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27章 痛并快乐着(第一更求票)
        陈序千里迢迢来一趟米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资本主义国家,怎么肯就这么灰溜溜的离开?

    就算要离开,也绝不是在那个金彩瑛威胁之后。

    一切照旧。

    他们的行程规划一共是十天,其中国际学术会议举行一个礼拜,从20号到26号,剩下的三天自由活动。

    当然了,陈序也不是莽夫,他也是综合考虑之后才决定留下来的。

    首先,就像刘成林教授说的那样,他基本可以肯定,金彩瑛的话只是因为谈判失败后的口不择言罢了,作为一家全球化的商业公司,Adobe领导层是不可能弱智到对他人身攻击的。

    现在这年头,大家都是拼脑子的,你老是动刀动枪的谁敢跟你玩啊?

    其次,虽然现在是贸易战期间,不过米国政府是不可能对他这种小虾米怎么样的。

    不谈面部液化修复这种商业技术,CX语言虽然强大,可是技术他也已经公开了啊,还要怎么样?你们学不上,还怪我这个老师教的不好喽?

    不过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陈序也联系了一家波士顿当地的安保公司,让他们为自己接下来的几天行程制定一个安保方案。

    付款后不到二十分钟,安保公司就派人来了,三个人高马大的白人保镖。

    在跟陈序交接了一番后,他们便上岗了。主要是为出行提供车辆以及人身保护。

    25号26号陈序正常出席学术会议。

    会议上,陈序认识了很多很多行业内的顶级专家学者。

    这些专家学者才是真正做学问的一群人,他们不分国籍、不分肤色,大家聚在一起讨论研究相关课题,说到高兴处抚掌大笑,遇到一些相左的问题也会吵的面红脖子粗。

    陈序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26号晚,刘成林教授去纽约看望儿子闺女,临走前嘱咐了一番陈序要注意安全。

    其他一行教授也是各有各的事。

    最后就剩下陈序跟沈永昌两个人了。

    这些天在沈永昌的带领介绍下,陈序对波士顿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

    波士顿是一个四面环水的小港城,周围有20个主要的居住区,居民人口只有不到60万,主要区域包括市中心/金融区、北区、唐人街/剧院区、后湾和碧肯山等。

    别看这个城市不大,但是文化的却拥有令人印象深刻的艺术收藏,比如“波士顿美术馆”和“加德纳博物馆”都位居世界上最好的博物馆之列;

    另外还有地位显赫的表演艺术殿堂,像“波士顿交响乐团”和“波士顿芭蕾舞团”都享誉世界。

    前两天沈永昌已经带陈序去看了著名的“波士顿美术馆”和“加德纳博物馆”。

    另外还去了有名的“波士顿公园”。

    这是一个占地20多公顷的公园,波士顿地铁系统的枢纽站点Park Street站就位於这个公园内。

    另外著名的“自由之路”的起点也在这里,这是一条曲折延伸约4公里的红砖路,它穿过波士顿市区,串起了米国独立战争的多处重要遗址。

    两个人在房间里商议了一下,沈永昌提议去著名的“纽布瑞街”逛逛,不过被陈序否决了。

    他对购物大街不感兴趣。

    然后沈永昌又提议去乘船。

    位於碧肯山的波士顿公共花园内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湖泊,在现在这个季节,游客们可以体验著名的“天鹅游船”之旅。

    不过陈序依然不感兴趣。

    旅过游的人都知道,什么坐船爬山,那都是坑。

    沈永昌想了想说:“要不去华埠逛逛?”

    陈序一听,这个倒是可以。

    然后便同意了。

    两个人出了房间,乘电梯一路下到一楼,然后朝大门口走去。

    走着走着沈永昌感觉不对劲了,怎么有两个人高马大的白人大汉一左一右的把他们夹中间了?

    看看这两老外,一米九开外的个子,穿着黑色冲锋衣,那强壮的体格一个赶上他两个,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彪悍的味道,一看便知道是军人出身。

    眼看两个大汉越贴越近,沈永昌赶紧拉住陈序,“嗳,等一下。”

    陈序看到沈永昌脸上表情,笑道:“没事,我请的助手。”说完反手拽着他的胳膊朝前走去。

    沈永昌奇怪道:“什么助手啊?”

