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08章 争执
        陈序回到寝室时,四个人正盘腿坐在床上喝啤酒,吃小龙虾呢,听到敲门声吓得屁滚尿流。

    等见到是陈序后,开门的杨海东拿还粘着蒜泥的手指在他脸上狠狠掐了一下,“陈老师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杨海东老家也是安陵市的,两个人同一年考到中海,并且还分到一个寝室,算是非常有缘分了,大学两年一直处的都不错。

    陈序反手搂着杨海东肩膀,嘻嘻哈哈朝寝室里走去。

    走过去从盆子里抓了一只小龙虾就开始剥,嘿嘿笑道:“吃小龙虾不叫我,吓死你们活该。”

    坐在铺里面吃得满嘴流的董圣杰,用手肘推推黑框眼镜叫到:“一个小时前我亲自给你打的电话,你居然说没叫你,你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啊!”

    陈序一想还真是,之前跟代理商聊QQ时,杰士邦好像给他打过电话,不过他没接。

    “呃……你知道我回来时路上看到谁了吗?”陈序立刻转移话题,“告诉你们,商学院第一美女,有R神之称的萧洛影。

    还别说,那身材~有容乃,水蛇腰,蜜桃T,啧啧啧,真正的男默女泪啊!”

    一听萧洛影的名字,正打算数落陈序的杰士邦,立刻换了一副嘴脸,一脸义正言辞说:“萧萧是我的梦中女神,她是如白莲花一样圣洁的存在,不许你用这么淫秽的词语来形容她。”

    “咦~”杨海东摸摸胳膊说:“还萧萧~人家连你杰士邦是谁都不知道,你喊的这么亲热有个毛用啊。”

    董圣杰嘬了一下手指上的蒜泥,一脸深情说:“知道能怎么样,不知道又能怎么样,能默默守护我心目中的女神,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姜华说:“隔空舔狗,舔出新高度。”

    周星河喝着啤酒幽幽道:“告诉你们一个未经证实的小道消息啊,据说萧洛影是萧氏影业的大老板萧鸿飞的嫡亲女儿,母亲也是大财团的继承人之一,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

    杨海东笑了笑说:“既然这么有钱,怎么不‘考进’耶鲁斯坦福,却来中海东大跟我们这些寒门子弟争升学指标!”

    周星河说:“瞧你这话酸的,谁规定人家不能来东大了!”

    杨海东说:“我就这么随口一说,到你嘴里就变成酸了,合着以后我还不能说话啦?”

    周星河反呛说:“我可没这么说!不过现在社会上很多人都有一种隐性仇富心理,好像有钱就是一种原罪一样,各种冷嘲热讽;还有的看到外国人搂着中国女人就跳脚,好像抢了他老婆一样,简直是莫名其妙。”

    如果说刚刚周星河那话只是无心之言的话,那么这话就是典型的诛心了。

    杨海东把手里龙虾一扔,嗤笑道:“有钱是不是原罪我不知道,但有些黄皮白心的二鬼子,确实应该回炉重造。”

    周星河站起来冷声道:“你说什么……”

    周星河长得人高马大,杨海东也不差,而且常年打篮球,身材非常壮实,快赶上肌肉男姜华了。

    眼看两人说着说着要打起来了,其余几个人赶忙劝架,“好了好了,东子别说了……”

    “老周算了,大家都是一个寝室的室友,传出去让人笑话……”

    陈序也非常不喜欢周星河这家伙,为人两面三刀,仗着家里是本地户,有点小钱,骨子里不怎么看得起外地人。

    只不过平时不会表现出来罢了。

    陈序搂着杨海东出了寝室楼,到了楼下杨海东啐了一口,“什么玩意。”

    陈序拍拍他肩膀,自责道:“怪我不好,不该提什么萧洛影。”

    “跟你没关系。”

    杨海东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硬壳红双喜,抽出一根递给陈序,点燃后说:“我早就看这瘪三不顺眼了。年初钟薇跟我讲,这瘪三在她们寝室室友面前说我坏话,还挑拨离间我跟钟薇的关系。

    真得,要不是看在室友的面子上,早就揍他了,没想到现在还得寸进尺了。”

    陈序知道周星河为什么一直刻意针对杨海东。

    去年刚上大二时,周星河被发展为学生会干事,然后在班级薇信群里布置一个活动任务,杨海东跟其他人正好在闲聊。

    周星河为了立威,在群里直接@杨海东,让他闭嘴。

    别说大家还是寝室室友呢,当时群里那么多人在聊天,偏偏点名他,可想而知杨海东有多生气。

    杨海东当时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事后回寝室两人大吵了一顿,为此很长时间都没说话。

    “行了!别生气了,聊得来就多聊两句,聊不来就少聊两句,反正再有两年大家就各奔东西了。”

    顿了一下,陈序跟道:“不说他了!跟你说个正经事,我找到一个发财的路子,要不要一块做?”

    杨海东对着夜空喷了口眼圈说:“做什么?鸭子啊?”

    “对,刷钢丝球的那种,你去吗?”

    “算了!有心无力。”

    陈序笑了笑跟道:“薅羊毛知道嘛?”

    杨海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现在都8012年,谁还干这么LOW的事情啊,薅的那点钱还不够电费呢!”说完便是一阵大笑。

    陈序等他笑完了才慢悠悠道:“我可以保证你,只要好好做,随随便便月入过万,而且绝不会影响你学习谈恋爱。”

    看着陈序认真的脸,杨海东慢慢笑不出来了,最后狐疑道:“真的假的啊?”

    这段时间,陈序精神一直处于高度兴奋状态,但是理智又不允许他向别人炫耀倾诉,只能默默的捧着老天爷砸给他的巨大馅饼,每天过着晕晕乎乎的日子。

    此时看到杨海东那双不敢置信的眼睛,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知道我最近一段时间为什么天天泡在图书馆吗?因为我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脉,现在拥有着过目不忘、举一反三的本领。”

    “你就吹吧,还过目不忘……”杨海东嘲笑了一句,不过看到路灯下陈序那张脸庞时,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有句话叫“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家庭条件不好的学生,精神面貌相比于城市富裕家庭的学生,明显有很大的差距。

    之前的陈序就是一个来自农村的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虽然做事说话谈不上畏首畏尾,但也绝谈不上多自信;

    哪像现在,光是脸上的笑容,都带着一种强大的自信心。那种胸有成竹感,和之前简直是天壤之别。

    陈序也没跟他兜圈子,“是这样,我最近开发了一款模拟器脚本,这款模拟器专门用来……”

    陈序讲完后说:“怎么样,要不要一块做?”

    杨海东听的惊奇不已,回过神道:“废话,有钱谁不想赚啊!”

    陈序说:“行,那就这么说定了,算你一个名额。不过记住啊,不要跟任何人透露这个脚本是我写的,包括钟薇。”

    杨海东连连点点头,“嗯嗯嗯,我知道,你放心!”

    ——

    ps:新书期,求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