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数定理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夏吾的名推理·二段
    很多对刑侦题材文艺作品有考据的人,都相信这么一件事——在那幽深的“不可能”之中,存在这么一个或然世界。

    在那个或然世界的日本平成末年,有这么一个叫做“米花”的城市。

    这个城市非常可怕,生存压力极大,很多后世的研究者认为,这或许是为了表现当年日本地区内卷化严重、社会压力巨大的现状吧。

    在这个米花町,一年之内爆发了数百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

    而这些杀人案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凶手都是预谋杀人,而非激情犯罪。

    而且他们在杀人之后,不会安排自己离境前往某些没有引渡协议的国家,而是会留在原地,等待警察——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非常自信,自己不会在现场遗漏皮屑之类的生物学证据。

    更奇怪的是,每次都会有一个侦探巴拉巴拉推理一通,然后所有的凡人都会当场认罪。

    这个侦探是如此的高效,以至于大部分案件的侦破工作都只需要几个小时来完成。

    另外,这个地区还存在一个明明可以当合法药企却硬是要当犯罪组织的、研究长生不老药的机构。

    这个机构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可以在贫困国家与地区展开人体实验,却非要在日本这种发达国家进行这种反人类项目。

    【有研究者认为,这或许是为了控诉资本主义的不合理性。

    】当然,所有的研究者工人,这个或然世界,一定在很深的不可能之中——因为它实在是太不可能了。

    实际上,大多数侦探,就算说出推理,也无法给嫌疑人定罪——那是警察与法官的工作。

    侦探的推理也不一定会被法官采纳,而真正有预谋的犯罪者,一定不会在律师到场之前说多于的话。

    所以,侦探一通BB,然后嫌疑人当场认罪的不可能性,真的太大了。

    而对于奥伦米拉来说,这是他逆转的胜机。

    “这可不好说啊!”

    夏吾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拍桌子,然后单手气势汹汹的指着奥伦米拉:“证据的话,肯定存在的。”

    “一切都是你的推理……”“不只是我的推理。

    这里就有两个证据,可以支撑逻辑链。”

    夏吾如此说道:“你知道为什么赫胥黎会真的相信‘主角属性’这么扯的东西会真的存在于我的身上吗?

    因为奥尔格·刘留下了详实的实验记录。

    能够读懂他的实验记录,那么任何人都会相信,我确实是主角,我的一举一动都有不平凡的意义——证据一定都会汇聚到我身边。

    这是客观事实。”

    “然后就是第二点,你的权能。”

    奥伦米拉沉默了片刻:“原来如此……”“实际上呢,只要你肯公开你手中的那个文档,那么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夏吾双臂抱胸:“它是绝对真实的——这是你的权能,并且很多人都能证实你权能的意义。

    你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只需要将这个文档公开,任由我查阅。”

    奥伦米拉沉默了。

    “怎么样,这个事情应该很简单吧?”

    夏吾耸耸肩:“你看,事情一点也不复杂。

    只要你公开了自己权能取得的内容,并且从中找出证明你无辜的段落,到时候我的研究就会成为作者的视点、读者的视野,来表述你的纯白无瑕,为你洗白。

    而这个时候呢,隐瞒这个档案,只会让你洗不白——你知道吗?

    嫌疑人拒绝提供‘可能对自己有利的证据’,只会加深警方与法官对他的怀疑。”

    奥伦米拉继续沉默。

    片刻之后,他才说道:“这关乎包括我在内、很多人的隐私问题……”“不不不……你这就输了,奥伦米拉。”

    夏吾摆摆手指:“我知道的,根据我的名推理,我说出这句话之后,最多过三个自然段,就会出现一个旁白,介绍你实际干过的龌龊事情。

    这个旁白,与你的思考无关,它只是一个开着上帝视角,陈述事实的旁白。

    开头应该是‘事实上’。”

    奥伦米拉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正如他可以通过自身权能,与自身无法感知到的奥巴塔拉对话,无需魔法就能完成“读心”一般的奇迹一样,他自身的权能所引发的奇迹,他自身也无法控制。

