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108章 一个悲伤的故事(第一更求月票)
        全自动激光焊接主机里面有控制系统,换了电脑后武功基本上就废了大半。

    不过那是一般情况下,小白则没有这个问题。

    连接上焊接机后,立刻“手舞足蹈”起来,非常的灵活。全自动焊接台比半自动焊接台多了一条激光点焊机械臂,所以看起来就像两条手臂在空中挥舞一样。

    看到控制系统没问题后,陈序内心非常激动。

    一般人可能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想象一下吧,一个拥有着百倍千倍的人类思维能力的智能生命,再加上一副永不知疲倦的身体,会迸发出来怎样恐怖无匹的力量?

    对于小白来说也许这只是它的一小步,但是对人类而言却是一大步!

    激动了一会,陈序开始给小白安装分镜头系统。

    为了不影响机械臂的使用,排线这一块陈序进行了精心的设计。

    一直忙到晚上8点半,才把所有镜头安装完毕,接下来就是拼装机器人了。

    订购的那些机器人等组装好之后要给小白拿去做测试,看哪里需要改进,为未来的服务机器人、水下机器人、娱乐机器人、军用机器人、农业机器人、特种机器人等积累技术经验。

    至于生产投放什么的,暂时来说还为时过早,需要先攻克自然语言处理。

    直到这时他才感觉到腹中饥肠辘辘——忘记吃晚饭了。

    颤抖着手臂打开美团点了一份外卖。

    二十分钟后外卖小哥提着饭盒一直送到实验室门口。

    感应门自动打开。

    “先生您好,请问是您点的外卖嘛。”

    正有气无力坐在工作台前的陈序,喊道:“是的,进来吧。”

    外卖小哥走过说道:“先生,这是您点的外卖。”

    “谢谢啦。”

    “不用客气。那我走啦~”说着外卖小哥便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陈序解开外卖包裹的同时喊了一声,等外卖小哥露出疑惑的表情后,说:“请你帮个忙的。”

    外卖小哥:“嗯,什么?”

    陈序捧起饭盒狼吞虎咽,然后指了指隔间,“房间……货架上箱子,你帮我挨个拆开……按顺序摆到工作台上。”

    外卖小哥一脸郁闷的“啊”了一声,说:“那个,先生我……”

    不等外卖小哥说完,陈序鼓着腮帮说:“唔唔……我知道你要去跑单……放心……不会让你免费帮忙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吧。”外卖小哥犹豫了一下,转身朝房间里走去。

    “从哪里开始啊?”

    “ultrasonic sensor,就是第一个货架最底下。”

    “超声波传感器是吧?知道了。”房间里很快传来“嘶啦”的撕纸箱声音。

    陈序有些诧异。箱子上只有英文名字,并没有中文翻译,对方竟然知道ultrasonic sensor是超声波传感器。神奇。

    等外卖小哥抱着防撞泡沫出来后,陈序说:“外面拆掉吧。”

    外卖小哥用桌子上的美工刀切开外面的包装,把里面的纸盒拿出来放到桌上,转身把垃圾袋丢到垃圾桶里,然后向房间走去。

    陈序边吃边问:“你认识英文啊。”

    外卖小哥:“还行。认识一点。”

    陈序:“哪个学校毕业的啊。”

    外卖小哥:“呃……川省电大。”

    陈序闻言,露出惊讶的表情,“难怪!”

    川省电大可不是一般人想象中的野鸡电大,它的全名叫“天府电子科技大学”,1956年由中海交大、长安交大、金陵工学院、华理工等四所大学的电讯工程专业合并创建而成,是全国七所国防工业院校之一,985/211双一流大学。

    陈序有些好笑,说:“怪不得人家都说外卖小哥里藏龙卧虎呢,这随便点个外卖都能碰到985的。厉害!”

    可能是有些不方便,外卖小哥把安全帽跟身上的斜挎肩包脱下来房子了工作台上,露出一张黝黑且削瘦的脸庞。

    自嘲笑道:“厉害什么啊。肄业生。”

    陈序:“为什么?“

    外卖小哥:“一言难尽。”

    陈序:“说说呗,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因为我也刚刚退学。”

    外卖小哥:“ennnnnn……阿杜的《他一定很爱你》听过没有?跟那个情况差不多。不过我没躲在车里,因为我开的电动车。”

    陈序:“………………然后呢?”

    外卖小哥:“然后我也没阿杜那么能忍,我就小宇宙爆发了啊,把那个屎娃儿照死里揍了一顿,门牙打掉两颗。”

    陈序:“这个构成轻伤害了吧?”

    外卖小哥:“就是啊!男的家里有两糟钱,拒绝和解,最后判了我10个月。”

    陈序:“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后悔吗?”

    外卖小哥:“肯定后悔啊!为了那么个破鞋去蹲监房,我肠子都悔青了。人家现在坐奔驰开宝马,而我费尽千辛万苦考进了天府电大,最后却在这里送外卖。娘希匹。”

    陈序虽然心里很同情,但还被外卖小哥的话给说笑了。

    外卖小哥问:“你又为什么退学啊?”

