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 > 第四十三章 拿你凑数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你。

    可我:林深时雾起,海蓝时浪涌,梦醒时夜续。

    不见鹿,不见鲸,也不见你。

    终于:鹿踏雾而来,鲸随浪涌起,余生终遇你。

    *****************

    突然,他吓了一跳,认识曲夭夭以来。

    他的生活发生了太多的变化,认识她的每一天,他几乎都在做和她有关的事情。

    他看着狐疑地盯着他的曲夭夭,不行,他不能告诉她。

    他就是因为想帮她,所以才帮她。

    他故意板着脸,鄙视地说道:“对啊!曲夭夭,你有没有觉得你很烦?

    我要是不帮你,你成天往外跑,和那个楚肖搞不清楚。

    还影响我部门的工作环境,再说,你早点走,对我也有好处。

    你走了,就没人再烦我了。

    我想想,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你早点走,大家都清静。”

    曲夭夭恍然大悟,总算明白了,还真是的。

    这个理由说得通,他就是这么想的。

    管他呢!反正自己也不喜欢他,这倒是一件好事。

    虽然他讨厌她,但是能帮自己搞定标书的事,也算是不错了。

    她笑嘻嘻地看着贺飞,说道:“怪不得你肯帮我。

    贺飞,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要谢谢你。

    这样吧!你真的帮我搞定标书的事,我请你吃饭。

    而且,我答应你,你只要搞定了标书的事。

    我会很快辞职,这样你可还满意?”

    贺飞看看她,心中却并没有那么欢乐。

    可他还是点点头,轻轻说道:“就这样定了,曲夭夭,

    你这几天把部门的事多做做,还有报销提成什么的教教小刘。

    等你走后,也要保证部门里面这部分工作没有问题。”

    曲夭夭眉开眼笑,喜滋滋地说道:“知道了!贺飞。

    放心,就算你不帮我递标书,我走时,这些工作也会安排好。

    毕竟,我拿过你部门的工资,不会做这种尸位素餐的事。”

    贺飞笑了,看看她,说道:“嗯!表现好的话,我再过来帮你烧几顿饭。”

    曲夭夭用手撑着半边脸,笑得很甜,萌得贺飞的心都化了。

    这是曲夭夭第一次对他笑得这么美,没有一丝伪装。

    她冲着贺飞说道:“这么好!还好你没有女朋友。不然她肯定要吃醋了。”

    贺飞脸微微一红,曲夭夭的话让他心中一动。

    他看了看曲夭夭,半开玩笑的说:“曲夭夭,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

    话说,你有男朋友吗?我跑到你这边帮你烧饭做菜。

    你家男票不会有意见吧?别引起什么误会了,那就不好了。”

    曲夭夭笑得很妩媚,说道:“瞧你胆小的样,放心,没人找你麻烦。

    你运气好,本姑娘难得这段时间空窗期,便宜你了。”

    贺飞突然心情很好,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他不是瞎子,曲夭夭这样的女生太招人,她怎么会没有男朋友?

    她刚来公司没多久,就连市场部的楚肖都追到部门来了。

    她在上海居然没有男朋友?贺飞心中有些疑惑。

    他按捺下心头的喜悦,故意问道:“不会吧!曲夭夭,你没有男朋友?

    你也有空窗期?上海的男生都这么挑剔吗?

    还是人家了解到你的本性后,都吓跑了?”

    曲夭夭脸色一沉,似乎不想多谈这个问题。

    说道:“贺飞!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

    信不信随便你,先说好,这是你自愿帮我烧饭的,不会有什么附加要求吧?”

    贺飞看看曲夭夭,一向没有什么情调的他居然对女生生出了调侃的心思。

    他的嘴角扯出一丝坏笑,看向曲夭夭。

    说道:“要求嘛!倒还真有一个……”

    他故意拖长声调,曲夭夭楞了一下,他果然没那么好说话,还有要求?

    “什么要求?”她狐疑地看向他,冲口而出。

    贺飞笑了笑,说道:“曲夭夭,下次你给我开门时,能不能穿身像样的衣服?

    也就是我,对你没什么兴趣。

    要是被别的男人看见,万一对你有什么企图就不好了。”

    曲夭夭怒了,这货从来就不让她舒坦。

    她刚才已经够糗了,本来以为大家已经过了这个梗。

    都不提了,他却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开涮自己。

    有意思吗?怪不得他直男癌单身狗。

    她哼了一声,说道:“贺飞!你是不是肉皮子又痒了?

    知道你为什么直男癌单身狗吗?没见过你这样和女人说话的。

    还对我没兴趣?我这样的,你就是又兴趣我还不想搭理你呢!

    我先和你说好,下次你过来,最好提前打个电话。

    不要不请自来,本姑娘在自己的房间,想怎么穿就怎么穿。

    你要不喜欢,可以不看,没人强迫你看。”

    看曲夭夭真的怒了,贺飞也知道这玩笑有些开过了。

    他一汗,抬眼看看曲夭夭,无奈地说道:“曲夭夭!

    你知不知道你是女人,能不能矜持一点?

    你就不怕以后找不到男朋友吗?”

    曲夭夭笑了,妩媚异常,她横了贺飞一眼。

    说道:“贺飞,你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吧!

    你以为我是你吗?本姑娘就是不想,要是我想,找个男朋友分分钟的事情。

    倒是你,你这样发展下去,很有可能孤独终老。”

    她眼珠子一转,看着贺飞,笑得异常暧昧,冲贺飞勾勾手指。

    说道:“贺飞,过来!”

    弄得贺飞心神一荡,他赶紧稳住心神,警惕地看着曲夭夭。

    说道:“干嘛?曲夭夭!你在打什么坏主意?”

    曲夭夭猛地生出手,把贺飞的领子一拉。

    贺飞猝不提防,被她拉近,脸一红,曲夭夭那张漂亮的脸蛋近在咫尺。

    他有些发晕,耳边传来曲夭夭魅惑的话语:“贺飞!你该不是想谈女朋友了吧?

    你要是想谈女朋友,我倒是可以给你些建议。

    毕竟,你现在也算是帮我了,我是女人,最了解女人了。

    趁我走之前,免费给你点指导,帮你搞定个女朋友,省得你孤独终老。”

    贺飞心中一怒,脸色一沉,冷冷地看着曲夭夭,说道:“曲夭夭!

    你是不想我帮你送标书了吗?你什么时候这么烦人了?

    我的事情需要你来管吗?”

    曲夭夭一汗,知道撞在枪口上了,这个贺飞果然和传说中一样。

    谁提给他介绍女朋友,他和谁急?

    她吓了一跳,大好的形式可千万不能被破坏。

    她反应到快,立马举手投降,苦着脸。

    温言软语哄他:“贺大少,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您大人大量,千万不要生气,标书关系重大。

    我后半辈子的安稳就靠它,您老人家千万海涵,一定要帮我。”

    贺飞看着曲夭夭搞笑的样子,扑哧一笑,不自觉举起手。

    弓起手,弹在曲夭夭光洁的额头上,曲夭夭吃痛。

    撇着嘴看着他,眼神中满是无奈,嘟囔道:“贺飞!你能不能轻点?

    我都给你道歉了,你还欺负我,懂不懂怜香惜玉?

    活该你找不到女朋友。”

    贺飞笑得很开心,说道:“曲夭夭!你现在认清形势了吗?

    最好给我听话一点,你再胡说八道,诅咒我找不到女朋友。

    信不信我拿你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