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五十六章 曲夭夭要走了吗?
    万豪,西餐厅,曲夭夭满脸笑容。

    坐在万豪为她提前准备的双人雅座上,漂亮的桌布上插着娇艳的玫瑰。

    桌上还有一杯琥珀色的红酒,这会儿上的菜,是曲夭夭最爱的奶油酥皮蘑菇汤。

    曲夭夭优雅地喝着汤,心情很好,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

    她兴致来了,左手握住漂亮的红酒杯身,摆出一个魅惑撩人的姿势。

    右手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相当动人。

    给自己发到朋友圈中去,秀了一把小资,精致。

    她的图片一发出去,就收获了一堆的点赞。

    曲夭夭更加得意了,眉眼微翘,滋润得不得了。

    是啊!今天倒霉了一天,总算过去了。

    唔!不错,晚上好好犒劳自己一下。

    她想想还有后面的大厨推荐的雪花牛排和焦糖南瓜布丁。

    就更加高兴了,眉眼都似乎在含笑,完美,这才是美好的人生嘛!

    曲夭夭正在自嗨,侍者刚把蘑菇汤撤了下去,上了雪花牛排上来。

    曲夭夭看着奶香四溢的牛排,心中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人生在世,唯有美景和美食不能辜负。

    她把餐巾放好在腿上,拿起刀叉,正准备大快朵颐。

    谁知道一道阴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冷冷地看着她。

    挡住了漂亮的彩灯洒下来的光线,她抬起头,朝阴影望了过去。

    楞了一下,贺飞?他怎么会在这里?

    他也来这里吃饭?咦!他居然穿上了西装,看来他也是过来吃饭的。

    嗯!还别说,穿上西服的他看起来还真是人模狗样。

    有了几分精英的赶脚,她现在心情很好。

    也不想再和他计较,下午他弄脏自己的衣服的事情了。

    在这么美好的用餐环境和这么精致的美食面前,她也没有了发脾气的心情。

    她笑了笑,冲贺飞打了个招呼:“贺飞!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也是过来吃饭的吗?”

    曲夭夭笑得这样人畜无害,要不是知道她的底细,贺飞几乎都要回应她的笑容了。

    可惜,她的狐狸尾巴已经被自己抓住了。

    漂亮的女人都会撒谎,尤其是曲夭夭这样的,自己再也不会相信她了。

    是时候戳穿她的西洋镜了,他抱着胳膊。

    冷笑道:“曲夭夭!看到是我你就没点心虚吗?

    不用装了,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是来告诉你的,你等的人不会来了。

    你不用再装腔作势了,我告诉你,曲夭夭,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虚伪,没有下限的女人……”

    曲夭夭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他说的那是什么鬼?

    贺飞的嘴开开合合,难听的话和脸上的表情,清楚地表达着对曲夭夭的鄙视。

    曲夭夭震惊了,他今天是吃错药了吗?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是掘了他的祖坟还是杀了他爹妈,他怎么就这么过分,盯着自己没完没了。

    她的五脏六腑一阵气血翻滚,她放下刀叉。

    眯着眼,眼神中闪动中危险的火苗,盯着贺飞。

    一字一顿地说道:“贺飞!你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我不明白你说的意思。”

    贺飞大怒,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想拿她以前的做派来糊弄他吗?

    以前自己让她,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虽然和自己八字不合,但人品还没问题。

    现在她做出这么龌龊的事,还指望自己继续尊重她吗?

    他冷笑一声,说道:“曲夭夭,是你让我说的。

    那我就不客气,我是说,曲夭夭,你知不知道?

