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26章 威胁(第二更求票)
        陈序他们此次的目的地在米国东部城市的波士顿。

    5月的波士顿跟国内也差不多,属于春夏交接之际,白天最高温度也有25度以上。

    因为时差原因,下飞机时是波士顿当地时间下午一点钟。

    刘成林教授因为经常来这边参加学术交流,所以下飞机后熟门熟路的带着大家乘车去往了此次会议地点——波士顿大学边上的海因斯会议中心。

    他们下榻的酒店正是在海因斯会议中心旁边。

    到了酒店放下行李之后,他们便去会议中心那边去签到了。

    他们此次参加的学术会议,全名叫《Architectural Support for Natural Language and Operating System(对自然语言和操作系统的体系结构支持)》。

    这是国际计算机顶级A+类会议之一。

    计算机领域的学术会议等级排名分为A+, A, B, C, L 共5个档次。

    其中A+属于顶级会议,基本是这个领域全世界大牛们参与和关注最多的会议。

    国内的研究者能在会议上发表论文的话,是很值得骄傲的成就。当然,大多数都是与会者。

    签到之后,刘成林教授便去找老朋友叙旧去了。

    至于陈序他们一行人,反正都会英语,也不担心他们迷路。

    教授们自己玩去了,陈序跟着一个叫沈永昌的博士研究生在会议中心附近逛街。

    沈永昌今年30多岁,一米八几的个子,高高瘦瘦,戴着副黑框眼镜,皮肤很白,体毛旺盛。

    路上,他的目光一直流连在那些穿着打扮清凉的米国妹子胸和屁股上。

    然后啧啧有声的跟陈序说:“你看看人家米国这边女的身材,再对比一下国内那些女的,简直跟搓衣板一样。”

    看着路上那些曲线惊人的胸围跟臀围,陈序砸吧了一下嘴说:“太大了也不好。”

    沈永昌瞥了他一眼,“初男吧?”

    陈序:“………”

    沈永昌眼睛一下瞪大了,停下来问道:“不会吧?还真是啊?”

    陈序摸摸鼻子干笑说:“也不完全是。”

    “五姑娘不算。”沈永昌说了一句,然后奇怪道:“你没谈过女朋友啊?”

    陈序:“呃…严格来算没有。”

    沈永昌好笑道:“那不严格呢?”

    陈序:“暗恋过几个。”

    沈永昌闻言顿时哈哈大笑,“难怪那么多老师都说你是计算机天才呢,连说话都是这么幽默。”

    陈序笑了笑没说什么。

    沈永昌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走,我带你逛逛去。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来波士顿了,这个城市好玩的东西很多……”

    ……

    ……

    京都时间,5月22号礼拜三上午,剑盾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一款新产品,叫《面部液化修复(Facial liquefaction repair)》。

    这是一个收费产品,首先要是剑盾的注册用户,然后只要充值88元的会员费才能使用这款产品。

    正如孟祥贺所料,“反PS技术”一经推出,立即引起全网轰动。

    24小时内便登录了新朗、嗖狐、彭湃、头条新闻、藤讯、白度、网一等网站的热搜榜。

    但是这个消息对国内互联网公司来讲,绝对是一件灾难性的事情。

    或者说的严重一点,剑盾这是砸所有人的饭碗啊。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有一家算一家,哪家没有直播平台或者参股?

    尤其是字迹跳动跟藤讯,这两家公司涉足直播最严重。

    字迹跳动不用说了,藤讯是蚪鱼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超过40%,还通过Linen Investment Limited持股唬牙直播31.5%股份,拥有39.4%投票权。

    网站所属公司很快反应过来,立即启动应急机制,把相关热搜撤除。

    但是已经晚了。

    反PS技术还是犹如星火燎原一般,成为国内网站论坛以及聊天群内最火热的话题。

    与此同时,剑盾后台充值会员数量也是随着话题的热度而疯狂飙升。

    截止23号上午十点,会员数突破100000人,总销售额接近900万元。

    当然了,这点钱跟那些直播平台的损失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产品公布的当天,网上开始出现大量直播翻车视频录像,那些平时美颜后千娇百媚的所谓网红,在褪去光环后简直惨不忍睹。

