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岂能如你所愿!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天三十六,地七十二。

      天地皆在这一剑之中!

      与这五大神丹领袖交手,林云对逍遥九剑的天地二剑理解,在战斗中不断加深。

      准确来讲,这五人都是龙脉了。

      天字剑法三十六剑,就是三十六天,重重天威配合神霄剑意,可谓是强到逆天。

      这等手段,瞬间能抹平境界上的差距,将对手的气势彻底压制下去。

      而地字剑法则是重力不断叠加,当七十二剑全部使出来后,重力叠加七十二倍。

      任你滔天本事,只要陷在其中就难以全力施展出来。

      慕容晨、陈魁、阎悬五人,可谓是吃力无比,他们的动作在林云眼中就是慢动作一般。

      而林云则是如鱼得水,身上剑势疯狂暴涨,气势锋锐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在旁人眼中,那片区域有两个古字在不断旋转,天在上地在下,一剑划出,天威难挡,再出一剑,地如深渊。

      剑光在闪烁之间,天旋地转,虚空都扭曲了。

      那片空间,浮光掠影,林云等人的身躯都渐渐模糊起来。

      一时间,慕容晨等人龙脉境的优势,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只能疲于应付,凄惨无比。

      “怎么会这样?”

      七大魔宗的生死境长老,脸色微变,眼中皆是震惊之色。

      到了此时,已没有人在怀疑林云的身份。

      即便他没有拿出任何证明身份的物件,就这一手出神入化的剑法,便是最好的证明。

      天鸠面色变幻,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冲动。

      嘭!

      又是刀剑相接,重力叠加之下,三十六天层层落下。慕容晨嘴角溢出丝血渍,脚步疯狂倒退,他眼中神色无比震惊:“可恶,这到底是什么力量?”

      他明明都晋升龙脉了,可在这等对拼之中,总是弱上一大截。

      这真的太离谱了!

      林云震退慕容晨,没有深追,他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翻身一剑,划出刺眼的剑光,那一抹剑光犹如明月般在虚空中绽放。

      锵锵锵!

      同时出手的陈魁、阎悬和裴安,皆备震飞出去,唰唰,林云上前两步,剑光如洗涤天穹的惊鸿,须臾之间就在三人身上留下好几道剑痕。

      林云身形再变,他看也未看,侧身避开一道剑光。

      是七绝宫秦岳!

      这个同样掌握神霄剑意的狠人,这一剑本来要刺穿林云太阳穴的,被他轻飘飘避开。

      他手中锋锐的剑身,裹挟着寒芒贴着林云额头飞过,斩落几缕青丝。

      重力叠加之下,那青丝滑落的速度极为缓慢,林云手腕一抖,葬花闪电般切了过去。

      咔擦!

      还在空中飘落的青丝,被这一剑斩成两半,而后剑光以极为凶残的声势冲过去,要将秦岳斩成两半。

      砰!

      惊天巨响,轰然炸裂。

      秦岳身上的圣甲差点被这一剑震的粉碎,其整个人如遭雷击,魂魄都在晃动。

      噗呲!

      他吐出口鲜血,眼中尽是憋屈之色,这一剑若是平常,他绝对可以避开的。

      林云震飞对方,手中葬花不停颤鸣起来,顿时铿锵之音宛若寒潭中迸发的龙吟响起。

      锵!

      颤动的剑身在虚空荡起一丝涟漪,林云将星元和龙凰剑气注入其中。而后伸手一挥,剑如电光飞窜而出,势如惊龙撞在了身后要杀来的慕容晨身上。

      噗呲,慕容晨一口鲜血吐出,手中圣兵都被这一剑荡飞了出去,葬花则如游龙般弹了回来。

      林云连转身都没有,他眸光如电,双手五指不停交叉变化。

      一朵黑色的奇花在他背后一片片展开,花开十二瓣,神霄化幽冥。

      等到十二朵花瓣尽数绽放的刹那,林云变幻的十指松开,双手化为满月一般的长弓猛的弹了出去。

      十指连心,神剑有灵。

      弹指神剑,剑无虚发!

      十二片幽冥花瓣顿时衍化成铺天盖地的剑影,从林云身后化作江河般呼啸而去,瞬间就淹没了陈魁四人。

      呼!

