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60章 手机病毒
         和上次一样,谭晓敏烧了三菜一汤。

    吃过饭抢着刷锅洗碗、拖地板。

    陈序虽然有些不好意思。

    但说实话,一个7分+长相的妹子如此主动,心里还是非常爽的。

    收拾好卫生后,谭晓敏捧着热茶杯过来了,半边屁股坐在沙发扶手上,看着电脑桌后面的陈序,巧笑倩兮道:“嗳小师弟,问你个事情。”

    陈序:“嗯,你说。”

    谭晓敏:“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陈序:“单身狗一条。”

    谭晓敏想笑,然后赶紧低头借着喝茶的机会掩饰了一下,等抬起头后装作一副老司姬的口吻说:“师姐我也是单身狗,要不干脆我当你女朋友算了。”

    说完谭晓敏脸上浮起两坨腮红,作害羞状。

    “……”陈序哑然。

    转头朝谭晓敏看了眼,脱掉风衣后,褐色紧身高领衫把她的上围承托的更加饱满,还有搭在沙发上修长的右腿,也是紧致圆润,看得他心里一热,差点没答应。

    赶紧转回头,看着电脑屏幕不自然的说:“师姐别逗我了。你长得这么漂亮,追你的男生肯定多如过江之鲫,哪里会看上我这种屌丝程序猿啊。”

    谭晓敏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不过很快便又笑道:“你说的过江之鲫在哪里呢,我怎么一个都没看到。”

    陈序没说话。

    谭晓敏就主动坦白说:“我谈过两段恋爱。高二时谈过一个,算是我的初恋吧,上大学后因为异地恋自然而然的分手了;

    然后大二时也谈过一个男生,比我高两届,对我真得非常好,曾经我也一度以为我们会步入婚姻殿堂。

    不过相处时间长了以后,各种缺点矛盾就出来了,后来他考研去了燕京,我们就和平分手了。”

    顿了一下谭晓敏问道:“你呢?”

    陈序说:“没谈过。”

    谭晓敏惊奇道:“一个都没有?不会吧!你长相性格都蛮好的,怎么会没有女孩子喜欢呢?”

    陈序说:“穷。”

    谭晓敏掩嘴笑得花枝乱颤,明显是不相信,“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陈序:“呃……这个嘛……”

    谭晓敏:“什么?”

    面对谭晓敏的“咄咄逼人”,陈序只好实话实说,“就是……感情经历简单一些的。”

    “……”谭晓敏明白他什么意思了,心里一阵无语,“你可真是……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想,那干脆都不要恋爱结婚了,我认为还要视情况而定。

    如果是滥交Y-P之类的,那肯定不行;

    要是正常的恋爱交友,那么OK啊,彼此真诚付出,最后即使不能走到一起,那也只是人生旅途中一段美好的记忆,你觉得呢?”

    陈序:“嗯,你说的很对,我也认为我这个思想有问题。”

    谭晓敏看他表情就知道只是嘴上说说,心里还是非常介意女孩子的过往,换句话说,介意她的两段恋爱史。

    “嗳,真郁闷!”谭晓敏以为自己如实相告会获得他的谅解呢,哪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知道暂时无法说服他,起身在茶几上放下茶杯说:“时间不早了,我先走啦。”

    “嗯……好。”

    ……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序每天按时上课,同时为写语义分析方面的专业论文收集资料,而小白则沉迷于薇信聊天群无法自拔。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

    十二月十三号工作室发稿费,四本上架书发了足足十三万,比所有人预想的还要多,而且因为上架时间的关系,其实只发了半个月的工资,下个月预计在30万以上。

    发稿费的当天他也把工资发了,上个月每人只有三千块的底薪,但是这个月则突飞猛进,王伟和吴志强一样,除了5000块底薪外,绩效+奖金一人8000;

    许小燕4000底薪+6000绩效奖金。

    苏伊人3000底薪+5000绩效奖金。

    另外还有个临时工杨海东,因为后来有段时间没有工作,只给了2000底薪+2000绩效奖金。

    总支出48000,再除掉房租水电以及购买大纲的费用外,目前还处于亏本状态。

    不过这只是这个月,下个月开始就正式盈利了。

    而且又有3本书上架了,照目前这个趋势下去,下个月的稿费最少50万。

    十八号上午他正在上课,公安局打电话通知他,让他过去领一下见义勇为奖。

    陈序一听,立马过去了。

    50000块呢,不是笔小数目。

    不是他瞎说,跟他同龄的90后,有几个银行卡里有50000块?

