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96章 提携
        安静区汽车美容学院附近一家高档海鲜自助餐店,陈序跟贺刚边吃边喝。

    这家海鲜自助餐店,算得上整个安静区最高档的了,里面各种顶级海鲜不限量供应,巨大的澳龙、超大的皮皮虾、新鲜的海胆、牛排、羊排、鳕鱼、羊腰子等等,还有茅台镇的小瓶茅台。

    当然,每客价格非常昂贵。

    不过陈序不是那种守财奴类型的性格,赚钱如果不是为了更好的享受,那将毫无意义。

    当然了,装逼也很重要。

    谭晓敏第一次吃这种高级自助餐,她想尝尝小茅台,不过陈序没给她喝,帮她拿了瓶椰奶,说是回去她要开车。

    谭晓敏这个郁闷啊,这里三个人吃一顿赶上她一个月的工资,不吃回来怎么行?再说了,那不是有代驾嘛。

    可是谁让陈序是请客的呢,谭晓敏也只能眼馋的看着陈序和他同学“吱吱”的喝个不停了。

    七点半酒足饭饱,谭晓敏开车把贺刚送回学校,然后跟陈序回滨河区。

    路上陈序躺在副驾上呼呼大睡,车厢里则缓缓流淌着周传雄的《黄昏》。

    过完整个夏天

    忧伤并没有好一些

    开车行驶在公路无际无边

    有离开自己的感觉……

    谭晓敏非常喜欢这样的感觉,她恨不得沿着这条路一直开下去,永远没有尽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主持人点评小刚的这首黄昏时,陈序放在中控台上的手机亮了,是10086的流量通知。

    谭晓敏顺手往下滑了滑预览图,第二个便是扣款通知,余额:6861902.45。

    “………”她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么昂贵的自助餐,陈序刷卡时连眼都不眨一下了,真有钱。

    嫉妒使人丑陋。

    谭晓敏觉得这一刻她一定非常丑陋。同样都是二十来岁的人,她的银行卡在还完花呗后就只剩三位数了,人家银行卡里却有七位数,太气人了。

    这要是让她那一帮“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的同学知道,绝对会把他连皮带肉的都吞进去。连半推半就的姿态都没有。

    带着羡慕嫉妒恨的心情,一直把陈序送到了紫竹花苑的家里。

    保姆走了,厨房餐桌上还用保温盒热了三菜一汤。

    “呃……你慢点走……我不送你啦……”床上陈序摆摆手,蒙起被子呼呼大睡。

    站在床前的谭晓敏,挣扎犹豫了好半天,最后还是没好意思霸王硬上弓。

    主要是大家这么熟了,她怕明天早上起来会尴尬。

    帮他把空调打开,转身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

     28号早上,计算机协会的副会长刘成林接到唐天华的电话,以及他的学生陈序的专业论文电子稿。

    刘成林教授记得唐天华,也记得陈序这个名字。

    当天下午便抽时间仔细研读了陈序关于语义分析的论文,再次被里面精巧的构思所震惊,

    如果说之前刘成林担心陈序只是灵光乍现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已经肯定了,这是一个人工智能领域真正的天才,一时间起了爱才之心。

    他给唐天华去了电话,详细询问了陈序的学习状况,包括性格为人等方面也都做了详细的了解。

    隔天3月1号礼拜五上午,陈序接到了一个来自京都的陌生电话。

    等知道对方是中国计算机协会副会长、JCST国内总负责人刘成林教授后,陈序自然是受宠若惊。

    很恭敬的回答了刘成林教授提出的若干问题,另外也浅谈了一番人工智能未来的发展和走向。

    很快便谈到了专业性问题,刘成林教授问:“你认为什么是语言呢?”

    陈序想了想说:“维特根斯坦曾说过,我们无法给思想划定一条边界,所以思想总是无止境的,但语言形成的命题进而对应的世界的图像却是有限的,所以它们应该是部分思想的外化,但却是不完备的。

    就像思想有些可以被语言所表达和传播,有的则不能,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据此我认为,语言就是所有命题对应的事态所集合而成的,而事态构成了世界,所以语言是世界的一种表现形式。

    由于世界不能如思想那般辽阔,我们的日常语言对于思想才会不完备。”

    刘成林再问:“那么它的表现形式呢?”

    陈序:“语言不是由词汇简单堆砌而成的,而是由一个个基本命题构成。

    一个命题符号就是一个事实,命题是实在的图像,因此语言是世界的图像……”

    刘成林三问:“你认为应该如何完善它?”

    陈序迟疑了一下说:“基于动态的不断变化的世界,人们会不断创造新的词汇,同时赋予词语新的含义来应对日常语言的不足。

    所以我认为,与其努力去创造一套完整的毫无逻辑问题的理想化语言来代替日常语言而限制语言的灵活性,不如投身于生活中,从人与人的日常交流中去不断熟悉语言的各种不同的用法。

    随着对日常语言的体会的逐渐深入,其完备性就会逐渐的表现出来!”

    刘成林终于忍不住道:“好!说得好!非常好!”

    刘成林一连用了三个“好”字,来表达此时激动的心情。

    这是一个真正有思想的学生啊,今天这个电话没白打。

    临挂电话前,刘成林高兴的说:“下下个礼拜六,中海举行计算机自然语言处理学术讨论会议,到时候你跟你老师一块过来。”

    “这就开始提携啦?”陈序既意外又惊喜,忍着激动说:“嗯,好的刘教授,谢谢您!”

    等电话挂断陈序才想起来,下下个礼拜六不就是3月16号嘛,那天正好是全球AI挑战赛中海赛的举办日。

    “不管了,到时候再说吧!”

    上午第二节课陈序也没上,直接回紫竹花苑了。

    ……

    剑盾的产品发布会无异于在业界扔下了一颗深水炸弹。

    除了惹来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之外,无数安全工程师也在拼命破解剑盾的内核。

    实际上这个破解行为早在年前剑盾上线时就开始了,但那时还只是程序猿的私下行为。

    而现在,很多大公司都在研究剑盾系统内核,想扒皮拆骨后把技术应用在自家的产品上。

    但是面对全国乃至全世界数以万计程序猿日以继夜的破解,剑盾的内核依然牢不可破,这让所有人都感到难以置信。

    他们都看到了剑盾背后所隐藏的东西。

    这样强悍的防护技术,如果能用在企业数据库安全上,将产生难以估量的市场价值。

    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点。

     3月6号下午两点,孟祥贺正在星剑公司里处理公务,秘书突然进来了,说有人找他。

    孟祥贺抬头看去,秘书身后跟了三个人,两男一女,领头的三十来岁的男子理着板寸头,穿着裁剪合体的西装,右手里还拎着公文包。

    等秘书出去后,板寸男走上前微微一笑说:“你好,我是亚美博科的市场战略部总经理邵海波……”

    ——

    ——

    ps:大家投个推荐票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