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大展狂威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章

      瑶光剑圣四个字够不够!

      当林云话音落下时,七大魔宗的人全都懵了,各大魔宗生死境长老眼中都闪过抹忌惮之色。

      剑宗今日或许没落了,可瑶光剑圣四个字,东荒何人不知?

      他的实力无需赘述,就很简单的一句话,东荒三大剑圣之一!

      偌大的东荒,敢以剑为名,封号剑圣的圣者只有三人。看似简单的一个封号,每一人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剑客有很多,可不是每个人剑道圣者都有资格被称作剑圣。

      这等封号,既是殊荣,也是实力的象征。

      这世界强者为尊,剑圣二字何等荣耀,若实力不够,早就被人挑下去了。

      辽阔的陨石海中,林云这番话像是石破惊天一般,震的人心惊不已。

      许久之后,这陨石海中才想起断断续续的声音,一道道目光落在林云身上,显得惊异无比。

      “这人是瑶光剑圣的弟子?”

      “瑶光剑圣不是不收徒了吗?我记得当初夏侯燕都被拒绝了……他可是先天剑体和先天剑眼。”

      “据说今年开山大典好像收了一人……难道是他?”

      “如果真是他的话,好像可以解释,为何他能在残龙星界笑到最后了。”

      ……

      七大魔宗大部分都不在荒古域活动,对荒古域的消息没有那么灵通,许多人还停留在以往的印象中。

      对林云突然说出来的这番话,显得颇为震惊,有些将信将疑。

      可如果真是瑶光弟子,那今日之事,还真有点难说了。

      且不说其他人如何想,拦在林云面前的五大魔宗神丹首领,脸上皆露出颇为惊愕的神色。

      这人是瑶光弟子?

      瑶光弟子,谁敢招惹!

      惊愕过后,几人脸色都有些难堪,一时间显得颇为不甘,皆不敢妄动。

      方才嚣张的气焰,可以说荡然无存。

      “哼!少拿瑶光吓唬我,当我不知道他在闭死关?”

      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幽冥殿裘宆冷冷的道:“将青龙神骨交出来,老子看在瑶光面子上,留你一条命。否则的话,欺你又如何?一个剑宗弟子,还真敢和七大魔宗叫板不成!”

      他本就狂傲无比,眼下这一声冷喝,气势显得格外狰狞霸道。

      其他几大魔宗的生死境长老,都被这裘宆的话给吓了一跳,平日里就知道此人天不怕地不怕。

      今日算是真正见识了,连瑶光的面子都不给。

      不过转念一想,他这话好像也没啥问题,瑶光剑圣确实很久没有现身了。

      如今荒古域中,光芒最耀眼的圣者,乃是玄天圣尊,天玄子!

      “慕容晨,给我动手,瑶光剑圣还管不到我七大魔宗!”裘宆冷冷的说道。

      “弟子,定不辱命!哈哈哈!”

      慕容晨闻言,顿时狂笑起来,有裘宆撑腰他还真不怕什么瑶光剑圣。

      唰!

      不等林云开口,他魔刀出鞘,直接朝林云杀了过去。

      慕容晨神色冷漠的道:“林天,今日就是你的死期,瑶光也救不了你!”

      其人还未完全杀过来,磅礴刀光,伴随着身后画卷展开,立刻遮蔽住半边天空。

      凌冽的刀光,释放出滔天魔威,配合着他龙脉境的修为,在这陨石海中宛若魔龙降世。

      我剑,何惧生死。

      林云握住葬花剑剑柄的瞬间,心中无端响起了这句话,当即扬眉一挑,拔剑出鞘。

      破!

      地字剑法第一剑,从身上释放出去,在神霄巅峰剑意的加持下,一剑,就将空中落下的血色刀光尽数斩碎。

      “涨进不少嘛!不过,还是得死!”

      慕容晨咧嘴一笑,人在半空,手腕一抖,呼吸之间劈出九九八十一刀。

      每一刀化身为一条黑色的魔龙,蕴含着鲜红色的魔煞,有浓烈的腥气缠绕着诸多怨念,仿若地狱和人间重叠。

      地七十二剑,第二剑!

      林云心中轻喝一声,葬花剑纤细的剑身,在星元的灌注下,寒芒四溢,幽光闪烁。

      轻轻一划,宛若梦幻般唯美,一剑挥出,平地之间有磅礴剑势汹涌而起 。

      一抹抹锋锐无匹的剑光,笔直而去,像是仙人执笔,以虚空为画,直接迎上了落下的魔龙刀影。

      轰!

      魔龙碎裂,刀光消散。

      半空中的慕容晨眼中闪过抹诧异之色,他晋升龙脉之后的杀招,居然在对方手中轻描淡写的化解了。

      这什么剑法?

      完全没见林云施展过!

      林云手持葬花,他身上的剑意锋芒,在此时此刻晃的人不敢直视。

      那股傲意,像是茫茫大雪中的一朵红梅,不卑不吭,于这天地之间独自绽放自己的风采。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十倍奉还。

      剑者,当无惧!

      林云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他身上有一股挣脱天地束缚的逍遥之意。看似轻盈的身姿,却暗藏着谁都没法忽视的锋芒与傲骨。

      噗呲!

