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数定理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名侦探的名推理与名台词
    “退场方式……”夏吾几乎笑出声了:“行啊,你去给法官说啊,看他给不给你体面的退场……”奥伦米拉脸色一变:“这就是让我去死。”

    夏吾好奇的看了看那些悬挂着的纸条:“对不起,我是正义的主角。”

    “你自己信吗?”

    奥伦米拉忍不住问道。

    夏吾随便找了张草垫子,坐在地上,对奥伦米拉说道:“我内心怎么想好像不重要吧?

    重点是,每一个人类都有名为‘公正世界’的错觉——话说‘公正世界’这个话题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吧?

    狗作者是不是又逮到了水字数的机会了?”

    所谓“公正世界”,是一种归因偏差产生的错觉,且普遍存在。

    简单来说,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以及“付出一定会得到收获”这样。

    对于人类来说,最接近这个“付出一定有回报”的事情,就只有“玩游戏”而已。

    现实生活中,大把的努力是没有回报的。

    至于“善恶有报”,更是一种幻觉了。

    法律也只能制裁罪人,而不能制裁恶人。

    只不过在正常的法制之中,罪人一般都是恶人——而且恶人里有很多都不是罪人。

    但是在文艺作品之内,“善恶有报”在大多数时候都是很明显的。

    或许在剧情的中期,会有很多善良的角色因为名为“悲剧”的动力而悲剧掉,成为主角情感的推动,但是这些悲剧角色的“愿望”都会在大结局的时候以某种形式实现,可算是一种报偿——当然,残酷一点的说,很多观众在看到结局的时候,对剧情中途死去的角色都不一定有很深刻的印象了。

    但是,做了恶且活到大结局的恶人,多半会在大结局出事。

    这是很明显的。

    当然,也存在某些少数状况——比如说作者三观清奇,他脑海之中的“公正世界”与一般人脑海中的“公正世界”有所偏差。

    【譬如在某些作者的眼中,“校园霸凌”可能是增加人物魅力的正面因素】但问题是,夏吾这么说了。

    夏吾是打破了第四面墙的特殊主角。

    “某种意义上,我说的话呢,就有那么一丢丢的可能性,代表了作者本人的想法——既然你明白自己是每周会出现过一次的怪兽,那么乖乖吃一发奥特曼的光线技就好,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这只是刻板印象。”

    奥伦米拉如此说道。

    “什么?”

    “没人规定奥特曼必须每周杀一只怪兽,也没人规定怪兽只能被奥特曼杀死。”

    奥伦米拉如此说道:“来地球或者人类世界寻找幼子的怪兽母亲,通常会被送回自己的栖息地;因为人类污染而变异的巨型动物,则会被细胞缩小光线变成无害的生物;被邪恶外星人控制,被迫与奥特曼战斗的怪兽,也有机会重获自由。

    没有自主意识的怪兽,则会被简单的送到外太空去。

    这些都是相当常见剧情。

    ‘奥特曼一定要杀死怪兽’,只是一种单纯的刻板印象。

    在部分奥特曼中,甚至有接近十分之一的怪兽与外星人没有被杀。”

    “噗……哈哈哈哈……”夏吾忍不住鼓掌:“不愧是智慧之神……辩论技巧玩的挺溜啊!这一手概念偷换得!我只是顺着你的话茬来了个比喻,不是说你真的有资格获得奥特曼里怪兽的待遇——话说了你为了摆脱自己的现状,研究的东西还挺多的。”

    “再者,你是最终BOSS啊朋友。

    奥特曼先生有理由放过宇宙蜗牛达利班、怪鸟西拉、变异怪兽莫拉特王之类的杂鱼,但是没理由放过邪神加坦杰厄嘛!——啊,如果你真的啥都知道,那也应该懂得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宇宙蜗牛达利班,是“来地球或者人类世界寻找幼子的怪兽母亲”,怪鸟西拉与变异怪兽莫拉特王均属于“因为人类污染而变异的巨型动物”,前者吸尽了地球上人类制造的某种有毒气体后在奥特曼的帮助下飞向宇宙,后者则被缩小无害化。