    这本书是该死的上帝视角,“叙述者”才是无所不能的上帝。

    这位上帝可以窥视任何人的思维与过去。

    事实上,他也确实做过不少玩弄他人命运的事情。

    联系玛德莱纳暗算那个著名基因猎人来创造或然神奥绍熙也好,联系瓦德纳继续某个召唤恶魔的实验也好,都有他的影子。

    斗魔们在他的指点下悄无声息的占据了本地的警察局,这个过程当然也会死人。

    另外还有控制黑帮贩卖致幻剂——这一方面是为了增进自身经费,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这个城市增加更多的迷幻色彩,让他们这些通过人类的心灵固定在必然世界的存在有更多的生存机会,这也同时掩盖了他与科技之神间的交易,让人类警戒人类社会之外的社会系预警魔法没有正常工作。

    这些都是犯罪。

    无数的悲剧,他早就知晓,甚至亲自推动。

    他确实没有亲手杀害过人类,但是他推进计划、编织剧情的时候……“你想说这是必要的牺牲?

    还是说一切都是已经注定的剧情?”

    夏吾如此嗤笑:“别傻了老兄。

    我觉得你洗不白。

    别想洗白。

    跟奥尔格那老混蛋混一条道的,都该下地狱。”

    毫无疑问,这老东西的实验对象,绝对不止有“动物”——奥尔格·刘最初所选定的实验对象就是人类。

    想要将这个仪式当中的“人类”替换成“动物”,又需要对这个仪式有多么深的理解?

    要对这个仪式有这么深的理解,那又需要多少次实践?

    这个过程又有多少人重复了夏吾的经历?

    毫无疑问,奥伦米拉就是夏吾最厌恶的“奥尔格”那样的人。

    看到这里,奥伦米拉的手指微微颤抖。

    他觉得自己的最优结局已经无法实现了,只能争取次一等的待遇。

    他压抑自己的愤怒,问夏吾:“难道我们不是一边的吗?

    我们不应该成为朋友吗?

    ‘我们是剧情中的人物’——这个世界,这个历史,只有你我才如此确切的理解这种痛苦。

    我们是一边的……”“我夏吾大好男儿,竟和你奥伦米拉相互理解!”

    夏吾冷笑:“我灭你口的理由更多了呀!”

    “为什么……你明明不认识他们!”

    “哈?

    你想说的明明是‘读者都不认识他们,所以为什么要指明这一点’吧!”

    夏吾重新坐回地面上,用鼻子哼哼两声:“当然是不让你洗白啊!别忘了,奥尔格可没给我留‘同理心’这种东西。”

    很多实际上杀人如麻的角色,之所以能够洗白呢,是因为作者运用了春秋笔法。

    某些设定杀了若干万人的角色,只要不去描写他杀的某一个人如何如何、不让受害者蹦出来控诉、不去反应受害者的痛苦,保证“杀人”这件事没有产生什么影响,更不去描写被害者的视野之类的,那就完全没问题了。

    这就好比印度神话里那些随手一招爆掉科学计数法计算的范围的角色一样,不会给人任何真实感。

    “杀了若干若干人”就和“战斗力若干若干万”、“拥有若干若干财富”一样,只是设定里堆叠的数字而已。

    只要没人提,那些或温柔或正义的主角也不会计较。

    但是夏吾计较了。

    于是有了那个“事实上”。

    于是奥伦米拉就陷入了极端不利的境地。

    他完蛋了。

    “接下来要怎么办?

    和我战斗吗?”

    奥伦米拉看着夏吾:“我没有直接战斗的能力。”

    “你不是知道过程吗?”

    夏吾耸耸肩:“反正你死定了,我看着就好,现在不怎么想动弹。”

    夏吾说完,就双手摊开,倒在地上,整个人躺成一个“大”字。

    “我现在就想看看,最后我到底要怎么才会站起来去杀你……或者你怎么死的。”

    由于这一切注定会发生,所以不需要夏吾自己去思考“怎么做”,夏吾也不打算自己动手——他倒是想要看看剧情要怎么推动他去做。

    奥伦米拉失望的垂下眼睑。

    他其实反倒是希望夏吾可以攻击他。

    因为这个行为就与这里所记载的预言不符了。

    或许,夏吾可能是唯一一个能够违抗这个“预言”的人呢?

