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我剑,强无敌!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等我拔剑之后,可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慕容晨和凌千叶有脾气,觉得联手之后,就肯定能够拿下林云。

      言谈之间轻描淡写,丝毫未将林云放在眼里。

      可他俩有脾气,就真当林云没脾气了吗?

      神丹首领就可以为所欲为?

      林云眼中闪过抹怒意,他很少动怒,可眼下却是真的怒了。

      既然要联手对付他,那今日这一战,也别怪林云剑下无情!

      林云握住剑柄的一念之间,巅峰圆满的神霄剑意呼啸而起,浑身锋锐之气,宛若绝世宝剑夺鞘而出,冷漠而无情。

      魔道高手,杀人无数!

      可死在林云剑下的跳梁小丑,也是不计其数,若真以为他没脾气,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你好像很生气?”

      凌千叶双眼微眯,笑了笑,摇头道:“这样可不好哦,生气可不能改变任何结果,别怪我两联手对付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实力不行!”

      唰!

      凌千叶率先杀了过来,他身形闪烁,体内星元和煞气凝聚。

      瞬间迸发出一轮血色月牙,月牙锋锐无匹,宛若惊鸿,朝着林云快速飞去。

      林云握住剑柄,血脉相连的感觉在心间弥漫,磅礴星元灌注在剑身中的刹那拔剑出鞘。

      锵!

      伴随着一声清脆剑吟,金石碎裂声响起,葬花迸发出强大无匹的锋芒。

      将那轮血月直接斩碎,还未完!!

      残余的剑势,呼啸而去,裹挟着风雷之意,化作一条苍龙怒吼。

      凌千叶脸色微变,脚步朝后退了三步,方才勉强避过这一抹剑光。

      苍龙剑意?

      这家伙的剑,未免太快了点吧。

      “慕容晨,还要防着我吗?今日若不动点真格,你我可都得交代在这里了!”凌千叶神色冷漠的说道,说话之间,他扬手一招,手中多出了一柄白色的折扇。

      正是血月神教的传承圣器,玄月扇!

      当折扇展开的刹那,他身上疯狂暴涨,同时间一幅画卷在他背后缓缓展开。

      正是属于他的星相,那是一轮血月,阴寒,幽静,透着无尽的邪气。

      “如你所愿!”

      慕容晨没有丝毫含糊,反手抽出一柄魔刀,浑身刀意外放。他拔刀出鞘,茫茫剑意瞬间衍化成一片汪洋,汪洋之上血雾朦胧,他的身影在这血雾之中诡异消失。

      人消失了,可刀光却还在!

      血雾之中飞出九缕刀光,每一缕刀光有各自分成九道,这一抬手就是九九八十一道刀光。

      刀光纵横,像是天河交错,江河之外,有星辰弥漫整片天穹。

      一时间,他身上的剑势与自身异象完美融合,从四方汇聚,铺天盖地朝着林云落下。

      两人都祭出了圣器和星相,这一刻可以说没有丝毫保留。

      轰!

      凌千叶的杀招也来了,他手中折扇猛的一挥,浑身煞气凝聚到极致。就见血月之下,一抹磅礴霸气的血光,自那柄扇中飞出,血光隐藏在慕容晨衍化的血雾之中,显得极为隐秘。

      两人各自施展杀招,同时杀向林云。

      场面之凶险,无论是谁深处其中,都会感受到一丝绝望。

      林云长发张扬,手中葬花兴奋的颤动起来,他心无旁骛,只觉得手中有剑,这天下妖孽,皆可一剑斩之。

      向剑之心,一往无前!

      林云大步上前,天水剑法被他催动到极限,剑光轻轻一挑,就有一轮明月被他从湖水中挑了出来。

      天心挑月!

      锵锵锵!

      双月争锋,兵刃碰撞,火星疯狂四溅。林云以一敌二,惊天巨响连绵不止,这等惊心动魄的交手,就好像是滔天大浪伴随着狂风暴雨,一刻都没有平静过。

      藏宝厅可以说是相当辽阔,身处其中,会显得无比空旷。

      可此时此刻,在三人恐怖的异象之下,显得极为渺小起来。每一处空间都被异象填满,每一个角落都有异象在争锋,激烈而残酷的恶战,整整持续了半柱香的时间。

      大厅中,剑气纵横,刀光如海,血光飞溅!

