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115章 回家
    当曲夭夭在贺飞持续不断的骚扰中被弄醒,没有睡好的她起床气相当大。

    睡得迷迷糊糊的她脾气上来,直接冲着贺飞一通狮子吼。

    号称都是因为他,影响了她宝贵的睡眠,让她美好的容颜上留下了黑眼圈的阴影。

    贺飞一汗,本来出于杠精的本能。

    他很想辩解几句,至少,和她分析一下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他很无辜的好不好,昨晚看见他,勾搭他。

    兴奋得不要不要的人,是她自己好不好?

    可他看着曲夭夭她紧皱的眉头,迷糊的眼神中蕴含的怒火。

    他就失去了和她辩解的勇气,他现在相当理解贺峰曾经告诉过他的,和曲夭夭相处的精髓。

    那就是,绝对不要试图和女人讲理。

    况且,咳咳,他也投鼠忌器,为了自己后面的福利着想。

    万万不能得罪这个小祖宗,他郁闷万分。

    要不是曲夭夭定了早上的航班,他也不想起来。

    可想想看,毕竟这是他这个毛脚女婿第一次上门,这件事情如此重大。

    关系到他今后的幸福生活,成败在此一举,他可万万不敢拿这事开玩笑。

    要是第一次上门就迟到,他想想看和曲夭夭如同一撤的作天作地的老娘。

    头皮就开始发麻,上海丈母娘啊!多少高难度的存在!

    他这次过去,就是接受这样高难度的挑战的,贺飞不敢出师未捷身先死。

    他不能输在迟到这种顶顶重要的细节上,两害相权取其轻。

    比较过曲夭夭和她老娘的凶猛程度后,他果断地选择得罪曲夭夭。

    无论如何要把她从撅着屁股,呼呼大睡的状态中唤醒。

    结果他还是低估了曲夭夭的凶猛程度,赖皮程度。

    贺飞前面持续了一刻钟,温言软语的叫醒服务,没能奏效。

    相反,曲夭夭翻了身,一脚把他踹开。

    拉了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埋在被子里,来了个耳不听不烦。

    贺飞眼看时间一分分过去了,逼于无奈。

    他只要用了暴力手段,将魔爪伸进了曲夭夭暖和的被窝。

    嗯!在重点部位上一阵揉搓。

    曲夭夭终于醒了,眼看贺飞如此可恶。

    她刚要暴起反抗,被眼疾手快的贺飞连被抱住。

    她只好狮子吼,骂了他一顿出气。

    等她好不容易把自己骂醒了,贺飞好说歹说。

    从今天见面的重要性,说道抵制暴力,保护俊脸的关联性。

    曲夭夭思量片刻,总算点头同意。

    答应不在这个紧要的关头,破坏他帅锅的形象。

    贺飞松了口气,放了手。

    曲夭夭瞟见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惊喜地尖叫了一声。

    一个箭步从床上跃起,奔到了镜子前。

    喜滋滋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笑嘻嘻地问贺飞:“飞飞哥哥!

    怎么这么好?嗯!不错啊!居然晓得我喜欢什么。

    这款项链,我上次看海报时就喜欢上了,本来打算过年的时候买来添添喜气的。

    想不到你给我买了,看来我们心有灵犀嘛!

    有礼物早点和我说嘛!害我刚才骂了半天。

    喉咙都哑了,哇塞!这么好看的项链,我得想想配什么衣服穿!”

    她一边说着,一边又扑到了衣柜前,一件件翻找起来。

    贺飞一汗,曲夭夭的表现令他叹为观止。

    曲夭夭这是四川京剧那变脸的节奏么?他一度怀疑,曲夭夭要是去演京剧。

    她甚至连油彩都不用抹,绝对能在一秒内变出不同的人来。

    他实在想不通,在曲夭夭心中。

    还有比衣服,首饰,化妆品之类更重要的事吗?

    在贺飞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曲夭夭把睡裙的带子一抽。

    就扑进了她那堆式样繁多的衣服中,兴致勃勃地试了起来。

    贺飞大汗,曲夭夭这是完全不把他当外人的节奏了。

    那什么,自从他收编了妖精曲夭夭后。

    他发现曲夭夭在每天和他耳鬓厮磨的腻歪中,日渐开放豪迈。

    时不时在他面前宽衣解带。

    咳咳!当然,她大多数这种情况。

    都是为了试她那一大堆,在各大商场搏杀得到的衣服。

    曲夭夭是一个爱逛街的女人,尤其喜欢逛完街后,更喜欢乐此不疲地试穿她的各种战利品。

    按照她的说法,衣服有保鲜期。

    从成本的角度来说,多穿一次就多赚了一次。

    这是她长久以来的一大爱好,有了贺飞后。

    这项爱好,并没有因为贺飞的存在改变。

    可她忘了,贺飞那啥,人家是典型的钢铁直男。

    没有曲夭夭的时候,只能独自自家意淫。

    最多,也就是利用专业技能,看个电影什么的。

    可自从有了曲夭夭后,这妞动不动给他来个真人版的。

    贺飞表示有些吃不消,曲夭夭有那样凶猛的资本。

    她又有这样的爱好,这种操作,令青春阳刚的贺飞是不是春心荡漾。

    眼看曲夭夭变得这样清凉,他脸孔一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为了今天赶上飞机,他只好冲进洗手间,装模作样梳洗一番。

