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先婚厚爱,厉少的神秘哑妻 > 第八百九十八章 信他还是不信?
    一番出差,厉沉溪几乎用了最短的时间,顾不上任何休息,那边的事宜一办完,就连夜赶了回来。

    他回来时,正值午夜,舒窈还沉浸在梦乡中,忽然感觉身侧沉了一下,接连,男人微凉的大手便抚上了她,隔着薄被,并不算凉,但那熟悉的气息,也令她无需睁眼,就能猜到是谁。

    “回来了?”

    她慵懒的声音染出沙哑,揉了揉眼睛,才睁开,正要抬手环上他的脖颈,却听到他说,“凉,等我去洗洗,别冻到你和宝宝们。”

    他说着,就转身去了浴室,而舒窈也沉浸了几秒,突然眼瞳大睁,费力的扶着高耸的小腹挪身来到了落地窗旁,掀开厚重的窗幔,果然,看到了外面路边附近,多了两辆陌生的车子。

    看样子,也是刚熄火没多久,车内应该有人。

    那些人并未撤退,还在盯着他们,也就是说……无形中印证了她第二种猜想!舒窈无措的抬手扶额,可能是一时间过于焦急,导致大脑有些晕眩,已经这样了,她还信不过厉沉溪吗?

    不,她信他!但是,如果呢?

    如果他真是为了保护她和孩子们,而不得已接手安嘉言生前的一切,坐上joke的位置,成为这一代的执掌人话,那……就算他在隐秘,处事再低调,但舍弃一生堕身于此,又会和安嘉言有什么区别?

    就算是为了保护,出于无奈,但选择就是选择,有些事情,一旦接触了,就再难摆脱,如果他们平安的代价,就是牺牲他一人,那……舒窈不敢再想下去,脑海中仿佛一时间分裂成了两个对立面,一边在提醒让她相信他,不应该胡乱猜测,而另一边却再提醒着她,厉沉溪很可能早已不再是她熟知的那个人了!到底该怎么办?

    她正胡思乱想着,后方也传来了男人低醇的嗓音,“怎么了?”

    厉沉溪说话时,已经迈步到了她近旁,从后方展臂将她拢入了怀内,他俯身埋首在她颈肩,贪婪的允吸着她身上的馥郁,“等这几个小家伙出来了,我们就马上结婚去蜜月,都要憋死我了!”

    舒窈没了往日的闲情逸致,满心都是惴惴难宁,回身望着男人邪肆俊逸的面容,和她儿时爱上的轮廓重叠,她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到底还是吞咽下了满腹的疑问。

    她不是不想问,而是真的怕听到什么,尤其是从他口中道出,真相,有的时候真的太可怕了!现在的一切,都来之不易,就像置身了蜜罐之中,这样的幸福,更让她宁愿这就是一场梦,永远都不要醒来的梦。

    她回身抱住了他,“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很爱很爱……”“到底怎么了?”

    厉沉溪有些疑惑,慢慢的端起了她的脸颊,“我也爱你啊,亲爱的,你怎么了?”

    她迟疑的摇了摇头,“没什么,你出差都忙什么了?”

    “工作上的事儿,乱七八糟的,等明天我慢慢和你细说。”

    他说着,俯身一把将她抱起,重新抱着她去了大床。

    相拥一夜,转天清早,厉沉溪就被电话声惊醒了,接起后才得知,原来是萧奈那边临盆了,生了一对龙凤胎。

    舒窈也跟着很高兴,“龙凤胎和三胞胎的几率,都很小的,看来,你和江总都很有福气啊!”

    “你和阿奈也是啊!”

    他回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亲,“收拾一下,我们去看看小宝宝。”

    舒窈点了点头,慢慢的在厉沉溪的搀扶下去了盥洗室。

    他只要在家,照顾她的事情,就素来不需要保姆介入,向来都是他亲力亲为,照顾的几乎和服侍差不多了,伺候的舒窈洗漱,换了衣服,下楼和孩子们吃了点东西,当听到他们要去医院看小宝宝时,几个孩子当时就黑了脸。

    兮兮更是任性的直接扔掉了筷子,“小宝宝一出生就和小猴子差不多,哪里好了?

    你们还都这么喜欢!”

    厉政和厉霖的脸色也不太好,仿佛都在用一点一滴在抗议宣泄着。

    厉沉溪无奈的皱起了眉,旁边蒋文怡苦劝几个孩子,但仍旧没什么效果,最终,兮兮一噘嘴直接跑回了上楼,厉霖和厉政也跟着妹妹离开了。

    偌大的餐厅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位,蒋文怡素来疼爱孙子孙女,但对于这件事上,老人也有些惆怅,“怎么说呢?

    政儿这孩子,虽然是沉溪和我一手带大的,但这孩子从小和舒窈分开,没得到多少母爱。”

    “兮兮和霖儿就更是了,五年多的时间里,没有得到过父爱,你们之间又发生了这么多,几个孩子都很缺爱,生怕再多了宝宝,会和他们争抢这些爱啊!”

    蒋文怡语重心长,轻拍了拍舒窈的手,“多谅解一下孩子们吧!等小宝宝们出生了,他们也就习惯了。”

    舒窈也点头微笑,“妈,您放心吧,他们都是我们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不会偏疼偏爱的,而且这几个孩子,我和沉溪都知道,会很疼他们的。”

    “那就好,那就好啊!”

    其实呢,舒窈和厉沉溪私下里早就计划过了,虽然会生新的小宝宝们,但等这几个孩子稍微能戒奶后,她就会单独抽时间带厉政出去旅游一段时间,好好弥补政儿缺失的母爱。

    至于厉霖和兮兮呢,厉沉溪也会在此期间,单独抽时间带儿子和女儿,出去好好玩玩,将曾经亏欠孩子的,都在往后一点一滴中,尽量弥补找寻。

    这都是他们大人的打算,但孩子终究都是孩子,厉政不过十一岁而已,怎么可能懂的这些。

    再长大一点,自然就好了。

    厉沉溪和舒窈去了医院,路上,她就注意到了后方持续尾随的车子,不远不近的跟随着,那架势,不是跟踪,又是什么?

    还能如此明目张胆,看来,警方是摆明了在彻查厉沉溪的一切着,但她不懂,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在他眼中,却仍旧平淡如波,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似的,难道,她不问,他就不会亲自解释一下吗?

    还真是搞不懂这个男人的心,还是说,她真的想太多,可能只是其他的什么事儿?

    舒窈满腹疑惑,一路上也心情不佳,待两人踏入病房时,才看到了一脸虚弱,刚刚苏醒的萧奈。

    萧奈刚经历过临产,此时也是精疲力尽,护士给她扎了针,还在输液,看到舒窈时,努力坐起身和她聊天。

    江济生坐在一旁,怀中抱着大女儿,明显孩子也是一脸的不悦,还时不时的瞥着婴儿床上的两个小家伙,气鼓鼓的,“爸爸,你是不是以后都不爱我了?”

    厉沉溪闻言,这话,听起来好耳熟。

    “怎么会呢?

    你是爸爸的大女儿,爸爸最大的宝贝啊!”

    江济生哄着孩子。

    小丫头却不耐的瞥起了嘴巴,“明明之前说妈妈才是你的宝贝,我哪里算?

    我算看出来了,往后我就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地里的小白菜……”厉沉溪在旁听着,都忍不住扑哧笑了,俯身大手揉了揉孩子的脸颊,“不会的呦,爸爸和妈妈还会很爱很爱你的,同样,你也多了一个弟弟和妹妹,他们长大了,也会很爱你这个姐姐的,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