    邪神加坦杰厄,剧集的最终Boss。

    以上案例均出自特摄剧集《迪迦奥特曼》。

    奥伦米拉稍稍翻动文件夹:“啊……但是如果以这一部作品的剧情来说,我明显不应该是加坦杰厄。

    要知道,你才是主角哩,这最多只能算是你漫长人生的一小部分。

    从这一点来看,我的剧情地位甚至还不如哥尔赞那种……”超古代怪兽哥尔赞,第一集就出场攻击奥特曼石像,促使主角危难关头变身为奥特曼的那一头怪兽。

    “不不不,既然你判断这是单行本,那么很显然,这里很快就要先结局一次了。

    可能作者朋友想要过几年再来写第二部。

    你作为阶段性boss,没有被放回去的道理。”

    “而且现在才来说‘我想当一个好人’,不嫌太晚了一点吗?”

    夏吾接着说道:“你干了些什么挫事,自己不清楚吗?”

    奥伦米拉摇头:“还真不清楚。”

    “人体实验……”“关于这一点,我得解释一下。

    人体实验是奥尔格·刘先生做的。”

    奥伦米拉摊手:“我……或者我的前身,是唯一一个非自愿成为或然神的人类。

    你看到的大多数或然神都是动物对不对?

    包括你剧情目标的奥巴塔拉,第一个遇到的伊洛古……”“不是还有那个谁吗?

    那个狩猎之神奥绍熙。”

    夏吾耸耸肩:“那是个人吧?”

    “他自愿的。”

    “嗯?”

    “为了复仇,他自愿的。”

    奥伦米拉重复了一遍:“奥绍熙的前身,是加纳科乔最好的基因猎人。

    很多年之前,这里发生过一次生物样本泄露,郇山集团设计的一种寄生虫,寄生在几只果蝇身上,那几只果蝇又被路过的野鸟吃掉了。

    为了消除这个时间的印象,当时最好的基因猎人接受了郇山集团的雇佣,回收这些样本,并且保证原本立刻就要爆发的寄生虫感染数年内都没有出现。”

    “因为这件事,郇山集团本地主管就给予那位猎人报酬,让他移民到北回归线以北去了。

    但是他发现自己当基因猎人这么多年的积蓄完全无法维持北回归线以北的日常花销。

    他缺乏在那边工作的学历,本地主管给他的身份也没有申请福利保障的可能。

    由于穷困潦倒,他不得不去干一些有点危险的工作,然后被驱逐。”

    奥伦米拉顿了一下:“然后,他才意识到,本地主管并不允许他这种掌握着自己黑材料的人好好活下去。

    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获得力量去复仇。

    然后,我和他做了一个交易。

    我言明了一切有可能的后果,然后问他愿不愿意赌这个机会。”

    “怎么……”夏吾本想说“怎么可能”,但是他的大脑很快就抓住了线索:“原来如此啊原来如此。

    我仔细想想,那个猎人,好像很早就是这个地方其他基因猎人的偶像了?

    因为干得很成功,所以还有塑像……他是一个idol——受崇拜之物。

    所以‘奥绍熙’的神性进入他的身体后,必定能够固化下来。

    他本身就受到狩猎者的崇拜了。”

    Idol,现代人在提到这个词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那些容姿端丽、理论上的工作是唱歌跳舞但实际水平其实一般、本质上是向粉丝兜售“梦想”但实质极度物化、完全属于粉丝的某个群体。

    但这个词原本的意思,却是泛指所有“受崇拜之物”。

    受崇拜之物,神的塑像、崇拜的对象、哲学上的谬论,或者是“不存在的幻影、目标”。

    正是因为这个词的意思与“那些理论上工作是唱歌跳舞实际上的工作是满足粉丝的群体”如此切合,所以后来的这个引申义几乎覆盖了原意。

    但在神话学中,这个词亦是相当有存在感。

    智人——尤其是晚期智人,是会本能的相信“不存在的事务”的。

    在遥远的过去、神明、宗教、组织、国家都不曾以物理上的形式存在于地表之上。

    但智人会相信他们的存在,所以他们借由这些东西,取得了不可思议的组织度,从而团灭了其他人族物种。

    可以说,“神”就是标准的idol。

    奥绍熙的前身是一个“idol”——猎人行会前甚至有他的塑像。

    他可以直接将基因猎人行会当成是自己的神殿,因为确实有猎人在某种意义上崇拜他。

    而“奥绍熙”,则是古老的猎人所崇拜的“幻影”。

    那个猎人与“狩猎者之神奥绍熙”,在这个层面上重合了。

    夏吾甚至可以确定,自己的这一番思考过程,就成为了当初奥伦米拉顶上奥绍熙的隐患因。

    他正是看到了这一段,所以笃定以那个猎人为素材可以固定“奥绍熙”的灵。

    “那个猎人的遭遇,或许就是你一手安排的。”

    夏吾挑起眉毛:“你知道吗?

