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10章 倒霉催的(第三更)
        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陈序也向来不支持使用武力。

    但是,对于像郑建华这样的贱人,陈序认为打的好,换成是他一样揍他妈的。

    这种平时没事喜欢装成社会人的贱人,真得非常烦,你要不跟他计较,他就跟你呜呜渣渣的蹬鼻子上脸,等你真跟他动手的时候,他立马又装腔作势的成了受害者。

    而且现实社会这种贱人真得非常多,一般人都是当他臭狗屎,离他远远的。

    贺刚不了解郑建华的为人,结果粘上了。

    陈序在拉架的时候,防滑运动鞋的钉子底在郑建华的右手上碾了三圈。

    反正已经打了,而且他知道,接下来对方肯定不依不饶,还不如提前解解气呢!

    警察过来了解过情况后,把双方带到了派出所,因为郑建华一直鬼哭狼嚎,民警就带他到医院去做检查。

    很快结果出来了,除了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鼻梁骨骨折。

    问题不大。

    根据《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鼻梁骨骨折属于轻微伤,最多就是行政拘留,而且郑建华挑衅在前,做了笔录后交了3000块药费押金,民警就让他们回去等调解通知了。

    陈序是特意过来找贺刚吃午饭的。

    结果折腾了一番,两人中午饭都没吃呢。

    回去的路上随便找了个饭店吃了点,哪知道饭吃到一半,派出所那边打电话给贺刚,说郑建华的家属到派出所了,让他过去调解。

    听警察那迫切的口气,一定来者不善。

    对此两人心里都是早有准备。

    贺刚说:“你公司事情多先回去吧,这点小事我自己能处理。”

    陈序说:“你处理什么啊!我告诉你,这种人以及他的家庭,一定不是什么善茬,跟他们没什么好谈的。”

    “行了,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说着陈序拿出手机给孟祥贺打了个电话,把这边的情况跟他讲了一下,让他请他帮忙联系个律师。

    开公司的多多少少都会跟律所打交道,那些大公司更是有自己的法务部。

    孟祥贺自然也有熟识的律师。

    果然,孟祥贺向他推荐了一个有名的刑辨律师。

    随后陈序电话联系对方,在电话里谈好之后,又签了一份电子授权书,委托对方全权处理这件事。

    至于陈序他们,自然是该干嘛干嘛去。

    贺刚等陈序挂断电话,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实在太麻烦你了。”

    陈序说:“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以为是在麻烦我,你又怎么知道我不是乐在其中呢?

    我不是说这件事,而是这件事的意义。

    酸甜苦辣咸都是人生滋味。

    没钱没势的时候,遇到郑建华这种人当然是能躲就躲。

    现在有了点实力,咱们不去教他做人,难道还要去当龟孙子啊?”

    贺刚点点头,腼腆的笑了笑。

    陈序忍不住好笑,“我记得以为上学时,你挺活泼开朗的啊,怎么当了几年兵回来,感觉婆婆妈妈了。”

    “去你的~”贺刚擂了他胳膊一拳。

    ……

    ……

    跟贺刚分别后,来到了滨河区的青年创意园实验室,继续拼装机器人。

    昨晚上跟那个外卖小哥把大脑控制器以及上半身的传感器安装完成了,下面要进行手臂的“伺服舵机”安装。

    一台人形机器人包括机器人本体,即硬件、运动控制和AI(语音、语义和视觉)等多个部分组成。

    而“伺服舵机”是机器人的关节,协调着机器人的一举一动,也是机器人身上最重要的部件,成本占总机的40%~50%。

    就像他购买的这种小厂生产的无牌小伺服舵机,要500多一个,一个完整的人形机器人需要17个伺服舵机。不过他购买的是履带式机器人,不需要那么多。

    国产小伺服舵机500多一个,而米国日苯进口的同样东西,后面要加个0。

    让小白用机械爪机固定住机器人上半身,陈序开始逐步安装机器人身体。

    忙到晚上11点钟,一台高一米一、有着两条小小的机械臂、身体呈乳白色的履带型机器人算是正式组装完成了。

    打开机器人身后的盖子,把锂电池安装进去。

    拧好盖子打开开关,机器人两只LED眼睛亮了起来,然后机身自动转了一下,视觉传感器捕捉到了陈序,紧跟着响起了一道机械音:主人您好啊,我是机器人阿杰,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嘛。