      忽然!

      林云眼中精光一闪,体内龙吟暴起,浑身上下陡然凝聚出一具古老的紫金圣甲。

      一万道紫金龙纹,伴随着燃烧的血焰神纹,衍化出接近完美的苍龙圣甲!

      战甲现身,将林云包裹其中,他不闪不避,直接迎上了慕容晨的一刀。

      咔擦!

      刀光惊人,一刀之下,这接近完美的苍龙圣甲,被硬生生劈开好几道裂缝。

      裂缝蔓延,有龙纹不停炸裂。

      可这一刀,终究是没能伤到林云,反而将慕容晨自己给震了回去。

      云破月来花弄影!

      林云趁此机会,反手一剑,剑光荡碎连绵血雾,将藏在雾中凌千叶逼了出来。

      凌千叶手持折扇,双臂展开,朝着后方退去,在他身后那轮血月妖艳无比。

      人间有月也有你!

      林云瞳孔猛的一缩,在对方现身的刹那,又是一剑追了过去。

      艹!

      凌千叶脸色微变,心中骂了一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显得很被动。

      这一剑,根本就躲不开了!

      这一剑必中,中则必伤。

      电光火石间,凌千叶来不及多想,手中折扇并拢,于半空中挡住了这一剑。

      嘭!

      云中有水,水中有月,各种异象重叠的一剑。在顷刻间荡出无边威势,将血月绽放的光芒不停碾碎,等剑芒撞击在折扇时,已有七十多重异象重叠,葬花锋芒璀璨到刺眼夺目。

      锵锵锵!

      葬花荡开折扇,无尽剑势直接笼罩住凌千叶,林云手持葬花,他一袭青衫,长袖如云,双臂展开,如鹤冲天。

      哗!

      他的人影,直接消失在了凌千叶的视野中,让后者脸色瞬间就白了。

      好险……

      被林云震飞的慕容晨,眼中闪过抹后怕之色,这一剑还好不是冲他来的。

      噗呲!

      等到剑光重现,凌千叶一个照面,就坠落了下来。

      他浑身上下伤痕累累,一身白衣染血,头发都劈散了开来,身后血月黯淡无光。

      两人看向林云,惧是心惊无比。

      完全没有料到,联手之下,居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达到神化之境的天水剑法,其中异象,将二人的鬼灵级下品武技都给压制了。

      我从天上看人间,你与明月皆绝色!

      没给二人喘息的时间,天水剑法最后一招,从林云手中迸发出来。

      葬花剑在他手中,绽放出绝美的风华,像是凌冽冬雪中的梅花般鲜艳夺目。

      至高至傲,唯我无双!

      看似轻飘飘的一剑,却裹挟着重重天威,摧枯拉朽般的杀了过去。

      咔咔咔!

      这一剑横扫过去,两人施展出来的种种招法,皆是一触即溃,完全没有抵挡之力。

      慕容晨和凌千叶,在真元激荡中,各自将兵刃拦在身前,拼命抵挡。

      噗呲!

      可退到十步之后,终究还是没有挡住,一口鲜血吐出,皆被震飞出去。

      杀!

      林云心如日月,气血沸腾,有无尽豪情在胸中激荡。他单手持剑,双臂展开,长袖如水幕般荡开,在大殿中狂奔起来。

      我本葬花人,葬花亦葬人!

      这奔走之间,天地都在他的剑势下颤抖起来,他像是行走在人间的真龙。

      裹挟着王者之威,君临大地,天下无双!

      落地的慕容晨和凌千叶,脸色大变,仓促之间连忙抵挡起来。

      两人在这般抵挡之下,咬牙死撑,都憋着一口气。想等林云气势稍稍衰落些许后,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可在这般对抗中,林云气势如火焰般越烧越旺,根本不见衰竭的气势。

      这……这怎么可能?

      他真是一条再世真龙不成?

      两人心中巨惊,信心在一点点崩溃。

      我有一剑,三十六天!

      三十六天,三十六剑!

