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龙法典 > 第四百一十章 尤克拉希尔(七)
    “怎么回事?”

    沙罗从地上站起来,正准备弯身拍净身上的尘土,耳朵微动,凝神感受着空间里的细微颤抖。

    “地震吗?”营地首领迟疑着回答,左右环顾,跟在他们身边的冒险者只有七人,大部分都坠入其他的半位面,各自分散。

    人们站在暗红色的砾石上观望,这片被不详绿云笼罩的土地什么也没有,周围一片安静。

    “这应该是九头巨蛇创造出的物质空间,光凭这一点,它的能力就绝对在传奇以上。”沙罗有些担心,能成长至传奇的怪物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何况这片空间似曾相识,更让他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们应当想办法赶紧离开。”营地首领提议道。

    “没错。”

    沙罗眯着眼环顾四周,没有以往大大咧咧的样子:“这样的空间不可能是凭空创造的,它存在一个物质基点,找到它然后毁掉,我们就能离开。”

    ……

    铛!!!

    莫奈巴洛的刀刃和恺撒的拳头狠狠抵在一起,两者身材差异巨大,莫奈巴洛差点被恺撒认作恶魔,有着像深渊领主那样巨大的身躯,背后巨大的蝠翼末端还燃着暗绿的火焰,而恺撒还没有解除伪装、依旧保持着人类的身躯。

    但力量上似乎半斤八两。

    恺撒明显感觉到源源不断的力量从对方身上涌出,这股蛮力作用在长刃上,正随着他的不断加力,同样攀升不止。

    “莫奈,就是人们口中的九头巨蛇么?作为衍生体——也就是喽啰的你,比我想象中要强。”

    恺撒没想到已将伪装态的力量提升到这个地步,这头怪物居然还能挡得住自己:“我有点期待见到那怪物了,希望它能让我兴奋一些。”

    他突然松开力量,不再继续角力,身体后拉,趁着莫奈巴洛持着长刃向前的空当,侧身避过利刃,右手如刀,竖劈而下,砸在莫奈巴洛用来持刃的手臂上面。

    噗嗤。

    血肉皮肤被切开的声音。

    唰的一下,莫奈巴洛巨大的身体陡然消失在原处。

    恺撒一愣,还没反应过来,便感觉身后一股巨力轰然砸落。

    轰隆!

    他反手就是一肘,但类人形态的肢体限制了破坏力与防御力,肘击莫奈巴洛的利爪上,却无法阻止攻击继续。

    形似恶魔的怪物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扬起前蹄举着巨刃朝他狠狠劈下。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莫奈巴洛的一只利爪就从另一个方向扫过来,带着狂风,重重拍在他腰上。

    嘭!

    恺撒被一下拉动飞出去,狠狠撞进远处暗红色的土地里,烟尘滔天、碎石迸溅,仿佛一门大口径重炮的炮弹砸了进来。

    “好烦啊……”

    灰尘弥漫的烟雾中,恺撒缓缓爬起身,扭了下脖子:“时间太久,已经不适应类人形态的身体了……也不知道怎么战斗……”

    哗啦。

    莫奈巴洛身上缠绕的铁链也被它扬起来,抽在恺撒脑袋上。

    放慢速度可以看到,黑袍人受到攻击的半边脑袋整个凹了进去,脸颊、眼球、嘴全都扭曲变形,然后才如遭雷击再次被砸飞,跌入另一片土地。

    莫奈巴洛迈动四蹄追上去,刚冲到一半再次端起长刃,一条几乎和它脑袋一样大小的巨爪,陡然从烟雾中窜出,狠狠抓住它的脑袋。

    “吼。”

    莫奈巴洛发出一声低吼,身体踉跄着向前,被一股巨力拉扯着不受控制地前移,它努力将身体后仰,蹄子在地上踩出四条深深的沟壑,但仍无法改变局势。

    滚滚烟尘中,雾气渐渐散开,露出一条长满黑鳞与棘刺的巨爪。

    “等一会。”

    恺撒抓着莫奈巴洛,他的身体还保持着类人形态,只有右臂变成了骇人利爪,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搓脸,直到脸部恢复完好无损的样子后,才开始下一步动作。

    恺撒单手捏住莫奈巴洛的头颅,将其高高举起来,悬在半空:“既然伪状态对付不了,就释放十分之一的力量好了。”

    他的身体依旧只有一米八左右,但延伸出去的右爪却不断放大直至十余米,乃至可以将庞大的莫奈巴洛整个拎着起来,场面十分怪异,且相当惊悚。

    锵锵锵……

    莫奈巴洛拼命用手臂和刀刃捶打握住自己的巨爪,但无济于事,释放真正力量的恺撒恐怖,光是体型对比,两者就完全不是一个量级,对方光是右爪就与它的身体大小相似。

    “尤克拉希尔是不是在九头巨蛇那?”

    恺撒盯着怪物那双凶狠暴戾的眼睛,问:“还有,我要怎么离开这儿?”

    “龙,奴隶。”

    嘲弄虚伪又幽灭不定的声音从莫奈巴洛嘴里传出来,吐出的语句像是死人嘴上蠕行的毒蛇,纤弱细小且悚然致命:“你们认为自己赢了,可除了衰败外,你们什么都没有,奎尔……”

    嘭。

    头颅爆开,深绿与嫩白的浆液血肉炸向四面八方,莫奈巴洛巨大的无头尸体重重落在地上,带有酸味的血像喷泉一样从颈脖处冲出来。

    “不说就算了。”

    恺撒收回利爪,甩了甩手上的污秽,这些没营养的废话多听一句都是谋害脑细胞:“其他东西我不想听。”

    离开这个空间对恺撒来说不需要花多大功夫,早在几年之前,他与炎魔之王阿兹利尔斯的战斗就毁掉了一个半位面,那是真正的物质空间,拥有形成新世界的潜能,而这里则不同,这地方只是一个被创造的、脆弱的半位面而已。

    恺撒好整以暇,利爪缓缓刺入脆弱的虚空,荡起痛苦的涟漪,随后,恺撒面前的空间开始溶解,化作吸收光线的黑暗旋涡。

    随着时间持续,空洞周边也开始向外扩散。

    如果从位面观测的视角来看,就会发现这个本就不稳定的空间出现了一个凸起,然后膨胀、碎裂,迅速蔓延以至于被虚无与混沌所吞噬。

    空间创造者发出的痛苦意志犹如滚沸的铁水,灼烧自己的每一根神经,它意识到自己限制了一个难以控制的东西,而这种脱离掌控的方式会对它本身构成巨大伤害。

    请求、威胁、咆哮……重重情绪降临在这片逐渐毁灭的空间,向灾难的始作俑者传达意愿,不过恺撒仍我行我素,将这片半位面全都撕毁,重新回到艾拉迪亚的荆棘山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