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39章 人生处处是惊喜
    听完谈永思的话,祝承运目瞪口呆。

    合着搞了半天,陈序还真是计算机高手啊。

    不对,那些数据可是连华军和绿盟都无法恢复的,陈序能搞定说明比真正的专家还牛逼,他是超级高手!

    回过神来,祝承运想到那天在IDC机房里,陈序被艾副总和孔主管训斥的场面,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当时陈序一直在说,自己真得在帮他们做数据恢复。

    可是没人相信他。

    包括自己也不相信,一直在帮他道歉。

    谁曾想……

    “卒子,这件事是我错怪你了,你别放在心上。”

    祝承运口不对心的笑说:“没事。”

    谈永思说:“数据被篡改,公司很多业务都受到了影响,麻烦你帮我再去请那位专家来一下,行不行?”

    祝承运没法拒绝,说:“嗯,包在我身上。”

    “那就谢啦,回头我请你吃饭。”

    “大家都是老同学,这么客气干嘛……”

    第二天早上阴沉了好几天的天气终于放晴,阳光穿破厚重的云层,给都市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渡上了一层金光。

    祝承运给陈序打了个电话,说约他出来谈点事情。

    那边说,他正在去考科目四的路上,暂时没时间,让他有什么事就在电话里说。

    祝承运有些难为情,不过大话已经说出去了,也只好硬着头皮说清原委,然后请陈序帮伟业再去恢复一下数据。

    出乎他的意料,陈序一点也没有被冤枉后还他清白的激动,只是说暂时没时间。

    祝承运问他什么时候有时间。

    陈序说最快一个礼拜后。

    祝承运:“……”

    一个礼拜后,黄花菜都凉了。

    祝承运有些着急。

    他们浙商圈,做人的诚信往往比头脑更重要,话既然说出去了,如果做不到的话,是一件很被人鄙视的事情。

    祝承运问他在忙什么?

    陈序告诉他说自己接了个摄制外景单子,在忙赚钱。

    “赚钱……”祝承运突然想到了什么,说了句“等等”,挂断电话后他差点没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就算不懂电脑的人都知道,数据恢复是收费的,而且价格应该非常昂贵才对。现在他不提钱,却在这里妄想靠同学关系请人家帮忙,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关键陈序也傻乎乎的不知道要钱,也是醉了……

    拿出手机上网查了一下。

    详细价格表没有找到,不过有大致的参考。

    普通数据恢复:1T/5000元起;

    高难度数据恢复:1T/10000元起;

    而难度最大的数据库数据恢复:数据量100G/1万元,不超过1T。超过1T另外计算价格。

    并且还分系统型号,不同系统价格都要单独计算。

    更要命的是,伟业的系统数据目前只有陈序能恢复得了。

    所以这个价格………………

    ……

    BJ区科目四考点。

    九点进场,陈序唰唰唰二十分钟选完答案,提交后拿上上交的手机电脑包出了考场。

    场外有很多等待的考生亲戚朋友,陈序穿过三三两两的人群朝厕所方向走去。

    厕所还是那种老式平房结构,中间用一块块方砖砌成通气孔,连厕所门都没有,正对着外面。像这种厕所,现在在中海几乎已经绝迹了。

    来到厕所宽衣解带放水,口中发出一声畅快的叹息声,“嘘——”

    就在这时,他听到哪里传来隐隐的闷哭声。

    左右看了看,只有蹲坑里有两个男人在抽烟,然后踮起脚朝通气孔外面看去。

    厕所外面是钢丝网围墙,围墙外面是绿化带,里面种着芭蕉树和万年青,隐约能看到一个大男人蹲在芭蕉树下面拗哭呢,身旁散落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资料复印件,不出意外也是来考驾照的。

    马路边人来人往的行人,谁也没有朝他多看一眼。

    陈序本不打算多管闲事的,但对方哭的实在是有些让人揪心,明明撕心裂肺,但为了怕影响到别人,还要死死的压抑着,让人听地非常难受。

    出来后,他从钢丝网围墙上的破洞处钻了出去,走到男的旁边问道:“哥们,怎么啦?不要紧吧。”

    说话的同时也注意到了对方的穿着打扮,穿着一身还算整洁干净的工作服,凌乱的短发,露出的脖颈处皮肤黝黑,抱着脑袋搭在肩头两侧的双手指甲缝里也有着明显的污垢。

    看这样,十有八九是大货司机了。

    听到陈序的声音,趴在那里拗哭的男人,抬起头双手捧着脸使劲擦拭着,带着鼻音说:“没……没什么。”

    从对方的手指缝里,陈序看到了一张沧桑的男人脸,五十岁左右,胡子拉渣,皮肤粗糙,问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嘛?”

    “不用了!”

    “真得不用啊?”

    也不知道被触碰到了哪根神经,老男人突然站起来暴跳如雷的喊道:“我说不用了,你TM耳朵聋啦!”

    陈序:“…………”

    路过的行人也被暴怒中的老男人狰狞的面孔给吓到了,加快脚步离开了这里。

    趁着陈序愕然的功夫,老男人弯腰捡起散落一地的资料复印件,转身匆匆离去。

    看着老男人离去的背影,陈序无语道:“真是的。什么人啊~”

    陈序刚说完,耳中传来小白的声音:“根据大数据人脸识别比对,对方叫杨兴昌,男,汉族,1965年11月17日出生;户籍地:赣省新港市合渭乡上关陂村3组;身份证号码:362233xxxxxxxxxxxx

    犯罪嫌疑人杨兴昌涉嫌故意杀人抢劫罪,至今外逃。”

    陈序只是吐槽了一句,没想到小白以为是在问她的,“……………卧槽!”

    小白:“怎么啦?”

    “……还怎么啦,报警啊。”说着陈序连忙拿出手机拨打了110。

    “喂您好,这里是110指挥中心,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我看到一个网逃抢劫杀人犯,现在正在往龚湖路方向逃窜,你们赶紧派人去追赶,快点啊……”

    “您别激动,麻烦您详细描述一下对方的体貌特征。”

    “他上身穿黑色工装服……”

    电话挂断不到一分钟,陈序便看到一辆警用摩托和一辆110路面巡逻车朝龚湖路方向追去。

    此时此刻陈序才想到,万一小白搞错了呢?那可就乌龙了。

    “小白,你确定那个人是杀人犯啊?”

    “确定!他的面孔跟赣省公安厅发布的网上追逃人员杨兴昌的头像吻合率达97.5%。”

    听到小白的话,陈序立刻拿出手机搜索网上信息。

    确实找到了一个叫杨兴昌的人,但这是对方年轻时的照片,他怎么也看不出来哪里就吻合率97.5%了?在他看来,完全是两张面孔。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再次响起。

    “您好,这里是110指挥中心,麻烦您协助一下我们……”

    110指挥中心帮陈序连线到了现场指挥中心。

    大约十分钟后,陈序从电话里得知,抓捕成功!

    挂断电话,他忍不住咧嘴大笑。

    没想到撒个尿都能抓个抢劫杀人犯,真是人生处处是惊喜……

    ——

    ps:求票~要投资的同学赶紧投,成绩很不错,稳赚不赔。二将自己都投了888个福袋。^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