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11章 回家
        识时务者为俊杰。

    杨海东在明白自己差点错过一个发财机会后,立刻端正了态度,先从口袋里摸出香烟来帮陈序上了一颗。

    等陈序美滋滋的抽了一口后,他又福至心灵的翻箱倒柜找出一瓶红牛,打开后端到陈序面前的桌子上,嘿嘿笑道:“陈老师辛苦了,您喝口红牛润润嗓子。”

    陈序瞥了他一眼,端起红牛喝了一口,砸吧了一下嘴道:“坐下说吧。”

    “噢~”杨海东应了一声,坐到床上后眼巴巴的看着陈序。

    陈序一下没忍住笑了起来,“行了,别装的跟真得一样。”

    杨海东顿时咧开嘴笑了起来,然后吧啦吧啦说了起来,“我跟你说啊,今天早上我游戏里一个网友打电话给我……”

    陈序等他说完后说:“如果是三天前,别说50套了,你就是要500套我也给你,不过现在嘛……”

    杨海东家是安陵市区的,家庭条件比陈序家强了很多,父母双职工,家里还有两套拆迁房,虽然房价肯定无法跟中海这边比,但也算小康之家吧。

    听到陈序的话,杨海东心里虽然有些郁闷,不过很快便说道:“这几天有事耽搁了,没来得及帮你推广去。要不行的话就算了吧。”

    “我话没说完呢,你急什么啊!”

    陈序翻了个白眼,随后跟道:“我的意思是,我现在不招代理商了,但可以卖给你。”

    杨海东疑惑道:“什么意思啊?”

    陈序似笑非笑说:“我卖给你,然后你去卖。以后这款智能脚本跟我没什么关系,懂我的意思吗?”

    能考上中海理工大的没几个笨人,陈序这么一说,杨海东立刻醒悟过来了,点点头说:“懂了!”

    陈序问道:“那你确定还要买吗?”

    “买啊,当然买!不过是赚金币脚本罢了,了不起封号。”杨海东不以为意的说了一句,跟着又保证道:“你放心,以后天王老子来问我,我都不会说的,要不然就……”

    杨海东心里着急想发一个毒誓,但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又不敢拿父母开玩笑,于是脑子一热说:“就……就让我以后戴绿帽子。”

    陈序哈哈大笑,竖了个大拇指道:“狼人!”

    杨海东拍着嘴巴说:“卧槽,我说了玩的。”

    “那你刚刚那话就是放屁了?”

    “不是,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不过这个誓言也太那啥了吧……”

    笑闹了一会,陈序认真道:“说正事啊!羊毛党里很多人都养卡池的,少则几百几千张,多则几万乃至几十万张,人心不足蛇吞象,他们尝到智能脚本的甜头后,肯定会找你大批量购买的。

    万一哪天被连窝端掉时连累到你,你说冤不冤枉啊?”

    杨海东惊疑:“不会吧!那怎么办啊?”

    “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些羊毛党看到高额利益,就像闻到鲜血的鲨鱼一样不要命,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啊!。”

    顿了一下陈序道:“所以要注意控制出货量,隔一天出个三五十套,百十套,那些大卡商看不上这点小钱,而那些小卡商也不会让人家网站伤筋动骨,这样才能细水长流。

    等一个月的周期过后,羊毛长出来了,到时候又能继续剪了。”

    杨海东听完竖起大母猪说:“你真是大大滴坏。”

    陈序哈哈大笑,“咱们要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以法制爱国为核心,牢牢抓住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三个总开关不放松!”

    “……”

    ……

    ……

    时间如白云苍狗,转瞬即逝。

    6月的最后一天,天气变得越来越炎热,图书馆外的榕树上,知了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序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十一点了,放下手里的《程序员修炼之道》,赶紧收拾东西去吃午饭。

    吃过饭回到宿舍开始收拾行李,他买得下午一点的汽车票。

    昨天本科生已经全部离校了,这层楼里恐怕就剩下他跟杨海东了。

    说曹操曹操到。随着脚步声响起,提着一兜水果饮料零食的杨海东已经推门而入了。

    理着炫酷的瓜子头,一身夏季新款耐克套装,再加上健硕的身材,简直是型男的代言人。

    看到陈序回来了,杨海东走过来说道:“转给你的2000块看到没有。”

    “看到了。”正在床上收拾小零碎的陈序,转身问道:“干嘛的啊?”

    杨海东嘿嘿笑道:“你都不知道这个智能脚本有多好卖,我告诉你啊,我在群里吆喝一声,立刻秒光,所以每套我加价20块钱卖,这2000块就是昨天跟今天多卖出来的钱。”

    陈序说:“这是你自己的本事,不用给我。”

    “呐,陈老师,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啊。”杨海东在陈序肩膀上擂了一拳,“吃水不忘打井人!要不是你肯把软件卖给我,别说现在大鱼大肉了,连汤都没得喝。”

    杨海东这话是事实,从24号到今天刚好一个礼拜,每天平均销售额在5000块左右,他净赚了将近2万块,一下子从一个穷屌丝大学生,变成了学生中的富裕阶层。

    他家是有两套拆迁房,但那毕竟没有换成钱呢,他爸妈现在还是在单位里上班,而他每月也是眼巴巴的指着那点生活费过日子。

    所以杨海东是真心实意的感激陈序肯带着他玩。

    陈序点点头,然后笑道:“你就牢牢记住一点,君不密失臣臣不密失身!”

