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亿次拔刀 > 第五百三十一章 逃出生天
    其实透过刚才冰灵儿一下冲到沈侯白的面前就可以看出,她其实还是有能力将沈侯白带出饕餮的‘吞噬’圈的。

    只是这将耗费她大量的罡气。

    比如现在……纵然她是无敌级的存在,在又是抵御‘吞噬’,又是抵御饕餮的黑焰,罡气的消失速度在原有的基础上十倍起跳。

    使得没有一会儿,冰灵儿罡气已经消耗了近三层。

    还有七层,看似很多,但这七层能不能带她和沈侯白出去却是不好说。

    虽然沈侯白很想帮忙,但他的罡气恢复液只有他可以使用,无法转嫁第二人,所以纵然他原有将罡气恢复液提供给冰灵儿使用的想法,却也因为限制而无法给予冰灵儿。

    “给我十息的时间。”

    正在这时,沈侯白对着冰灵儿说道。

    “十息?”

    “你要干什么?”冰灵儿面色涨红道。

    这不是冰灵儿在害羞,而是因为压力太大,使得她的脸上都渗出了热汗。

    “你别管,只要你支持十息,我就有办法带你离开这里。”

    言语间,沈侯白紧了紧抱着冰灵儿娇躯的双臂,以免自己被饕餮的吞噬给吸附过去。

    “你抱的太紧了。”

    由于沈侯白紧贴着冰灵儿,使得她的‘胸’部都被沈侯白的胸膛压扁了。

    “五息。”

    沈侯白没有理会冰灵儿,他一边听着系统的报数,一边给冰灵儿报数。

    “四息。”

    “三息。”

    冰灵儿一边听着沈侯白报数,一边罡气全力爆发中,不断的挣扎试图逃出饕餮的吸附。

    虽然沈侯白有说可以带着自己脱离危险,但冰灵儿怎么想怎么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所以谨慎下,冰灵儿不打算将自己性命寄托在沈侯白的身上,她更想自己把握性命。

    饕餮的吸附的确可怕,纵然是冰灵儿这个无敌级的存在,飞出三米却是要倒退一米,这样的速度,她想要带着沈侯白逃出生天,难度可想而知。

    但是……饕餮的可怕还是远远超过了沈侯白与冰灵儿的想象……

    随着饕餮再一次的‘嗷’发出一声吼声,原以为现在已经是最糟糕的情况了,然而,更糟糕的这才开始……

    “不好。”

    全力挣脱下,冰灵儿发现饕餮的吞噬吸附似乎在原有的基础上得到了强化,刚才……她尚且能够三米退一步,现在……别说飞三米了,就是一米,她都飞不动,不仅飞不动,反而在快速的后退。

    “怎么了?”

    看到冰灵儿很明显的在后退,沈侯白下意识的问道。

    “完了,逃不出去了。”

    看着沈侯白看向自己的目光,冰灵儿俏脸上,一颗颗汗珠顺着她那光洁的脸庞,脖颈滑落了下来。

    话音未落,冰灵儿与沈侯白瞬间倒飞向了饕餮那张开的血盆大口。

    不过,就在冰灵儿与沈侯白掉入饕餮的血盆大口之际……

    “系统提示:传送开始。”

    伴着沈侯白的脑海中传来系统的声音,沈侯白的身上闪耀起光芒,当然……冰灵儿的身上也同样闪耀起了光芒。

    当光芒消失后,两人一起消失在了饕餮的血盆大口之中。

    而这时的饕餮,它那张开的血盆大口已经闭合,然后整个世界都平静了,只是……平静下的是满目的疮痍。

    ……

    “砰”。

    妖魔世界。

    “逃……逃出来了吗?”视觉恢复,趴在沈侯白身上的冰灵儿,随着她环顾四周,她便发现已经不是在饕餮的血盆大口了,劫后余生下,‘呼’本能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然后仿佛虚脱了一般,趴到了沈侯白的胸膛上,微微闭合起眼眸,休憩了起来,她确实累了……

    而这时的沈侯白,亦是左右张望了一下,接着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和冰灵儿一样,松气中他闭合了双眼……

    不过闭眼归闭眼,他还是说道:“你要在我身上趴多久?”

    听到沈侯白的话,冰灵儿这才意识到她一直趴在沈侯白的身上。

    几乎是立刻,冰灵儿便支起了身子,然后本煞白的脸庞在这个时候浮上了一些血色。

    不过很快,冰灵儿便佯装一抹凶悍的说道:“你刚才抱我那么紧我都没说你什么,怎么……在你身上趴一下就不行了?”

