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天神龙诀 > 第320章第三百二十章 再见梁少
    第三百二十章再见梁少

    太一学府,紫天修炼之地。

    “咔嚓,咔嚓!”一张桌子上的玉人全部都碎裂了。

    紫天眼睛猛地睁开,充满了惊恐,玉人碎裂,意味着什么,他太清楚了,这些玉人,是非常珍贵的,可以留下一丝神识之力在里面,一旦留下神识之力的人,死去,玉人就会碎裂,而这些玉人全部都碎裂了,也就证明,十三紫卫全部都死了。

    十三紫卫的实力,紫天再清楚不过了。

    合击之术,施展出来,实力比起一般四步元神境都要强大许多。

    另外,还有一种强大的秘术,最后的底牌,威力非常恐怖,一旦施展出来,便是真正的元神境,都抵挡不了。

    难道,难道杨弘武有什么大能在帮助他?

    紫天想起了在丧魂山脉之中的事情,当初有一只恐怖的大手,要将杨弘武斩杀,却是有一股霸道强大的力量,将那只大手击退。

    难道……难道是那一尊大能出手了?

    想到这里,紫天浑身一震,心中不甘,凭什么,凭什么他有大能守护?他有大能看中?

    凭什么胡秀儿,郑秋霜她们都甘心成为他的女人,自己有哪一点比不上杨弘武?

    论修为,论资质,论战体?自己哪一样不比他强?

    紫天眼中寒光闪烁,一定要杀了他,只有杀了他,自己才能真正成为古荒大陆第一人,成为古域第一人。

    ……

    第二天。

    天一学府大门前。

    杨弘武和胡秀儿两人一猫,经过了三天时间,终于来到了天一学府面前。

    “这就是天一学府么?”胡秀儿看着那高大的山门,气势恢宏,充满了玄妙的力量,心中震撼。

    “嗯,也没什么。”杨弘武语气很平淡,相对而言,这天一学府,和丧魂山脉之中,丧魂大帝的传承之地,差距就大了,连大帝都见过了,对于这天一学府,也就不那么惊讶了。

    “走吧,我们进去。”

    胡秀儿点了点头,跟在杨弘武身边拉住他的手。

    才进入天一学府的大门,杨弘武便看到了一个熟人,梁少。

    这个时候,梁少也看到了杨弘武了,他眼睛瞪大,满是不可置信。

    “你……你……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杨弘武不是进入丧魂山脉,死在里面了吗,怎么现在出现在这里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梁少揉了揉眼睛,细细看,还在,是真的,这杨弘武没死,回来了。

    “是不是很惊讶,很不可思议?想不明白,为什么我还活着?而且活的好好的?”杨弘武见梁少这表情,笑眯眯道。

    梁少这混球,耍手段可不少,找朽木,让自己去丧魂山脉,那个时候,谁都知道,丧魂山脉有进无出,有死无生,这混蛋,竟然这么阴险。

    虽然是自己要进去的,但是,想想这混蛋的阴谋,杨弘武就不舒服,不收拾他,不是自己的作风啊。

    这家伙,必须要给他点颜色看看才行,实在是不解气的话,就斩了吧,对那些想要干掉自己的人,杨弘武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梁少对于杀气很敏感,杨弘武才露出了那么一丝杀意,就被他感受到了,顿时后退了几步。

    这混蛋,竟然想杀自己,他竟然想杀了自己,不行,一定要先下手为强,找人杀了他才行。

    对,找表哥朽木,这件事情,是他一手促成的,如今自己和他是在一条船上,不杀了杨弘武,他也不会好过。

    梁少心中清楚,自己是丹药院的人,丹药院的院长魂圣可是对这混蛋尤其看中,想要直接将杨弘武招收进入丹药院中,自己如果对杨弘武动手的话,魂圣肯定会知道,那样一来,杨弘武出了什么事情,院长魂圣,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这件事情,还是让表哥朽木动手比较合适。

    “怎么,这么急着离开么?”杨弘武看着梁少想要走,便叫道。

    “杨弘武,你想干什么?难道我要走,也得要你允许?”梁少见杨弘武这么嚣张,也怒了,特么的,一个小小玄胎境武者而已,虽然是个七品炼丹师,但……自己的修为毕竟不强,只是玄胎境,要斩杀他,轻而易举,“你还把这天一学府的街道当成是你家的院子不成?”

    杨弘武一听乐了,这家伙,自己可没有这么嚣张,只是,他自己才如此猖狂吧。

    “你让开,不然的话,我就不客气了。”梁少道,“不要以为院长看重你,你就可以嚣张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了。”

    “嚣张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杨弘武嘲讽道,“你这是在说你自己么?”

    在场许多其他的弟子,也是看向了梁少,认识他的人,基本上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说到嚣张跋扈,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他梁少,可是做得最多的,仗着自己是一位六品炼丹师,仗着自己是天一学府丹药院的真传弟子,仗着他的师尊,是丹药院副院长,可是做了不少欺负人的事情。

    强夺他人辛苦找到的药材,强迫他人帮他做事,甚至更可恶的是,还有要一些师妹陪睡。

    如此种种,劣迹斑斑。

    许多学生,那是敢怒而不敢言罢了,不要说是外门内门弟子,便是一些真传弟子,也没少遭遇梁少的欺负。

    看到在场不少人露出这样的表情,梁少怒瞪他们。

    “杨弘武,你不要太过分了。”梁少看着杨弘武实在是快忍不住自己的怒火了,拳头握紧,关节嘎吱作响。

    “过分么,过分又如何?”杨弘武冷笑一声,“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么?让朽木隐藏任务,让我去丧魂山脉,你这是想置我于死地啊,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要让你耗费这么大的心机来对付我?意欲置我于死地?”

    “胡说,我梁少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梁少一听,这还得了,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传到院长魂圣的耳朵里,自己就麻烦了,便是有自己师尊护着,那也少不了被关禁闭。

    严重点的,甚至可能革除自己丹药院首席弟子的身份,那都是有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