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19章 陈昌军的震惊(第一更)
    张义民反应速度不可谓不快,在察觉到公司的战略失误后,五一节的当天中午即命令一位高管和市场发展部的人员到剑盾去重新商谈合作。

    下午三点半一行人来到了剑盾位于滨河区德鸿大厦的总部,

    孟祥贺没想到字迹跳动居然派出一位公司副总裁前来商谈合作,非常的意外。

    但是很可惜,他们来迟了。

    剑盾现在无论是资金还是流量都不缺,自五月一号起,小咪从产线上下来的手机,全系标配剑盾安全卫士,这种嵌入式推广并不比抖音以及今日头条的大流量广告效果差。

    那位高管再三恳求,希望孟祥贺以及陈序能慎重考虑字迹跳动提出的合作请求。

    孟祥贺没办法,只能打电话给陈序。

    正在回家途中的陈序,在经过考虑之后还是否定了。

    剑盾已经跟小咪开始合作了,如果再引进第三方,未来在公司决策领导上面,难免会出现一些不同的杂音。

    为了避免发生那样的情况,还是放弃了。

    身在京都的张义民,在知道剑盾的答复后,心里失望不已。

    直觉告诉他,字迹跳动错过了一个非常大的发展机遇。

    ……

    晚上六点半,陈序三人从中海回到了安陵市家里。

    家里没人,陈昌军范玉梅和另外一对老两口去徽省黄山旅游了,今天早上刚走。

    对此陈序是非常无语的。

    你说你什么时候旅游不好,非赶着人潮扎堆的五一节去旅游?

    难道人多热闹点?

    姐弟三人就到家附近搓了一顿,吃过了也是没事,去电影院看电影《复联4》。

    因为距离电影院也不远,便徒步走了过去。

    路上陈亚楠还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

    陈序上前搂着她的肩膀说:“姐,别难过了。”

    陈亚楠这副样子倒不是失恋了,而是考博失败。

    而这个“失败”是有原因的。

    考博前陈亚楠联系好了导师,导师告诉她只要成绩好就能读他的博士研究生,然后上个月成绩出来后,那个导师却是选择了另外一个成绩不如她的关系户。

    陈亚楠从小到大学习之路都是顺风顺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在学校寝室里想了半个月没想通。

    陈一一也摽着她的胳膊,说:“姐,不行明年再战嘛。”

    陈亚楠苦笑道:“我的精气神已经全部耗尽了,可能这辈子都跟博士无缘了吧。”说到后来,陈亚楠的话语里带上了哭音。

    陈序知道,他姐一直想在大学里教书,而只有成为博士了,这个梦想才有实现的可能。

    现在考博失败,也意味着她的梦想破灭。

    陈序想了想说:“姐,要不别考了吧。我9月份到清大那边读研,虽然是半工半读,但中海公司那边总要有人帮我照看着才行,这个人不仅要有一定的知识水平,更重要的是能让我绝对信任。

    而这个人除了姐你,我想不到别人。”

    陈一一一听,连忙附和,“是啊姐。人家都说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姐弟,不如你就去帮哥吧。”

    陈亚楠不说话。

    陈序问:“姐,怎么样啊?”

    “我……”陈亚楠叹息了一声说:“让我考虑考虑吧。”

    “行~”

    看过电影后又去吃了个夜宵,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

    五一这几天,陈序也没出去玩,而是在家修改CX语言的论文。

    这是给那三大计算机期刊的。

    现在CX语言的设计、运行理念已经传达出去了,下一步就是要告诉别人如何使用CX语言来编辑软件?这是非常重要的。

    把CX语言描述的再强大、再了不起,如果不能进行商业化推广,那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看着好看,实际上没什么卵用。

    不过这件事也不能操之过急,还得慢慢来。

    CX语言跟市面上任何的语言都不同。

    这是小白解析出来的计算机本源的东西,里面包含了混沌理念,学CX语言并不需要你多么刻苦,也不需要去死记硬背那些代码,而是需要悟性。

    你理解它了,知道了它的运行规则,那么学习CX语言就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反之,如果没有悟性,就算是哈佛麻省的博士生导师,同样也得麻瓜。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比喻罢了。