    睁开双眼,沈侯白看着冰灵儿的傲娇模样道:“我是无所谓,如果你喜欢一直被这么看着的话。”

    话音未落……

    国公府的院中,一张四方桌前,一名大腹便便的女子,手拿一只麻将牌,一边撸着牌面,一边看着沈侯白与冰灵儿道:“哟,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也就是这个时候,冰灵儿察觉到了,在她身后的视野盲区,正有五六个人注视她,而这几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姬无双,李红衣,林颖,沈戈,林氏,阿绿,以及林虎等人。

    “表哥,真是秀啊,竟然又拐回来一个美女。”

    林虎的身旁,明珠看着冰灵儿那可谓绝世容颜的脸庞,他的一双眼睛立刻就直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丝羡慕……

    “是啊,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老天……你开开眼吧,就赐我们两兄弟几个美女吧。”

    林虎diao丝气实足的说道。

    “相公,这位是?”

    看着冰灵儿支起身子,然后以骑跨的姿态双手扶着沈侯白的胸膛的冰灵儿,姬无双不禁好奇的问询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正在这时,沈侯白一把扣住了冰灵儿抬起的一只手。

    “灭口。”

    听到沈侯白的问询,冰灵儿没有任何的遮遮掩掩,她直接说出了‘灭口’二字。

    不过,就在冰灵儿抬手被沈侯白扣住时,冰灵儿的目光来到了大腹便便的女子身上,她不是别人,正是李红衣……

    这一刻,冰灵儿愣住了。

    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冰灵儿不由得闭眼摇了摇头,待重新睁开眼睛,李红衣那张俏脸再次进入她的眼帘,她终于确定了,她没有出现幻觉。

    瞬间,冰灵儿冷酷的小脸上洋溢起了一抹笑容,同时惊声道:“你……你是……你是红衣大人。”

    看着冰灵儿吃惊的表情……

    其实李红衣早就认出了冰灵儿,所以微微一笑道:“灵儿,好久不见。”

    “红衣大人,真的是您红衣大人。”

    言语间,冰灵儿已经从沈侯白的身上支了起来,然后一下来到李红衣的面前,接着跪地双手把着李红衣的一条长腿道:“红衣大人,您还活着。”

    “显而易见啊。”

    李红衣耸了耸肩道。

    而就在李红衣耸肩的时候,冰灵儿注意到了李红衣那隆起的肚子。

    “红衣大人,您这是?”

    抚上李红衣的大肚子,冰灵儿的双眼又露出了震惊之色。

    “怀上了啊,还能是什么。”李红衣低头瞅了一眼自己的肚子。

    “怀上了?”

    “这……这怎么可能,这世上有谁能够配的上红衣大人您?又有谁值得红衣大人您给他生孩子?”

    嘴角一扬,然后李红衣小嘴一撅的朝着刚刚站起的沈侯白努了努嘴。

    顺着李红衣努嘴的方向看了去,然后冰灵儿便看到了沈侯白的脸庞。

    “他。”

    看到沈侯白时,冰灵儿愣了一下,愣完之后……

    “沈侯白……你……你果然不是好东西,我……我杀了你。”

    说完,冰灵儿冲向了沈侯白,同时无敌级的一掌已经拍向了沈侯白。

    不过就在这时,李红衣却是‘啪’一把扣住了她那扬起的手,然后无语说道:“你干什么?”

    闻言,冰灵儿立刻就道:“红衣大人这家伙不是好人,你一定是被他欺骗了,所以才会被他玷污,灵儿这就为你报仇,杀了这骗子。”

    嘴角微微抽搐中,李红衣一边用手挠起自己的脸蛋,一边说道:“他……”

    说道他时,李红衣朝着沈侯白看了一眼,然后续道:“他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和骗子还沾不上,并且……我是心甘情愿的。”

    “不……不可能,我不信。”

    说着,冰灵儿挣脱了李红衣的束缚,瞬间来到了沈侯白面前,同时娇喝道:“说……你对红衣大人做了什么,把她洗脑成这样?”

