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他想干嘛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哗!

      观仙湖边缘,一抹剑光如流星坠落,眨眼就降在水面之上。

      来势汹汹的剑光,看上去可以撞断山岳,可落在湖面却没有溅起一丝水花。

      凭此就能轻易判断出,来人对自己的剑势,早已到了掌控随心的地步。

      “这就是观仙湖嘛……”

      落下的青衣剑客,看着一望无际的湖泊,轻声自语。

      不用多言,这人自然是被禁锢半个时辰,已经落后许多的林云了。

      此刻的林云并不知晓,因为他的缘故,皇甫炎老爹已经放下狠话,若他能进入前十,喝光整个观仙湖的水。

      落在湖面上的他,抬头眺望,远远看去这观仙湖,真不是一般的大。

      之前看似浩瀚的人流,落在这湖泊上显得空空荡荡,远方有数不清的人流正在朝湖心涌去。

      唰!

      林云伸手一招,将水面上的一朵青色剑莲放入手中,莲心处的花朵早已被人摘走。

      这应该是品级最次的青莲剑花,生长在湖面边缘,即便如此争夺依旧激烈无比。

      林云随意看了眼,空荡荡的湖水边缘,青莲剑花一株都无法看到,早已被人采摘一空。

      轰隆隆!

      远处有妖兽的嘶吼存在,欲往前走,碰到的麻烦就越大。

      三品以上的青莲剑花就有妖兽守护,除此之外,空气中存在的剑意威压也是磅礴许多。

      走的越深,落在众人身上的威压也就越大,自己本身的剑意会被此地无形的剑势所镇压禁锢。

      那是三千年前御青峰留下的剑意,依旧在彰显着属于他的威能。

      “这地方真挺有意思的……”

      林云把玩着手中剑莲,嘴角勾起抹笑意,轻声自语。

      他的视线不断眺望,眸光涌动中,有热血在体内激荡不已。落后半个时辰,我想要争夺前十,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

      那就是争夺湖心之中,唯一存在的九品青莲剑花!

      按照规则,谁能夺得那一株青莲剑花,谁就会直接获得榜首。

      林云已经晚了半个时辰,如果仅仅只是比数量的话,他肯定比不过在他前面杀进来的人。

      可要争夺这九品青莲剑花,也就意味着,他必须直面地榜双子星。

      等待他的结局,将会相当刺激。

      要么直接拿下榜首,要么别说前十,甚至前一百都进不了。

      “是时候展现一番,天字号真传弟子的真正锋芒了!”

      林云收回视线,深吸一口气,将神霄剑诀缓缓催动。十二瓣黑色的幽冥花缓缓张开,幽冥之力充斥在星元之中,一道道黑色的剑光,在其体内瞬间迸发出来。

      唰!

      他的脚掌在水面上轻轻一点,身体化作一道惊鸿,沿着一条直线狂突猛进。

      咔咔咔!

      拦路的妖兽,几乎是瞬间,就被神霄剑诀催动的剑光洞穿头颅,倒在湖泊之中。

      神霄剑诀达到三重巅峰圆满后,它所蕴含着的腐蚀之力变得更为恐怖起来,那些妖兽引以为傲的肉身体魄。

      在他面前不堪一击,随手一点,就可以轻松击中要害。

      “好纯粹的剑意。”

      林云深吸口气,诧异的发现,这地方的剑意居然浓郁到如灵气一般的地步。

      张口一吸就吞了进去,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他抬头看去,湖面上水雾茫茫,距离湖心还不知道有多遥远。

      九品青莲剑花,毫无疑问会在湖心诞生,谁能首当其冲赶到湖心,便能占尽先机。

      林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还未真正赶到,这九品青莲剑花的争夺便落下帷幕。

      得加快速度了!

      哗!

      林云双手结印,背后金乌圣翼刷的一下弹了出来,刹那之间他的速度凭空暴涨。

      没多久,林云遇到的剑宗弟子,渐渐多了起来。

      甚至偶尔还能看到,落空的青莲剑花没有人去争夺,不过这些青莲剑花林云只看一眼就没有多看。

      他已经打定主意,只争榜首,自然不会在这浪费时间了。

      突然,林云感受到身上所受到的剑威,明显加重了一个等级。

      虚空中那些无形的剑势,变得厚重如渊,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

      除此之外,挡在前方的妖兽数量,也一下增加了许多,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应该是观仙湖深处了,过了此地,就彻底远离观仙湖边缘了。

      林云的身体在半空中微微一顿,下一刻体内星元轰然爆发,抬手就是一拳砸了过去。

      日月神拳,神龙日月鼎!

      眨眼间他的拳芒就化成一尊烙印着日月光芒的巨鼎,巨鼎裹挟着茫茫剑势,将前方聚集在一起的诸多妖兽硬生生撕裂开来。

      咔咔咔!

