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16章 洗耳恭听(第一章求月票)
        当陈序把CX语言的设计思路图放到大屏幕上的时候,整个会议现场鸦雀无声。

    那些来自南美洲、北美洲、欧洲、大洋洲、亚洲各国的权威专家教授,脸上的表情大多数都是呆滞的。

    如果真得像陈序所描述的那样,CX语言能在规则允许范围内犯规,并且这种特征会被程序猿加以利用,那么实际上,等于是给了CX语言一种“自由裁量权”。

    这种“自由裁量权”是自然语言处理所真正要表达的精髓所在。

    例如,对例子进行概括、

    纠正某些笔误或语法错误、

    设法弄懂有歧义的描述的意思、

    利用一些基本用户模型来猜出用户的意图、

    对不清楚的事情进行提问、

    直接使用自然语言等等。

    它可以在可靠性和灵活性之间走钢丝!

    而这种可靠性和灵活性,实际上也恰恰是全世界人工智能专家殚精竭虑、夙夜梦寐、刻苦钻研的方向!

    如果台上这位年轻说的一切都是真得,象征着人类在人工智能领域,踏出了坚实的一步。

    可是……

    等回过神来,台下顿时议论纷纷。

    “卡斯帕教授,您觉得怎么样?”

    “听上去好像没什么问题,不过到底能不能实现,还有待考证。”

    “马歇尔教授,您认为呢?”

    “暂时不好说。只是……我倾向于不可能。”

    “刘,你的这个学生……真得很厉害,我演算了一遍,他前面的几大算法结构模型图都是正确的。所以,他的话是真得?”

    坐在第一排的刘成林教授,听到自己好友斯图尔特的话,摇头道:“说实话,我也不是太懂,他之前给我看了模型图,也给我讲了构造,但是想验证这个弹性语言的真伪,需要先学会它,然后才能进行逆推演算。”

    斯图尔特博士,抬头看着前方讲台上的年轻人,眼睛里有着难以掩饰的震惊。

    他隐隐觉得,这个年轻人开启了人工智能全新的篇章!

    ……

    上午会议刚结束,有关于陈序开发出世界上首款弹性语言的消息,不到半个小时便传遍全球人工智能领域。

    一石激起千层浪,炸的无数人都是晕头转向。

    这要是真得的话,那可是为人类通往人工智能的道路上,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那些没有来参加研讨会的人,通过各种途径打听事情的真伪。

    刘成林、斯特尔特,还有其他的教授,电话都被打爆了。

    陈序电话也是一样。

    唐天华教授第一个打来询问电话。

    然后上次在AI比赛中认识的一些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专家学者,也向他探听事情的真伪?

    也不知道谁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媒体的。

    36氪记者不知道从哪里找到陈序电话的,想给他做个专访。

    陈序记得这个公司,孟祥贺跟他说过,上次剑盾产品发布会的时候,这个公司的记者和另外一个钛媒体的记者,联合怼马晟程,产品发布会差点没给他们搅黄了。

    陈序直接挂断,而且让剑盾语音小助手帮他把这个电话号码给屏蔽了。

    这边刚挂断,那边彭湃新闻网也给他电话,希望给他做一个独家专访,被他拒绝后,彭湃新闻网主编亲自给他打电话,还说认识东大信工院院长江风华,希望陈序能给他一个面子。

    陈序还是拒绝了。

    倒不是不给江风华面子,是刘成林跟唐天华两位教授都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不要太高调,那些娱乐新闻的记者采访,能不接尽量不要接。

    他们是担心他年少成年,受不了来自各方各面的恭维诱惑,导致心态膨胀后荒废了学业,最终流于世俗。

    至于学术圈,这个倒是无所谓。

    学术圈是一个特殊的圈子,在这里哪怕名声再大,一般也不为普通人所熟知。

    就像世界各国的那些院士,哪个在各自领域不是赫赫有名,跺跺脚颤三颤的存在?那些万人崇拜的明星富商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

    但是普通人又能说出几个院士的名字?

    倒是微博上一个科技大V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以《人工智能即将迎来变革?》为题,把陈序在自然语言处理学术研讨会议上的发言,进行了深度的剖析。

    仅仅不到一个小时不到,该篇文章便被转载上百,以及数百评论和上千点赞。

    下午两点,研讨会进入了尾声。

    原本是一位阿三跟日苯的博士上台做报告的,但是已经没人有心情听他们的报告了。

    米国以及欧洲几位专家跟刘成林商议,让他请陈序上台,给他们详细讲讲CX语言的设计理念、运行方式、以及未来朝哪个方向发展?