    “啪”。

    就在这时,让沈侯白都吃惊的事情发生了,李红衣来到了二人的面前,然后当着沈侯白的面前,直接一巴掌扇在了冰灵儿的脸上。

    不得不说,敢扇冰灵儿这个无敌级存在的,也就只有李红衣这个同为无敌级的存在了吧。

    捂着自己的脸庞,冰灵儿显得有些错愕,她没有想到李红衣会打她。

    而这时的李红衣,显露出了她无敌级的气场,同时语气冰冷的说道:“不要无理取闹。”

    就像大人训小孩,冰灵儿完全没有反抗的念头,只显得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

    同时说道:“红衣大人,灵儿知错了。”

    见状,李红衣这才收敛了身上的气息,然后伸出一只手抚上了冰灵儿脑袋,同时说道:“知错就好。”

    言语间,李红衣非常俏皮的对着沈侯白眨了一下眼。

    接着,李红衣便走回到了麻将桌前,然后说道:“来来来,继续打麻将。”

    而这时的冰灵儿,随着李红衣回去,她这才重新抬起了头,然后用着唇语对着沈侯白道:“我一定要让红衣大人知道,你不是好人。”

    见状,沈侯白倒也胸怀宽广,他摊了摊,然后说道:“随时欢迎。”

    说着,沈侯白便走向了麻将桌,然后对着李红衣道:“红衣,你过来一下。”

    不清楚沈侯白叫自己干什么但李红衣还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对着一旁站着阿绿道:“阿绿,你替我打一圈。”

    一分钟后,李红衣摸着自己的大肚子跟着沈侯白来到了国公府的厢房,然后颇为好奇的看着沈侯白道:“神秘兮兮的,怎么了?”

    “是因为冰灵儿?”

    “你放心,有我在……她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你老实告诉我,你还有多少寿元。”双手环胸,沈侯白看着李红衣道。

    “你突然问我这个干什么。”李红衣不由得一愣道。

    “你累了吧,要不先……”

    李红衣的话没有说完,沈侯白直接打断道:“不要和我顾左右而言他,老实回答我。”

    看着沈侯白一脸严肃,认真的模样,李红衣知道,她想蒙混过去应该是不可能了。

    于是,李红衣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有什么好问的,咱过好现在不就行了,况且也没多少天了,孩子就要出生了。”

    说着,李红衣拉过了沈侯白的一只手,然后抚上了自己的肚子。

    “你看,他在踢我呢。”

    看着李红衣,沈侯白摇了摇头,摇头中覆手一翻,沈侯白取出了一颗蟠桃,同时说道:“吃了。”

    “……”

    李红衣并没有想过沈侯白真的能将蟠桃带回来,所以随着此刻沈侯白将蟠桃取出,她的一双眼眸立刻就瞪圆了起来。

    “这……这是……”

    “蟠桃。”沈侯白看着因为吃惊而结巴起来的李红衣道。

    “你……你真的带回来了?”李红衣显得尤为不可思议的说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

    “只要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这句话的杀伤力实在太强了,以至于就算是李红衣,此刻也不免眼眶微微泛起了红。

    “老公,你真好。”

    说着,李红衣张开了双手,想要去拥抱沈侯白,但是几次下来,她便放弃了,因为她发现自己根本抱不了沈侯白,谁让她挺着个大肚子呢。

    尴尬间,李红衣收回了张着的双手,接着说道:“什么都不要说。”

    说完,李红衣拿过沈侯白手上的蟠桃,然后走出了厢房,走出的同时心下喃喃说道:“丢死个人哩。”

    一万年的寿元。

    虽然对于李红衣这种活了数百万年的存在,一万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寿元将近的她,这绝对是雪中送炭,因为有这一万年,李红衣完全可有在现在的基础上寻求突破,以突破境界来得到寿元的增加。

    无敌级并不是尽头,至少目前来看,无敌级之上还有一个太古级,比如‘太昊’,又如‘蛮尤’。

    只要李红衣进入这个境界,那么不说要增加多少寿元,亿万年,还是千万年,百万年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还有七颗。”

    沈侯白并没有将七颗全部给李红衣,除了用这七颗吊住冰灵儿,还有就考虑到李红衣或许能够突破,以她现在的境界,一旦突破,沈侯白几乎可以肯定,她的寿元一定会增加的非常的夸张,其次,像是姬无双,现在不过封王而已,寿元顶多几百年,若是她无法突破帝级,就可以利用蟠桃来续命了,又如自己的娘林颖,甚至父亲沈戈,所以与其到时候浪费,不如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

    “你不打麻将?”

    为了给蟠桃神树选择一个好位置,此时的沈侯白正在国公府的前前后后晃荡着。

    而就在沈侯白晃荡的时候,姬无双来到了沈侯白的身旁。

    “我又不是很喜欢打麻将。”

    姬无双挽着沈侯白的手臂,脑袋枕着沈侯白的肩膀,边走边道。

    “这次……相公你准备在家呆多久?”

