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32章 我不懂电脑?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中海著名的星剑网络安全公司人早就到了

    眼看安全公司的人在现场,陈序便提议打道回府。

    祝承运有些不甘心,说再等等看。

    于是三个人便在外面的封闭式等候区等着。

    这里是伟业集团的数据重地,不仅整个集团公司的客户资料都存储在这里,包括试验资料也放在这边,防守是非常严密的。

    工作人员帮他们冲了三杯咖啡过来。

    “谢谢。”陈序道谢后端起咖啡喝了口,正好有些口渴了呢。

    祝承运没喝,摸着咖啡杯盯着对面的钢化玻璃看,机房那边好多人,安全公司的技术总监及助手,伟业集团的高级副总裁、主管、负责数据安全的管理员等等,加一块有十多人。

    只见那位大腹便便的高级副总裁和脑袋已经半秃的技术总监正在说着什么,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焦急。

    祝承运说:“陈老师,这件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啊。”

    陈序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点点头,“我没想到他们竟然建了IDC机房,之前估算错误。能攻破这种级数的企业数据库防火墙,绝不是一般的小蟊贼,看来所图甚大啊。”

    “卧槽,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激动之下祝承运把手边的咖啡都打翻了。

    苏伊人拿起桌上的面巾纸擦起了桌子。

    祝承运搬起椅子往后挪了点,靠着陈序小声说:“听小道消息说,伟业研发的肺癌靶向药,据说已经到了三期临床实验地步,现在突然出现这种事情,你说会不会……”

    陈序闻言点点头。

    如果真如祝承运所说的那样,十有八九就是国内外的竞争对手以及同行干的了。

    这种靶向药,售价往往都非常昂贵,一旦面世后,带来的利润将是天文数字一般,为此攻击伟业的数据库也不难理解了。

    万一伟业的人愚蠢到把实验数据存储在企业数据库里呢?

    就算拿不到实验数据,企业数据库被攻击的消息传出去,肯定也会引起股价的动荡。

    总之不管怎么样,有枣没枣打三竿再说。

    三个人坐了不到十分钟,星剑的技术总监带着助手朝隔离区这边走来。

    工作人员帮他们把门禁打开。

    后面的伟业副总裁很快也跟了上来,语带焦急说:“林总监,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嘛。”

    “抱歉艾总,我真得无能为力,要不你们联系深信服或者绿盟吧,让他们派人过来看看。”

    副总裁刚想说话,正好看到坐在拐角沙发上的祝承运,朝他点点头,随后把那位林总监送到电梯口,目送电梯离开后才返回。

    走到祝承运旁边勉强笑道:“小祝怎么会在这里的?”

    祝承运起身和这位艾副总握握手说:“昨天晚上吃饭时听Mickey说,你们公司数据库被人篡改了,我带人过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怎么样,现在什么情况了?”

    艾副总微微点头,拎了把椅子坐下后点点头道:“黑客用垃圾数据篡改覆盖了数据库许多重要资料。”

    祝承运不懂这些,转头看了眼陈序。

    陈序问:“严重嘛,能不能把数据剥离出来进行处理?”

    艾副总说:“当然严重了。资料太多了,剥离处理根本不现实。”

    陈序又问:“那有没有做备份数据?”

    艾副总说:“备份数据当然做了,但当初公司为了便于管理,把备份数据和实验资料一起保存在了独立服务器里,现在导出的话,很有可能会致使公司实验资料被篡改甚至外泄,我承担不起这个风险。”

    听到这位艾副总的话,陈序大概明白为什么连星剑这样大的网络安全公司总监都说没办法了。

    备份数据通常都是非常庞大的,所谓的“导出”,其实是和内网被篡改覆盖的数据库进行交叉对比,筛选剥离出源数据。

    但是这样一来独立服务器等于处于一个不设防的地步,万一黑客在数据库污染区留了后手,确实很危险。

    数据剥离太困难,备份数据又不敢导出,怪不得星剑公司那位林总监说无能为力呢。

    只能说,提出把备份数据和实验资料放在一起的那位高管,真得是个睿智。

    “那现在只能迁移实验资料了?”

