灭,只能控制,而且它还会进化,针对智能防火墙的特征进化出更厉害的进攻方法,直到打败智能防火墙。

    所以智能防火墙的核心代码需要不停的更新打补丁。

    想的那样的场景,陈序便不寒而栗。

    陈序让小白截取了一段智能病毒代码回来研究。

    另外,他在伽利略核心系统外面放了个眼,如果有访客的会立刻提示他。

    他就是想看看这个智能病毒到底是谁研究出来的?

    而且他知道,对方一定会回来看看结果的。

    就像有些犯罪分子,事后喜欢再次返回犯罪现场一样。

    把那段智能病毒暂时封存起来后,陈序便没管这件事了。

    六点半回到尚御豪庭,陈亚楠跟陈一一两个人都已经坐到餐桌边了。

    “哥快过来吃饭,今天姐亲自下厨的。糖醋鲫鱼、红烧肉牛、西芹炒百叶、还有一个青菜豆腐汤保平安!”

    “是嘛,我尝尝姐的手艺有没有退步……”陈序到厨房里洗了一下手,走过来捏了一片牛肉放入嘴里咀嚼着,“唔……好吃。”

    说着坐下来端起了饭碗,边吃边问陈亚楠:“明天曹幼灵结婚,你要不要去啊?”

    陈亚楠:“我不去了,你跟一一去吧。”

    陈序:“行。”

    第二天早上陈序跟陈亚楠一块去了江东区灵沙县。

    他二姨夫是中海本地人,家里挺富裕的,据说拆迁拆了五六套房子,一儿一女,一人两套,一点也不偏心,剩下两套二姨跟二姨夫住一套,另外一套出租养老。

    小日子过的很富足,是很多人艳羡的中产家庭生活。

    不过跟他家没什么关系。

    他家虽然穷,但穷的有骨气,陈亚楠跟他来中海读书四五年,从来没去登门叨扰过。当然,人家也没邀请过。

    七点半出发,开了两个小时,九点半到了灵沙县二姨家的小区楼下。

    接新娘的车队还没到呢,不过远远看到,楼道口张灯结彩,人影幢幢。

    陈序在附近找了个停车位停下,然后跟陈一一一块过去了。

    楼梯口接新郎的亲戚陈序一个不认识,跟陈一一穿过人群后步行上了楼。

    三楼左边的客厅门口,胸口别着红花的二姨二姨夫,正一脸喜气洋洋的跟屋里人用本地话说着什么呢。

    陈序跟陈一一上前道:“二姨二姨夫好……”

    “你好你好……”

    陈序二姨范玉霞看了看陈序跟陈一一,笑道:“是……陈序吧?”

    陈序笑道:“嗯,是的。”

    “快进来快进来……”范玉霞拉着陈序兄妹俩进屋子,“这是一一吧?长这么漂亮……”

    一番寒暄后,那边又有亲戚来了,范玉霞两口子放下陈序兄妹俩去迎接了。

    陈序这才来得及打量房屋。

    三室一厅的房子,目测有一百三十个平方以上,屋里或坐或站了很多人,抽烟的、闲聊的、吃瓜子糖果看电视的,连大阳台那边都站了五六个人在抽烟。

    陈序跟陈一一朝前走了两步,正好看到新娘房间。

    嚯——

    一屋子伴娘。

    穿着粉丝长款蕾丝伴娘裙,围着穿着洁白色婚纱的新娘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