    杨海东敬了一个礼,庄重道:“陈老师你放心,我心里有数。”

    “行,收拾一下,回去了。”

    “我早弄好了,就等你了。”

    “那走吧。”

    两个人坐滴滴车赶到汽车北站时,距离发车还有不到15分钟。

    顺利检票上车,到点后车子开始出发。

    下午五点半到的安陵市。

    两个人打的一辆出租车,杨海东坚持先把陈序送回去,用他的话说,陈序现在就是他的财神爷,他必须确保把陈序安全送到家,掉一块皮都不行。

    陈序爸妈租的房子在安陵市城北老肉联厂附近,这一片是LC区,楼房铺面都比较老旧。

    “行了师傅,就在这里停车吧!”等车子停稳后,陈序拎着行李包开门下车,转身道:“到家后给我发个信息。”

    “知道了!陈老师您慢点走,走路的时候注意点脚底下,别磕着碰着了。另外……”

    “滚蛋!”

    目睹出租车离开后,陈序笑了笑,转身朝身后的临街小巷子里走去,后面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老式筒子楼,斑驳的墙皮已经剥落的差不多了,看上去烟熏火燎。

    顺着Z形的楼道爬上五楼,陈序后背T恤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

    敲敲门,家里没人,爸妈上班了,陈亚楠还没放假,陈一一也不知道去哪浪了。

    还好,他有钥匙。

    打开门,房子里还是老样子,陈旧昏暗,因为一整套都是租的,再加上资金紧张,他爸妈也没怎么拾掇,隔出来的三室半厅看上去好像比年初更加破落。

    之前在学校里还能优哉游哉的不紧不慢,可是看到家里情况后,陈序心里有些难过。

    为了供他们姐弟三人上学,爸妈节衣缩食,辛勤劳作,一年到头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买过,大夏天还要住在这种闷热的筒子楼里,连个空调都舍不得装。

    陈序打开吊扇后在客厅褪色的老式沙发上坐下,拿出手机看了看淘宝,余额宝加上定投刚好6万整。刚买了一部高性能手机花了7000块,作为小白临时居住地。

    然后现在每天保守出50套智能脚本,一天就是2500块,一个暑假60天,这就是15万。

    “还是不够买房啊……”陈序挠挠头,心里也是非常郁闷。

    别看安陵市是三线城市,也没什么工业基础,实际人均工资也就是三四千块,但这里房子一平方均价已经突破一万,学区房普遍在一万五,甚至有小区突破了2万的天际。

    也不知道是开发商疯掉了,还是买房子的脑子坏掉了。

    可不管怎么样,现在想买房子就这个价,一家五口人起码三室一厅,100个方,保守估计要100万,首付起码要准备个20万到30万之间。

    然后再加上契税、装修,再留点备用资金,要50万……

    陈序想了一会头都大了,最后决定不折腾了,继续租房子住,回头等有钱再说。

    不过还是要改善一下家里条件。

    习惯性拿出手机,准备先到网上买几台空调。不过随后想起物流还要几天,再加上这个天气装空调的人家比较多,真正装好起码要一个礼拜。

    陈序起身关掉风扇后,“噔噔噔”跑下了楼,出了巷子来到马路边一看,果然,马路对面有一家京东家电专卖店。

    陈序来到店里选了三台变频空调,然后跟老板商量,明天早上就派师傅去装。

    老板说师傅比较忙,最快要到明天下午,或者后天早上。

    陈序让老板打电话跟师傅说,每台空调多加100块安装费。

    老板便打电话给师傅商量,那边同意了。

    陈序付完钱走到门口,正好看到一抹熟悉的背影朝小巷子里走,赶紧喊道:“陈一一。”

    马路对面身材高挑,穿着短袖T恤加七分裤的美少女,转头一看惊喜的跳了起来,连连挥手,随后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陈序面前,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开心道:“哥,你回来怎么不打电话给我啊。”

    陈序笑道:“我刚到家,还没来得及打呢。爸妈他们怎么样,身体好吗?”

    陈一一说:“爸回老家做两天零工,妈还在原来那家酒店。身体都蛮好的……”

    兄妹俩站在店门口寒暄了两句,然后相携朝马路对面走去。

    “哥你去那里干嘛啊。”

    “买空调。”有些事没法隐瞒,也不需要隐瞒。

    不等陈一一询问,陈序便把智能脚本的事情跟她讲了一遍。

    当然,所有的功劳全部揽在了自己身上。

    陈一一那张干净的素颜上满是不可置信,狐疑道:“真哒?”

    陈序点点头。

    陈一一伸手道:“把手机给我看看。”

    陈序把2S递过去,陈一一熟练的解锁,打开财富看了眼,总资金51813.9。刚刚三台空调花掉8500。

    陈一一看了又看,最后把手机还给陈序,然后斜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片刻陈序,奇怪道:“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知哥莫若妹,陈序什么水平,陈一一还是知道的,考个211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如今刚上大学两年竟然能独立开发智能模拟器了,而且还开始架构AI写作软件,简直让人不敢置信!

    陈序赏了她一个脑蹦,“你那什么眼神?意思是只允许你考燕大,就不允许我开发智能软件了?”

    出乎陈序的意料,以前一点亏也不肯吃的陈一一,这次却是揉着脑门幽幽的看着他,然后脸上荡漾出甜死人的笑容,嗲声嗲气的喊了声“哥”。

    陈序打了个寒颤,说:“打住打住。别叫了,吃过晚饭就去万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