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62章 探囊取物
        冬日阳光穿过玻璃,照射在深红色办公桌上,也照在林伟桥的深深皱起的眉头上。

    他已经保持同一个姿势长达十分钟了,脑海里一直在想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事情?

    在无法想起具体事件的情况下,他通过追本溯源的方法来回忆,那件事具体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从什么人口中传到他耳中,并且让他念念不忘的?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跟数据信息有关,然后对方也是从事IT工作的,而且这个时间不会太长,可能一个月,可能两个月?

    突然,林伟桥猛的一拍桌子。

    他终于想起来谁跟他讲的了,是绿盟的一个技术员,也是他的好朋友。

    前段时间那位朋友来中海出现场,他请对方喝酒,酒至半酣时那个技术员朋友大着舌头跟他提起一件事,说他遇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顶礼膜拜的计算机鬼才。

    他永远记得当时朋友说起那个人时的表情,那一瞬间眼睛都亮了,整个人都进入了一种亢奋的状态,语气里也充满了一种宗教式的崇拜。

    他很怀疑,如果当时他诋毁一下朋友口中“神一般的存在”,或者表现出不屑的表情,他朋友能挥拳相向。

    然后他问朋友那个人是谁、干了什么事情让他这么崇拜时,朋友把在伟业IDC机房里看到的事情告诉了他。

    当时他也在意,以为朋友喝醉酒说胡话呢!

    他到伟业出过现场,伟业的数据恢复难度实在太大,世界上任何顶尖数据安全公司来了都无济于事,怎么可能被一个无名小卒修复呢?

    而且还以那种方法恢复,简直是开玩笑。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管他什么计算机鬼才都不可能!

    事后他把这件事给抛到了脑后,连求证都没去求证。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

    万一朋友口中的“那个人”真把伟业数据恢复了,那么对方在数据恢复以及数据安全方面绝对是世界级的水平。

    数据安全专家不一定懂数据恢复,但数据恢复大师必定精通数据安全,他们精通各种软硬件、熟悉各种文件系统,对各种存储介质了如指掌。

    这种顶尖数据大师,如果去追踪数据发包地址的话,有很大希望能成功。

    如果要是追踪成功的话……

    想到这里,林伟桥心里的某个想法像野草一样,疯狂滋长着。

    随后立刻拿出手机拨打了出去,“喂~艾总嘛,问您个事情……”

    很快,林伟桥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竟……竟然是真的?这……这怎么可能……”

    林伟桥脸上的表情就像万花筒一样变幻莫测,震惊、错愕、惊讶,不一而足。

    在问清对方的姓名后,林伟桥挂断电话连忙给他那位绿盟的朋友打去求证电话。

    等再次从朋友口中确认那位大神的丰功伟绩后,林伟桥激动到浑身颤抖。

    毫不夸张的说,这样的超级数据大师,追踪一个数据发包地址,简直如探囊取物般容易。

    随后林伟桥从朋友口中得知,到目前为止,绿盟跟深信服都没有去接触过那位数据大师。

    至于原因嘛不清楚,有可能是没把这件事跟上面汇报,也有可能汇报了,但是领导不相信,又或者认为没必要去自降身份的上门邀请。

    毕竟绿盟跟深信服都是百亿级规模的企业,这种大型企业,里面的人事太复杂了。

    等挂断电话后,林伟桥立刻去了董事长办公室。

    路上几乎是走路带小跑。

    来到办公室后,林伟桥连门都没敲就进去了。

    临窗的办公桌后面坐了个男人,这个男人就是星剑网络安全有限公司老板孟祥贺,今年三十八岁,毕业于中海复柦大学工商管理系。

    孟祥贺不懂计算机,或者干脆说一窍不通,但这并不妨碍他短短六年时间把星剑建设发展成为中海著名的网络安全公司,资产达上亿规模。

    此时见林伟桥急匆匆走了进来,孟祥贺抬头笑问道:“怎么啦?”

    林伟桥进来开门见山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孟祥贺很快意识到其中巨大的商机,站起来面色严肃道:“你打算怎么办?”

    林伟桥眼睛里跳跃着花火,说:“只要他能拿到数据发包地址,不惜一切代价!”

