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龙法典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海洋之心(六)
    海族的进攻到此为止,它们不甘地嘶叫着,却在首领的命令下不得不退回大海,海面上满是碎尸和残骸,染血的战舰停泊在废墟之中,蒸汽升腾。

    大海愈发平静,所有的敌人都逃进水底,但克伦多却没有就此放心,他紧盯着再无活物跃出的海平面,脊背一阵战栗,不安在心头酝酿。

    海族领袖希尔·坎娜斯至今仍未现身,它们难道打算就这样仓皇撤退?

    舰队的士兵们还未来得及发出胜利的欢呼,一道雪亮的闪电轰然从头顶划过,照亮克伦多阴晴不定的脸庞,旋即消隐。

    “你们竟敢如此屠戮大海的子民。”轰隆隆的声音从海底传来:“现在,迎接你们的只有毁灭,感受狂怒诸神的怒火!”

    隐没在黑云暴雨中的海平面忽然如燃烧般的亮了起来,天海交界处尤其明亮,简直像是太阳出现在海面上,接着就像是海中神宫浮起,璀璨宫殿灯火通明,比任何海市蜃楼都辉煌耀眼,天海被那些宫殿映照成夺目的白色。

    “神国。”

    舰队中有人发出痴痴呓语。

    天空中雷鸣电闪,大海上巨浪如墙,在旋涡汇聚的水流声中,一个如梦魇般的身影出现在浪潮之上,祂的形象是一位只有上半身的蓝绿色女性胴体,却如泰坦那样磅礴巨大,穿戴着贝壳制成的上衣及以海蜇编织成的紫色披风,指尖长有利爪、手肘长有鱼鳍,眼珠泛着珍珠般的死白光泽,头发则是活生生舞动的海草。

    海洋女神,安博里。

    在人们恐惧的低呼声中,大海上气温骤降,暴风雪呼啸而至,严酷的寒冬笼罩了这片区域,海面上残留星星点点的火焰立即熄灭,另一位神祇露出真容,美丽残忍的凛冬女神欧吕尔,她在霜雪中现身,用冷酷的目光注视着海面上的凡人,与海洋女神联袂而至。

    似乎嫌地上的人们还不够绝望,两轮巨大的血月在海面冉冉升起,那不是月亮,而是一只巨兽的双眼,猎杀之神马拉出现在天空另一侧,带来无与伦比的血腥气,贪婪地打量舰队上的活人,利齿磨动。

    而在更远处的神国中,闪电印记熠熠生辉,那是塔洛斯的神徽,强大神力的主神,风暴天灾主宰虽未现身,但仍以遥远的目光注视着这片战场。

    毫不夸张的说,狂怒诸神已全部涉入这片战场,凛冬、海啸、风暴与天灾,神祇以无与伦比的伟力操纵着地上的一切,钢铁舰队在大潮中仿佛小舟般摇晃,所有人都在严冬中不由自主的哆嗦,狂风暴雨泼洒在舰船的甲板上,每一艘舰船都发出了刺耳的警报声。

    安博里苍白的眼球里毫无神采,她一语不发,轻盈的抬手,抽出古朴锈蚀的三叉戟,而后毫无花哨的前刺,狂怒的海啸随着海洋女神的动作而奔腾,海水汇聚成流动的巨大三叉戟,每一朵浪花的顶端都是尖的,扑向摇晃不定的北海舰队。

    “开启防护屏障!”克伦多在雨中大吼。

    以帝国之握号为中心,每一艘战舰的魔能核心都超负荷运转,联合升起一层暗色防护罩将舰队保护在内,满含神力的海水轰然撞上舰队的防护层,前端碎成爆散飘洒的浪花,但后面的海水马上接踵而至,汹涌如流狠狠灌向暗色护盾。

    型号较小的巡逻舰最先发出尖锐的汽鸣,然后陆续是护卫舰、驱逐舰以及巨人级战列舰,它们的魔能核心已经超频爆掉永久性损坏,而另一边,喧嚣的海水也告一段落,海洋女神这一击中所蕴藏的神力终于被消耗殆尽。

    “这就是……神吗?”克伦多嘴唇颤抖,看着帝国之握号的舰体报告,虽然这艘主舰的魔能核心没有被毁,但也被消耗殆尽无法使用,需返回帝国总部充能后才可再次启动。

    作为舰长,没有人比克伦多更清楚这艘主舰的防护等级有多高,帝国之握、北方晨曦和圣龙之息是黑翼帝国海上霸权的象征,身上凝结着帝国最优秀的工业技术和魔导水平,以不可计量的耗费打造而成。

    但就是这样举国之力而制造的心血,却在神祇一击之下而彻底暗淡,克伦多感觉自己的信念正遭受巨大打击。

    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一幕对神而言打击更大,星界中并非没有能对抗神祇甚至战胜神祇的东西,例如泰坦、邪物,憎恨和神孽以及传奇龙种,但那些能凭借外物对抗神祇的,无一不是在浩瀚历史中赫赫有名的东西,如同当年的群星联盟、奥术帝国,以及近期艾拉迪亚大陆的奎尔多雷种族。

    这些可怕的凡人联合体,在神祇眼中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文明”。

    这些文明在神祇眼中,和憎恨、邪物乃至深渊恶魔没什么区别,都是极度难缠的众神之敌,所以如今这一幕,给祂们所带来的震撼更大,黑翼帝国体现出了一个全新文明的雏形,即使是邪恶混乱的狂怒诸神,也意识到他们得把这萌芽扼杀在摇篮中。

    “猎杀,屠戮!”

    马拉低吼着,这头野兽的想法没有其他几位神祇那么丰富,满心只有沸腾的杀戮欲望,在与提亚玛特合谋设计了战争之神后,这家伙显然也得到了不少好处,它变得更强了。

    不知不觉中,沉浮海中的北方舰队已经变成了白色,冰雪覆盖了枪管舰炮,将整支舰队冰封,不要说反击,这些凡人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克伦多绝望的盯着天空中的诸神,活动着被冻僵的手指,紧握佩剑,喉头滚动,用尽所有力气喊:“所有人,准备,作战!”

    “所有人——都得死!”

    冷笑的声音在这片冰雪海原回荡,猎杀之神将自己头化为一头黑色巨狼,张开如黑洞般的大口,想要将整个北方舰队一举吞入腹中。

    “好久不见啊,马拉。”

    猎杀之神话音还未彻底消散,另一个重重叠叠的低音响起:“我说,你们这些家伙造访艾拉迪亚,怎么不先来见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