      天地在黑白水墨色彩中,林云持剑挥毫,没有给对方丝毫侥幸的心理,狂奔中他的一剑一天,三十六剑后,一个硕大无比的天字绽放出来,将林云霸气撑破极限。

      嘭!

      璀璨如日,刺眼夺目的剑光,将慕容晨和凌千叶的信心彻底击溃。

      两人各种护体星元被直接斩碎,犹如沙包般飞了出去,五脏六腑都出现了数不清的裂缝。

      二人被重创在地,沉重无比的喘着气。

      慕容晨脸色泛白,他心生退意,刚要离去抬头就迎上了一抹冰冷的目光。

      顿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悄然后退的脚步停了下来。

      “想走?”

      林云淡淡的道:“也不是不行,将你储物手镯中的宝物留下,我记得是叫幽冥圣花吧!”

      “你!”

      慕容晨当即大怒,骂道:“林云,你别太过分,你已经有神龙骨了!把我逼急了,我以魔功自爆,你连神龙骨也别想拿到!”

      林云神色平静,轻声道:“你可以试试。”

      对方自爆,林云有足够的方法应付,比较麻烦的是储物手镯无法拿到。

      “他呢?为什么不要他的宝物?”

      慕容晨脸色阴晴变幻,感觉被林云针对了,伸手指着凌千叶道。

      “我很早就说过,我对你的宝物更感兴趣。”林云道。

      慕容晨很绝望,他牙齿咬得蹦蹦作响,幽冥圣花他真的不想交出去。

      可眼下,根本就没有多少余地!

      能不能保住这条命,都得看林云的心情,两人联手都败了,还能怎么说?

      最终,他很不甘心,将幽冥花交了出来。

      临走前,目光极为阴狠的看了林云一眼,等出去之后,再找你算账!

      他不信区区一个林云,能带着青龙骨和幽冥圣花活着出去。

      大厅内,只剩下凌千叶和林云还在。

      凌千叶淡淡的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风,你想要什么你可以直接说。”

      “你走吧。”

      林云没有看他。

      没必要将对方逼到绝境,对方若是选择自爆,他不会死,可的确不会太好受。

      此地空间太过狭小,想躲也没法躲。

      凌千叶眼中闪过抹异色,显得很诧异,半响,才拱手低头道:“这人情我记住了。”

      不过将要抬头之时,他脸上忽然闪过抹邪笑,手中玄月扇化成一朵朵血色鲜花铺满整个大厅。

      地面在瞬间,就凝结出一座血色阵法,空中有血花不停飘落。

      在这异变中,他不知何时上前一步,出手就搭在了林云肩膀上。

      “呵,下辈子我会还给你的!”

      凌千叶嘴角勾起抹笑意,沉声道:“这噬血魔阵,就算是诞生了龙元的妖孽也扛不住,你的修为我要了!”

      所有的一切看似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可实际上从落败的那一刻起,凌千叶就开始琢磨了。

      当他手掌搭在林云肩膀上时,瞬间产生一股磅礴吞噬之力,林云三万多丈的星元海已肉眼可见的趋势衰减。

      而凌千叶苍白的脸色,则在刹那间变得红光满面,兴奋不已。

      “很痛苦吧?没事,很快就过去了!”

      凌千叶看向修为锐减的林云,咧嘴露出白牙笑道。

      可林云却向看傻子一样看向他,没有任何举动,任由他催动噬血魔阵。

      凌千叶心中忽然变得有些底,旋即加快了吞噬速度,可当星元海将要见底之时,他脸色哗然巨变,像是看到了内心深处最为恐惧的存在。

      那是一尊魔鼎,出现在了干涸的星元海中。

      当魔鼎升起来的刹那,原本被吞噬的星元,以百倍速度倒卷过来。

      不仅如此,连同凌千叶本身的修为,都在被魔鼎疯狂吞噬,完全没有抵挡之力。

      这……这……怎么可能?

      凌千叶直接傻眼了,当场懵逼,想要伸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就挪不开。

      “给我死!”

      林云并不想要他的本源修为,魔气太重,直接抬手如泰山压顶般盖在了对方脑袋上。

      嘭!

      血肉飞溅,凌千叶的身体直接炸裂开来,尸骨无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