    陈序哈哈大笑,“帮我把香烟拿过来。”

    阿杰:“好的主人,请稍等……”

    说着机器人阿杰脑袋上的摄像头开始闪烁,不过很快响起了机械声,“很抱歉,网络连接异常,语音识别失败。”

    陈序给机器人配对完后,机器人说:“网络连接成功,语音识别成功……香烟是烟草制品的一种,制法是把烟草烤干后切丝,然后以纸卷成长约120mm,直径10mm的圆桶形条状……”

    陈序,“我去你的……”

    说完飞起一脚踹在机器人脑袋上,把它踢倒在地。

    8000块,买了一坨中看不中用的废铁回来。

    当然了,原本也没指望这东西能起什么大作用,就是看它便宜才买来给小白改装的。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陈序收拾了一下回去了。

    第二天上午,律师打电话过来告诉他,事情已经和解了,就给了1000块医药费。

    陈序一听,顿时惊讶不已,据他了解,那个郑建华可不是什么善茬,怎么可能这么轻而易举的结案呢?

    律师发了一段微博视频过来,高清摄像把昨天上午贺刚和郑建华冲突的起因和经过一清二楚的拍摄了下来。

    “视频已经上微博热搜了。发帖人据了解是那家汽车装潢店的客户,当时贺刚跟店里一位员工正好在帮那位客户贴车模,客户车内的行车记录仪处于开启当中,正好把事情发生的经过完整的拍摄了下来。”

    顿了一下,律师笑说:“今天早上很多人都到医院去声讨他,郑建华一家灰溜溜的离开医院了,住院费也是他家人掏钱的。”

    陈序一听好笑不已。

    昨天那个郑建华又是拍片子,又是做脑CT的,而且还一直喊脑袋疼,非要住院。

    要不是够不上ICU,那个家伙绝壁要进去躺几天。

    没想到微博给他治好了。

    “谢谢梁律师~费用多少啊,我打给你。”

    “呵呵,一点小事,不用客气。”

    “那怎么好意思……”

    挂断电话,陈序到微博上去围观了一下。

    热评榜第一条说:“虽然打人不对,但是看着真得非常解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后相继看,基本上是一面倒的骂郑建华。

    其他帖子里还有人扒出了郑建华的家庭住址以及以前干过的缺德事。

    自然是骂声一片。

    看到这里,陈序突然有些同情那个家伙了,真是个倒霉催的。

    原本以为能讹一笔的,没想到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不用问,学校那边肯定也不敢去了。

    即使去,以后肯定也是夹着尾巴做人。

    要不然这种“恶名在身”的人,分分钟会成为网络的焦点人物。

    上午十点,陈序到尚御豪庭去看了看。

    这种豪华小区没有单价出租,都是整套。

    谢兰昨天看中的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洋房户型,二楼,框架结构、南北朝向、金装修、拎包入住,而且还配有地面停车位,一个月租金四万二。

    谢兰昨天看中的是电梯房,租金只要2万,结果陈序要租底层,就选了现在这一套。

    陈序在房子里看了看,环境装修什么的没话说。

    确定好之后就跟赶过来的中介签约了,房租是一年付。

    租好房子,剩下搬家的事情就交给谢兰了,让她去找搬家公司。

    这边陈序刚离开尚御豪庭,那边孟祥贺又打电话过来了,让他去公司一趟。

    陈序立刻赶了过去。

    到了公司,孟祥贺便迫不及待的说:“今天上午中海市政府发布了下半年度网络安全产品和服务采购项目细则通告,总标额2亿7600万,你觉得咱们公司能不能莽一波?”

    陈序一听道:“这话问的,必须莽一波啊!”

    孟祥贺激动道:“好!中海政府不差钱,尤其是像这种网络安全服务产品,款项拨付速度神速,基本上当天申请,当天就能下款。”

    顿了一下孟祥贺说:“不过很多企业都盯着这块肥肉呢,尤其创安科技那边,他们是政府定点合作企业,咱们想分一杯羹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啊。”

    陈序哈哈大笑说:“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