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天水剑法!!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想法不错,可惜……我比你快!

      林云慢悠悠的话,让观仙湖上的众人,全都惊的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

      到底怎么做到的!

      众人快疯掉了,实在有些无法想象,一个两星天神丹尊者,在双方都拔剑之后居然还能占据优势。

      金玄奕可是五星天神丹尊者啊!

      这太不符合常理了,夸张到让人有些想不通,众人几乎是念头闪过。

      马上就想到了之前那一幕,之前林云对战地榜中的四人,在皇甫炎已经被重创的情况。

      王城三人同时出剑,朝着林云杀了过去,那等剑招堪称完美。

      三人联手之下,林云诡异的闭上了眼,等到他再睁开眼时,一步迈出,分出三道身影,同时将这三人的剑招给破掉了。

      那等画面,与眼前这一幕极其相似,让人想不通其中的逻辑。

      事出必有因!

      可这个因是什么,现在谁都找不到。

      如果说之前还能以神霄剑意能解释,可眼下……真的解释不太通。

      大成的神霄剑意在如何逆天,也不可能跨过三个小境界对抗金玄奕,况且金玄奕的剑道造诣同样强的离谱。

      他将王者意志,融入自己的巅峰通天剑意,足以媲美一般的神霄剑意。

      可面对林云,他的剑法像是小孩子舞剑一般,被林云轻描淡写就给化解了。

      尤其是最后一幕,那般逆转,快到巅峰,让人眼花缭乱。

      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金玄奕就被剑鞘撞击的吐血而回,其中必有缘由。

      “这……到底凭什么啊?”

      观仙台上,沐青青震惊不已,颤声说道。

      她扭头看去,发现自己的姐姐,神色平静,目光闪烁似在思索着什么。

      忽然间,她猛然想到,自己姐姐最初见到林云时的反常举动,赶紧道:“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别挡着我。”

      沐雪琴没有理她,将她轻轻推开,目光遥望悬崖之下,数万米外的观仙湖上。

      观仙湖离此很远,单纯用肉眼去看,已经要远远眺望。

      所以沐青青挡着她,让她很不开心。

      “哼!”

      沐青青娇嗔一声,跺了跺脚,气的不行。

      老姐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好可恶啊……看着沐雪琴不愿搭理她的模样,沐青青真的好气。

      一点都不疼她,她可真的很好奇!

      ……

      湖心处,金玄奕和季舒玄,盯着剑鞘上的九品青莲剑花。

      第一次在林云身上感到了压力,额头之上,甚至有汗水渗透了出来。

      这种感觉相当古怪,要知道以他们的实力和手段,还有掌握的底牌,无论如何都不该将林云放在眼里才对。

      可眼下林云给他们的感觉,却是相当怪异,没法形容。

      若非要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妖!

      要一起上才行了……

      季舒玄眼中闪过抹决断,最终还是放下了心中的骄傲。

      没办法了,金玄奕和他实力在伯仲之间,看金玄奕的模样即便动用了鬼灵级剑法。

      也未必能压制对方,除了一起上,已经想不到其他稳妥的办法了。

      想到此处,季舒玄自嘲一笑。

      原本这五峰大比,最瞩目的一战,应该是他和金玄奕交手,也是两人在地榜上的最后一战。

      可眼下这风头和光芒,全都被林云夺走了,甚至九品青莲也落到了对方手中。

      季舒玄看向林云,沉吟道:“林师弟的实力,让人钦佩,这五峰大比若单论实力,榜首恐怕非你莫属。不过这九品青莲,我俩真的不想就这么放弃……所以,得罪了!”

      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不小的喧哗之声。

      这是要一起上了!

