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65章 迟来的叛逆期
        29号中午十二点,京都中关村一栋写字楼里,一名戴着金丝边眼镜的青年男子正在电脑前操作着。

    这名青年男子叫崔杰,是弘益科技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兼技术总监。

    这只是他明面上的身份,另外,他在黑客届还有一个赫赫有名的外号——雁一刀。意思是,大雁飞过都要被他剐一刀肉下来,形容他的视财如命。

    不过也正因为他贪婪的本性,在网络上聚拢了一帮技术好手,成为他们的带头大哥,专门开发各种勒索软件,每年从他们手上过的黑产高达上亿人民币。

    跟着崔杰的一帮黑客,个个都是赚的盆满钵满,豪车开着、别墅住着。

    而一个礼拜前,他们在暗网聊天时,有人提议干一票大的,像去年永恒之蓝一样,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去年的WannaCry勒索病毒全球大爆发,至少150个国家、30万名用户中招,造成损失达80亿美元。

    虽然当时病毒被很快破解了,但据不完全统计,起码有超过十分之一的人付款,每个人300美元,折合人民币2000元,这是多么一笔庞大的数字。

    这些躲在计算机后面的黑客,一向都视法律为无物,只要有利可图,并且有能力图,他们会像闻到腐味的鬣狗一样,迅速行动起来。

    在群里商议过后,很快全体通过。

    大家分工协作,用了几天时间便准备好了攻击工具,然后选择在元旦前夕动手。

    攻击过程很顺利,病毒几乎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便突破了各大高校和大型企事业单位的防火墙,然后通过共享端口漏洞入侵了手机。

    然后昨晚上看着全国各地的高校学子都哀鸿惨呼,所有参与行动的黑客都是哈哈大笑。

    接下来,一场盛宴很快就将展开。

    按照时间推算,那些手机被锁止的人,开始会通过各种途径解锁,这个时间一般为八小时,这是根据中国人群对手机依赖性测出来的时间数据。

    超过这个时间无法修复手机,他们会焦虑、难受、乃至歇斯底里,最后不得不接受事实。

    这个时间估测在今天上午十点前会达到顶峰。

    接下来他们就会通过种种途径购买比特币来交付赎金。因为很多人即使有钱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买比特币,需要给他们一点时间。

    不过大学生嘛,脑子都很聪明,相信很快会找到方法的,所以时间也不会太长,大概两小时吧。

    崔杰预计,今天中午12点种左右,应该就会有一大波人群开始陆续往他钱包地址里汇比特币了。

    正如他所料,12点过一刻,有人向他比特币钱包里打付款了。

    想到那些受害者痛恨他、咒骂他、却又拿他没有办法、最后还不得不乖乖给他汇钱时的样子,崔杰得意万分。

    带着这种几乎颅内高潮的快感,崔杰打开架构的提取程序,连接上数据交换地址,给那些汇钱的人解锁。

    不过崔杰万万没想到,有人能在茫茫的数据海洋里找到真实发包地址,并且还在里面布下了追踪程序,根本没做任何掩饰就来提取信息了。

    结果便是登录信息提取失败,后台显示ID并没有解锁成功。

    崔杰有些奇怪,再去看数据发包地址,里面竟然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数据全部被转移了。

    前一秒还在颅内高潮的崔杰,下一秒吓得亡魂皆冒。

    第六感告诉他,大祸临头了。

    他连反追踪程序都没开,直接拔掉了路由器的开关。

    面对这种级数的高手,现在去运行防火墙已经晚了。

    呆呆的看着断网的电脑,崔杰整个人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知道,自己这回彻底栽了。

    这边林伟桥人还没到公司便接到陈序打来的电话。

    “什么,找到那个黑客的物理地址了?好好好……我知道了,谢谢陈老师!”

    挂断电话,林伟桥立刻打电话通知孟祥贺,让他联系京都那边的公安实施抓捕,同时准备召开新闻发布会。

    等结束通话,林伟桥兴奋的连拍了好几下方向盘。

    不仅拿到了所有被篡改的登录信息,还协助公安机关破了案,这下星剑绝对会在国内安全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他感觉那700万花的简直太值了!