    这些是他们现在迫切想知道的东西。

    刘成林便去询问陈序意见。

    刘成林当然希望陈序上台多讲讲,这对于陈序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但他怕陈序设计的语言体系还没有完善好,讲多错多。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那些研究了大半辈子人工智能的教授,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没一个会承认自己还赶不上一个毛头小子的。

    只是暂时对陈序的CX语言不了解,一时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喷?

    一旦找到漏洞,不用说,肯定会进行大肆批判。

    不过刘成林教授不知道的是,陈序比他还着急呢。

    手里握着无数人工智能方面的专利技术,但是却因为种种顾忌而无法进行公开,心里跟猫爪子挠似得。

    现在既然有了这么个机会,他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来征服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博士,让他们承认自己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权威性。

    一旦成为权威专家,嘿嘿,以后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想拿出多少专利就拿出多少专利,谁又敢质疑什么?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把CX语言推广开来,未来可以躺在家里数钱。

    陈序很爽快的答应。

    走上礼台,站在演讲台前看着阶梯会议室里黑压压的人群,心里激动自豪。

    现场一共两百三十多人,其中一百人是世界各地大学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权威教授。

    这些在各自国家都是学术精英的人群,现在却坐在台下认真聆听他的讲话。

    维瑞古德!

    很好很强大!

    陈序手扶演讲台,说:“洛夫莱斯(世界上第一个程序媛)曾经说,计算机只能做人告诉它去做的事,这个观点一直很流行,而且往往跟另一个观点联系在一起,即:计算机不能思维。

    那么这个说法到底正不正确?计算机是不是真的只能做人们告诉它的事情呢?

    很显然,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我想请大家认清一个事实,程序语言层次越高,你越无法精确地知道你让计算机所干的事!

    一层一层的翻译把一个复杂的程序和实际的机器指令分隔开了。

    在你思考和编程序的层次上,你语句可能更类似于陈述句和建议,而不是祈使句和命令!

    所以,当一个混沌的不可预见的……”

    陈序滔滔不绝。

    台下那些专家教授也都是认真聆听。

    陈序用最浅显易懂的话语,把CX语言的设计理念灌输给他们。

    讲了足足两个小时,全场都是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包括刘成林跟斯图尔特两位学术界大牛,也是洗耳恭听。

    “好了,今天的演讲就先到这里。”

    当陈序说出这话时,台下响起了一片哀求声,希望再讲一点。

    陈序没有理会,快步走下了台。

    两个小时讲下来连一口水都没喝,他早就口干舌燥了。

    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矿泉水一口气喝了一半。

    而就在陈序喝水的同时,周围已经围上来很多中外专家学者了。

    这些平时在各自领域跺跺脚颤三颤的学术大牛,此时却都是一脸谦虚的看着陈序,等他水喝完了则是争先恐后的向他提出问题。

    看着这些年纪一大把的老头殷切的眼神,陈序也不好意思拒绝,便一一回答。

    实际上是很吃力的。

    因为很多问题根本来不及等小白说完再复述,只能靠着自己的底子来勉强回答。

    就在陈序力有不逮之际,眼看他身边围聚的人越来越多,刘成林教授带着两位工作人员过来搭救他了。

    把他从人群里拉出来,从会议室前门离开了这里。

    左转右转一番后,来到了三楼一个休息室里。

    让陈序没想到的是,休息室里人也很多,男男女女十几个。

    刘成林说:“来小陈,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计算机学报的副主编林莹,以及各位编委委员;这位是软件学报的副主编杜家粱……”

    “您好~~”

    “您好……”

    一番寒暄后陈序才知道,原来是国内三大计算机期刊想请他写两篇有关于CX语言的论文,如果不行的话,其他格式的说明文都行,只要是CX语言的就行。

    陈序一时间有些懵逼。

    这三大计算机学报虽然不是核心期刊,也不被SCI收录,但好歹也是国内顶级期刊啊,平时那也是傲娇的很,一般计算机学生想发表个论文,也是很难的事情。

    现在却找上门来请他写论文。

    这是要闹哪样啊?

    然后刘成林教授拉着他到房间里点拨了他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