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07章 推销
        穷了21年的陈序,迫不及待的想把这款智能脚本推广出去。

    让小白做了10个拟人化脚本测试款,他打开QQ开始不停的加薅羊毛群。

    “滴滴滴……”

    耳机里不停响起消息提示声,点开后发现,有的通过了,有的被拒绝了。

    点开那些通过的Q群发现,里面无一例外全是打广告的,看不到一个真人聊天,更别提什么技术分享、羊毛网站分享了。

    不过陈序无所谓,他本来就是找代理,至于怎么推广是代理的事情。

    点开群主的临时对话框,开始打字道:“你好,我是一名程序猿,我做了一款智能脚本,可以躲过市面上所有同类APP的模拟器检测。

    现在正在招代理,只有十个名额,手快有、手慢无。

    可以提供测试款。”

    把这条讯息复制了一遍,然后发送了出去。

    想给两个管理员再发一下,可惜设置了禁止私聊,只能作罢。

    下一个如法炮制。

    很快便给加入的七个群主发送了相同的消息。

    就在这时响起了消息提示声,陈序打开一看:【您已经被移出了×××群。】

    “日!给你机会都不知道珍惜。”陈序吐槽了一句,根本不以为意。

    这么一款强悍的薅羊毛软件,他根本不担心推销不出去,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果然,很快又响起了消息提示声。

    ……

    曹志祥是一名大三生,平时除了学习外,最大的爱好就是混迹各大羊毛群。

    当然,他并不是羊毛党,而是一名淘宝店主,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名二道贩子,专门低价收购那些羊毛党薅来的各种各样的商品,像Q币、移动充值卡、代金券、生活日用品、鞋帽服饰、数码产品等等。

    然后再挂到网上或者直接在朋友圈里以原价的九折或者九五折卖掉,赚取利润差。

    由于平时还需要上课,不能全身心的投入,再加上实力有限,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个上万块,生意不好的时候也有两三千。

    曹志祥经营了十几个千人薅羊毛群,有两个精品群都是活人,剩下的都是用来做广告的,平时一般交给两个学生管理员管理。

    今天也是凑巧了,上厕所时正好看到有人加群,顺手通过了。

    然后手机刚锁屏,那边就给他私发了一条信息。

    这样的速度,基本上被他判断为微商一类的推广员了。

    正打算删除的时候,曹志祥看到消息预览页里的“你好,我是一名程序猿”,这让他有些好奇,这跟一般的微商推广开头有些不一样啊。

    曹志祥就想看看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打开QQ看了看,很快曹志祥眉头皱了起来。

    “智能脚本?”曹志祥虽然不是计算机专业,但是他长期混迹各大羊毛群,大概清楚智能脚本什么意思,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模拟器一类的软件了。

    这个东西网上可以下载得到。

    可惜,现在各大网站都学精了,风控这一块做的非常严密,这些模拟器全部都失效。即使那些刚上线的APP,也基本都堵上了这个漏洞。

    曹志祥不相信,一个能骗过各大网站模拟器检测的脚本,会主动找上门来让他代理,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嘛。

    曹志祥盯着屏幕上的最后一句话琢磨着,他怕对方发病毒木马之类的给他。

    不过很快欲望占据了上风。

    听群里小伙伴聊天说,现在市面上的模拟器都被APP官方给禁止掉了,损失惨重,即使有程序猿开发出一两款变量模拟器,但要不了两天还是会被抓住尾巴封掉账号。

    连续搞了几次,很多小伙伴都转移阵地了。

    如果真得有一款软件能一网打尽的话,那就赚大了。

    曹志祥打字问:“请问你这款软件主要功能是什么?”

    “预备役码农”:“目前主要功能就是阅读模拟器,可以完美模拟正常人的阅读、看视频以及听音乐的习惯,并且每一个脚本都进行了变量调校,绝不会有形态上的雷同迹象,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

    “你……你说得是真的?”看到对方发过来的信息,曹志祥震惊的目瞪口呆。

    就为了薅羊毛脚本,居然还进行了变量调校,要是一千个人使用,难道还要做一千个数据变量吗?是对方吹牛逼还是他看错了?

    预备役码农:“是真是假,你试试就知道了。”

    “好!你发过来。”

    很快那边发来了程序包以及操作说明,并提示脚本两天后失效,需要重新输入动态登录密码。

    根据说明,千元机只能同时运行两个端口,想要完全运行脚本,也就是五个端口同时开启,需要在电脑上操作。

    曹志祥立刻擦屁股走人。

    火急火燎赶到宿舍后用笔记本重新下载了一遍,按照说明一步步的操作,然后把自己知道的5个APP网站地址添加到端口,保存后点击运行。

    只见桌面上所有网页页面,全部自动运行了起来,阅读文章、观看视频、收听音乐,每一个都是井井有条,而且速度绝不相同,就跟真人在操作一样,非常的神奇。

    另外操作真得非常傻瓜,打开脚本,输入运行网站网址,点击运行就行,然后金币就开始源源不断的进入到个人账户里了。

    曹志祥看得目瞪口呆。

    这么傻瓜的操作,以后岂不是说,只要有同类产品在App Store以及安卓市场上线,便可以立刻进行注册操作了?

    回过神后,曹志祥立刻给预备役码农发消息,“大神,6666666666666666666。”

    等了十几秒,眼看那边没反应,曹志祥又迫不及待的问道:“大神,我想代理这款软件,行嘛!”

    实际上下面还有非常重要的一步,那就是提现,只有这样才能知道是不是真得通过了网站的模拟器检测?

    但曹志祥认为没必要等了,人家既然找上门来了,肯定已经做过实验可以提现,所以先把软件代理权拿下再说,别的回头再说。

    预备役码农:“等提现后再谈价格吧!”

    ……

    龙腾网咖里,陈序正在跟一个网名叫“我的黑色记忆”的群主聊天呢。

    让他无语的是,对方一个羊毛党的群主竟然关心起法律问题来,问他这样做违不违法?

    陈序无语道:“你搞这行的,违不违法你不清楚吗?”

    我的黑色记忆:“这个群是我妹妹的,我只是帮她管理,并不是太清楚。”

    陈序只好说:“那好吧。实话实说,在网站规则范围内玩肯定不算违法;但就像你打游戏用透视挂一样,一旦被网站方抓到或是被人举报,那肯定是要封号的。”

    我的黑色记忆:“噢,原来是这样。”

    陈序:“是的,就是这样。你问问你妹妹愿不愿意做代理,就剩下三个名额了,如果要的话就尽快给我留言,过时不候。”

    我的黑色记忆:“嗯,好的。”

    陈序看了眼时间,已经快10点了,关闭QQ后让小白回到手机里,关机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