    就在林伟桥兴奋不已的时候,孟祥贺已经联系了京都公安局,把掌握的消息汇报了过去。

    现在全网都在议论元旦手机病毒的事情,京都公安自然也早就注意到了网上舆情,听到有安全公司找到了犯罪嫌疑人的真实地址,顿时精神一振。

    这种时候甭提什么调查取证了,宁抓错、莫放过!

    公安局联系上中关村派出所,中关村派出所立刻准备抓捕。

    不过就在这时,元旦手机病毒主犯崔杰,来到中关村派出所投案自首了。

    崔杰也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才决定投案自首的。

    他知道,这件案子闹的沸沸扬扬,全国人民都知道,他即使跑到天涯海角,警方也不会放过他;何况他有家有口、事业有成,如果真跑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就在这崔杰投案自首的同时,下午二点十分,中海市星剑网络安全有限公司,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

    因为新闻通告说跟元旦手机病毒有关,再加上星剑车马费给的很足,所以现场来了很多记者,包括一些重量级网络媒体单位,比如网易、搜狐以及新浪。

    孟祥贺在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宣布,经过星剑高级工程师的不懈努力,终于成功追踪到数据发包地址,拿到所有被篡改的登录信息,并且告知被盗取登录信息的用户,可以下载星剑安全卫士进行解锁。

    消息一经发布,立刻引起全网震动。

    尤其是还在追踪数据发包地址的五大手机安全巨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竟然抢在国内五大巨头之前追踪到数据发包地址,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而原本在各大平台下载量总数不超过3位数的星剑手机“剑盾”,立刻迎来下载高峰。

    1000次;

    5000次;

    10000次;

    20000次……

    在星剑发布会之后不到半小时,京都公安也发布通告称,在中海星剑网络安全公司的协助下,中关村派出所成功抓获嫌疑人,目前正在对嫌疑人进一步审讯中。

    消息一次,星剑公司的手机安全产品再次迎来了下载高峰。

    与此同时,有风投公司第一时间开始联系孟祥贺。

    ……

    ……

    下午元旦放假。

    陈序离校前到法学院找到了沈宜秋。

    人家帮他多要了400万加20%的技术干股,他不能拍拍屁股就装不知道了,总得意思意思吧。

    见到陈序,沈宜秋也是感觉非常神奇。

    中午在面馆里她之所以帮他谈判,一方面是实在看不下去了,觉得他太笨,另一方面也是觉得好玩,但并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谈什么。

    现在她知道了,原来他们谈的竟然是现在全网都在议论的元旦手机病毒。

    “你的支付宝账户多少啊?”

    “干嘛?”

    “给你佣金啊。你帮我多要了几百万,总得让我表示表示吧。”

    “算了,真得不用了,你还是攒攒留着买房吧。”沈宜秋带着玩笑的口吻说。

    陈序:“……好吧。”

    BJ区这边好一点的楼盘,均价都在10万以上,700万……也就能买个小户型吧,连装修都装不起。

    “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换任何一个稍微懂商业谈判的人来,做的都比我好。”顿了一下,沈宜秋摇摇头好笑道:“不过你也真是的,自己不会谈判,不能找个专业人士来嘛,人家说300万,你竟然就那么随随便便的同意了。”

    陈序有些汗颜,“呃~当时原本是打算做个好人好事送给他的,也没考虑到要钱。”

    沈宜秋:“……你可真大方。”

    陈序呵呵笑了笑,跟着沈宜秋朝学校东北面的家属楼方向走去。

    “对了,上次酒吧的事情谢谢你没帮我说出去。”沈宜秋拢了一下鬓角的秀发说到。

    陈序:“我又不是碎嘴婆子,怎么会到处乱说别人的私事呢!”

    沈宜秋就解释说:“从小到大我在爸妈以及亲戚朋友眼里都是乖乖女形象,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所以你懂的。”

    陈序:“嗯。你这大概属于迟来的叛逆期。”

    沈宜秋:“……你才叛逆期呢。我就是……偶尔才去玩一下。”

    陈序:“呵呵~”

    两个人一路聊到家属楼前的三岔路口,沈宜秋摆摆手道:“走啦~”

    “嗯,有空我请你喝酒。”

    陈序目送沈宜秋离开,那背影娉婷袅娜,风姿绰约。

    可惜,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喜欢泡吧。

    万一哪天被人捡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