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龙法典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平常小事(二)
    浇汁烤肉,恺撒想,带着璐娜踱步到商贩面前。

    “您好,龙……先生。”

    看着恺撒走过来,人类商贩显得有些局促,虽然黑龙皇帝现在只有七米大,还伪装成了普通飞龙氏族的模样,但依然能给普通人带来相当程度的压力。

    不过商贩倒也没有过于紧张,毕竟这里是帝国王城,收拾了一下心情,他热络的朗声介绍道:“这是德隆家的秘制烤肉,先生,要来一份么?来,您闻闻它的味道,如果需要的话,我甚至不介意您先尝上一小口。”

    “多少钱?”恺撒问。

    商贩不着痕迹的瞄了恺撒一眼,察言观色是商人最基本也是最精通的本事,看得出来,这头龙裔与平常街面上巡游的飞龙有些不同,应该是那种在氏族内有一定地位的、受过强化的大飞龙。

    “您一定是皇帝陛下最忠诚的眷属。”商人一副尊敬的模样,说:“作为致敬,我只收您二十个铜币。”

    “守卫军都是些吃干饭的蠢货吗?”

    恺撒的声音高了一些:“这个该死的人类想要抢劫我。”

    “二十铜?我刚刚说的是二十铜吗?不不不。”商人连忙摆手道:“我刚刚一定是昏了头,大人,真正的价格是十铜。”

    “十铜?”

    恺撒嗅了嗅烤肉喷香的酱汁味道,发现自己居然也有点饿了,但他还是冷笑着说:“十铜,我要你摊子上所有的肉。”

    “五铜一份,大人。如果让我太太知道这件事,她一定会揍我的。”

    商人哀求道,这时候他忽然看见了趴在黑龙背上、盯着烤肉挪不开眼的小家伙,又转口讨好道:“瞧瞧您的小宠物,多么可爱,只需要五个铜币,您就能满足她的愿望。”

    “这可不是什么宠物。”

    恺撒从鳞片里抠出两个银币来:“五铜,你说的,这些都是我的了。”

    ……

    “恺撒,我早就知道,你果然是地精商人变的。”

    璐娜稍微变大了一些,坐在他背上,手里抓着一把烤得喷香的肉串,一边吃一边嘀嘀咕咕:“你是帝国皇帝诶,居然愿意为几个铜币跟个商人讨价还价。”

    “不是铜币的问题……”

    恺撒也在哼哧哼哧的吃肉,声音因咀嚼而含糊不清:“五铜够这家伙赚了,他就该卖这个价才对。而他以为我是懵懂无知、不懂市价的飞龙裔,所以才大肆开价,这种售卖方式本来就是错的。”

    帝国急剧膨胀的商业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活力和利润,但也不可避免的留下了许多隐患,烤肉人的随意开价只是商业乱象中的一个缩影,而这种情况在黑翼帝国内部每日都在上演。

    商品小范围的价格波动是可以理解的正常情况,但这种大肆开价的行为却无异于一种欺骗,在前世就有过类似经历的恺撒对此深恶痛觉,他在考虑是否要新增合适的律法予以控制。

    “你又在想你的国家大事。”

    看他沉默不语,璐娜不用猜都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有点委屈的说:“说好今天带我出来玩儿……”

    “好好好,不想。”恺撒将最后一口烤肉吃完,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巴:“我们刚才聊到哪了?”

    街上人流始终稠密,他们漫步穿过一片灰漾漾的石头仓库,兽人正将一车又一车的粮食储入大仓,而就在隔壁,恺撒看到一箱箱胡椒、香料和茶叶正在从马车上卸载下来,另一边则有人类将一桶桶北地啤、一捆捆兽皮和一件件成衣扔上板车,准备向外出口。

    黑龙带着小家伙在城市中闲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也曾踏入角斗场、歌剧院和冒险者大厅游玩,沿途小璐娜看到什么新奇的食物都要尝一尝,直到吃到小肚子圆滚滚才肯罢休。

    时间渐晚,恺撒正待回返结束一天的放松时光,他转身拐过入口,目光忽然扫到对面那座橡木屋舍的招牌:

    “挽歌酒馆。”

    璐娜顿时眼睛一亮,兴冲冲抱住黑龙背上的棘刺:“恺撒,走了这么久你一定累了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好叻。”

    累不了,恺撒想……不过挽歌牌还是蛮有意思的,好长时间没玩,他也确实有点手痒。

    嗯,今天好好休息。

    思绪纷呈间,这家伙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的穿过街道,跨越酒馆门口的几层阶梯,从大门进入酒馆。

    大厅内并不冷清,但也不算人满为患,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还处于工作中,况且帝国王城作为挽歌牌的首发地,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民众们在熟悉规则之后可以自行裁判胜负,不用非得在酒馆内进行牌局,导致挽歌酒馆的人气少了不少。

    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

    恺撒推开门,好些人注意到了这头新来的面生龙裔,一部分则埋着头继续关注自己的对局,坐在桌子旁的大部分是人类,还有小部分的兽人和飞猿,此外他还瞧见了一头犬魔身影,令恺撒有些意外。

    人们低声絮语,一张张桌子正传出不同的台词声——

    “有人受伤了?”

    “所有人,都过来。”

    “阿兹利尔斯,赐予我力量!”

    恺撒的耳朵动了动,看来有不少人购入典藏版的挽歌牌了,想着,他已经站到负责接待的漂亮女侍面前。

    这名女侍盘着棕黄色的头发,打量了恺撒一眼,没露出什么讶异的表情,微笑说道:“欢迎光临挽歌酒馆,飞龙中的强大者。您是想喝杯酒?还是寻找对手开始您的对局?”

    “我要怎么开始对局?”恺撒随口问。

    棕黄色头发的女侍熟稔地介绍道:“首先,您需要有一套自己的挽歌卡牌,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也有标准牌组免费提供给您使用。在初学阶段,我们的裁判会作为您的对手,帮助初步您熟悉挽歌规则。而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令人满意的回答,恺撒点点头:“我有自己的套牌。”

    发现飞龙回答怪异,似乎有点走神,长发优雅盘起的漂亮女侍也没有一点不耐烦的表情,她顺着恺撒的目光望去,发现对方打量正在打量她背后的黑色图案,于是微笑说道:“龙先生,这是我们刚推出不久的黑石山扩展包,共三十一张,包括全新的恶魔卡牌和少部分黑翼卡牌,典藏版售价三金、普通版售价十铜,您是否有需要呢?”

    “涨价了?”

    听到售价后的恺撒下意识嘀咕了一句,关于挽歌牌的具体事宜,他已经交给运营部去负责了,如今倒是很少过问。

    “因为成本的缘故,典藏版的售价确实有一定程度的上涨。”

    女侍礼貌的笑着解释:“但普通版依旧只需十铜就可以购买,您也能够从中获取到黑石山扩展包中的大部分卡牌,除体验外,在功能方面与典藏版没有任何区别。”她良心的推荐。

    “嗯,这些我也有。”

    恺撒点点头,不知从哪掏出自己的套牌:“我就随便找人开始对局吗?”

    “如果您没有熟悉的朋友的话,我们可以为您推荐介绍。”女侍一边说,一边找出大号酒杯为恺撒倒上免费的水:“不知道您想要与黑翼氏族的同伴对局,还是更喜欢挑战人类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