      剑宗地榜双子星,竟然要联手对付林云了,这世界可真是太魔幻了。

      好几年了,这剑宗地榜都是他两人斗来斗去,两人不说势同水火,也差不了多少了。

      眼下,却是要联手了……这真的让人无法想象。

      他倒是相当坦荡,若论单打独斗,可能真的压不住林云。

      但九品青莲事关五峰大比的榜首,还关系到龙血玄晶这等重宝,任谁都难以轻易放弃。

      林云笑道:“谈不上得罪,大争之世,人人都争,既然在规则之内,就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季舒玄闻言,眼中闪过抹异色,倒是对林云多了些好感。

      “这样,你没修炼鬼灵级剑法,我两也不用,输了也就输了。”季舒玄轻声道。

      金玄奕没说,他刚才与林云交手,本就没有动用鬼灵级剑法,心中也存了这等心思。

      都是剑宗弟子,斗都斗,争归争,可底线还是要有的。

      “没必要。”

      林云轻声笑道:“我不修炼鬼灵级剑法,是老师让我这么做的,其中道理三言两语难以说尽,两位师兄尽管使用鬼灵级剑法就是了。”

      金玄奕和季舒玄对视一眼,话已至此,他俩好像也没啥说得了。

      连瑶光剑圣都搬出来了,他俩好像不用鬼灵级剑法,有点对剑圣不敬了。

      “那就请林师弟指教了,看看瑶光前辈的高徒,究竟有何过人之处!”

      季舒玄率先发起攻势,他脚掌在水面上轻轻一踏,水面瞬间炸裂。其浑身上下金光如火焰般释放,直接拔剑出鞘,一剑挥出那等剑光犹如火焰神山般罗了下去。

      正是赤霄峰鬼灵级剑法,天山神炎剑!

      蹭!

      另外一边,金玄奕同样没有闲着,他的身体如闪电般在空气中窜了过来。一股股凌厉的剑势在其背后绽放,无边异象,化为三十六柄倒悬的剑影出现在他四周。

      鬼灵级剑法,大衍七十二剑!

      “来得好!”

      林云左手一挑,剑鞘顶部的青莲花飞了出去,右手握着剑柄一剑挥出。

      其势如云,飘忽无常,眨眼就蔓延出去,衍化成茫茫云海。云海中藏着一轮明月悄然绽放,同时间脚下湖面不断起伏,微波荡漾,连绵百里。

      云,水,月,天。

      云中有水,水中有月,月上有天,天上有仙!

      就这么一刹那,天水剑法的种种异象,尽数铺层开来。

      林云手中葬花剑,像是垂落的柳枝,轻轻一荡,便迎上了季舒玄宛若火焰神山般骇然的一剑。

      嘭!

      看似如柳枝般纤细的剑身,一触之下,爆发出惊天巨力,将那等磅礴神山尽数震碎。

      哗啦啦!

      火光四溅,在这等对拼当中,季舒玄当即就吃了一个闷亏,硬生生被震飞千米。

      云破月来,百花弄影!

      漫天云海达到极限,云层碎裂,一轮明月皎洁无比的出现在天上。

      十二瓣幽冥花在这等月光的照耀下,纷纷飘落,像是烙印在湖面之上,与天水剑法的意境完美融合。

      咔擦!

      金玄奕杀来了,他带着大衍七十二剑的剑势,滚滚而至。

      他的速度很快,他的剑更是锋锐无比,周身飘荡的剑影将空气不断割裂。

      林云微微一荡,身如柳树,在湖面上轻轻一飘。

      他避开对方的锋芒,每闪一步步,都有幽冥花瓣在脚下溢出,落花随着流水,在湖面之上犹如一盏盏莲灯,花自飘零水自流。

      锵锵锵!

      葬花舞动,挥舞之间,轻轻松松挡住了对方剑势衍化的三十六柄剑影。

      眨眼就,两人就在水面之上,各自交手数十招。

      轰!

      林云眼中闪过抹寒芒,他眉心深处双剑魂光芒大作,敏锐的差距到对方剑势中出现了一丝破绽。

      “什么鬼?”

