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球制造 > 第0002章 我叫漆与白
        有钱任性,祝承运和他的校花女朋友两个人,租的是一套精装修的三居室,一间卧室,一间练琴室,还有一间影音游戏室。

    这样的一套房子,而且还是在中海的大学城边上,月租金可想而知。

    不过对祝承运也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不是因为小区房龄太老且毕业后要回家接班,他早就买下来了。

    所以啊,投胎真TM是门学问。

    进屋后,陈序检查了一下,发现是连接路由器的网线脱落了,虽然简单,不过没有网线钳和水晶头,祝承运自己确实没办法弄。

    三下五除二帮他修好。

    “祝老板,走啦。”

    “急什么,在这里吃过午饭再回去呗。”说着祝承运朝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倩影示意了一下,略带几分炫耀的说:“贾佳早上刚买的阳澄湖大闸蟹,柜子里还有朋友送的两瓶飞天茅台,一块把它办掉。”

    陈序知道,祝承运炫耀的不是阳澄湖大闸蟹和飞天茅台,而是外国语学院的校花、无数人跪舔的女神级美女校花,现在却在帮他烧茶煮饭。

    “下次有机会吧!外院那边一个师姐请我帮她装系统,昨天晚上就约好了,现在在宿舍等我呢!”陈序婉拒到。

    “啧啧啧,会修电脑就是好,妹子都主动约的。”祝承运砸吧着嘴,“行,那我就不留你了。”

    祝承运一直把陈序送到电梯口,看着电梯门关上才转身离开。

    电梯里,陈序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外语院的那位师姐发了个信息,告诉她自己现在过去了。

    很快那边发了条语音过来,“我把笔记本带着,到食堂二楼碰头吧。”

    陈序回了个“好”,然后便收起了手机。

    不过就在电梯打开的同时,陈序又把手机拿了出来。

    刚刚余光看到,用来作静态屏保的法拉利概念车图片好像不见了。

    出了电梯后唤醒手机屏保,还真不是眼花,图片确实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完全的黑色桌面,仔细看还能看到,屏幕中间有一颗黄豆大的绿色种子,像呼吸灯一样明灭不定着。

    “嗳~谁给我设置的动态屏保?”陈序奇怪了一声,左手大拇指去滑动了一下,没想到那颗一点点大绿色的种子就像波纹一样,荡漾起一层层的涟漪。

    滑动了两下后打开手机锁,用杀毒软件扫描了一下,显示一切正常,没有中毒,陈序便以为是误触,点开设置图库,想把屏保更换掉。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后台明明显示已经设置成功,但那张黑色图片和绿色种子依然牢牢的占据着静态屏保。

    “哟呵,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了!”陈序犟脾气上来了,打开刷机精灵,用一键备份把手机里资料全部保存,然后直接来了个深度还原。

    走到学校门口时深度还原完成,陈序顺手锁屏,然后又唤醒屏幕,让他无语的是,屏保依然是那张黑色动态图片,而且那颗黄豆大的绿色种子好像也大了一圈。

    这且不算,更让他吐血的是,经过深度还原后的手机不仅没有变得流畅自然,反倒奇卡无比,打开应用市场都要缓冲半天。

    有问题!

    他这手机虽然不是什么好手机,但也是4G运行内存+128G存储内存的配置,现在却卡成这鸟样,好像后台运行了什么了不得的大型程序一样,绝对不正常。

    就在这时,桌面上缓冲中的应用市场突然关闭,自动进入黑色屏保状态,随着中间那颗绿色种子的呼吸韵律。

    紧跟着,屏幕中间诡异的出现几个白色字迹:“我是谁。。。”

    “谁”后面的句号一直在闪动,非常像电脑上的极客对话。

    如此一幕让陈序眉头皱了起来,以为自己的手机被入侵了,口中下意识说了句:“你是谁?”

    让他目瞪狗呆的是,这名“极客”大佬不仅入侵了他的手机,而且好像还控制了他的话筒,竟然能听到他说话,在手机屏幕上写到:“我不知道。。。”

    陈序转身四处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在监控自己,压抑着内心的紧张忐忑,带着几分恭敬的语气对手机说:“请问怎么称呼您?”

    屏幕中间的绿色种子停止颤动了几秒钟,随后又缓缓呼吸起来:“称呼是什么。。。”

    “称呼就是名字。”

    “名字又是什么。。。”

    “……”陈序以为这位极客大佬在逗他玩,无奈配合着说:“呃……名字就是姓名……由姓跟名组成,是人类为了区分每个个体,而定的特定符号。”

    绿色种子问:“你的符号是什么。。。”

    “……”陈序说:“我姓陈,耳东陈的陈,名序,秩序的序。”

    绿色种子问:“那我姓什么,名什么。。。”

    陈序把到嘴边的一句“我哪知道”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深呼吸了几口说:“要不……我帮你取个名字?”

    绿色种子:“好。。。”

    见此一幕,陈序想了想说:“你这漆黑中间一点绿,就叫漆绿……呃……骑驴太难听了。

    那就漆和绿……太拗口。

    骑与驴,还是骑驴。

    算了,不用绿了,你是黑底白字,加白吧,漆与白。

    嗯,这个名字不错。大名漆与白,小名小白。”

    陈序念了两边,感觉非常满意。

    屏幕中间,随着绿色种子的呼吸,出现一行字:“我叫漆与白。。。”

    正好这时走到了食堂大楼下,陈序对着手机无奈道:“大佬,玩也玩过了,求大佬放过我吧!我就是个学生狗,支付宝里不超过1000块,家里也穷的叮当响,全指望这部手机吃饭呢,拜托拜托了!”

    说完陈序把手机收进口袋里,至于对方什么时候离开,那就看对方心情了。

    ……

    请陈序帮忙装系统的外院师姐,是室友杨海东女朋友的老乡。

    免费装系统不说,还倒贴了一顿午餐,到哪说理去啊。

    到了食堂楼下分手后,那边杨海东电话便打过来了。

    让陈序郁闷的是,手机依然卡的要死,接个电话都费了老大劲。

    还不等陈序说话,电话里杨海东便迫不及待道:“陈老师怎么样,喜不喜欢啊?”

    “什么啊?”

    “你装什么大头蒜啊,林晓曼啊!”

    林晓曼就是刚刚那个外院师姐。

    陈序无语道:“我光顾着装系统了,人长什么样都没看清楚。”

    电话里的杨海东高分贝喊道:“卧槽!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让钟薇帮你牵线搭桥,你可倒好,竟然连人家妹子的长相都没有看清,你对得起我吗?”

    杨海东这一说,陈序终于想起来了,礼拜五晚上杨海东说要帮他介绍个女朋友,当时他正在做数据分析报告,就嗯嗯了两声,然后昨天晚上林晓曼就加了他的薇信。

    “怪不得那么理直气壮的刷我卡,感情是相亲来了。”

    “废话……”

    杨海东刚说了一句,电话里传来了他女朋友的声音,那边聊了一会之后,杨海东说:“得,人家妹子说了,你不是她喜欢的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