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35章 怕什么来什么
        时间不等人,蓝汐直接来了东大,没费太大功夫便打听到了邓凌。

    然后来教学楼下守株待兔。

    见邓凌停下来后,蓝汐带着一阵香风走了过来,伸手笑道:“您好,我是中海市浩鑫广告有限公司总经理兼创意总监蓝汐。”

    听到蓝汐是广告公司总经理,邓凌周围的同学纷纷看了过来。视觉传达设计系的对口工作正是广告设计。

    捧着书本的邓凌,伸手拢了一下鬓角的秀发,伸手跟蓝汐握了一下,“您好!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说话的同时,邓凌打量了一下蓝汐。

    第一感觉就是好高,目测在一米七以上。

    紫色的卷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简简单单的黑白色职业装,衬衫领口露出丰满的事业线,套裙下是修长的美腿丝袜,配上她那五官分明的脸型以及魅惑的眼神,简直太性感了。

    站在她身边才让人真切感受到女人和女孩的区别。

    蓝汐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贝齿,说:“这里人来人往的,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说吧。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不用了。”邓凌摇摇头,心里大概也猜到对方找她的目的了,“跟我来吧。”说着朝教学楼东面的林荫小径走去。

    蓝汐朝邓凌的同学点点头,然后跟了过去。

    邓凌等她跟上后,开门见山的说到:“你过来找我是为了那个3D视频吧?”

    最近一个月经常有人打电话问她,迎新晚会的MV制作者是谁,不过像蓝汐这样直接上门堵人的人却不多。

    “嗯……对!”蓝汐见对方主动提到,便也没有否认。

    邓凌说:“那我就直说了。视频是我一个同学帮我做的,至于他是谁,不好意思,我不方便透露。”

    蓝汐过来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事情肯定不会太顺利,脑海里早就有预备了几个方案,“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没有为什么。”

    “那我猜测一下,你是不希望我去打扰你那位同学对吗?”

    “差不多吧。”

    蓝汐笑道:“姐姐我今年30岁了,下个月24号是我生日。”

    邓凌不明白她这突然冒出来的话什么意思,但还是说了句“生日快乐”。

    “谢谢。”蓝汐笑着说了句,随邓凌在长凳上坐下后跟道:“可惜这个生日大概率会过的很糟心了。”

    “为什么?”

    “因为到现在都没有男朋友,还欠了朋友很多钱。”

    邓凌看着前方树林中的灌木丛没说话。

    蓝汐换了个坐姿,左腿搭到右腿上,双手摁着膝盖笑说:“我职校毕业后就来中海了,已经有差不多十年了。

    中间做过很多工作,当过服务员、做过地推、发过传单、当过销售,但是整整五年,我都没存下多少钱。

    中海是一个没有爱的城市,它对社会底层太残酷了,低收入高消费,赚的那点死工资根本不够生活开支。”

    虽然明知道蓝汐这是为了取得自己的同情而故意这么说的,邓凌心里还是产生了一丝感同身受的怜悯之情。

    “然后我意识到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了,光是出卖力气,赚的钱永远只能勉强糊口。

    我就利用业余时间学电脑,学设计,学礼仪谈吐,花了三年时间,一步步把自己从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丑小鸭,包装成了一个广告公司的总经理兼创意总监。”

    邓凌说:“那不是很好嘛,起码比大部分人都强多了。”

    蓝汐摇摇头,“哪里强了。褪下那层光鲜亮丽的包装,姐姐我现在就是个30岁的老阿姨,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外面还欠了很多外债,每天早上睁开眼睛就要考虑房租、水电、人工,真得心力交瘁。

    有时候想想,当初还不如不折腾呢,老老实实去搬砖,现在说不定早就嫁人生子,有了一个温馨美满的家庭呢。”

    顿了一下,蓝汐又笑道:“我已经想好了,如果今年底还不能转亏为盈的话,年后我就把公司关掉,以后专门靠脸吃饭了……”

    ……

    就在蓝汐试图说服邓凌时,滨江大道上的伟业大厦IDC机房里,此时人头济济。

    昨天晚上“深信服”跟“绿盟”的数据安全专家就过来了。

    在查看过情况之后,都表示只有迁移数据一条路可走。

    艾副总在请示过董事会之后,把数据迁移的事情委托给深信服和绿盟的技术团队了。因为数据量高达200TB。

    这么庞大的数据迁移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不是一般人理解的那样,拿块磁盘复制过去就行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

    里面涉及到“数据平滑”过度、即要做到不同格式数据服务在用户无感知的情况下平滑迁移。

    “海量数据设计”、200T的数据不是小数目,是伟业集团近20年医疗科研积攒下的数据量。而且对于新的系统容量,必须设计为5年内不需要扩容;

    “出错处理”、这么浩大的迁移过程,不出错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必须提前设计出错时如何追踪错误数据;

    以上等等。

    总之数据迁移是一件非常耗费时间金钱的事情。

    所以伟业集团从上到下真是恨透了那个黑客以及幕后黑手。

    上午九点,艾副总和深信服绿盟的专家碰头后简单商议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动手了。

    而此时IDC主管孔万超,心里却是紧张、忐忑、纠结、后悔,总之五味杂陈。

    昨天下午在发现C2区检索引擎功能恢复正常后,他本来打算第一时间报告上去的。既然能剥离数据,那就不需要劳民伤财的迁移了。

    可转念想到那个年轻的数据专家是被自己赶走的,走之前还被他狠狠训斥了一番,现在再去请人家回来,还要不要脸了?

    然后脑子一热,把C2区下面那个修复好的检索数据库篡改后重新封锁了起来。

    好了,现在面子倒是保住了,可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一旦这件事被发现,不仅工作会丢,恐怕在业内都无法立足了。

    毕竟谁家公司都不敢要一个出了事不仅不想着解决,甚至还想着如何隐瞒的主管。

    孔万超越想越后悔,越后悔越害怕。

    老话说的话,怕什么来什么。

    十点半的时候,绿盟一位编译错误追踪脚本的专家,突然说:“嗳,小李,这个C3区的wei300标红覆盖了,怎么还在使用啊?”

    站在旁边的李姓管理员过来一看,明明已经封锁的数据库正在使用,而且报错数为0。

    奇怪道:“不可能啊,之前明明用不了的,怎么突然无缘无故的修复了?”

    绿盟专家好笑道:“这不是你们自己标注的嘛,你问我我问谁。”

    管理员挠挠头,嘴里嘀咕了几句“奇怪”,拿过鼠标点开数据库的运行日记一看,上面显示昨天下午3点10分恢复使用。

    管理员楞了一下,突然想到了什么。

    昨天下午一个年轻人过来捣鼓了两下,说什么在帮他们恢复数据,结果被孔主管给赶走了。

    赶走之后没多久,孔主管在检查C2区数据时突然神色大变,然后还让他去询问产品部检索情况。

    他没有多想,得知一切正常后便把结果告诉了孔主管。

    然后没过多久,孔主管却告诉他和其他几位同事,是他看错了,数据库并没有恢复正常。

    现在看来,这件事大有蹊跷。

    看了眼忙碌的孔主管,这位李管理拿起鼠标点开数据库查看C2区的运行日记,可惜后台全部被清空了。

    不过从侧面也能证明,孔主管一定隐瞒了什么,要不然他干嘛心虚的清空日记?

    考虑一番之后,这位管理员去找分管IDC机房的艾副总汇报情况去了……

    ——

    ps: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