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龙法典 > 第四百八十四章 伊贡(二)
    强劲的风从南面的原野上汹涌而来,锐利犹如刀锋。

    黑翼营地内点燃着数钱堆篝火,熊熊火焰逆风拖曳,将整个原野染成火红色,战蜥人拿着手弩呆在岗哨里,警惕地打量四面八方的风吹草动,火炮和弩车已经就位,坦克群随时待命。

    加隆在飞龙的陪同下登上一处矮坡,训练有素的兽人士兵并未出身,而是悄无声息的让出道路,让亲王登上眺望点——在一望无际的原野,这处矮坡就是营地的最高处。

    从高处望去,黑翼营地所在的周围,原野像是被密密麻麻的蚂蚁布满,随着这些蚂蚁的爬动,整个地面都在蠕动起伏。

    “这么多人。”布莱克希娅轻轻的惊叹一声。

    简单两眼大致估计,就知道这次参战的部落,恐怕比帝国以往征伐的全部加起来都要多,但原野却安静异常,这些土著沉默的执行着某种命令,向着黑翼营地汇聚而来。

    “的确出乎我的意料。”加隆低声说:“但土著们拿着那些原始的武器,像依靠这样一场围攻击败我们,恐怕还不够。”

    “他们那个血咒呢?你打算怎么应付。”布莱克希娅问。

    “正常应付。”

    “怎么说?”

    “帝国的军队,光论作战能力堪称艾拉迪亚第一,你觉得奥尔托伦索的眷族,会没有对付超自然力量的经验吗?如果在另一片大陆,它们自己就是超自然力量。”加隆解释。

    “那我们就看看这些土著准备怎么做。”话毕,母龙昂起修长的脖子。

    土著们停在黑翼岗哨七八百步开外,一连串的火堆在维洛斯特部落中燃起,隐约可以看见持着石矛的土著们赤裸上身大声呼喝着什么,接着,十名土著为一组,缓缓推出一架架做工粗糙的投石车。

    接下来,部落中有人以血为咒,烈火随即冲天而起,生生逼退了冬日的寒气,照的草原上一片通明,他们缓缓拉下投石车的长臂,长臂另一端是以血燃烧的熊熊火球,一阵此起彼伏的闷响之后,营地周围不知多少投火车同时发动,只一瞬间,火光破空而至,数十上百个火团划破漆黑的夜色,落向黑翼营地正中。

    “布莱克希娅。”加隆沉声说。

    其中一个火团正对着矮坡,那团烈火内裹着黑色物质,仿佛一颗巨大的流星从天而降,灼灼热浪扑面而来。

    加隆话音刚落,母龙就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叫,绷紧四肢甩尾而上,尾部尖端和火团冲击,一团烈火在抽击下崩溃,燃烧的散片在爆炸中散落而下,仿佛下过一场火雨。

    母龙扭扭脖子,抖抖身上的灰烬:“真是没用啊,还不是要我保护你。”

    布莱克希娅的体质一直比加隆好,在无法施展天赋、法术的维洛斯特,双方身体素质方面的差距凸显得淋漓尽致,要是在这里打起来,估计两个加隆才是布莱克希娅的对手。

    如果那团火焰包裹的是坚硬的滚石,即使是巨龙的身体,恐怕也会感觉到疼痛,而现在加隆已经看清,那些燃烧的碎火内是一团油泥状的黑色物质,散发出滚滚的黑烟,烟里有淡淡的血腥味和一种难以形容的特殊气味。火球除了带来烈焰之外,还带来了遮蔽空间的浓烟。

    “这样下去我们的远程部队无法瞄准。”奥托莫指挥官说。

    “不需要瞄准,让他们攻击就是了。”加隆说:“通知火炮阵列和坦克群,对之前发现土著的区域进行无差别攻击,把所有的弹药都轰出去。”

    投火车还在不断的发射,但黑翼的反击已然开始,火炮阵群开启远比对手更加凶猛的弹幕打击,坦克群在一轮轰击后也隆隆开动起来,等待炮火打击谢幕,准备在犬魔与兽人的掩护下碾往正面战场。

    待奥托莫下去,加隆透过浓烟,眺望着远处的黑翼营地,用头蹭了蹭布莱克希娅的脖子:“其实,我心里也没底。”

    四下无人,加隆之前那副威严深重、成竹在胸的表情荡然无存,他摩挲布莱克希娅的耳朵,轻声说:“我们对所谓的黄金城了解太少,相反,通过沿海战争,对手已经清楚我们的实力。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决策者依然决定开战并将我们包围,你说他们是不知死活的孤注一掷、还是蓄势待发的致命一击?”

    “看样子,你似乎之前就考虑过这一点。”布莱克希娅诧异转过头看他,待到加隆点头后:“那你还不断催促部队前进、不消化巩固自己的统治区?”

    “我有什么办法。”加隆低呼着解释:“奥尔托伦索催得紧,要‘死铁’材料,我查过了,那东西是一种祭祀材料,沿海少得可怜,大多出现在中部大陆,被黄金城以及一些大型部落掌握。”

    “哦,所以你迫不及待向内陆进攻。”布莱克希娅冷哼着笑笑:“他自己在艾拉迪亚当皇帝,抱着母龙呼呼大睡,我俩呆在这个连魔法也用不了的鬼地方受苦,你这蠢货,现在连命也要卖给恺撒了。”

    加隆盯着已经逐渐沸腾的战场,杏仁状的竖眼里跳动着火光,呼吸着混着浓烟的呼啸的风,沉默了一会,才仿佛有些底气不足的小声说:“我之前说过,奥尔托伦索对我们不错,我总要帮他做点什么。”

    气氛凝滞片刻,布莱克希娅忽然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好了,蠢猪,拿出点之前的气势来。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咱们刚出生见到西尔维亚的时候,也没见你怎么着啊。”

    “那时候被吓傻了。”加隆憨笑:“当时脑子一片空白,傻乎乎跟着奥尔托伦索跑,你不也跟着跑了么。”

    布莱克希娅昂起头,整个营地硝烟弥漫,周边一切已陷入火海:“真是壮观,我的牙已经开始痒了。”

    “好让这些愚昧无知的土著看看,即使没有天赋与魔法,巨龙依旧是巨龙。”加隆点头:“我们上!”

    “待会我没心思顾你。”布莱克希娅缩拢了翅翼,先一步向前扑出:“记住你说的话,别死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