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诡异的圣药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突如其来的遭遇,让林云和安流烟都很好奇。

      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不是萧云?

      如果是的话,未免太让人震惊了一点,一个六星天神丹尊者竟然能发挥出如此强大的战力。

      在其率先找到残龙星界,暴露出玄阴圣眼之时,林云就对他有所怀疑了。

      觉得此人非同一般,隐藏了很多手段,远非表面上看去的那般简单。

      两人速度很快,不多时一片药园出现林云和安流烟视野中。

      那片药园很神奇,生长在洞窟之中,无一例外全都是冰属性的万年圣药。

      园中圣光弥漫,宝光耀眼,看的人眼花缭乱。

      粗略一数,这些圣药的数量至少在一百株以上,这是一笔无法想象恐怖机遇。

      不过很快林云就挪开了视线,药园中还有两人在交手,一个是萧云,另外一个是名老者。

      那老者有七星天神丹的修为,他拥有一门诡异的身法,可以将自身化为雾气。

      身法速度不是很快,可太过诡异,与人交手时可以占到很多便宜。

      药园中鲜血横流,已经倒下了十多具尸体,死状都颇为凄惨。

      肉身看上去像是锤子用巨力砸烂了一般,暴力而血腥,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些都是萧云做的?

      林云和安流烟,目光对视一眼,各自眼中都闪过抹惊诧之色。

      就在两人惊疑不定之际,那老者的身体在将要雾化之前,被萧云一拳轰中。

      嘭!

      他的拳芒有青光爆涌,宛若一头蛮荒凶兽,血气磅礴如渊,一击之下那人的身体便四分五裂。

      林云在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眼中有异色一闪即逝。

      “嘿嘿,林兄弟,安星使,你们都来了!”

      收拾完这老者,萧云笑眯眯的朝两人走来,他咧嘴笑道,显得心情极佳。

      “这些都是你做的?”

      安流烟指了指地面。

      萧云头歪了歪,笑道:“不然呢?别说我不照顾你们,这地方的圣药随便捡吧,嘿嘿,这一次真的走大运了,这宝洞果然名不虚传,我怀疑这残龙星界有大秘密。”

      他说完就不在理会两人,身形闪烁,开始在这药园中疯狂行动起来。

      安流烟朝林云看来,她不是很难揣测萧云的意思。

      毕竟其他抢圣药的人,要么被他打死了,要么被他揍跑了。

      鬼知道自己摘了这些圣药,对方会不会翻脸不认人。

      林云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不用客气。

      嗖嗖嗖!

      很快,三人就将地上的圣药采摘一空,萧云再度狂笑起来。

      可旋即他就笑不出来了,这些圣药都没法储物手镯,显得十分诡异。

      “什么鬼?”

      萧云脸色微变,正诧异时,几人怀疑的圣药瞬间融化。

      化为一粒粒蕴含圣香的光点,犹如万千萤火虫一般,朝着洞穴深处连绵不止的飞去。

      萧云气的吐血,他的脸色立刻就黑了。

      林云伸手抓过一粒圣光,他盯着此物看了半响,若有所思。

      可以确定,方才的圣药绝非幻觉,这些星星点点中蕴含的药性很真实。

      不过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林云也是一头雾水。

      哗!

      就在此时,三人脸色同时变了。

      他们都感应到,洞穴入口处来了大批修士武者,每个人身上都杀气冲天。

      “呵呵,这帮家伙,看来没帮我揍够,林兄弟,我去去就来!”

      萧云心情本就不好,感应到这些气息后,怒极而笑。

      “等一下!”

      林云想要叫住他,发现一转身就没了人影。

      “怎么了?”

      安流烟看林云神色有些担忧,不由紧张的问道。

      “你觉得那帮人被揍过后,还会回来自讨苦吃吗?”

      林云平静的道。

      “所以……”安流烟心中一动,她看向林云,美眸闪烁着明光,她已经有了大致的猜测。

      “必然是幽冥殿的人,蓝思羽回去后,肯定会搬救兵的。”

      林云很笃定的说道。

      “这……萧云能撑住吗?”

      安流烟眉头微皱,幽冥殿的人可不好招惹,七大神丹真传,除了蓝思羽外,一个比一个狠。

      噗呲!

      她话音刚落,一道人影被轰得吐血而飞,倒在地上之后依旧滑行了很长时间。

      看那身形,正是刚才急匆匆跑回去的萧云。

      “啧啧,中老夫一掌还没死,你小子果然有点东西!”

      远处,一道阴森森的声音,透过洞中的寒风缓缓传来。

      “给他个痛快,这种废物,没必要太浪费时间。”

      又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声音中带着浓浓的蔑视。

      “是枯鹰和邪风!”

      安流烟的神色彻底变了,眼中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

      “麻蛋,你这东西……给我等着!”

      萧云骂了一声,转身就跑,经过林云和安流烟时,还出言提醒了一声。

      “怎么办?”

