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24章 “照妖镜”(第三更求月票)
        抖音上的美颜视频让陈序想到了“照骗”,然后立刻想到,能不能写一款反PS软件呢?

    这是废话,肯定能!

    而且他好像在哪个技术论坛里看到过相关报道,反美颜技术好像已经开发出来了。

    想到这里,陈序立刻放下碗筷去了书房。

    打开电脑搜索相关新闻。

    果然~

    就在今年三月份,PS(Photoshop)的鼻祖Adobe在博客上宣布,公司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科学家合作取得了新的研究成果,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可以识别出人像照片中被修改过的部分,还能恢复原图的模样。

    研究人员通过PS脚本,建立了一个内容广泛的图像训练集,在数万张从互联网上抓取的图片上使用Face Aware Liquify功能。

    然后通过训练卷积神经网络,对“液化”处理的面部图像进行识别复原。

     Adobe在博客中假惺惺的表示:我们认识到了PS技术本身的道德意义,因为PS导致虚假图像和视频的泛滥,这是一个严重而紧迫的问题,所以才开发了这项技术。

    但是Adobe同时也表示:暂时没有打算将这项最新成果进行商业化的计划。

    这个说明就是典型的当了表子还想立牌坊。

    当然了,Adobe不是不想推出,而是不敢推出,一旦推出,Adobe股价肯定要大跌。

    要知道Adobe在2016年推出的PhotoshopCC一系列功能里,其中最逆天的一项技术就是上面提到的“Face Aware Liquify”功能。

    这个功能是非常强大的,它的中文名叫“脸部感知液化”。

    即软件可以先识别脸部五官,然后让用户可以分别作出相应的修改,例如眼睛大小、间距、额头的阔窄、瘦脸、鼻高等,例如可以轻易调出微笑的嘴等,而且这个修改还包括影片,非常变态。

    这个技术已经被国内PS高手玩坏了。

    比如那个“笑容逐渐消失”的恶搞图片,第一张是哆啦A梦里的胖虎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邪魅的笑容;

    然后笑容逐渐消失,最后变成光头的吴一凡了。毫无PS痕迹。

    还有那个“情绪逐渐激烈”的恶搞,开始王力弘抿嘴微笑,青涩腼腆。

    然后嘴角慢慢拉长放大,最后变成学友哥那个经典的“食屎啦”的图片。也是毫无PS痕迹。

    也正是因为这项逆天的技术,Adobe的股价,从2016年之前每股70美元,暴涨到目前的270美元,市值也从之前不到350亿美元,涨到现在的1300亿美元。

    每年股价翻一倍。

    Adobe又怎么敢推出反PS的技术?

    那不是自己坑自己嘛。

    不过现在嘛……

    “嘿嘿~”陈序忍不住想笑。

    Face Aware Liquify技术在“智能图像识别”技术面前,简直是小菜一碟。

    他根本不需要像Adobe的研究人员一样建立图像训练集,用CX语言编写一个脸部液化定位修复脚本,就能恢复经过修改后的图片或影像。

    说干就干。

    在小白的指导下,陈序用CX语言开始编写反Face Aware Liquify插件。

    和别的语言不同,编写的代码哪怕错了一个标点符号都有可能把程序猿整的死去活来,盯着屏幕找大半天。

    而CX语言作为一种弹性语言,它在程序的规则之内容许程序猿“犯错”。

    它会根据程序的设计以及想要达到的结果,来对代码本身进行修正。

    这种弹性能力正是CX语言的魅力所在,同时也是引起整个计算机界震动的主要原因之一。

    大概半个小时后插件便编写好了。

    在反脸部液化功能上,他又把去滤镜、磨皮、特效功能也都编写到插件里去了。一共有120个MB大小。

    作为一款插件来说有些大了。

    陈序问小白能不能压缩一下?

    小白说:“可以压缩!不过如果压缩的话,会导致脸部液化定位有一定的失败率,需要重新加载。定位失败率最低1%,最大15%。”

    陈序听说有可能定位失败,那还压缩个毛啊,“算了,120就120吧,回头可以作为剑盾旗下的独立产品进行运行。”

    说完陈序下载了抖音。

    注册之后挂上“反脸部液化”插件,然后打开定位、修复、去滤镜、磨皮、特效功能。

    然后他刷了一下抖音。

    陈序忍不住惊呼了起来,“我的妈呀,这是什么鬼啊……”

    只见视频上一个长得五短三粗,水桶腰、大象腿,脸上还扑了厚厚粉的女人,对着手机镜头搔首弄姿,说:“明人不说暗话,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

    “呕……”陈序差点没吐出来。

    而这个视频点赞量30W,评论数1W+。

    往下刷,铲屎官的日常。

    过。

    往下刷,二哈拆家日常。

    过。

    往下刷,视频直播,点进去一看,一个起码30岁的女人,扎着双马尾、穿着水手服装学生妹,脸上那个妆实在让人忍无可忍。

    而那短了一大截的水手服下露出的肚子上,是一圈明目张胆的晃悠悠的游泳圈,皮肤粗糙暗淡。

    可让人无语的是,弹幕上清一色的在说:“哇~小姐姐好漂亮啊~”

    “可爱,想*~”

    “小姐姐,能不能加你薇信号?”