      一路过去,所向披靡,碰到巨鼎的妖兽都被碾成了粉末。

      日月神拳在林云看来,已经快跟不上自己的境界了,可对付这些妖兽还是绰绰有余。

      唰!

      林云眉头轻轻一挑,一闪就末入了过去,远远看去,就像是惊鸿般的剑光停顿一瞬,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呼啸而去。

      “好快的速度!”

      “这人是谁呀,太暴力了吧。”

      “我滴个神,快三十头神丹境妖兽,一拳就横扫了。”

      附近争夺三品青莲剑花的人,瞧得此幕,眼中都闪过抹浓浓的惊讶之色。

      可那光芒速度实在太快,完全无法看清。

      五峰大比开始至今,众人已经大约明白,这观仙湖并不太平。

      许多实力不济的弟子,已经放弃了继续前进的心思,不敢继续深入,老老实实留下来争夺三品青莲剑花。

      即便不能夺得名字,能够得到一些青莲剑花,就算是相当不错的收获了。

      林云刚才经过的地方,就是一处分界线,再往前走就会碰到四品青莲剑花,也是此次五峰大比竞争最为激烈的地方。

      在往前,则是五峰的精英翘楚,依旧在奋力厮杀。为首的地榜前十,则像是一个个箭头,直指湖心。

      对他们而言,目标从来就只有一个,九品青莲剑花!

      因为有相当大的可能,这九品青莲剑花的争夺,最终会衍化成一场混战。

      以季舒玄和金玄奕为首的两方,肯定会大打出手,类似的混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双方都熟门熟路,彼此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半个时辰后,林云再次感受到,身上无端多了一股厚重的剑威。他脸色微变,抬头朝前方看去,之前藏在水雾中的湖心,已经能隐约看到些许真实面貌。

      那湖心看似平静,可远远看去给人带来的压力,就像是面对一座恢弘浩荡的神剑。

      浓郁的剑威,形成恐怖无比的威压,再往前走会出事。

      噗呲!

      林云心中念头刚刚闪过,就有好几道身影,在前方雾气中倒飞出来。

      十多人吐出口鲜血,重重落在水面之上,脸色显得颇为苍白。

      “太强了,进不去。”

      “核心处的剑威,就算是三星天神丹尊者,也难以抵挡。”

      “地榜前十的人真是怪物,这等恐怖的威压,几乎没怎么费力就冲过去了。”

      “这算什么,金玄奕和季舒玄才是真正的怪物!四星天神丹的霸主级妖兽,一个照面都没坚持住,就被这两人给灭了,看的人头皮发麻。”

      “这两人的实力,真不知道强到何等地步,我怀疑传言说不定是真的。”

      一行人擦干嘴角的血渍,眼中都闪过抹不甘之色。

      显然,这些人也想闯进核心处看看“风景”,与地榜前十的人稍稍斗上一斗。

      即便拿不到九品青莲剑花,拿几株八品青莲剑花,也是相当赚的事情。

      谁想到,实力不够,连一睹青莲剑花的资格都没有。

      扑通!

      就在几人说话之间,又有身影从中雾气中倒飞出来,这帮人神色更为狼狈。

      口中鲜血狂吐不止,等到落地之后,好多人甚至直接昏死了过去。

      少数还清醒人的,也是一脸惊恐,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

      “你们也没冲进湖心?”

      马上有人上前问去,显得震惊无比,这些人的实力已经无限接近地榜前十了。

      明明都见到他们杀进湖心了,居然又被震出来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行的,要接住御青峰一剑,才能真正落进湖心。”

      有人悠悠说了一句,现场顿时一片沉默。

      这么恐怖的吗?

      要接住御青峰一剑,才有资格踏入湖心,御青峰三千年前留下的那一剑?

      这不可能吧……这谁接的住。

      具体如何,那人也说不太清,旁人不甚了解,只觉得诧异无比。

      又有好几人不信邪,想要一鼓作气冲进去,甚至将星相都祭出来了。

      咔擦!

      这一次,众人看清了。

      那冲进雾气中的几人,被一抹剑光横扫了出来,身后星相画卷当场就被斩成了两半。

      整个身影,直接飞落在数千米之外,看的人毛骨悚然。

      “湖心不能硬闯!”

      聚集在此的人,数量越来越多,他们得出了一个结论。

      唰!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完全不敢上前时,一道剑光由远及近,闪电般落在了朦胧浩瀚的水雾面前。

      那人浑身透着黑色的剑光,看不太清身影,唯有背后一对金色羽翼格外醒目。

      “林云!”

      四方水面上的众人,立刻沸腾了起来。

      是林云,晚了半个时辰的林云,终于杀到这一步,勉强跟上了地榜前十的步伐。

      好快的速度!

      众人眼中都闪过抹异色,难道他一路走来,没有花费时间去收集青莲剑花吗?

      他想干嘛?

      所有人脑中,同时浮现出类似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