    平复一下自己蠢蠢欲动的心思,曲夭夭倒还好。

    作为一个称职的妖女,她眼下的注意力都在那条项链上。

    表示没有兴趣,探究直男贺飞的心理变化。

    洗手间的贺飞难受万分,他对着镜子好一通埋怨。

    大清早的,曲夭夭一上来就来这一出,还让不让人走了?

    真是的,就算广州天气热,这也是冬天,冬天!

    不怕感冒吗?

    他恨恨不已地想着,等到了上海,再和她好好聊聊。

    这种行为实在是要不得,那啥,得主意一下场合。

    至少,不能是时间这么紧的时候。

    等他磨磨蹭蹭地走出洗漱间,曲夭夭也换上了一件立体剪裁的玫红色连衣裙。

    贺飞眼前一亮,看着曲夭夭惊艳无比,不得不说。

    在穿衣打扮方面,曲夭夭有着很高的品味。

    这件衣服的线条相当硬朗,肩膀的剪裁很好,领口有些低。

    事业线若隐若现,裙子还是紧身的。

    曲夭夭的腰线,臀部的曲线完全衬托出来。

    让她本就有料的好身段展露无遗。

    嗯,尤其是配上贺飞送她项链上的红宝石,在她奶油色的皮肤上熠熠生辉,让曲夭夭美得有些嚣张。

    一般说来,曲夭夭在挑选衣服的色系上,她会选一些低调的颜色。

    这也是她老娘传授的,她本来就长得妖,偏妩媚。

    再把自己打扮得夸张一点,那就成了单身公害一样的存在。

    到哪里都容易成为别人的靶子,尤其是女人,看了她这一款的都不会太喜欢。

    所以聪明的曲夭夭在精明的老娘打扮下,刻意把自己的美貌压了压。

    尽量营造出低调,听话,百依百顺的乖乖女形象。

    可现在情况不同了,她现在是和男票在一起。

    有了男朋友的加持,又人逢喜事,收到了贺飞第一次送的首饰。

    这样特殊的日子,难免令她得意很多。

    哼!反正今天不用工作,回家见老妈。

    自然要精神抖擞,要多夸张有多夸张了。

    一看漂亮成这样的曲夭夭,在洗手间好不容易压下心头邪火的贺飞,终于忍不住了。

    他毫不犹豫地闪到曲夭夭身边,将她一捞,啃了上去。

    曲夭夭一声惊呼,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啊!贺飞,你弄皱我的衣服了......”

    贺飞才不管这些,他抓住曲夭夭。

    在她耳边笑道:“曲夭夭,这不赖我,赖这件衣服。

    你穿成这样,不给我揩油,说不过去吧!

    快点,抓紧时间,我们速战速决......”

    曲夭夭败给他了,伸手朝他探过去,大汗。

    她只好咬牙切齿地抱怨,这个死鬼~!

    **************

    等两人收拾停当,连吃早餐的时间都没有,就手忙脚乱地冲下电梯

    在一楼大堂遇上了气定神闲,刚吃好早餐,等候上楼的贺峰。

    贺峰惊呆了,眼看贺飞只来得及叫了声:“哥,我们先走了哈!”后。

    就拉着尴尬万分,面红耳赤的曲夭夭奔去了酒店大门,冲进了早就在外等候的出租车中。

    他足足楞了几秒钟,再抬手看看手表。

    终于反应过来,摇摇头,爱情啊!

    原来这就是爱情的模样,要不是亲眼目睹。

    他真的想象不到,他这个清华毕业的学霸弟弟,会如此狼狈地赶飞机。

    在贺峰眼中,他这个弟弟,尽管情商不高。

    可在做事上,却让他放心,以前的贺飞是一个相当有计划的人。

    读书也好,工作也好,甚至连打个游戏。

    他都是一个相当靠谱的人,思路清楚,计划周详。

    可这一次?唔!看看时间,离飞机起飞只有一个多小时了。

    嗯!这个时间,有点赶了。

    贺峰不由得起了好奇心,嗯?大清早的,他俩干嘛去了?

    只是睡过头了吗?

    突然,贺峰心中一动,想起刚才对曲夭夭的惊鸿一瞥。

    唔!她那个脸色,是害羞吗?

