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好!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安流烟稍稍一怔,旋即道:“林云,你刚刚说什么?”

      “万年奇花。”

      “前面一句。”

      “我说……”

      林云说道一半,停了下来,发现安流烟正笑眯眯的看向他。

      “继续说呀。”安流烟模样可人娇嗔道。

      林云笑了笑,道:“我说和漂亮的女人在一起,也不是只有麻烦,运气也挺不错的。”

      “嘻嘻。”

      安流烟眉开眼笑不说话。

      这女人,莫不是是个傻子?

      林云看了她一眼,继续打量四方,按照葬花剑的感应,那一株万年奇花应该就在附近。

      可肉眼却无法看到,说明那一株万年奇花拥有某种隐匿身形的能力,与周围环境融合在了一起。

      就不信找不出来!

      林云闭上双目,直接催动魂宫中的圣印,准确来说他也是一名圣玄师。

      虽然水分比较大,但却是凝结了魂印。

      哗!

      他的魂力顿时如潮水般涌出,不过仅仅只魂力,还没法将这万年奇花找出来。

      林云心念微动,将剑意与魂力融合。

      下一刻,那一缕奇妙的精神波动再次出现,林云猛的睁开双目。

      咻!

      他眼眸中有精光闪过,右手在袖袍中伸出来弹指一挥,锵,葬花在剑匣中夺鞘而出。

      嘭!

      剑如流光,一闪即逝。

      砰!!

      等到葬花再度现身之时,它已经插在地面之上,地面出现一道道裂缝。

      与此同时,原本空荡荡的河床中,出现了一株十米高流光金盏花!

      金碧辉煌,熠熠生辉,无尽香气,涌动如海。

      “流光金盏。”

      林云目光闪烁,轻声自语、。

      他之前有收获过此花,可只有上千年的药龄,眼前这株流光金盏很有可能达到了万年之久。

      它不仅蕴含着世间罕有的奇香,甚至还有了一定的灵智,拥有相当不俗的实力。

      轰隆隆!

      河床在它拼命挣扎之下,不停晃动,可葬花牢牢将其镇压。

      而后剑身上的纹路开始流动,四方如海的奇香,化成绯红色的光芒不断涌入葬花中。

      林云双手结印,眉心两大剑魂,金色小人和金色苍龙同时飞了出去。

      轰!

      两道剑魂加持在葬花剑上,葬花剑威力暴涨,林云轻声念道:“吞!”

      葬花吞噬流光金盏花的速度,于这一刻疯狂暴涨,那些流光的异香泛起了明亮如电的光泽,朝着葬花剑源源不断涌去。

      伴随着葬花剑的吞噬,它的剑身变得愈发明亮锋利起来,剑身上的圣纹被不断点亮。

      “这剑叫什么名字?”

      安流烟眨了眨眼,好奇的问道。

      “葬花。”

      林云盯着葬花剑,随口应了一声。

      流光金盏花的挣扎力度很大,他以双剑魂加持,依旧感觉有些勉强,额头上甚至有汗水滴落下来。

      不过这也意味着,等吞噬掉此花后,葬花将会收获无尽好处。

      “需要帮忙吗?”安流烟瞧出林云有些吃力。

      “没事。”

      林云摇了摇头。

      葬花吞噬的速度很快,而流光金盏则随着吞噬在不断减弱,此消彼长之下不会有太大问题。

      两个时辰后,十米高的流光金盏,已经只剩下不到一米高。

      林云心中松了口气,看了眼脚下的裂缝,身形爆闪退到数百米之外。

      他盘膝而坐,双手朝上放在左右膝盖上,咻,剑身上的两道剑魂化作游光遁入其眉心。

      呼!

      一口浊气吐出,林云双目缓缓闭上,神霄剑诀悄然运转。

      这次安流烟看清了,双剑魂!

