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28章 我是想站着,还把钱赚了(第二更)
        

    在波士顿的唐人街玩了一天,吃过晚饭才回下榻酒店。

     28号早上,在沈永昌的提议下,两个人去了一家波士顿郊区一家新开的射击场。

    路上雇佣的保镖已经给两人普及注意事项了。主要是陈序,沈永昌之前玩过。

    到了射击场,教练的话跟保镖说的一模一样。

    比如枪口切记不可对人,无论枪内有无弹药,枪口只可指向标靶方向。

    耳罩护目镜要佩戴妥当,因为开枪时火药爆炸产生的声音极大,随时可能造成耳鸣等症状。一旦进入靶场切勿摘下耳罩。

    在不准备击发时,手指切勿碰触扳机,避免擦枪走火。

    等等等等。

    随后众人跟着教练穿过长长的走廊到了后面巨大空旷的室外竹林靶场。

    让陈序没想到的是,靶场内人非常多,而且让他不敢置信的是,里面有好几个小孩看着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问保镖才知道,米国打靶没有年龄限制,三岁幼童在父母的陪同下一样能练习射击。

    另外让他感到震撼的是,一路走来,地上到处散落着金灿灿的弹壳,密集的枪响穿透厚厚的耳罩传入耳中仍然颇具震撼力。

    陈序顿时感觉自己好像一个新兵蛋子一样,被突然丢进了残酷的前线战场,紧张的情绪涌遍全身,肌肉开始有点微颤。好在两位保镖的鼓励下陈序才慢慢放松下来。

    陈序体验的第一把是塑料训练手枪,使用起来比较容易,而且重量非常轻,还附带了激光瞄准镜,透过镜头可以看见准星为一个红色圆点。

    教练手把手的教授他如何进行子弹填充、上膛以及射击的姿势,如何身体前倾收腹,如何正确的持枪和瞄准。

    一番准备后陈序开出了人生中的第一枪,几乎感觉不到后作力,且容易瞄准,打了十枪后已经是九环十环了。

    很快换成了一把左轮手枪,这下后坐力明显比第一把要增加了一些,一次六发。

    陈序第一枪没有适应,直接脱靶,不过打完六颗子弹后学习惯了。

    随后又换成了m9,子弹也换成9mm的,比前两把杀伤力更强,后作力更大,而且手枪的重量也明显增加了。

    然后再换成了自动步枪……

    一天枪械玩下来,晚上回去的时候,陈序两个耳朵都是“砰砰砰”的枪声。

    这还不算什么。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陈序发现坏事了,他两个胳膊抬不起来了。

    ……

    ……

    截止京都时间28号晚12点,面部液化修复上线6天,购买人数已经达到了55万+。

    销售额达到了4800万。

    随着反ps软件的热销,出现了一大怪事,各大直播平台以及抖音这样的短视频平台,颜值区主播突然间消失了很多。

    平时刷个短视频,只要在某个“美女”视频上多停留几秒钟,后面“唰唰唰”全是“美女”,现在都没了,好像一夜间那些“明人不说暗话”的女的全消失了一样。

    还有微博上的一些博主、B站上的大部分UP主,之前也基本都用ps,现在反PS的照妖镜下,也纷纷露出原型,导致很多人停止更新视频了,也不敢上直播。

    有人把之前号称颜值主播的百万博主、百万UP主的视频扒出来去美颜,结果发生了一系列惨案。

    而就在宅男们发出胜利的欢呼时,与之相反的是,那些主播们则是哀鸿遍野,剑盾科技的官微已经被骂了五万楼。

    网上到处都是骂陈序,孟祥贺的帖子,诅咒他们不得好死之类的。

    甚至有人把他们电话号码、身份证信息、家庭地址等隐私信息发布到了网上。

    手机号码无所谓,这个可以一键屏蔽陌生来电。

    麻烦的是家庭地址,陈序还好,网上公布的是他老家的信息,应该没人跑农村去找他。

    不过孟祥贺头疼了,他的家庭地址是真实的,而且这几天真有人跑他家小区楼底下转悠。

    就在孟祥贺准备搬家时,29号早上孟祥贺打开门一看,他家大门上被人泼了红油漆,墙壁上还用油漆喷了一些不堪入目的字迹。

    这且不算,等联系了清洁公司后到了小区地下停车发现,他刚买没到一年的宝马760面目全非,四面侧窗加挡风玻璃全被砸烂,车身也被划烂,更恶心的是,车子里面被人泼了恶心的东西。

