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数定理 > 第一百八十七章 这里面的画饼你们就当真的信
    这实在是最绝望的局面了——以奥伦米拉的眼光来看。

    奥伦米拉的权能是“获得一堆写着字的碎纸条”,这些碎纸条上面的内容可以拼成一部小说。

    而这部小说会精准的预言奥伦米拉在若干年后所面对的局面。

    然后,这部小说做记载的一切事实都会出现在奥伦米拉的生活之中。

    一切。

    并且一定会发生。

    不管奥伦米拉做什么,都一定会发生。

    甚至奥伦米拉为了改变预言而做出的努力,也会变成预言的一部分。

    更让奥伦米拉觉得造化弄人的是……“奥伦米拉为了改变预言而做出的努力,也会变成预言的一部分”这一条设定,并不是他试出来的。

    而是这里写了。

    对的,就是因为这里写了,而且写了四遍,所以带着“奥伦米拉为了改变预言而做出的努力,也会变成预言的一部分”这十四个字加一个逗号的组合,理论上被抽出来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四倍。

    “奥伦米拉为了改变预言而做出的努力,也会变成预言的一部分”这件事,也因此被奥伦米拉洞悉。

    他好多年前就抽出来了。

    而从他拼凑出“奥绍熙在误会之下带回夏吾”这一部分剧情之后,奥伦米拉更是明白了主角的不可战胜。

    不管怎样,他奥伦米拉难免会向下属透露一点关于“夏吾”这个人的情报——奥绍熙很明显是知道“有这么个人”的。

    但就算如此,他还是在毫不知情的前提下,就将这个可怕的主角抓回了奥伦米拉与斗魔合作建立的秘密基地。

    那个明明保密工作不怎么样,但大概是因为剧情需要所以硬是几十年都没被人类发现的秘密基地。

    也就是说……“从读到那个剧情的时候,我就认识到了。

    就算我有再多的下属,再大的势力,也无济于事。”

    奥伦米拉叹了口气:“因为‘剧情需要’,所以我不管有多少的战斗力,最终能出现在您面前的,一定是您能应付的范围之内的。

    他们没办法一拥而上,因为‘剧情’就是这么要求的。

    我们就好像……对,奥特曼中每周出现一次的怪兽,假面骑士中每周出现一次的怪人,或者古早机器人动画中每周出现的杂兵机械怪兽。

    因为剧情规定,我们一次只能触动那么多的力量。”

    夏吾点了点头:“好像是哦……这样一看我确实蛮强啊!”

    “您不可战胜。

    就算赢得了一时的胜利,也无法一直如此——您总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奥伦米拉如此说道:“我胜利的方法只有一种……只有那一种而已。”

    奥伦米拉胜利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剧情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来一个惊天大反转。

    也就是,在大结局之前,夏吾过得一直很快活,每天和朋友吃吃喝喝,轻松愉快的击败每周固定出现的怪物,进入主线之后也是逢战必胜,干脆利落的击败每一个干部级别的或然神。

    就算有那么一两个强者,一时之间无法击败,夏吾也一定会变得更强,去将他们击败。

    一直到最后,夏吾打到奥伦米拉面前。

    然后,奥伦米拉对着夏吾展露了这本书的全部姿态,再对他说:“你只不过是在作者的掌心跳舞……你只不过是个虚假的构造。

    你的一切行为都毫无意义。

    你的一切早已注定。

    不管你现在是否反抗,都对结局毫无影响。”