      林云拥有千年罕见的双剑魂,难怪他的剑道造诣这般恐怖,安流烟一双美目之中难掩震惊,这人天赋如此恐怖,可在这残龙星界却低调的如此可怕。

      与他相处这么久,半点倨傲都没有感觉到。

      传闻中,葬花公子脾气暴躁,狂傲无边,好像有些不太一样呢。

      安流烟美目流转,打量着林云,嘴角渐渐勾起抹笑意。

      “好强的剑光!这河床中居然有柄圣剑!!”

      可就在此时,远方有几道身影破空而至,说话之人的声音还颇为熟悉。

      等那三道身影落下后,安流烟的视线中,出现了一道颇为熟悉的身影,正是之前对她邀约过的幽冥殿神丹真传弟子蓝思羽。

      说话之人,则是那么灰衣刀客。

      看到安流烟的存在,蓝思羽的眼中顿时露出浓浓的惊喜之色。

      咻!

      林云睁开双目,抓住安流烟的肩膀,带着她朝后飘了几百米,与这帮人拉开距离。

      瞧见林云的手,碰在安流烟的裸露的香肩上,蓝思羽的脸色立刻就阴沉了下来。

      这小子真的是阴魂不散!

      好不容易和安流烟又来了场巧遇,结果这废物居然还和安流烟在一起,真的很不爽。

      “公子,你看那柄剑!”

      灰衣刀客,指了指葬花,眼中露出贪婪之色,道:“这是一柄由金属神木打造而成的圣剑,来头恐怕大到惊人,它的圣光居然还没有消散!”

      另外一名高瘦中年,同样兴奋不止,他眼珠转了一圈,道:“蓝公子,这是上个纪元留存至今的宝物,你今日撞了大运,这是一场天大的造化,恭喜蓝公子!”

      蓝思羽面色一楞,旋即醒悟过来,笑道:“天赐神剑,看来老天爷都在帮我。”

      这是林云的剑!

      安流烟脸色一红,顿时有些着急了,不过想要上前之际却被林云伸手拦了下来。

      “呵呵,沧木,去帮我收了这柄剑。”

      蓝思羽笑眯眯的道,眼角余光扫了眼林云,根本就没将他放在心上。

      安流烟气的咬牙切齿,胸前起伏,这几人怎么能如此不要脸呢!

      “林云,你不生气吗?那可是你的佩剑!”安流烟给林云传音道。

      林云平静的回应道:“我的剑谁都收不走,不着急,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嗖!

      灰衣刀客身形一闪,落在葬花剑的上方,他在闪耀的剑身上看见了五千多道圣纹,其中还有一道格外瞩目的青色纹路,瞧不出品级,闪耀着梦幻般的光芒。

      锋利的剑刃,仿佛轻轻一动,就能将空间都给切割开来。

      “真是一柄宝剑!”

      灰衣刀客沧木,眼中闪烁着贪婪的目光,嗖的一声直接落了下来。

      他落在地上,往前走了两步,想要伸手将此剑取过来。

      砰!

      可剑身上的圣纹涌动,锋利无匹的剑意,将他的手掌割出一道鲜血来。

      “有趣。”

      沧木笑了笑,体内星元涌动,将自身刀意释放出来。

      准备镇压这柄剑的锋芒,然后隔空将其取出来,可尝试几番后,他面露难色,发现想要镇压这柄剑的锋芒很困难。

      “搞什么东西,你去帮他!”

      蓝思羽皱眉骂了一声,对高瘦中年说道,那也是一名七星尊者。

      身穿碧绿色的水属性圣衣,气息凝练,显得极为不凡。

      轰!

      等到两人联手后,葬花剑颤动的愈发厉害起来,剑身嗡鸣,剑吟如仙人抚琴般悦耳空灵。听在蓝思羽的耳中,美妙之极,这还真是一场造化。

      他心情极佳,偷偷看了眼林云,见对方无动于衷躲在安流烟的身后。

      眼中鄙夷之色,不由更浓,真是个废物!