    “不好说,不过暂时应该不会出去了。”沈侯白回应道。

    “那太好了。”姬无双面色一喜道。

    沈侯白终于选定了栽种蟠桃神树的位置,就在国公府的院落中。

    随着沈侯白命令系统将蟠桃神树中下,国公府立刻便被一股桃花香给笼罩了起来。

    “这家伙……还真把蟠桃神树给弄来了。”

    站在李红衣的身后,冰灵儿看着院落中的蟠桃神树,她虽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免不了的露出了一抹吃惊。

    “哇喔。”

    “老公,你好棒。”

    正当冰灵儿心下思忖的时候,李红衣来到了沈侯白的身旁,然后挽住沈侯白的一条手臂道。

    不等沈侯白说些什么,似话还没说完,李红衣又道。

    “老公,据我所知,蟠桃神树一次结九颗果实,你给了我一颗,那还有八颗呢?”

    “在我这里。”沈侯白没有隐瞒李红衣。

    “那……”

    双眼含笑,李红衣正打算在说些什么。

    不过,沈侯白似乎知道她准备说些什么,所以直接打断道:“我知道你想干什么。”

    “等你这一万年活完在说。”

    听到沈侯白的话,李红衣立刻小嘴一撅道:“人家都还什么都没说呢。”

    李红衣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另一番话音。

    “哇,这个男人越来越厉害了。”

    “蟠桃神树,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这次说话的是的沈戈。

    虽然蟠桃神树没有散发出任何的异象,但是沈戈还是可以感受到来自蟠桃神树的神韵,使得他不由自主的便靠近起了蟠桃神树,并且伸出一只手想要去碰触一下蟠桃神树。

    不过结果嘛,不言而喻……直接被蟠桃神树给弹飞了出去。

    所幸沈戈是一名帝级,所以还不至于就这么惨死。

    “儿子,这……这是怎么回事?”

    捂着生疼的胸膛,沈戈来到了沈侯白的身旁,然后问道。

    闻言,沈侯白没有立刻回答沈戈,而是看了一眼姬无双等人,接着才说道:“这是蟠桃神树,具有灵性,所以并不是谁都可以碰它的,比如我爹,他已经做了一个错误的示范,所以只可远观,不可近触。”

    “这么厉害吗?”

    林颖这时来到了沈侯白的另一边,原本是想去挽沈侯白的手臂的,但一看姬无双,李红衣,一左一右已经没有自己的位置,所以只能作罢。

    “当然厉害了,这蟠桃神树的年纪比我都大,是太古时代的东西,不厉害就怪了。”李红衣一手挽着沈侯白的手臂,一手搀着后腰道。

    随着沈侯白与李红衣这么一说,在场的人纷纷点起了脑袋,知道了这蟠桃神树轻易不可触之。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这三个月里,沈侯白没有在离开过国公府,而这三个月里,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沈侯白迎来了‘井喷期’。

    妖魔军团中,继乌鸦后,老鼠,牛,虎等十二战将中的六个得到了突破,晋升为了帝级。

    而当沈侯白一一蹭完他们的天劫后,沈侯白的肉体已经达到了九劫帝级的水准。

    由此,现在的沈侯白,虽然境界还是五劫,但是防御已经可以与九劫帝级对轰了。

    对此,李红衣只有两个字,便是‘怪物’。

    因为她从未见过境界只有五劫,但肉体却已经达到九劫的武者。

    说到李红衣,原以为三个月前她就该生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是无敌级存在的缘故,李红衣现在已经不是怀胎十月了,而是十三个月,然而……他肚子里的孩子依旧没有任何出生的迹象,这可愁坏了李红衣,毕竟一直顶着个大肚子,做什么事都不方便,甚至就是上厕所,后面都得站个人扶着她。

    好在这些日子沈侯白一直都在……所以不需要姬无双等人来帮忙。

    “儿啊,你到底怎么肥事,为什么还不肯出来,难道妈妈的肚子里这么舒服吗?”

    蟠桃神树下,李红衣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对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一旁,看着李红衣身下满地的瓜子壳,沈侯白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然后杀人诛心似的说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最近可胖了好几斤。”

    仿佛石化了一般,在听到沈侯白的话后,李红衣到嘴的瓜子生生停在了嗑瓜子的状态。

    约莫一分钟的样子,李红衣将目光打到了一旁正在教沈灵阳,沈灵月练字的姬无双身上,然后说道:“无双,他……他说的是真的吗?”

    闻言,姬无双朝着沈侯白看了一眼,随即露出一抹尴尬的点了点头……

    而就在姬无双点头的时候,正在练字的沈灵阳和沈灵月不约而同的转了脑袋,然后看着李红衣道:“小妈,爹爹说的没错,你最近确实胖了。”

    听到沈灵阳与沈灵月的话,李红衣又看向了沈侯白。

    见状,沈侯白毫不客气的又道:“你以为我在和你开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