    孟祥贺气得火冒三丈,立刻拨打了110。

    打完110,孟祥贺盯着车子看。

    看着看着他突然笑了起来,被人断了财路不生气才怪呢,他要是那些主播或者直播平台,估计弄死自己跟陈序的心都有。

    但是孟祥贺不觉得自己做错了。

    可能在一般人看来,既然人家都服软了,也给了高额的封口费,那就算了呗,有钱大家一起赚,何必断人财路呢。

    但是跟着陈序一段时间后,孟祥贺心里的道德底线渐渐提高了,他觉得这个钱拿着烫手。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直播平台说个难听的话,扮演的角色跟古代青楼里的龟公差不多,甚至不如人家呢,好歹人家青楼里提供的窑姐明码标价、货真价实、童叟无欺。

    直播平台呢?弄一些经过美颜后的“假美女”放在摄像头前面,靠着话术来坑蒙拐骗那些观众打赏,非常的恶心。

    很多人都骂那些打赏的人是煞笔。

    可是反过来讲,人家打赏的是轻柔易推倒的萌萝莉、活泼可爱的美少女,你直播平台弄一堆歪瓜裂枣在那里冒充萝莉美少女,不仅不制止,还帮助她们一块欺骗观众,这是什么性质?

    这TM就是诈骗啊!

    要不是法律不健全,足够抓起来判刑的!

    所以孟祥贺不想跟他们同流合污。

    估计陈序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坚决公开面部液化修复技术的。

    直播平台说:赚钱嘛,不寒碜!

    陈序:寒碜,很他妈寒碜!

    直播平台说:那你是想站着,还是想赚钱啊?

    陈序:我是想站着,还把钱赚了!

    ……

    中午,滨河区某高档小区里。

    王琴最近在谈一笔大额贸易订单,整天忙的脚不沾地,已经好些天没关注女儿那个疑似男朋友了。

    今天终于闲下来了,中午饭后她想起来上网搜索了一下关于他公司的新闻。

    这一搜把王琴吓了一大跳,网上全是他公司的负面新闻,包括他本人也成为了网民谩骂的对象。

    王琴看了看,骂的帖子就是怎么恶毒怎么来,但却没有任何一个帖子提到为什么骂他。

    在经过一番搜索后,王琴终于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王琴忍不住摇摇头,“还是太年轻啊,做事太冲动了。”

    坐在桌对面的沈毅,知道前因后果后说:“你这话完全是功利主义。可能在你眼里是年轻,是冲动,可这个社会如果没有了这些年轻人的冲动,全像你这种老于世故的圆滑,那社会也不要发展了。”

    王琴说:“我只是感慨一下而已,你那么激动干什么。”

    沈毅:“我也没激动,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王琴:“那你说我是功利主义?”

    沈毅:“那你为什么一开始要感慨他年轻、说他做事冲动?而不是感慨他为一潭死水的互联网带来了新概念?

    这说明什么?

    说明你思维已经形成了定式,你潜意识里就不喜欢这种破坏规则的人存在。

    只是碍于他是你女儿的朋友,你不好口出恶言,要不然你……”

    王琴脸色先是晴到多云、然后多云转阴、最后阴云密布,冷冷的看着沈毅:“昨天跟你一块吃饭的女人是谁?”

    沈毅莫名其妙道:“谁啊?昨天那么多人,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哪个?”

    王琴:“坐你对面那个穿格子连衣裙的老女人。看你们谈笑风生的样子,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你要喜欢的话,我现在立刻给你她让位。”

    沈毅:“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

     30号下午三点半,京都飞中海的飞机降落。

    戴着太阳眼镜的陈序跟盯着一顶白色凉帽的沈永昌走下了飞机旋梯。

    陈序没有麻烦别人,就通知了贺刚一个人。

    出站口的人群中,皮肤还是黝黑的贺刚,正伸着个脑袋张望呢。

    陈序招招手,快步走了过去。

    贺刚顺手接过他手里的肩包,“嚯,蛮重的。”

    “嗯,都是一些小礼物。”说着陈序张开手臂笑道:“来,拥抱一下。”

    贺刚一把把他手打开,“少肉麻。”

    陈序:“……什么肉麻啊,人家电视上出国回来的哥们,不都是拥抱一下的嘛,你好歹也给我体验一下这种感觉啊。”

    “你回头去抱小姑娘去。”说着贺刚把肩膀往肩膀上一甩,转身离开,“走了,回去了。”

    “唉唉唉,给你介绍一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