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57章 人不可貌相
        陈序不会劝人,而且这种事也没法劝。

    所以拉他一块去酒吧喝酒。

    一醉解千愁嘛,电视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刚到恒山路,蓝汐打电话过来问他到哪里了,他才想起来答应对方去KTV唱歌的。

    但是杨海东现在这种状态明显不适合带过去。人家是庆祝广告中标,心情开心高兴,他这凄凄惨惨戚戚的,多扫兴啊?

    他就跟蓝汐大概解释了一下,说自己过不去了。

    蓝汐表示不要紧,然后追问他们在哪里,等知道大概地方后便挂断了电话。

    这边陈序和杨海东停好车,找了一家听说在附近很有名气的pub走了进去。听说这里经常重金邀请国际大牌DJ过来。

    刚进门,扑面而至的热浪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滚滚而来,让人肾上腺素一瞬间急速飙升,情不自禁的要跟着舞动起来。

    不过门口设置了围栏,工作台后面的墙壁上写着温馨提示:礼拜一~礼拜四入场免费,礼拜五~礼拜天男士1人/50元门票。

    陈序虽然第一次来pub,但是听人说过,很多pub一般都是女的免费,而男的需要门票,或者两个女的带一个男的这样。

    这样做的目的是吸引更多的男的来这里消费。

    从这里就能看出来,什么狗屁男女平等,这个世界对男人充满了恶意。

    扫码支付了100块,跟着两个手牵着手的妹子身后走了进去。

    这家pub场内很大,不过人更多,昏暗的灯光下摩肩接踵,舞池里面妖娆性感的漂亮MM和年轻疯狂的男人,踩着鼓点疯狂扭动着腰肢和屁股,散发出浓烈的青春荷尔蒙气息。

    今天是礼拜五,别说卡座了,连两人坐的散座都没有,上面倒是有空着的环形大包,不过按照这家酒吧的档次,没个万儿八千是别想坐了。而且很大可能已经被预定了出去,只是人家还没来。

    两个人在吧台点了啤酒,坐在高脚凳上一边喝一边看舞池里妹子high。

    这家酒吧消费档次相对比较高,所以来这里的妹子颜值普遍也比较高,陈序已经看到好几个让他心动的小姐姐了,都是那种身高腿长、细皮嫩肉,身材惹火,且长相还不像网上那种千篇一律的网红脸,而是各有特色的那种。

    就在陈序好奇的四处打量之时,杨海东一瓶啤酒已经下肚了。

    陈序:“你慢点喝。”

    杨海东:“我心里难受。”

    陈序:“我知道。”

    可能是酒吧里的气氛让杨海东有了倾诉的欲望,“两年啊,七百多个日日夜夜,对她那么好,结果还是败给了现实。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没什么,她觉得性格不合完全可以提出分手啊,可是她为什么要出轨呢?难道她不知道,这是对我的第二次伤害嘛。

    还有周星河这个王八蛋……”

    陈序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等听完后也是一阵无语。

    原来上月底的某一天下午,杨海东收到一个匿名来信,说钟薇除了他以外,还一直偷偷跟其他男生在交往。

    杨海东一听自然是愤怒不已,当天晚上找了个机会拿到钟薇手机,偷偷解锁后看到了她的薇信聊天记录,里面还有一部分没删干净的信息。

    更让他不敢置信的是,钟薇出轨对象竟然是他的同班同学兼室友周星河。

    面对这样的铁证,钟薇也只好承认了出轨的事实,并且告诉他,是周星河一直对她死缠烂打,她没办法之下才同意的,而且两人从今年三月份就开始偷偷交往了。

    可想而知,杨海东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立刻就回寝室去找周星河理论了。

    面对杨海东的质问,周星河大大方方承认了,但却不承认是自己追的钟薇,而是说钟薇一直偷偷发信息骚扰他,然后他才跟她交往的。

    杨海东本来就火冒三丈,周星河还把钟薇说成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自然更是怒火冲天,直接挥拳相向。

    周星河不仅没还手,还站在那里任由杨海东殴打,打完后一抹脸上的血拨了个110。

    杨海东不仅被戴了绿帽子,还被关进了拘留所。

    至此,最近一段时间因为“中奖”而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杨海东,被这一当头棒喝打了个晕头转向。

    不得不说,周星河够阴险的。

    而且陈序怀疑,那个通风报信的人,很有可能也是周星河。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的心思实在是太歹毒了。区区一点小事,而且还是同班同学兼室友的情况下,竟然如此算计报复。

    “MLGB,我杀了那个王八蛋的心思都有。”

    “冲动是魔鬼。现在国家正在打黑除恶,你要是胡来的话,可是要吃大亏的。”

    “我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也要咽。你找人打他一顿是解气了,万一查到你,不仅你要坐牢,你爸妈还要赔偿人家的医药费。”

    “那就这样算啦?”