      几乎是弹指挥出去的刹那,林云转身一跃,背后金乌圣翼上豁然张开,他伸手就握住了弹回来的葬花剑。

      古老的天地二字,在他周身不停环绕,一笔一划皆像是一道仙人的影子。

      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看的人眼花缭乱,可却又如行云流水般毫无阻碍。

      大河之水天上来,不见白龙三百年!

      林云手握葬花,背后金乌神翼猛的一扇,砰砰砰,他的身体犹如炮弹般刺穿重重虚空。

      那重重虚空,犹如一层层屏风,不停碎裂。

      等这一剑杀到慕容晨面前,他连震飞出去的魔刀都来不及召回,就被直接斩中。

      虚空颤栗,剑光炸裂。

      砰!

      炸裂的剑光,像是刺眼的太阳碎裂了一般,数不清的碎石飞溅而出。

      却是慕容晨脚下的陨石,在这一剑之下被直接震碎,他披头散发,面色惨白,七窍都在流着鲜血。

      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皆被这一剑的风采给震撼住了。

      可就林云将要再出一剑,彻底斩杀慕容晨时,林云陡然闷哼一声,他的剑势无端出现了许多破绽。

      本来绝望的慕容晨,见状一惊,连忙闪避开来。

      “滚!”

      慕容晨在闪避的刹那,抓住机会闪电般出手反击。

      砰!

      他单手一掌,直接印在了林云胸口,将其震飞了出去,而后伸手一招握住了之前飞出去的魔刀。

      “就这点本事吗?”

      慕容晨首次占据到上风,眼中立刻露出疯狂之色,手握魔刀直接杀来。

      “找死!”

      林云眼中寒芒一闪,反手一剑就将他劈飞出去。

      诸多蕴含着血煞的刀光,在半空中碎裂如烟花般绚烂,可林云刚上前一步,噗呲,却是一口鲜血直接吐了出去。

      他的神霄剑势,彷如画卷般被人生生撕裂。

      唰!

      诸多魔宗生死境大佬,目光看向幽冥殿的方向,视线落在裘宆身上,眼中皆闪过抹诧异之色。

      同为生死境大佬,自然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裘宆在暗中出手。

      第一次还比较隐晦,这一次几乎就没什么隐藏了,有点让他们诧异。

      这可是瑶光弟子啊!

      后辈交手还好,生死境大佬暗中出手,真不怕剑圣秋后算账吗?

      “呵呵。”

      裘宆熟视无睹,眼中闪过抹嘲弄之色,淡淡的道:“瑶光弟子,好像也不过如此?徒有其表罢了,技不如人,死在我幽冥殿的妖孽手中,也算是自取其辱!”

      说话之间,虚空中有两股力量生死交汇,悄无声息涤荡出去。

      咔擦!

      林云身边的天地二字,在这股力量在之下,被硬生生撕碎。

      噗,林云吐出口鲜血,单膝跪在了地上,难受到无法想象的地步。

      “慕容晨,杀了他!”

      另外一边,刚刚从弹指神剑中挣脱出来的四人,伤痕累累,满脸杀气的说道。

      慕容晨冷然一笑,手握魔刀,看向林云道:“不甘心吗?可这就是现实,你与我之间的差距,就是这么大!都什么年代了,还搬出瑶光来吓唬人,瑶光弟子又如何,今日我慕容晨杀的就是瑶光弟子!”

      轰!

      他身上气势轰然巨变,星元海中一滴黑色的液体陡然爆发,一股龙威爆涌而出。

      “龙元!”

      “这慕容晨居然炼化了一滴龙元!藏得有点深啊!”

      “林云今日怕是必死无疑了!”

      四方惊呼,一道道目光显得无比震惊。

      慕容晨状若疯狂,他长发乱舞,手握魔刀狂笑不止,眼中尽是癫狂之色。

      瑶光弟子?

      正好不过,他要拿此人祭刀,要让此人成为他晋升邪圣子的踏脚石。

      青龙神骨,幽冥圣花,全都是我的!

      慕容晨念头闪动间,那一滴龙元被他催发到了极限,身后魔光涌动,一条长达十丈的黑色魔龙赫然成型。

      “死!”

      他手握魔刀,破空而至。

      快!

      这一刀快到惊人,所过之处雷光宝山,空气炸裂,几乎一个照面就落在了林云身上。

      林云剑势被毁,天地二字再被毁,本就处在虚弱中,连剑都难以握住。

      噗呲!

      几乎是刹那之间,就被这一刀劈中,三千紫金龙纹尽碎,人如柳絮飘飞。

      慕容晨将这一滴龙元,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一息之间,劈出了整整十八刀。

      刀光比闪电还要快!