    如此以来,整部小说画风陡然反转,然后走马灯下,过去的一切快乐景象都如走马灯一样飞出来,接着化为飞灰。

    这样画风的一百八十度转变,就有可能产生极大的冲击力,而使得作品能够给读者沉重的冲击,以至于“印象深刻”。

    这也算是一种很自然的手法了。

    而奥伦米拉唯一的胜机,恰恰在这里。

    他只有“在一瞬间扭转整个作品的画风”,并且还要保证对夏吾自身的精神产生极大的冲击,然后不给他任何思考、反应的机会,才能强行扭转命运。

    但是……夏吾身上有个球。

    那个是出自任氏集团某个作品的道具。

    当时,他为了抓住一个伪装成警察的胖子斗魔,而利用自己“取出对现状有用的道具”的魔法,涌现了这么一个东西。

    当然,“版权”是一个非常暧昧的东西。

    “这个段子某某写过了,所以其他人不能写”这种事对于创作实在是太过克制,因此法律对于“侵害版权”的判定是有一套自己的逻辑的。

    它只保护某个作品的表达,而不会保护作品的思想、风格、结构。

    这是一个有明确范围的东西。

    ——啊,当然,如果放宽了说,这种行为确实能算是侵权,只不过不违法。

    但现代的康采恩式垄断财团,已经获得了任意解释法条的权柄。

    对于任氏来说,“夏吾扔出一个红白相间的球捉住了一个生物”,就是一种侵权行为。

    任氏的“版权保护”是可以发挥作用的。

    所以他身上就背负了“不幸”的概率魔法。

    然后,这个“不幸”,让夏吾不小心听到了米氢琳为击败他而苦思得到的东西。

    他“不幸”的被击败了。

    但是奥伦米拉唯一的胜机也就这样消失了。

    因为从“情感的冲击”上来说,“得知自己只是牵线木偶,行为缺乏意义”的瞬间已经过去了。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夏吾进行新的心理建设了——至少很多读者会这么想。

    “主角是无法战胜的。”

    奥伦米拉如此说道。

    “噗噗……哈哈哈哈……”夏吾忍不住哈哈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你也怪可怜的。

    居然是遇到了和我差不多的问题吗?”

    奥伦米拉的权能是前所未有的强。

    但也是前所未有的弱。

    “不,实际上呢,您是无法解脱的,因为您是主角。”

    奥伦米拉如此说道:“而我唯一的希望,就是脱离剧情,脱离这个作者的笔触,到您所无法意识到的广阔世界去。”

    夏吾楞了一下:“啊?”

    “请跟我来吧,主角先生。”

    奥伦米拉微微躬身,然后握住自己脖子上挂着的芯片状神恩科技产物:“用意识包裹住这个‘有限不可能潜航仪’,调整自身的‘不可能性’。”

    奥伦米拉的手搭在了夏吾的肩膀上。

    夏吾按照奥伦米拉的指导,使用这个“有限不可能潜航仪”。

    他感觉到一种“上浮”的感觉。

    明明没有水,但是他却在“向上”……“向上……”“这个玩意没有那么好用。”

    奥伦米拉叹息:“你得知道一件事有多不可能,这个东西才能通过魔法拟合演算。

    将你送入某个或然的世界里。

    但实际上,一个事情‘有多不可能’,难以统计,现在的一切也缺乏统计学意义。

    就连科技之神自己也用不好。

    他只是有相关的技术而已。”

    “唯一比较好实现的,就是‘上浮’,进入‘可能性’为‘1’的‘必然世界’。”

    夏吾忍不住问道:“所以你们就是用这个增加同伴?”

    “不,我只是知道自己因为偶‘剧情需要’一定不会在剧情之前迷失,所以才敢于随意使用这个东西。”

    奥伦米拉如此说道。

    在这个过程当中,他面部的画风不断变化。

    一会是写实风,一会是高度流畅的3DCG,偶尔是定格动画,甚至有时干脆就是二次元纸片人。

    夏吾觉得,自己身上也在发生这样的变化。

    只不过他的感官无法对此发生感觉。

    “如你所见,‘或然的世界’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

    许多神话的真实性比那些虚构创作的艺术作品更低。

    神话实在是太不可能了。

    稍有不慎就会迷失其中。”

    奥伦米拉叹气:“而正如必然世界对你们这些必然世界的生物存在天然吸引力一样,或然世界也对原本生存于其中的或然生物有天然吸引力。

    一旦迷失,我们就无法回到必然世界。”