      半空中,已经狂退的慕容晨,居然没能避开这一剑,右肩被刺中,有鲜血飞溅而出。

      “就这点实力?你晋升龙脉之后,好像也不过如此。”

      林云落地,平静的道。

      “这怎么可能?”

      一旁秦岳、裴安、陈魁、阎悬四人,被林云这等手段惊呆了。

      太强势了!

      林云强势的有点过头了,晋升龙脉的慕容晨,在他面前居然三招就受伤了。

      四人目光对视一眼,目光闪烁,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

      唰!

      四道身影化作狂风呼呼啸而去,各自落在了慕容晨的身旁,右手悄然握在兵刃上。

      几人本来就没打算放林云走,只是顾忌对方的身份罢了。

      眼下慕容晨都率先出手了,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

      “别轻敌,他剑法很古怪,我怀疑他已经炼化完青龙神骨了!”慕容晨看了眼右肩的伤口,冷声说道。

      方才这一剑十分古怪,还好他的闪的够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一起吧!青龙神骨究竟给谁,我们可以在商量,他身上的其他宝物,我们几人平分!”百鬼门陈魁淡淡的道,除了青龙神骨,林云在试练塔中肯定收获了其他至宝。

      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对方离开。

      哪怕他真的是瑶光弟子!

      “我没意见!”魔煞宗阎悬,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颇为狰狞的笑意。

      “希望你们别后悔!”

      林云眼中神色一片冰冷,手中紧握的葬花剑,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杀意,铮鸣不止!

      不待五人出手,他在这陨石海中一人一剑,狂奔而动。

      他要大开杀戒,今日挡我者死!

      “送死吗?”

      并肩而立的五人,见手持葬花主动杀来的林云,眼中都闪过抹嘲弄之色,冷笑不止。

      可几乎是瞬间,几人就笑不出来了。

      轰隆隆!

      在他们视野之中,林云的身影突然消失了,准确的说,是林云身上的剑势消失了。

      他的剑势如云一般悄然散开,飘忽不定,可又仿佛无处不在。

      “怎么回事?”

      几人惊疑不定之际,神色前所未有的警惕起来,各自将星元催发到极限,蓄势待发。

      锵!

      忽然间,天地间有剑吟声响起,一抹剑光凭空出现。

      林云消逝的身影猛的现身,他来到陈魁的身后,挥剑刺出。

      陈魁不急多想,手中魔刀出鞘,回身要挡住这一剑。

      轰隆隆!

      兵刃交接的刹那,星元激荡,陈魁猝不及防之下,隐隐间有些握不住手中的刀。

      “我来!”

      慕容晨眼中闪过抹寒芒,一步窜出,瞬移般出现在林云面前,抬手一刀直接刺了过去。

      “一起上!”

      其余三人早就蓄势待发,见状直接飞扑过去,各自手中兵刃立刻夺鞘而出。

      刹那间,好几股恐怖的气势接连爆发,让那片天地都颤抖了起来。

      林云一剑刺出,刚好抵住了慕容晨的刀尖。

      锵锵!

      刀尖和剑尖触碰,迸发出刺眼无比的火星,慕容晨咬着牙发出怒吼,将龙脉境一重的修为发挥到极限。

      嗡嗡嗡!

      葬花在这等压力之下,渐渐弯曲了起来,慕容晨的脚步缓缓逼近。

      “死吧!”

      从后方杀来的陈魁四人见状,眼中闪过抹寒芒,各自从不同角度杀来。

      两人对峙,无法脱身,这可是难得的机会。

      一时间,林云的处境凶险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看的人提心吊胆。

      可就在此时,林云左手忽然扬了起来,于电光火石间左手掌心多出一个天字。

      仿佛天幕重叠,有三十六缕剑光在林云掌心绽放,而后一重接着一重不断叠加。

      等到三十六天重叠的刹那,林云直接朝对方仍了出去。

      下一刻,天旋地转,虚空交错,慕容晨吐出口鲜血直接被震飞出去。

      一剑震飞慕容晨,林云看了没看从其他地方杀来的四人,握着葬花的右手猛的一扔。

      蹭蹭蹭!

      葬花飞窜如电,虚空中似有仙人执笔,一笔一划,皆如雷霆闪烁。

      笔画交错,每出一笔重力都叠加一倍,就这么顷刻之间四人被丢出去的葬花同时震飞。

      金乌圣翼!

      林云双手结印,背后金乌圣翼展开,双翅猛的一扇抬手就抓住了葬花剑。

      他握住葬花的刹那,身影仿佛与虚空中无形的仙人重合,轻轻一闪,仿若虚空重叠,林云直接出现在了被震飞的慕容晨面前。

      “我和你拼了!”

      慕容晨眼中闪过抹狠辣之色,一对银骨血翼在他背后展开。

      咔擦!

      可展开的一瞬间,就被林云的金乌圣翼劈成两半,他的银骨血翼直接断裂,慕容晨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林云欺身上前,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地七十二剑不断施展出来。

      每一剑都令这片空间沉重了许多,眨眼,三十多道剑光后慕容晨的双腿像是注了铅石般沉重。

      挪动起来困难重重,而再度杀来的陈魁四人,在旁人眼中像是陷入泥潭一般,动作变得极为缓慢。

      怎么会这样!

      七大魔宗的人,全都看的目瞪口呆,以一敌五,完全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