    并不是说哈佛麻省的博导学不上CX语言。

    实际上人家能做到那个位置,悟性肯定是很高的。

    小白为他准备了十一篇论文,循序渐进的把CX语言的使用方法讲出来。

    经过一番修改后,四号下午,陈序把第一篇论文发给了计算机学报的副主编林莹。

    同时也做了一个附件发给刘成林教授。

    一个小时后,刘成林教授打电话过来了,就其论文中的一些问题向他请教。

    陈序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足足讲了两个多小时,等刘成林教授明白其中的关键后才挂断电话。

    此时,距离陈序家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的安陵市师范学院里,一群领导正在召开临时会议。

    会议中心一共两点:CX语言、陈序。

    而会议室正前方的大荧幕上,画面正好定格在陈序演讲结束前一秒。

    计算机系的博士生导师禹学名说:“现在,全世界所有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应该都收到这个消息了,并且我相信,他们都在全力逆推模型图。

    如今机会就放在我们面前。

    我已经找人查过了,他是安陵市人,高中就读于市第三中,高三班主任是邹建华。另外他父亲电话、母亲电话都已经找到。

    我想以学校的名义邀请他来咱们学校讲课,给他一个客座教授的名义,你们觉得怎么样?”

    “他这只是一个概念啊……”

    禹学名立刻打断那位说话的副院长,“不是概念啊。你没听他讲嘛,已经进行商业应用了,这说明已经非常成熟了。

    另外,他演讲中也提到,CX语言不需要学习基础。

    如果能请他到咱们学校来开课,对提高咱们学校的学术地位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另外一位校领导开腔说:“我觉得现在聘请的话,还是有些太过草率了,我早上上网搜索相关新闻,看到网上已经有人在批评他了……”

    禹学名是真得有些着急了,拍着桌子说:“网上那些键盘侠的话看看就好了,他们懂个什么东西?

    至于草率,这话我就不爱听。

    什么叫草率?

    是不是一定要经过三论四论才算合格?

    可是你们也不想想,如果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到时候哈佛、麻省、斯坦福这些国际顶尖大学,都会排着队邀请他过去做学术演讲。

    连青木、燕大、中科大这些学校都要靠边站。

    你们觉得还轮得到咱们学校吗?”

    禹学名顿了一下,跟着说:“即使退一步来讲,咱们现在想聘请,也要看人家愿不愿意呢!”

    禹学名的一番话振聋发聩,会议室里的五六位校领导都不说话了。

    校长项成荫一看,说:“既然都没意见的话,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具体联系事宜就交给老禹负责了,学习这边全力支持你!”

    禹学名兴奋不已,“好!”

    会议结束后,禹学名立刻离开学校,驱车赶往城北的安陵市第三高级中学。

    在学校家属区找到了高三某班班主任邹建华。

    当知道禹学名的来意后,邹建华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邹建华当然还记得陈序这个考上211的学生,只是在他的印象中,那个学生看上去也不像多么聪明绝顶啊,怎么上了大学现在这么厉害了?

    他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在禹学名的要求下,邹建华给陈序父亲陈昌军打去了电话。

    “嘟-嘟-嘟——”

    陈昌军:“喂,你好!”

    邹建华:“你好,你是陈序的爸爸陈昌军吧?”

    陈昌军:”是我,你是哪位啊?”

    邹建华:“我是你儿子陈序高三时的班主任邹建华。”

    陈昌军虽然没有邹建华的电话号码,但是却知道对方,闻言惊喜道:“啊呀,原来是邹老师啊!您好您好~”

    邹建华:“您好……”

    一番寒暄后邹建华说明了来意。

    陈昌军听说安陵市师范大学要聘请自己儿子当客座教授,一时间都忘记说话了。

    女儿辛辛苦苦读那么多年书,为了考博士,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跟个女疯子似得,其终极目标就是到大学里当老师,未来评职称当教授。

    现在儿子大学还没毕业就有学校求着让他去当教授。

    这…这也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