    “不然能怎么办!”说着艾副总郁闷的叹息了一声。想到那庞大的工作量以及可能导致整个集团工作停摆,心里便焦急如焚,站起来道:“那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

    眼看艾副总准备离开了,祝承运赶紧站起来介绍说:“艾总,这位是我朋友陈序,他是计算机方面的天才,要不让他进去看看?”

    都到数据库门口了,要是不让陈序进去捣鼓两下,祝承运实在不甘心,回头邀功都有些心虚。

    “这个嘛……”艾副总心里很不想答应,连网络安全公司的技术总监都解决不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无名小卒怎么可能解决得了。

    可祝承运是太子爷的老同学,而且人家特意过来,连机房都不让人家进去,也有些得罪人,只好勉为其难说:“跟我来吧~”

    在艾副总以及数据库主管的陪同带领下,他们顺利进入了数据库里面。

    和封闭式等候区相比,机房里的噪声要大了许多,哪怕墙壁上装了隔音材料,听起来还是显得有些刺耳。

    一路来到数据存储机房。

    这是一间大房间,有两三百个平方,两边墙壁上到处都是各种设备仪器交互器,中间的工作台上一字排开摆放了数十台台式电脑,五六名管理员正在忙碌着。

    数据库主管孔万超、一个35岁左右的地中海男人,带着陈序来到其中一台电脑旁边,带着一丝不耐烦的说:“喏,这是我们公司的内网端口,外网端口全部禁止访问了。”

    说这话的同时,孔万超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

    虽然艾副总没说这个小年轻什么来头,但是作为伟业集团的数据库主管,中海市乃至国内稍稍有些名气的业界大牛他都听说过,甚至好多都认识。

    比如刚刚离开的星剑网络安全公司的技术总监林向东,他就是中海市赫赫有名的数据安全方面的专家。

    连人家林总监都说没辙,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竟然也来冒充专家。真是没事找事。

    “好,我看看。”

    陈序应了一声,在工作台前坐下后从随身携带的电脑包里拿出笔记本,连接上伟业集团的公司内网系统,然后跟孔万超要了ERP管理系统的VPN权限。

    登录的同时陈序问道:“被篡改覆盖的区域有哪些?”

    “很多。a1盘的目录树下,标红线的全部有问题。”

    在孔万超指出后,陈序不经意间扶了一下眼镜,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看看怎么样。”

    很快耳机里传来小白的声音,“匀速往下翻……”

    “打开C2和C3区……”

    “SQL001后面的数值有问题,加一个psst……”

    “zhenji01.mdf和zhenji011.ldf是丢失的两个物理文件……”

    在小白的指引下,陈序在数以万计的数据代码中精准的找到其中的错漏之处进行修复,那从容淡定的样子,像极了电影里演的超级工程师。

    和同事说话的孔万超,一时间没注意到,一直到三分钟后余光才发现陈序的举动,顿时吓了一大跳。

    他只是给他看看目录数,没想到他竟然直接修改数据了。

    被篡改覆盖的数据库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二次修改的,万一要是修改错误,可能会导致源数据被重复覆盖而再也找不回来,这个责任他可承担不起。

    “你干什么?”孔万超一把摁住笔记本的同时,朝那边闻声看过来的艾副总义愤填膺的说:“艾总,他连检测软件都没挂就在那里胡乱修改数据。”

    正在打电话的艾副总,挂断电话走过来问道:“怎么啦?”

    陈序说:“数据恢复啊。”

    孔万超怒不可遏说:“你开什么玩笑。数据是你这样恢复的嘛,你懂不懂电脑啊!”

    艾副总闻言脸色有些不好看。毕竟人是他放进来的,万一出了纰漏到时候他也是要担责任的。

    站在旁边的祝承运也有些尴尬。

    刚刚路上他就跟陈序交代过,装模作样的检查一下就行,不用太当回事,没想到……

    陈序愕然道:“我不懂电脑?你看看C2子目录下面的drc100文档有没有恢复,然后再人工核对一下原始数据看看。”

    “我不用看!你连基本的操作方式都不懂,还在这里跟我谈什么数据恢复。”孔万超根本不相信,“请你立刻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