    “……”

    陈序刷了不下100个美女视频,但是让人无语的是,这些所谓的美女去掉美颜后竟然连一个8分的都没看到,简直让人无语。

    还有三分之一的职业“照骗”,去掉美颜后,真实面容真得惨不忍睹。

    陈序感觉PS真是21世纪最反人类的技术。

    随后陈序收拾了一下赶往了公司。

    ……

    德鸿大厦,剑盾科技有限公司会议室里,公司几位高管正在研究项目开发事宜。

    总的来说还是老生常谈。

    剑盾虽然流量是上去了,但是市场深度开发这块跟大公司比还查的远呢,而这个盈利体系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建立起来的,需要先在用户心目中把品牌形象树立起来,之后才能跟客户谈价格。

    这边刚刚散会,众人走出会议室便看到陈序兴冲冲的从门口进来了。

    孟祥贺看到他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忍不住道:“这么开心,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陈序哈哈大笑说:“何止好事,简直是大好事!”

    “噢,说出来听听。”

    随着两人的交谈,本来打算离开的几位高管,像马晟程、林伟桥以及另外三位市场开发部的总监,都停下了脚步。

    陈序兴奋的摆摆手道:“坐下坐下,都坐下。那个谁……把投影仪打开。”

    众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带着一脸好奇的重新坐下来。

    等把手机连接上投影仪后,陈序笑容满面说:“今天早上我在家吃早饭时想到一个好玩的东西,然后就写了一款软件,这款软件可以定位修复脸部液化图像。”

    孟祥贺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呢,旁边的技术总监马晟程已经惊得站了起来,问道:“什……什么?老板你…你没开玩笑吧?”

    林伟桥也是听得目瞪口呆,盯着陈序看,以为他下一秒会说出“开玩笑”的话。

    然而他没等到。

    陈序笑道:“你们自己看吧。”说着他通过蓝牙连接上投影仪,然后打开抖音开始刷了起来。

    会议室里的人越看眼睛瞪的越大。

    孟祥贺也是很快反应过来了,拍着桌子爆粗口道:“卧槽~原来是反ps技术。”

    陈序哈哈大笑道:“怎么样,你觉得这个技术能赚钱吗?”

    孟祥贺也是兴奋至极,“能啊,太能了~这个技术要是推出去了,咱们就在家里躺着数钱玩吧。”

    马晟程跟林伟桥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

    他们想到了一件事,陈序刚刚说这款软件是他今天早上刚刚写的,顿时目瞪口呆。

    马晟程迫不及待的问:“老板,这款软件真得是你今天早上刚刚写的啊?”

    陈序说:“对啊,怎么啦?”

    马晟程:“…………Adobe公司团队和伯克利分校的科学家们,花了半年时间建立图像训练集,然后又花了半年时间通过训练卷积神经网络,最终才识别修复图片,老板你说你一个早上……”

    陈序抿嘴笑了笑,说:“你知道我开发的CX语言吗?”

    马晟程和林伟桥闻言,脸上都是露出了崇拜的表情,用力的点点头。

    陈序说:“CX语言最大的功能就是帮助你免去那些无意义的重复劳动,比如图像训练集,以及卷积神经网络的训练……”

    马晟程弱弱的说了一句,“那些……不是无意义的劳动。”

    陈序说:“在CX语言里,这就是无意义的劳动。

    它们的本质就是通过大量的事例演示,让计算机形成惯性思维;

    就像猫狗训练一样,扔盘子给它叼,叼住了给它一块糖,叼不住就揍它一下。

    而CX语言不会做这些无意义的劳动,它会从一开始就把叼盘子的能力直接植入到它们的基因里,并且还能让它们判断出你扔的是盘子还是匕首、玻璃瓶、鞭炮、炸弹。”

    “……”听到陈序如此形象的比喻,马晟程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真……真得啊?”

    陈序笑道:“你好好研究,等你学会CX语言的那一天,你会发现一片全新的天地。”

    马晟程和林伟桥脸上都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孟祥贺不怎么关心CX语言,他此时已经陷入到了巨大的惊喜当中。

    反PS这样的“照妖镜”软件,百分百会引起市场巨大的轰动……

    ——

    ps:码字到早上6点才睡,中午起来精神一直萎靡不振,更新有些迟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