    做第三者很可耻,贺峰有女朋友的,杨阳姐是他女朋友。

    不要以为你有几分姿色,靠一些下三滥的手段,去勾引贺峰就可以得逞。

    你知不知道这很不要脸?你还利用我,打着什么送标书的幌子去接近杨阳姐。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我告诉你,你的这些下作手段……”

    贺飞每说一个字,曲夭夭的脸就青上几分,到了后面。

    她终于听不下去了,以前只觉得他二,想不到他是坏,是恶毒,是刻薄。

    她猛地站了起来,拿起桌上的酒杯,把酒朝贺飞泼了过去。

    贺飞立刻被泼了满脸满身,优雅的西装,雪白的衬衫上全是许许多多的红酒。

    曲夭夭咬牙切齿,气得浑身哆嗦,她指着贺飞,眼中已经有泪雾出现。

    她努力压抑着语气中的颤抖,吼道:“贺飞!你混蛋!

    你有什么权利这么说我,贺峰是谁?

    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勾引他?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第三者。

    你那只眼睛看我做第三者了,你给我一样样说清楚。

    你要是有一句说谎,我就杀了你。”

    贺飞猛地抹了一把脸上的红酒,怒视着曲夭夭。

    吼道:“曲夭夭,你少给我来这一套,装什么装?

    要证据吗?我问你,你白天穿的那身粉色的裙子呢?怎么会在贺峰的衣帽间的?

    你身上这身裙子谁给你买的?上个班你都不消停,跑去和他约会,你还要不要脸?

    还有,你中午跑去和谁吃饭了?

    你现在穿成这样,一个人在这里吃饭,你在等谁?

    你不是要证据吗?这些难道不是证据吗?”

    曲夭夭似乎明白过来了,她盯着贺飞,突然觉得很难过。

    她以为,她和贺飞之间已经慢慢缓和了。

    甚至,她以为,他们现在有些默契,可以算得上朋友了。

    所以,她才这么努力,希望在离开之前,为他,为他的部门做点事情。

    可她错了,他就是一个贱人,一个恶棍,他从来没有善待过自己。

    在这样特殊的日子,在自己这么开心的时候。

    他就是要用这种方式打击自己,贬低自己,羞辱自己。

    她怒不可遏,到了最后,怒气散去,剩下难过和失望。

    她静静地看着贺飞,眼神中划过一丝凄凉,愤怒到极致。

    她已经没有了打他,骂他的冲动。

    她低下头,沉默半晌,然后,轻轻抬起头。

    静静地看着贺飞,轻轻说道:“贺飞,所以,你觉得我做了你刚才指责我的所有的事?”

    贺飞楞了一下,觉得曲夭夭的神情有些不对。

    可他太倔强,情商太低,看不懂曲夭夭的难过。

    他尽管犹豫,还是说出了声:“难道不是这样吗?曲夭夭,你换下的裙子都到了贺峰的房间。

    你还想否认吗?”

    曲夭夭点点头,说道:“贺飞,你说得没错,我今天的确在贺峰的房间换了衣服。

    但是我告诉你,贺飞,我曲夭夭和贺峰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是他勾坏了我的衣服,买了一件赔我。

    但我没要,这件裙子是我曲夭夭买的。

    我没有拿贺飞一分钱,也没有占他一毛钱的便宜,这是我的转账记录。

    贺飞,别忘了,要不是你弄脏我的裙子,我也不会在洗手间门口撞上他。

    贺飞,你睁大眼睛给我看清楚,我要是第三者需要转账给贺峰吗?

    还有,今天我在他那边换裙子的时候,那个叫小静的前台也一直在。

    你不信可以去核实,至于你想知道的,我中午和谁吃饭。

    我告诉你,我今天请了财务部的小胡吃饭。

    我是为了帮你搞定了你们部门的活动经费,我曲夭夭没有一点见不得人的行为,让你过来兴师问罪。

    我本来今天下午就要告诉你的,可你见了我就骂我。

    我很生气,所以一直没告诉你。

    最后一件事,贺飞,今天我自己到这里吃饭,是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

    你要不要查我的身份证?贺飞,要不是你,我至于流落北京过一个人的生日吗?

    我谁都没约,难道一个人吃饭就那么十恶不赦吗?

    在你眼中,我曲夭夭连吃个饭的自由都没有吗?我吃个饭都被你说得这么不堪。

    我不能为自己庆祝一下吗?我没有权利自己吃个饭吗?