    “安全助手。”

    沈永昌楞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是保镖,冲着陈序竖起个大拇指道:“牛叉~”

    沈永昌知道陈序是开公司的,而且剑盾现在在国内很火,所以对于他请得起保镖并不是太意外。

    等上了酒店门口停着的一辆七座道奇商务车后,沈永昌小声问:“米国人工服务很贵的,请这几个保镖不便宜吧?”

    陈序点点头。

    “多少?”

    陈序比划了两根指头。

    沈永昌再次竖起大拇指,“有钱人。”

    陈序笑了笑,然后跟沈永昌聊起了一些学术上的问题。

    ……

    随着面部液化修复的话题在中国网络上持续发酵,几大上市直播平台股价也是一路下挫。

    截止米国当地时间26号下午五点,短短四天时间,股价跌幅均超过30%。

    其中Adobe的跌幅则达到了10%的警戒线,上百亿美元就这么凭空蒸发掉了。

    有人亏的自然是有人赚。

    华尔街那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投机机构,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至于他们到底从中捞了多少,那就不清楚了。

    反正来自中国内地一支团队,3000万美金本金,20倍杠杆,撬动了6亿美元的资本,四天时间纸面浮盈就达到了8500万美元。接近本金的三倍了。

    这还是因为米国股市规定“一只股票当天跌幅达到10%以上时,3天内会自动禁止融券卖空,避免非理性的加速下跌”,要不然纸面浮盈就不是8500万美元了。

     27号礼拜一开盘,那几只做空的股票还是跌跌不休。

    就在陈序和沈永昌抵达波士顿华埠时,接到了团队领队的电话。

    聊了一会之后,陈序问:“多少?”

    “不到9000万,如果现在交割的话,净收益大概在6800万左右。”

    陈序算了算,要交2000多万美元的税,肉痛。

    米国股市跟中国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他们只有赚钱的人才缴纳税,不是把你投资的本钱算在里面,而是只算你赚的那部份钱。

    比如陈序这次一共投资了3000万美元,卖掉后本和利一共得到了一亿两千万美元,扣除买卖股票的手续费用,比如10美元,最后只算89999990美元的收入税。

    但是税收很高昂,按照25%左右来扣除,比国内高多了。

    如果股票亏掉了,就不存在上税的说法。一分钱的收入税都不缴纳。

    而中国股票不同,在中国买卖股票如果你亏掉了,你就更亏,问题就在赚钱要收税,亏本还是要收税的问题上。

    所以中国炒股只能够赚,否则你就更加吃亏。

    正因为如此,中国赚钱的人更高兴,更少缴纳费用,而亏掉的人就雪上加霜了。

    这一点米国股市做的还是非常好的。

    你赚钱了,你多交点税心里也高兴,亏本了也能少出点血。

    就像陈序,此时算是痛并快乐着吧。

    见好就收,陈序随后在电话里让对方全部清空,一点也不留。

    等挂断电话,陈序手脚冰凉,心脏怦怦直跳,而且感觉有些缺氧。

    上个礼拜雷軍打电话给他,一开口就是上亿美元,当时他虽然肾上腺素有些飙升,但脑袋却非常清醒,因为潜意识就告诉他,那个钱他拿不到,也不想拿,所以才能冷静的拒绝了他的提议。

    但是现在不同。

    这是属于他的。

    6000多万美元,换算成人民币是多少钱来着?

    陈序算不过来了。

    反正下车时两个脚都有些软。

    抬头正前方的牌楼看去,上面有一个匾额,写着“公爲下天”。

    陈序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自己读反了,是“天下爲公”。

    “里面就是波士顿的唐人街了。”沈永昌站在旁边说了句,笑道:“走,进去逛逛,这里其实跟香江没什么区别,这里早期就以羊城、福键、香江等沿海城市移民为主。

    扎根以后就是一个带一个,甚至一个村子都有大半人在这边生活。”

    陈序跟着沈永昌的脚步超前走去,边走边看。

    牌楼后面是一家肥牛火锅城。

    再往前是红墙红瓦的沿街商铺。

    路上人很多,就像沈永昌说的那样,扫一眼唐人街的街头,几乎就是电视里放的香江街头缩影,满眼大部分都是中国人,偶尔闪过的非华人也都是金发碧眼的白人,商店招牌大都是繁体字。

    “怪不得叫唐人街呢,这要不说的话,我真得以为自己现在在港澳台地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