    就算最后一刻那个猎人自愿接受你的仪式,那份‘自愿’也是非正义且不合理的——他从头到尾就不知道真相。”

    “孩子,你是个侦探。”

    “摩根·弗里曼”叹了口气,点了点自己的额头:“你得有证据,才能完成对我的制裁。

    你是个侦探小说的主角。”

    ——难缠的敌人……夏吾想到。

    这个家伙比任何人都懂得利用“主角属性”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在这一点上,京都纯子、米氢琳和赫胥黎那一班废柴都远不如他。

    奥伦米拉并不打算直接和主线剧情对抗,他只是想要利用夏吾自己说过的话改变剧情的导向。

    夏吾说过自己会成为侦探,那么他就得依靠“推理”来给这为故事献上高潮。

    不然的话,这就不是“侦探的故事”。

    “哎呀!我还真这么说过!”

    夏吾惊诧了片刻:“那这样好了……我就来表演一下我的名推理吧!从哪儿说起呢……啊,对,既然你手上有全部的原文,那么……”他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应该就是我第一次去当基因猎人那里吧?

    注册之后租了辆车去森林,然后遇上乱七八糟的一堆玩意。”

    奥伦米拉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在夸赞夏吾,还是认同他说的话是事实。

    “那片森林啊……对,当时我应该是抓到了个什么?

    哦,不对,一只苍蝇撞到了我某个外星朋友的眼睛上,导致他身上的一把刀掉下来,差点砸死我的一个地球朋友。

    我那个地球朋友被另一个朋友扑到,但是那个强壮的朋友第一次使用魔法,没能止住狂奔的势头,身上挂着一根藤蔓撞树上了。

    他当时脚边有一条蛇,蛇受惊钻进树洞里。

    树洞里的老师被吓出来了,于是吓到了树上的鸟。

    鸟尖叫一声,吓到了猴子,猴子手上的芒果就吊在一头大象身上,然后大象吓到了,狂奔的过程当中惊出了一只鸡。”

    夏吾指了指上面……然后又改成下面……然后想了想,又改成正前方:“我也不知道那里算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就对了——就是奥巴塔拉的权能所释放的那一只。”

    “而这个过程当中,最大的问题在于……为什么那些动物会表现出非一般的敏感与暴躁呢?”

    奥伦米拉点了点头:“是啊,为什么呢?”

    “随后,加纳科乔接近太空电梯的一条花鸟市场旁,某个大象公交的象舍发生了暴动,据传,应该是一场爆炸惊动了象群,导致象群暴动——但还是那个问题。

    大象没那么敏感,不应该被一个芒果吓得惊惶失措。

    拉公交车的基因改造大象更是去除了对火与强光的恐惧。”

    “那个运营公交站的黑帮把大象肉分割售卖。

    我购买一部分之后发现了其中含有一种寄生虫。

    原本我担心这玩意会让人感染什么疾病,但是后来经过验证,发现它是标准的郇山生物工业产品——对人类蛋白质极端过敏。”

    “它们出现在加纳科乔周边的野外环境,就说明处于半失控状态。

    但是当年的新闻完全没有记载,根本就没有出现在网络上。”

    “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了——郇山怀着某种目的有意识的投放,以及……虽然这东西曾经失控,但是一度得到控制,并且消息还被抹除了。”

    “我身边不会出现任何没有意义的剧情。

    而这些连在一起,再结合你说过的话,就可以构成一条名推理——当年处理这个东西的人,就是奥绍熙的前身。”

    奥伦米拉耸耸肩:“确实是这样没错——但那又怎样?”

    夏吾哈哈大笑:“终于能说出这句名台词了——那可不一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