      金玄奕眼皮猛的跳了下,他这剑法却是有那么点破绽,可微不足道,一闪即逝。

      可眼下看林云的眼神,却吓得他心脏,扑通扑通疯狂跳动了起来。

      一直退后的林云,突然往前走了一步,而后回身一转,百花流放中,葬花剑随着他的右手轻轻刺了出去。

      金玄奕来不及变招,被这一剑刺中破绽,只得往后狂退。

      可这一退,原本微不足道的破绽,凭空蔓延,达到了相当致命的地步。

      这家伙是魔鬼吗?

      金玄奕脸色僵硬,感觉自己处处受制,被压制到了极为危险的地步。

      林云在上前一步,刺出去的葬花顺势一挑。

      哗!

      湖面之上,银光大作,刺的人睁不开眼。

      月亮明明在天上的云中,可却被林云这一剑,从湖心中挑了出来。

      一时间,天地倒转,虚空扭曲,明月如火。

      嘭!

      金玄奕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这湖心蹦出来的明月,直接撞飞出去。

      噗呲!

      他一口鲜血吐出,在水面之上不断倒退,浑身骨骼痛不欲生。

      可不等林云趁势上前,之前被击飞的季舒玄,一个狂突就山岳般闪了过来,与林云重新厮杀在一起。

      砰砰砰!

      被修炼到化境的天山神炎剑,在季舒玄手中爆发出极为可怕的威力,三道剑光直接斩碎明月。

      即便只是鬼灵级下品剑法,这天山神炎剑的威力,也不是常人所能想象的。

      三道剑光斩碎明月,季舒玄身上的剑势,疯狂暴涨。

      他如横空崛起的神山,神山之上火光如日,熊熊燃烧,光芒夺目。

      “怎么回事?”

      可他举目四看,天上还有一轮明月,湖水底部,同样藏着一轮明月。

      江山如旧,明月如故!

      这?

      季舒玄当场就懵了,甚至有点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呼哧!

      不带他细想,被击飞出去的金玄奕落在他身边,两人联手,再度朝林云杀了过去。

      一时间,云中有水,水中有月,月上有天,天上有仙!

      茫茫剑势,连绵无尽。

      林云以一敌二,挡住对方的鬼灵级剑法,不仅没有落在下风,反而还占据优势。

      又过数十招,当天水剑法的剑势,达到前所未有之极限时。

      林云的身影突然一闪,凭空消失。

      人呢?

      金玄奕和季舒玄对视一眼,各自看去,湖面上幽冥花绽放流动,水底明月安静的躺在下方,除此之外,这方天地再无其他人影存在。

      “在天上!”

      金玄奕说了一声,两人抬头看去,就见云开雾散,白云犹如一层层屏风打开,露出深闺女子般的佼佼明月。

      有人在月中,回眸一笑。

      不是林云,又是谁!

      蹭蹭蹭!

      这一笑,吓得季舒玄和金玄奕各自倒退三后,脸色瞬间就白了。

      这什么剑法???

      两人脑海中,出现大大的问号,这是天水剑法,可这真TM是天水剑法?

      月中人影,一个转身再度消失。

      天地间,唯有明月如水,花自漂流,彻底不见了林云。

      可两人的心,却莫名无比的紧张了起来,一股股恐慌和畏惧同时在心底弥漫起来。

      铛铛铛!

      就在这股恐慌,蔓延到全身时,天空中悠悠响起如仙铃般的空灵之音。

      云破月来花弄影,人间有月也有你!

      林云的剑回来了,他从天上回到人间,云中的月,和湖底的明月,各自飞出一道身影。

      两道身影都是林云,两道身影各出一剑。

      一百零八种已经,在两道身影重合的刹那,同时绽放。

      噗呲!

      鲜血飞溅,金玄奕和季舒玄被这一剑碎掉一大半剑势,神山崩塌,剑影炸裂。。

      还没完!

      林云回身落地,又是一剑劈了出去。

      我从天上看明月,你与明月皆绝色。

      嘭!

      剑光如月,眨眼间追上金玄奕和季舒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一剑的有多惊艳。

      锵锵!

      火星四溅,两人手中之剑被同时弹飞出去,各自脖子上多出一道细小的血痕。

      血痕很小也很轻,可谁都看的出来,这是林云手下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