      林云身上的紫金龙纹,甚至来不及凝聚成圣甲,就被一刀一刀斩成粉碎。

      可青龙神骨中,紫金龙纹犹如星元般,生生灭灭,源源不断涌出。

      十八刀过后,半空中尽是斩碎的紫金龙纹,他以血肉之躯硬生生挡住了这蕴含龙元的十八刀。

      伴随着炸裂的龙纹,以及磅礴的刀光,还有纷乱的碎石,林云所处的地方一片混沌。

      快死了吧!

      裘宆眼中闪过抹冷然之色,他感受到那片区域的气息,显得极为衰弱。

      如此最好,毕竟是瑶光弟子,他没法光明正大的捏死对方。

      死在慕容晨手中,剑宗上下自当无话可说,即便是瑶光亲临,他也无惧。

      呼呼!

      慕容晨握着魔刀,不停喘气,额头上大汗淋漓,神情紧张而又兴奋。

      不远处,陈魁四人也是心有余悸,神情忐忑。

      这种人太狠了!

      任何人都不想与他为敌,既然为敌了,那真的就是不死不安心。

      尘光消散,那片区域犹如湖水般,一点一点变得清澈明朗起来。身处其中的林云,生命气息疯狂减弱,直至心跳停止,荡然无存。

      “呵。”

      慕容晨嘴角勾起抹笑意,冷然道:“你还是死了的好!”

      他说着话一步一步朝前走去,他要割下林云的头颅,顺便挖出对方的龙骨,还要取走对方的储物手镯。

      漆黑的虚空中,林云静静的悬浮着,他眼眸紧闭,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般。

      可他已经死了,生机尽断!

      他被裘宆暗中出手重创,而后再被慕容晨活活以龙元为力,一刀一刀活活斩死。

      他看上去只是睡着了,可谁都都知道,他再也无法睁开眼睛了。

      不不不!

      安流烟心如刀割,眼泪不停的流出来,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

      咻!

      就在众人默然之时,林云忽然睁开双目,一挥手,两万道龙纹同时注入手中。

      林云心中怒喝一声,猛的伸手抓了过去。

      苍龙之握!

      电光火石间,形势忽变,有古老的苍龙跨过岁月时空,从天穹中垂落下来一只萦绕着风雷的龙爪。

      嘭!

      这巨大无比的龙爪,将慕容晨身后的魔龙如泥鳅般死死摁住,而林云的手则握住慕容晨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住手!”

      幽冥殿所在的方向,裘宆面色大变,立刻出声惊呼。

      呵,好不容易靠着假死骗过你这老东西,岂能如你所愿!!

      杀无赦!斩灭绝!

      林云目光冷漠,一片冰寒,在众人惊呼声中,直接掐断了慕容晨的脖子。

      待他头颅飞起来的刹那,反手一个耳光,将头颅直接扇爆!

      血花飞溅,死无全尸。

      从今往后世间再无慕容晨!

      众人惊愕无比,一个个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震惊的完全说不出话来,就连裘宆都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他不敢相信,林云真的杀了慕容晨,当着的他的面,杀了他幽冥殿的神丹领袖。

      就像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扇在了他的脸上,将他整个人都扇懵了。

      住手?

      岂能如你所愿!!

      不给众人太过惊愕的时间,林云扇爆慕容晨头颅的刹那,长发飞扬, 怒喝道:“剑来!”

      蹭!

      一声铮鸣,插在陨石上的葬花剑,矫健如龙,化作惊鸿,横空而至。

      嘭!

      剑光穿过慕容晨无头之躯,将其碾成血光,林云伸手一招就从血光之中握住了剑柄。

      被裘宆碾碎的剑势,于一息之间重回巅峰,而后彻底打破神霄极限。

      半步五品的天穹剑意,在葬花剑上绽放,这一刹那剑光比大日还要璀璨。

      人为天,剑为穹!

      我这一生,只问今朝,不管来生。

      我这一剑,刺碎凌霄,踏破九天!

      林云心中豪情万丈,狂笑之中他回身一剑,剑光彷如流星划过天际,陈魁四人完全来不及反应,便同时被斩成两半。

      如果杀戮注定无法避免,那就让鲜血和尸骨,堆满我林云的巅峰之路!

    【晚上还有一章,写不出来,我让云哥一剑斩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