    贺飞,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了。”

    曲夭夭的眼泪终于止不住了,她一边说着。

    一边找出转账记录和身份证,丢到贺飞面前。

    贺飞惊呆了,他楞在当下,半天没有说话。

    这时,侍者点着一根蜡烛,捧着一个小巧可爱的蛋糕走过来。

    看到眼前的情形,有些迟疑。

    但还是对曲夭夭说道:“曲小姐,今天是您生日,这是我们店里送你的蛋糕。

    祝您生日快乐!”

    贺飞张大嘴,眼神看向餐桌上的布置。

    一个酒杯,一副刀叉,一个盘子,一份牛排……

    曲夭夭,她真的谁都没约,她只想安安静静为自己过个生日。

    因为他,她才会在他乡过这么一个简单,孤独的生日。

    她一天都在为部门,为他奔波。

    可他做了什么,从见到她开始,他就为她从未做过的事,一直都在指责她,辱骂她。

    从下午一直到晚上,这就是他一直在做的事。

    贺飞羞愧万分,他张口结舌,努力半天。

    总算挤出来一句话:“曲夭夭!……对不起!我……”

    曲夭夭心灰意冷,她低下头,沉默半晌。

    然后抬起头,看着贺飞,轻轻说道:“不用了!贺经理。

    我礼拜一会正式提交辞职报告,我会直接离开公司。

    现在提前和你说一声,我手上的资料已经和小刘已经交接得差不多了。

    就剩今天我和财务部确认好的经费,这部分今晚我回去就整理。

    晚一点会发给小刘,就这样吧,我累了,先回去了。”

    曲夭夭拿起座位上的包,简单收拾了一下。

    根本没有看侍者放在桌上的蛋糕,和贺飞擦身而过,朝餐厅外走去。

    她经过贺飞身边时,贺飞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中一阵难受。

    他的心被她硬生生揪起,随她而去。

    他全身一阵发木,他惊恐地发现,他不能让她离去。

    她走了,他会很难过。

    他猛地转身,一把抓住曲夭夭的手。

    让她转过身,看着她,急切地说道:“曲夭夭!

    别走!你听我说,标书……标书我已经帮你……”

    曲夭夭看看他,神情有些疲惫,她打断他。

    轻轻说道:“不重要了,贺飞,你帮不帮我送标书,我已经不在乎了?

    贺飞,你以为,我会为了标书拿自己的尊严来换吗?

    你今天对我的羞辱,让我知道,你的部门,我一分钟都不想呆了。

    而你,我一秒钟都不想看见。”

    曲夭夭用力扒开他的手,头也不回,朝餐厅外面走了出去。

    贺飞惊呆了,他心中难过万分,曲夭夭不在乎了。

    她曾经想尽办法,费尽心思想要送的标书,她不在乎了。

    她讨厌他,厌恶他,不想在他的部门呆。

    也不想看到他,他该怎么办?

    他知道,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自己全身发冷。

    难过万分,以前曲夭夭骂他,打他。

    都没有这一次,她不愿意理他让他难过。

    她走了,她要辞职,她很快就回到上海。

    不会再想起他,带着对他的厌恶,带着没有完成的任务。

    她付出这么多,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结果。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他不想这样,他不要这样,曲夭夭就算要走。

    也不能是这样的结果,她不能讨厌自己,她不能……

    贺飞看着桌上即将燃尽的蜡烛,猛地朝餐厅外跑了出去。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曲夭夭不能就这样走了。

    贺飞这个时候,其实并不清楚,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可他知道,如果曲夭夭就这样走了,他一定会后悔。

    他冲了出去,外面哪里还有曲夭夭的影子。

    找不到曲夭夭,失去她的踪迹,这种感觉如同千万只蚜虫在他心头啃噬。

    他跑了好久,怎么都找不到她,他开始抓狂。

    他不管不顾,在外面一路狂奔,疯狂地大喊:“曲夭夭!曲夭夭!