    想到曲夭夭的模样,贺峰不由自主笑了出来......

    **************

    贺飞拉着曲夭夭一通狂奔,两人一路冲杀。

    好不容易,终于在最后时刻赶到了登机口。

    曲夭夭被贺飞拉着几乎跑断了气,她气得七窍生烟。

    因为在公共场合,为了维持她美好的形象。

    她只能用恶狠狠的眼光盯着贺飞,眼神中满是刀锋。

    刮得贺飞心中发毛,脊梁发冷。

    贺飞面上带着努力维持的微笑,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

    拉着曲夭夭朝飞机上走去,等两人一落座。

    曲夭夭的魔爪,就朝他的腰间软肉掐了过去。

    在他耳边怒吼:“贺飞!你死定了。

    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这个坏蛋......”

    贺飞一声惨叫,他赶紧抓住曲夭夭施虐的右手。

    一脸苦色,倒也爽快认错,低声道歉:“哎呦!媳妇儿。

    哎!媳妇儿......媳妇儿,轻点,我错了,错了还不行吗?

    哎呦!我说,曲夭夭,你下手这么狠,是要谋杀亲夫吗?”

    贺飞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时没收住。

    接下来的时间,被没有睡好,没有吃好早餐的曲夭夭狂虐。

    他本着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的初恋的良好认错态度。

    总算在飞机落地前,成功哄得曲夭夭脸色缓和。

    终于,飞机降落到了上海的虹桥机场。

    贺飞拎着大包小包,曲夭夭一身轻装上任,走出机场大门。

    她一眼看到了,在外面等候已久,望眼欲穿的曲夭夭爸妈,曲阿强和吴兰英。

    曲夭夭高兴万分,又是一通小跑。

    冲到了她爸妈这边,三人瞬间搂成一块,曲阿强和吴兰英高兴万分。

    囡囡回来了,还有比这更高兴的事吗?

    两人拉着曲夭夭问长问短,上下打量。

    生怕一眨眼,曲夭夭就要消失了似的。

    等贺飞推着一行李车的大包小包,走到他们跟前。

    礼貌地微笑着,朝他们打招呼时。

    这两人才意识到,原来贺飞也来了。

    贺飞改航班飞广州,和曲夭夭一同汇合回上海的事。

    曲夭夭还没来得及告诉她爸妈,曲阿强和吴兰英看贺飞出现。

    不由得有些惊讶,曲夭夭俏皮一笑。

    不等贺飞开口,帮着贺飞说出原委。

    别看曲夭夭刚才欺负贺飞,可为了维护贺飞在她父母中的美好形象。

    她也是不遗余力的,她抓住她老爸的手。

    笑得相当得意,说道:“爸,妈!贺飞说不放心我一个人坐飞机回上海。

    昨天先飞去了广州,接上我一起回上海。”

    曲阿强一听,看着贺飞的眼神又柔和了几分。

    虽然他面上和吴兰英一起,客套着:“哦!是这样啊!

    小贺,这太麻烦你了。

    你这样连着飞,吃力的啊!

    夭夭自己坐个飞机没问题。”

    话虽然这样讲,贺飞这样在意曲夭夭。

    他们的心中还是大感安慰,情商不高的贺飞靠着真心付出。

    倒也得到了他们的不少好感。

    贺飞来之前,得了他老娘亲自教导。

    难得收起了他平时那套讨人嫌的清高和不理人。

    为了娶到曲夭夭,他也是殷勤了不少。

    看着未来的丈母娘和老丈人对自己如此客气,他可不敢居功。

    赶紧点头微笑,礼貌地说:“叔叔,阿姨!

    不麻烦的,夭夭是我女朋友。

    我多照顾一些是应该的,你们不用和我客气。”

    曲夭夭看着贺飞这样知情识趣,乐得心花怒放。

    她笑眯眯地挽着她爸妈往前走去,说道:“好了!

    爸,妈,贺飞又不是外人。

    我们赶紧回去吧!对了,妈,家里有吃的吗?

    我饿死了......”

    吴兰英奇怪地看着她,看看表,说道:“饿了?

    夭夭,现在还不到11点,你早上吃什么了?

    怎么现在就饿了?”

    贺飞一汗,慌忙拿眼看向曲夭夭。

    总不可能说曲夭夭早餐,就只吃了他吧!

    他这丈母娘精明过头吧了!一顿早餐也要过问?

    曲夭夭楞了一下,瞟见贺飞心虚的眼神。

    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贺飞一汗。

    只好移开眼神,看着手中的行李车扶手。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曲阿强奇怪地看了一眼这两人,倒也没有附和吴兰英。

    慢悠悠地说道:“兰英,我说你呀!

    又不是不晓得,你宝贝女儿有多作?

    她这次是去广州出差,肯定是吃不惯酒店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