    唾弃、咒骂声四起。

    连带着直播平台也被骂的狗血淋头。

    受此影响,几家头部直播平台在纳斯达克上市的股票价格也是应声下跌,24小时内跌幅均超过10%的警戒线,其中唬牙跌幅达到17%、母公司欢聚时代(yy)跌幅13%、蚪鱼11%。

    金融界是一群最敏感的人,他们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个不同寻常的事件,然后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抛售Adobe的股票。

    Adobe当天股价跌幅超过5个百分点,一天之间市值蒸发掉65亿美元。

    之所以跌幅势头比三月份那次迅猛,是因为那都是散户恐慌性的抛售,投资机构却是清楚的知道,Adobe公司只是试探一下市场的反应,究竟会不会应用商业行为完全取决于他们自己,所以投资机构对他们还保持有信心。

    但这次不一样了,技术在别人的手里,而且已经进行了商业使用,想让别人放弃,Adobe需要付出高昂的代价,这些投资机构不看好未来一段时间内Adobe的股价走势。

    就在直播平台和主播哀嚎一片之时,孟祥贺和陈序也分别接到了各方电话。

    其中两家互联网大公司向剑盾提出了收购要约。

    在遭到拒绝后则是希望剑盾能把技术雪藏起来,为此愿意给出高昂的损失费,三亿、五亿随便剑盾开。

    另外,陈序也接到了雷軍的电话。

    雷軍曾经是YY最大的股东,曾控股23.8%,不过后来陆续减持,并且还抵押出去一部分,实际上只剩下了3%左右的股份,而且连投票权也全部委托给了创始人李学林。

    雷軍打电话过来也本事他本意,只是受好友所托传个话罢了。

    雷軍替朋友报了一个高昂的技术买断费,价格以亿美元计算。

    哪怕自认为对金钱已经有了很强抵抗力的陈序,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只要他点头,这笔高昂的技术买断费会在三天内打入他个人账户内。

    陈序犹豫、挣扎了好长时间。

    最后还是拒绝了。

    他是喜欢钱,但是更希望技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些美好的改变。

    何况国内广大网友已经把这项技术称为“2019年最伟大的技术”了,他也不能为了钱而让他们失望啊。

    就在反PS技术在国内话题热度居高不下之时,本来只是来参加会议的陈序,也受邀登上了海因斯会议中心的大礼台,发表了有关于CX语言的演讲论文。

    和京都那一次的会议不同,陈序的讲演再一次引起巨大的轰动。

    现场掌声如云。

    陈序鞠躬三次才终于退场。

    会议之后,无数专家教授围着他,就CX语言的相关问题提出疑问。

    米国当地时间24号晚8点半,正在酒店房间里的陈序,接到了来自Adobe的电话,提出购买面部液化修复技术。

    结果自然是不用问了。

    第二天早上陈序还在睡觉,床头电话再次响起。

    接起后才知道,是Adobe亚太地区市场运营部总监,特意过来找他面谈的,并且人就在酒店大堂里。

    没办法,陈序只好洗漱过后下了楼。

    在酒店的餐厅里,陈序再次明确拒绝了对方。

    坐在陈序对面的Adobe亚太总监是个四十岁的韩国女人,叫金彩瑛,可能是被陈序的严词拒绝给弄恼火了,说:“陈先生,还请你再考虑考虑。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和气生财,你如果坚持这样做的话,一切后果都将由你自行承担。”

    陈序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金彩瑛昂着头说:“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提醒一下陈先生,Adobe是一家规模上千亿美元的公司,如果你一意孤行,那么很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陈序闻言勃然变色,猛的一下站了起来,抓起桌上的瓷杯狠狠摔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啊?有本事你们动我一下试试看。”

    餐厅里的人纷纷看了过来。

    金彩瑛脸色也非常难看,站起来说:“我言尽于此。至于陈先生怎么选择,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告辞!”

    “我现在就告诉你,Facial liquefaction repair绝对不会出售!”

    很快刘成林教授闻言赶到。

    知道事情始末后,刘成林沉吟了一番后说:“这应该只是她个人的言词,不代表Adobe的意思。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尽早离境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