      自己当着他的面夺取他的宝物,居然屁都不敢放一个,可看着看着他心中就生气了。

      安流烟宁愿跟这样的废物在一起,也不愿答应自己的邀约。

      哼,等收了这柄宝剑,再来收拾你!

      “怎么回事?”

      “我的脚!”

      可就在此时,灰衣刀客和碧水青年脸色同时大变,他们脚上不知何时沾染了一层雾气。

      在这雾气侵染之下,血液星元都被冻僵了,完全无法动弹。

      两人神色大惊,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蓝思羽脸色变幻,他赶紧凝目看去,半响之后,脸色哗然巨变。

      他惊讶无比的发现,河床裂开的缝隙中,有一丝丝阴寒的冷气一直都在蔓延上升。

      看上去并不起眼,可实际上古怪的很,就是这些阴寒之气冻住了沧木和高瘦男子。

      不仅仅是冻住了肌肉,连星元都给冻僵了,完全无法动弹。

      被冻住的二人不在关注葬花剑,使出种种手段想要祛除融化这些寒气。

      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些寒气极为古怪,不仅能冻住血液还能冻住经脉,甚至连星元都被冰封了。

      根本就无法祛除,一瞬间有莫大的恐惧,在这二人心间涌动。

      “蓝公子,救我!”

      两人彻底慌了,神色巨变,脸色变幻不停。

      安流烟眼中闪过抹震惊之色,她忽然想到,林云之前就退了好几步,等到这行人到来后,他带着自己又退了好几百米。

      难道他早就发现了?

      该死!

      蓝思羽大骂一声,看向林云怒道:“混账东西,是你搞的鬼吧?”

      林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安流烟美眸流转,笑道:“蓝公子可真会开玩笑,这是你的气运,是你的造化,与我等何干?”

      狗男女!

      蓝思羽气的火冒三丈,冷声道:“你这废物,赶紧把他们救出来,否则,幽冥殿绝对饶不了你!东荒不会有你容身之处!”

      林云不语,没有说话,似在思量着什么。

      “只要你能做到,本公子这柄圣剑就不要了!”蓝思羽眼中闪过抹寒意,继续说道。

      有人来了?

      林云剑意这方圆百里内,有好几道气息存在,不过都藏在暗处没有动身。

      “你这废物,还不赶紧动手救人,将他们救出来!不怕我幽冥殿,将你千刀万剐吗?”蓝思羽身上杀气涌动,属于七星天神丹尊者的恐怖修为,在他体内流动不止,一股股星光疯狂释放出来。

      同时间,眉心煞气涌动,凝聚成一枚血红色的印记。

      安流烟脸色微变,对于幽冥殿她还是有些忌惮的,幽冥殿的实力说是七大魔宗之首都不为过。

      “好。”

      林云一闪,直接横空而起。

      哗!

      他飞过二人的头顶,伸手一招,葬花剑就主动弹到了他手中。

      当右手握住葬花剑的瞬间,林云回身一转,来到二人身后立刻就挥出一剑。

      鲜血飞溅,人头落地。

      两大七星天神丹尊者,就这样死的不明不白,不会吹灰之力。

      “你找死!”

      蓝思羽惊呆了,怒吼了起来。

      哗!

      可他刚要出手,却发现林云已经率先杀来,手持葬花一剑落下。

      轰!

      神霄剑意释放出去的刹那,林云将星元海上的两千道先天圣气同时催动,他手中葬花顿时变得沉重无比。

      犀利的剑光,如日曜般闪烁。

      嘭!

      蓝思羽用尽全力,方才勉强接住这一剑,嘴角溢出抹鲜血,瞳孔猛的一缩。

      反观林云,举重若轻,游刃有余。

      显然他并没有祭出全力,一剑两剑三剑,七剑之后,蓝思羽吐出口鲜血,被葬花剑直接击飞出去。

      “这怎么可能?”

      蓝思羽瘫倒在地,显得无比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