      安流烟紧张的看向林云。

      “先躲起来。”

      “怎么躲?”

      安流烟疑惑不解,这里是地底洞窟,不是外面的荒漠,躲起来谈何容易。

      唰!

      不等她有所反应,凝结出紫鸢圣印后的林云,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带着她横空而起。

      哗!

      下一刻,天旋地转,两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等到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紫鸢剑匣的秘境中,安流烟惊奇不已的看向四方,而后又时不时的看向林云。

      她的脑海中充满了疑问,被林云这等手段,完全给震惊到了。

      “这什么地方?”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问道。

      “这是紫鸢秘境,待会与你细说……”

      林云朝着梧桐神树的幼苗走去,瞧见小冰凤后,道:“大帝,帮我看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哼,林云,你居然带外人进来紫鸢秘境,你知不知道这秘密暴露出去,你会死的有多惨!”

      小冰凤看向林云,怒气冲冲的道。

      “她不会的。”

      林云简单的道。

      小冰凤被林云气死了,最终还是挥了挥手,于是外界的画面很神奇的出现在三人面前。

      就见两人原先所在的位置,出现十几道人影。

      蓝思羽一马当先,冷声道:“刚才这地方,还有两人的气息,很可能就是那对狗男女!”

      片刻后,枯鹰老人,邪风,以及十多名幽冥殿的客卿同时出现。

      林云的注意力,落在邪风身上,此人穿着血色圣甲,背后的那对羽翼身上。那是一对银骨血翼,上面流光四溢,煞气逼人,展开之后足足有二十多丈。

      血光在流动之间,让那对翅膀显得更活物一般可怕。

      邪风打量了一眼,并没有轻举妄动。

      一旁枯瘦老者道:“过了此地,阴气会变得更为可怕,洞穴深处给老夫的感觉,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这地方的圣药肯定那三人瓜分了,追不追?”

      蓝思羽打量着黑黝黝的洞穴深处,显得有些没胆,让他一个人肯定是不敢过去的。

      “八星天神丹尊者和我走,其余人留在此地,不准再放任何人进来,也不准任何人出来。这地方我感觉有天大的造化,不会比葬龙谷差太多……”

      邪风有了主意,很快就做出决断。

      “我……我呢?”

      蓝思羽有点怂,可心里还是惦记着安流烟,害怕被邪风抢先一步。

      邪风回头笑道:“师弟你可是蓝家嫡系,死在这地方我可没法和师门交代。”

      “哼,邪风,你少来这一套,你打的什么主意,我清楚的很!”

      蓝思羽瞪了此人一眼,显得很不满。

      邪风微微一笑,摊手道:“也行,你和枯鹰一起去追吧,师兄我守在这里,可行?”

      蓝思羽看见对方的笑脸,又抬头看了一眼黑黝黝的洞口,心中骂了一声,而后道:“我守在这里吧,你不准动安流烟!!”

      “哈哈哈!”

      邪风大笑几声没有理他,直接道:“走!”

      说罢,他领着一群八星天神丹尊者,朝着这寒玉宝洞的深处追去。

      蓝思羽和其他六人,则守在此地。

      几人都很谨慎,其中一名圣玄师取出阵旗和星神丹,布置了三套阵法。

      紫鸢秘境中。

      林云看向安流烟,笑道:“这人对你还真是念念不忘。”

      “呸,林云,你少开我玩笑!我和他可没有任何关系!”

      安流烟脸色罕见的一红,岔开话题道:“现在怎么办,这帮人追过去,萧云肯定凶多吉少!”

      林云淡淡的道:“他被九星天神丹尊者一拳击中,还能活蹦乱跳的,我和你可都没有这个本事。还是想想,怎么解决这帮人吧,有这群人在我们都不方便出来。”

      安流烟不太信的看了林云一眼,并不觉得林云承受不了九星天神丹一击。

      突然,他在林云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杀意,身体莫名的打了个寒颤。

      “你……要干嘛?”

      安流烟诧异的道,这杀气有点吓人。

      林云平静的道:“你觉得一个扬言要动用幽冥殿力量来追杀我的人,我该怎么对待他?”

      “可是这些人都是七星天神丹尊者,比之前那些邪修要厉害,全都是幽冥殿培养的客卿。”安流烟知道林云要做什么,可还是不放心他的安全。

      林云道:“我一个人确实有点麻烦,不过有你帮忙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个人总归有些少了,若是对手铁了心要跑,肯定是没法杀光的。

      “好吧,你需要我做什么?”

      安流烟抬眸看向林云,眼中没有多少犹疑之色。

      “有人要跑,替我拦住,其他的……见机行事。”林云说完,取出银月面具戴在脸上。

      哗!

      他的头发立刻飞涨,浑身上下都染上了银色的光泽,气质迥然大变。

      若非亲眼所见,连安流烟都分辨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