    陈序端起酒,“现实就是这么无奈。”

    两个人碰了一杯,喝完陈序帮他斟满说:“我之前在网上看到个新闻,说有个男的女朋友被人调戏了,然后他去把人家打成了重伤害,判了五年。

    等他出来后,他的前女友早已经嫁为人妻,并且有了两个小孩。”

    顿了一下陈序跟道:“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有些事情当时来看感觉像天塌了一样,多年以后回头看看会发现,简直不值一提,甚至还会笑自己很傻很天真。”

    杨海东叹息了一声。

    良久过后点点头,“让我缓一段时间吧。心里疼的难受~”

    陈序没再说什么。

    他真得不会劝人。

    ……

    夜渐渐深了,酒吧里的气氛却是越来越火热。

    伴随着DJ声嘶力竭的呐喊,很多小姐姐跳上桌,手抓着酒瓶舞动呐喊着。

    酒在喝,舞在跳,心在燃烧,舞池里弥漫着躁动的荷尔蒙气息,引诱着无数俊男靓女下场加入他们。

    十一点,蓝汐带着女助手过来了。

    看到陈序俩人竟然坐在吧台边喝酒,二话没说就去找驻场经理。

    花了些钱弄了个卡座过来。

    卡座就是几个人坐在沙发,有一张台,而且周围有东西围着,比上面露台上的环形大包档次稍微差一点。

    然后点了两瓶洋酒、小吃、果盘等等。

    按照这里的价位,光两瓶酒可能就要三四千。

    陈序说:“没必要铺张浪费的,我感觉坐在吧台那边也挺好。”

    蓝汐激动的喊说:“就算铺张浪费,那也不能让你受委屈。而且你不让我表达一下感激之情,我实在憋的难受。”

    陈序哈哈大笑,“实在不行你就折现吧。”

    “放心,回头等大众那边的广告款到账,我一定包个大红包给陈老师您!”蓝汐开心大笑到。

    陈序笑说:“我开玩笑的。”

    蓝汐说:“我可一点也没开玩笑。”

    “来来来,喝酒喝酒。”

    “干杯~”

    “cheers~”

    酒过三巡之后,蓝汐一舒胸中郁气,哈哈大笑说:“你都没看到那个唐天华今天什么样子,气得脸都黑了……”

    陈序理解她的心情。

    说说笑笑,时间很快到了十二点,陈序之前喝了不少啤酒,肚子有些涨,起身去厕所。

    厕所里有人在抽烟,五个蹲厕门全部关得紧紧,里面发出暧昧的声音,光想一想都知道里面在干什么。

    陈序不由感慨现代人的开放以及肆无忌惮。

    洗好手出来时正好女厕里也出来一个女人,穿着杂色印花抹胸裙,身材凹凸有致,裸露在外的皮肤白皙紧致,烫着大波浪卷,低着头走路,垂下来的卷发把真容遮盖了大半。

    两个人一块朝酒吧里走去,陈序在前,波浪卷女人在后面。

    酒吧里人实在太多了,两个人艰难的超前挤去,挤着挤着,跟在陈序后面的女人“啊”了一声,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差点没笑喷出来,原来她头上的假发挤掉在别人肩膀上了。

    女的赶紧伸手把假发捞回来,转回头就往头上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陈序借助头顶闪烁的灯光终于看清了女人的长相,意外道:“沈……沈师姐……?”

    正在匆匆戴假发的沈宜秋,看到陈序后先是愣了一下,等想起他是谁后,脸上浮现出尴尬的神色,“怎么是你啊?”

    “你说什么?”音乐声比较大,陈序没听清沈宜秋说什么,贴近她晶莹的耳垂大声问道,鼻翼间嗅到一股淡淡的青草香味。

    沈宜秋螓首下意识往后退了点,“我说你怎么在这里?”

    陈序:“我跟室友来玩的,另外还有两个生意上的朋友。你呢?”

    沈宜秋:“我啊……我也是第一次来……跟同学过来见识一下的。”

    “我问你第几次来了吗?可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陈序心里好笑不已。信她个鬼,这个女生坏滴很,她这样子一看就是老手,哪里是第一次来?

    不过也是非常神奇,之前两次看到沈宜秋,外表都是一副冰清玉洁、知书达理的古典女神范儿,娉娉婷婷,如清风兰雪,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哪知道私底下竟然也是夜店鬼见愁,烫大波浪的渣女小姐姐,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