    孟祥贺毫不犹豫道:“好!500万以内不需要打电话问我,你自行决定!”

    林伟桥重重点点头,转身风一般的出了办公室。

    后面的孟祥贺盯着晃动的玻璃看了看,然后缓缓坐下来。

    打开搜索引擎查看元旦手机病毒相关的消息。

    ……

    和林伟桥想的一样,追踪一个数据发包地址,对于陈序……不对,对于小白来说,简直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别的黑客还要挂各种分析软件、追踪软件什么的,而且还要突破层层肉鸡、代理IP,而陈序则没有这么麻烦,在小白的指导下,完美避开黑客设置的所有防火墙陷阱以及数据迷宫,于驳杂的数据海洋里精准定位数据发包的真实地址。

    花了一晚上时间,把对方七十多个数据发包地址全部找了出来。

    所有的数据加起来,总共67万部手机被锁定。

    真是丧心病狂。

    按照陈序以往的性格来讲,可能拿回数据就算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这个黑客不但对还花着父母钱的学生下手,而且还选在元旦前夕这样的时间节点恶心人,让人整个假期都过得不痛快。

    这种嚣张至极的黑客不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简直天理难容。

    所以在转移数据包的同时,他在每个发包地址里都留了个智能追踪程序。

    只要那个黑客回头到这里来提取登录信息,追踪程序会立刻启动,锁定对方的物理地址。

    因为本身发包地址就设置了重重反追踪跳板,处于茫茫的数据海洋当中,想来那个黑客绝对料不到真得有人能追踪到发包地址,所以在提取登录信息时不会设置太多跳板。甚至有可能不做跳板,光着身子来捞。

    忙到早上5点钟陈序才睡觉。

    睡到上午十点杨海东电话把他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喂……”

    “嗳陈老师,我的手机怎么突然就解锁啦,是不是你帮我解开的啊?”

    “嗯……”

    “卧~槽陈老师,你也太牛逼了吧。”杨海东惊讶不已,随后又激动道:“哎陈老师,你能不能解了?要是能解的话,我帮你去联系人。咱们学校很多人都快急疯掉了,300块一个,有的是人抢着解锁。”

    “解你个头。”

    “为什么啊?”

    “我收到消息,很快会有手机安全公司推出解锁程序,这个时候赚解锁费,回头要被人骂缺德的。”陈序敷衍到。

    昨晚上只是下意识的去追踪发包地址,至于接下来该怎么办,又或者交给哪个公司去处理,他还没有想清楚。反正不可能去赚学生那几百块。

    “那好吧。”杨海东无奈到,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可惜,然后又小心翼翼的说:“那个……我好几个同班同学也中招了,能不能麻烦陈老师你帮他们也解一下?”

    “几个啊?”

    “呃……五……六个。”

    “把手机序列号统一发给我。”

    “好的好的……”

    挂断电话后陈序也睡不着了,干脆起床了。

    洗漱过后开车去了学校西大门那边的面馆。

    现在差不多也到了饭点,面馆里人还挺多的,陈序要了碗鸭肉面,付钱后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等面的功夫杨海东已经发来了序列号。

    用数据交叉比对脚本,找到这几个序列号的登录信息后,直接在后台帮他们解锁了。

    三分钟后面上来了,与此同时杨海东电话再次打了过来,“陈老师……我同学一定要我打个电话给你,说要亲自跟你说声谢谢。”

    很快电话那边响起一声悦耳的女声,“您是陈老师吧?”

    陈序“嗯”了一声。

    “谢谢您帮我们解开手机噢。”

    “不用客气。”

    “那好吧……真得非常感谢您,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陈序“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了笑容。

    帮助人后获得别人真心实意的感谢,这种感觉还挺好的。

    可惜人太多了,他无法逐一比对解锁,只能交给某个网络安全公司来操作,比如架构一个序列号比对系统,让那些被锁止的用户自己去解锁。要不然他倒是不介意先帮东大的学生解开。

    继续低头吃面。

    面吃到一半时眼角余光一暗,同时鼻翼里传来一股淡淡的、熟悉的青草味道。

    他抬头一看,忍不住笑了,竟然是那个喜欢偷偷去泡吧的师姐……

    ——

    ps:求票~另外谢谢粉丝榜89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