    你给我出来,我给你道歉,是我做错了。

    你给我出来!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贺飞喊得声嘶力竭,路人纷纷侧目,可他根本不管。

    一边像个疯子一样似的,漫无边际地在马路上奔跑,完全不顾自己穿着西服和皮鞋的形象。

    一边大声喊着:“曲夭夭,你出来好不好??

    是我做错了,我向你道歉,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曲夭夭!你出来,你可以打我骂我,我都接受。

    曲夭夭,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

    你出来像以前一样骂我,打我呀!无论你怎么对我,我都接受。

    曲夭夭,你出来,出来啊!不要不理我……”

    到了后面,贺飞筋疲力尽,他哪里都找不到曲夭夭。

    他难过万分,颓然瘫坐在大马路上,木然地喊着:“曲夭夭!

    你出来呀!以前你生气时,不都是喜欢打我,骂我的吗?

    你别这样一走了之,曲夭夭,你不能这样对我……”

    贺飞的傻样,很快引起一堆路人的围观。

    旁边的吃瓜群众纷纷对他指指点点,看他被刺激得不清。

    有些疯疯癫癫,神神叨叨的样子,总算有一个大妈上前,安慰他:“

    小伙子,别坐在地上了,地上凉。

    就算失恋了,日子也要过下去,对不对?

    你长得这么好!以后不愁找女朋友的。

    啊!想开点,回去吃点好的,睡一觉,一切都会好的。”

    贺飞难过万分,喃喃自语:“她要走了,她走了……

    我就再也看不见她了,你不懂。

    她讨厌我,不想看见我,以后都不会理我了。

    她要回上海了,如果我不和她说清楚,她很快就要走了……”

    大妈看他这样,担心他脑子出了毛病,摇摇头。

    对旁边围观的人群说道:“我看这小伙子被刺激得不清,别出什么意外。

    不行咱们还是报警吧!”

    贺飞对大妈的话恍若未闻,还在那里反反复复念叨着他刚才的话。

    旁边的人纷纷点头,觉得贺飞不正常。

    有人真的打算拿出手机报警。

    躲在一旁的曲夭夭,看得大汗,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贺飞居然可以疯成这样。

    他还能再离谱一点吗?这完全是耍赖的节奏。

    要他这样进了警局,自己就说不清楚了。

    把人家刺激成了神经病,自己想要安然离开北京,估计难。

    IT男都这样吗?脑子都不会转弯的吗?

    她开始有些担心,越想越怕,再联想起前不久新闻报道一个IT男因为和女友分手跳楼的事。

    更加害怕了,自己和这二货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要是做了什么想不开的事,少不得人家会把污水泼给她。

    人言可畏,以讹传讹,到了最后自己就说不清楚了。

    眼看贺飞让情况有些失控,自己再不出现,他就要二进宫了。

    到时候,自己还是脱不了关系。

    曲夭夭抓狂了,真的败给他了。

    连躲个清静都不行,她其实早看到贺飞了,看他像个神经病一样大喊大叫。

    满世界找自己,心中相当舒坦。

    心中腹诽:“该!贺飞,你也有今天,让你嘴贱,让你缺德。

    欺负我一天了,轮到你着急了,活该!

    谁让你欺负小娘。”

    看到后面,她其实也有些小感动,能让他难受成这样。

    当众道歉,也算是不易了。

    她已经有些心软了,还在犹豫要不要出去见他。

    结果到了最后,贺飞筋疲力尽,瘫倒在地,还在絮絮叨叨。

    引起一堆人围观,她就开始黑脸了。

    他还能有点底限吗?不知道丢人吗?

    现在看到大妈居然发动群众报警,她就知道,再不出现。

    真到警局去领他,她也跟他一起倒霉了。

    ------题外话------

    曲夭夭真的败给贺飞了,这么二这么赖皮的男主,亲们要不要来一打?要的话,进敏懿的群,悄悄说一句,有提前剧透哦!QQ群号:934716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