    毕竟他是主角呀!但是,很遗憾的是,“夏吾可能是唯一一个能违抗预言的人”这件事,都是他在这里看来的。

    在理清了这几句话之间的上下文关系之后,奥伦米拉再一次调整了一些纸片的位置。

    现在,剧情更加清晰了。

    奥伦米拉也更加失望了。

    如果主角也不可能违抗这命运的话,那么这个世界观下,就不可能有人能做到这一点了。

    奥伦米拉闭上眼睛,摸索纸片。

    他要想办法自救。

    ——如果那部分纸片不是出现在夏吾或者其他人讨论“侦探小说创作”的对话之中……奥伦米拉有了个想法。

    “雷蒙德·钱德勒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小说家。

    在雷蒙德·钱德勒生活的年代,文学界对类型文学异常鄙视,但雷蒙德·钱德勒却还是让自己的作品被录入冠以‘经典’之名的文库。

    他笔下的主角菲利普·马洛是……”夏吾听着奥伦米拉对着空气的大神表演,微微感慨,这家伙确实顽强得可怕。

    现在这样绝望的逆境,这人居然也还在寻找反击的机会。

    他在试图对“读者”们吹雷蒙德·钱德勒、吹菲利普·马洛,吹所有的硬汉派侦探小说。

    在硬汉派侦探小说里,主角确实也可以侦破案件,但是侦破案件却往往对漆黑的现实没有多少正面作用。

    不是犯罪者继续逍遥法外,就是这个社会很快就有新的恶人来填补犯罪者留下的空缺。

    不管怎么说,这类小说的结局,和“嫌疑人认罪伏法”的传统小说有很大的不同。

    夏吾自己也蛮喜欢钱德勒的,所以就躺在地上听奥伦米拉在那大声的吹。

    但是听了十分钟之后,夏吾也有些厌倦了。

    奥伦米拉毕竟是个或然神,不是文学评论家,不懂文学批评,没吹出花来。

    夏吾又忍了十分钟,才道:“喂喂,奥伦米拉,停一停,停一停,没用的。”

    奥伦米拉看了夏吾一眼。

    “你知道吗?

    虽然现在作品的主视点毫无疑问是我,但是决定要叙述什么的是作者朋友。”

    夏吾说道:“按我对那个混球的理解,你这一段话,最多帮他水一百字,说不定还不到,然后这一百字后面所有内容,都会被一个省略号所取代的。

    如果是改编的电影呢,这一段就要配合加速的时钟,让你的话变成一大段不可分辨的叽里咕噜。”

    奥巴塔拉闭上了眼睛。

    他看到了。

    这一段文字刚刚被他拼凑了出来。

    “要是你被奥尔格那个混蛋抓住之前,就有这样的求生欲,那该多好。”

    夏吾再次感慨一句:“如果你别被抓到,那一切就都不会发生啊。”

    奥伦米拉叹了口气:“奥尔格·刘背后还有其他力量啊。

    他当初一个大学生……虽然天赋异禀,但也只是个小有名气的天才。

    他为什么能够做下这样的事情?

    如果理想国的大学生个个都有这种本事,那还不得翻天了?”

    夏吾含笑看着他。

    奥伦米拉再次陷入了沉默。

    似乎是在等待夏吾的追问。

    “说啊,继续说啊。”

    夏吾抱住自己的胳膊:“现在不求安全退场了?

    因为发现那个难以达成,所以开始暗示自己身上或许有后续剧情的线索,绝对不能死?

    你想要安全的活到后面几部?”

    奥伦米拉愤怒的捶了椅子扶手一下。

    夏吾说出来之后,这一招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不灵了。

    夏吾摇摇头:“来,继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