    到了公安局,除了大盖帽外,还有很多记者。

    陈序不想露脸,一个警花小姐姐就给他找了个黑猫警长的面具过来,然后捧着一张写有50000元奖金字迹的大牌子和一个见义勇为的红本本给记者拍照。

    陈序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有记者过来采访他,问他是怎么发现犯罪嫌疑人面孔的,陈序就一顿胡扯。

    扯完回到后台,公安局一位领导亲自把装着50000块现金的手提袋交到他手里,再次感谢了他一番。

    陈序自然也是客气了一番,然后喜气洋洋的提着袋子走了。

    然后没过几天,22号礼拜六晚上蓝汐又打电话给他,请他去酒吧喝酒,推辞不过陈序就去了。

    去了之后,蓝汐从手提包里拿了个薄薄的红包给他。

    拆开后一看,里面竟然是一张100万元的现金支票。

    他知道了,这就是蓝汐之前说的“大红包”。

    这个红包……确实挺大的。

    关键是双方已经履行完合同后给的钱,已经很够意思了。

    至于蓝汐这笔单子赚了多少他不关心,人家从茫茫人海里找到他这个无名小卒,然后凭着一份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幕后团队”制作的视频,毫不犹豫的付了30万给他,并且从头到尾都没有要求见一下制作团队,就凭这份魄力,活该她赚钱。

    反正如果换位思考的话,他自认为自己做不到这一点。

    酒过三巡之后,蓝汐提出深度合作。

    陈序很爽快的答应了。这是个有魄力、有执行力,并且还很会做人的女人,跟这样的人合作会很舒心。

    当然,下次制作费就要按市场价来计算了。

    ……

    时间很快来到了12月底,后天就是元旦假期了。

    学校放三天假,他准备回去一趟。

    28号晚6点30,陈序正在紫竹花苑的出租屋里看翰国电影《丑闻》呢,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发出刺耳的铃声。

    他拿起来一看,是同班同学季青临打过来的。

    电话刚接通,季青临便迫不及待的喊道:“卧槽,出大事了!”

    陈序说:“怎么啦?”

    季青临激动的说:“永恒之蓝又卷土重来了!而且这次病毒主要针对的是手机,很多连接校园网的手机都被锁止了。”

    季青临那语气听起来,就好像校园网是他攻击的一样,显得特别兴奋。

    每一个学习计算机的人心中,都曾有一个黑客梦,以为对着键盘随便敲击几下,就能盗取别人的QQ,或者随便写两个程序就能入侵网站、控制别人的电脑。

    季青临也是一样,怀抱着这个梦想,高三填志愿时他填报了计算机科学。

    然而等上了大学他才知道,想象和现实差距真得太大了,学的课程都是java、C#、计算机基础、计算机组装与维修这些枯燥无味的东西,而且知识越学越晦涩艰深,跟心目中那个黑客之王越来越远。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更加知道,一个强大的黑客需要掌握多少扎实的基础技术。

    陈序不关心季青临怎么想的,听到“永恒之蓝”几个字,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永恒之蓝?真得假的?”

    去年4月份,一个叫“影子经纪人”的黑客团体公布了一大批网络攻击工具,其中有一款工具就叫“永恒之蓝”,可以利用Windows系统的SMB漏洞获取系统最高权限。

    后来有其他黑客通过改造“永恒之蓝”制作了一款勒索病毒wannacry,英国、俄罗斯、整个欧洲以及中国国内许多高校校内网、大型企业内网和政府机构专网中招,被勒索支付高额赎金。

    三天不付款,赎金翻一倍。

    七天不付款,资料将永久删除。

    当时各大高校以及企业都是哀鸿一片。

    不过还好,病毒没有传播到他们学校,而且主要针对的是大四毕业季的学生。因为很多人正在写或者刚写完论文,如果被删除的话损失实在惨重,当时很多人都选择了付款。

    季青临:“真得!目前还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中招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就我们学校校园网被攻击了。”

    陈序:“好的,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