    “就算没有迷失,如果我们这些或然神主动进入了‘神话’,那么我们很快就会重新成为‘神话’的一部分。

    这一点,赫胥黎已经见过了。

    有了必然世界的肉身,有了这个‘有限不可能潜航仪’,我才能反过来借助那种天然吸引力,短时间内进入原本属于我的约鲁巴神话。

    肉体与芯片会保证我不会轻易被同化,我会在新的约鲁巴神明身上留下印记,然后尝试以奥尔格·刘的魔法,创造新的同伴。”

    奥伦米拉叹息:“如果不是早就知道我会说这种话,我也未必有勇气重新进入或然世界。”

    突然,夏吾感觉自己身体陡然被引力重新俘获。

    这种感觉是突然出现的。

    他立刻往下方坠落。

    但就在这个瞬间,他踩到了地面。

    这种感觉很奇怪。

    这地面应该不是特别坚实,有点软,类似于软泥却不会陷住脚。

    如同干冰造成的舞台效果一般,白色的烟雾缭绕在地面……不,不对。

    仔细感知就会发现,这白色的烟雾,根本就是“地面”本身。

    这个白色的雾气就是地面本身,下面根本就没有东西了。

    “不要去思考这玩意的流体性质。”

    奥伦米拉告诫道:“这个地方原本就是‘神话’——只不过因为固化在必然世界的或然神足够多,所以也被带到了浅层的‘不可能’之中。

    这里是约鲁巴神话之中的‘天上世界’。”

    夏吾仔细一看,发现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原始风情的地方。

    远处,稀疏的棕榈树扎根在云雾之中【也不知道它们是怎样才保持不倒的】,巨大的茅草建筑群耸立在云间。

    这里是神的居所。

    啊,对,确实是这样,即使是神的居所,也就是这种草木的结构。

    约鲁巴人并没有使用石材之类建设房屋的习惯。

    在他们的世界观中,用草木建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房子就应该是这样。

    泥土混合木头的柱子,在配上神秘而繁复的花纹雕塑作为装饰。

    这就是他们的神话之中最为尊贵的居所了。

    奥伦米拉也挺无奈的:“事实就是这样……当神也不容易啊。

    请跟我进去吧。”

    两人进入了最大的房屋。

    然后,来到了一个……现代化气息很浓厚的地方。

    那是一个类似于“工作室”的地方,几面都有办公用的白板与油性笔,随写随擦的那种。

    看得出,奥伦米拉一直在推演剧情。

    然后,许多根绳子杂乱的挂在房间内,一个个晾衣服的小夹子将一张张小纸片夹在绳子上。

    夏吾翻了个白眼:“这些都是你权能具现的?

    这剧情还真是又臭又长……”“里面包括了番外、特别篇、同人作品……”奥伦米拉微笑道:“字数还是不少的。”

    “噫!”

    夏吾撇撇嘴:“这看起来有几百万字嘛,要是这个作者水一点的话,你还可以多逍遥好久咧。”

    “不不不,就现在已经整理出来的内容来看,最近一周的剧情,这位作者就写了六七十万字。”

    奥伦米拉苦笑:“按照这个速度,我可能没几天好活了。”

    “更要命的是……我还有非常小的发现吧。”

    奥伦米拉摇摇头:“你也看到了……我只能以‘碎纸条’的形式得到这本小说的片段,但是我并不知道这部小说具体的进度。

    除开‘盂兰盆节’之外,这部小说的文字也缺乏具体的日期。

    甚至里面还有‘回忆剧情’这种东西,所以我不能判断那些纸条的先后顺序。”

    “但是,我很早就发现了一件事……我的故事其实很短,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之后,就彻底消失不见。

    大概……八九十万字的剧情哪里?

    很明显的,这是一段大剧情——或者说,我不是你的最终boss,明白吗?

    我不是什么最终boss。

    你真正的冒险,要分成好几个阶段,是好几个不同的单行本……”夏吾甩甩手:“八九十万字的单行本?

    不嫌太厚了吗?

    估计是第一部第二部的关系?”

    “很有可能吧。”

    奥伦米拉叹息:“在这个时间点之后,我就没有再出现过了。”

    “那个时间点已经迫在眉睫,而我又看不到哪怕一点儿战胜您的可能。”

    “所以,我现在只能为自己选一个退场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