    陈序:“我这个说起来有些复杂……”

    外卖小哥虽然长得不咋样,但却有一颗有趣的灵魂,说话幽默风趣,陈序跟他聊的非常投机。

    等吃完晚饭后,两个人一块拆箱子,把所有配件全部按照顺序摆放好后,按照图纸拼装机器人,同时天南海北的聊。

    聊到十二点,一台机器人已经是装了三分之一了。

    陈序笑说:“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然后两人加了薇信好友,陈序转了500块给他,“谢谢啦。”

    外卖小哥点了红包后笑说:“应该是我说谢谢老板才对。500块,够我跑两天单的!”

    陈序笑了笑,然后收拾了一下,跟外卖小哥一块下了楼。

    ……

    ……

    第二天早上阳光明媚,依然是个春暖花开的好日子。

    陈序一直睡到太阳照屁股才起来。

    昨晚回家路上又吃了点夜宵,到家后洗洗刷刷躺上床已经2点钟了。

    刷牙洗脸,桌上有谢兰带来过来的早饭。杂粮粥、煎饺、咸鸭蛋。

    那边谢兰手机麻利的把他换下来的内衣、袜子手洗后,挂到阳台上去晾好,然后过来说:“对了陈先生,昨天六点多有人到家里来找你的。”

    陈序楞了一下,“谁啊?”

    “一个什么科技公司的总经理。”

    陈序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紫竹花苑小区因为挨着大学城,再加上房租相对也不算昂贵,是很多学生租赁的首选目标。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造成小区进出人员复杂,门禁形同虚设。

    以前倒是无所谓,不过现在随着身份渐渐曝光,再住在这里显然不行了。

    陈序考虑之后,决定重新租赁房屋。

    实验室什么的还要好好选选,租房子在不差钱的情况下,非常的简单。

    滨河区体育馆附近的高档楼盘随便一搜一大把。

    找了一个叫什么“尚御豪庭”的高档小区,联系好中介后,陈序刚准备过去看房子,孟祥贺打电话过来,说小咪的市场总监过来谈合作了。

    陈序一听立刻赶了过去,临走前让谢兰去看房子。

    谢兰自然是十分开心。

    租房子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交给她去办,陈序的信任让谢兰非常感动。

    收拾了一下便下楼了。

    在小区门口乘上公交车。因为是始发站,所以抢到了座位。

    不过几站路过后,车上人便是爆满了,一个老妇女站到了谢兰面前,拿眼睛直瞟她,那意思再明显不过——要她让座。

    谢兰刚想让座,不过一看老妇女右手里提着从超市里抢购的五斤装免费大米袋,嗤笑了一声。

    还能抢大米,这腿脚利索着呢,不用让。

    老妇女一看她不让,就开始阴阳怪气了起来,而且越说越难听。

    谢兰可不是什么软柿子,听了两句馊话后,脸一板、眼一翻说:“你个老东西少在那里倚老卖老,没人吃你那一套。

    我今天就不让了,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先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手的话,我不抽你大嘴巴子是你养的。”

    所谓横的怕楞的,老妇女一看谢兰那混不吝的样子,知道自己不是她对手,不敢再犟嘴了,嘀咕了一句后挤到后门那边去了。

    周围人一看,纷纷朝谢兰投去敬佩的眼神。

    谢兰对此无所谓。

    想她在老家时,可没少跟村里那些喜欢嚼舌头的泼妇骂街干仗,这城里的老娘们几句话就怂了,战斗力实在不咋地,让她感到失望。

    连换了两路公交车,谢兰终于到了体院馆附近的“尚御豪庭”小区门口。

    看着类似凯旋门一样的高大门头、以及里面巨大的中庭广场里数米高的喷泉,谢兰惊讶不已。

    虽然来中海时间不久,但是以谢兰的眼光看来,这个小区的均价起码在15万/㎡以上,至于租赁的价格肯定也不菲,起码要两三万一个月。

    以前的她从来不敢奢望自己会住进这样的小区,没想到现在却来这里看房了,心情激动不已。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是中介打过来问她到哪里了。

    在电话里说了两句之后,中介过来带她了。

    谢兰跟着中介后面朝小区里走去,一路上东张西望。

    ……

    德鸿大厦23楼,剑盾科技有限公司会议室。

    此时小咪市场部总监冯俊才,在跟孟祥贺聊着的同时,眼角余光在办公室里四处打量着。

    寒酸!

    真寒酸!

    非常寒酸!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对面桌上的那台惠普喷墨打印机,外壳漆都磨掉了。

    他真不敢相信,如此寒酸的一家公司,竟然能开发出像剑盾那么强大的安全系统来。

    不过这样也好,越是穷,谈判的空间也就越大。

    就在冯俊才想着的时候,会议室外面传来了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