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要战便战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我对阁下闻名已久!

      皇甫炎面露笑意,打量着林云,眸光睥睨,眉间锋芒肆意,极尽张扬。

      林云没有看他,目光一扫,落在陈凌胸前,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你受伤了?”

      “没,不碍事……”陈凌笑了笑,轻声道。

      林云目光如炬,他一眼看去,陈凌的护体星元都被击碎了,肋骨不说没断,至少也出现了几丝裂缝。

      不说伤的有多重,起码动手的人,是真狠!

      林云思绪如电,想到皇甫炎刚才说的话,省去十万|功德,瞬间明白了什么。

      他目光闪烁,看向对方道:“阁下刚才要进太玄殿!”

      “你倒是不笨。”

      皇甫炎嗤笑道:“我的确是要进太玄殿会会你,不过多亏你这便宜师弟,拦了我片刻,不然就得白白花去十万|功德了。怎么样,考虑的如何,要不要玩两手?堂堂葬花公子,不会这点脾气都没有吧?”

      林云脸色变幻,眼眸中先是闪过抹寒意,可旋即他笑了起来,道:“林某脾气一向很好,葬花公子又怎能比的上地榜前十,不值一提罢了,陈凌,我们走。”

      “想走?当我不存在吗?拦住他!”

      皇甫炎的脸色,瞬间就承了下去。

      他花了这么大工夫准备,就这么白白让对方走了,岂会甘心。

      今日不教训一番对方,让这所谓天字号弟子,吃上一番苦头,他就不是皇甫炎!

      嗖!

      皇甫炎身后,两名青霄峰的弟子,立刻腾空而起朝着林云飞了过去。

      林云抬眸一瞥,目中陡然迸发出冰冷至极的寒意,一眼就让人如坠冰窟。

      紫府处,一朵诡异而黑色花朵悄然绽放,林云随手一挥。

      哗!

      一片乌光散过,两名赤霄峰弟子身上的星元,刹那之间就被腐蚀的千疮百孔。

      不待对方所有反应,林云双手探出,闪电般扣住对方手腕。

      咔擦!

      骨骼断裂,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中,两人手臂被同时翻转了过去,还未完!

      林云催动神霄剑诀,蓄势已久的一击,雷霆万钧般拍打过去。

      砰!

      他的手掌像是裹挟着一重又一重的巨浪,等落在对方胸口时,千重巨浪叠加。两声惊天巨响,二人身上护体星元像是纸糊的一般,当场就破了个窟窿。

      噗呲!

      鲜血飞溅,这两人同时吐出口鲜血,当场倒飞出去。

      胸前肋骨尽断,倒地之后不断哀嚎,脸色痛苦到几近扭曲。

      如此惊人的一幕,看的人目瞪口呆,太玄殿广场上的众人瞬间就懵掉了。

      这太狠了吧!

      剑宗内部都说皇甫炎极尽张扬高调,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教训起人来从不手软。

      可和林云一比,好像有些不太够看。

      他这等手段,简直让人不寒而栗,轻描淡写中两名二星天神丹弟子就已半死不活。

      如此骇人的场面,让这太玄殿广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蹭蹭蹭!

      皇甫炎身后的几名青霄峰弟子,嘴角抽动了下,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

      他们目光落在林云身上,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显得极为震惊。

      神霄剑诀!

      林云刚刚施展的是神霄剑诀,这太夸张了吧,他不是才从太玄殿出来嘛。

      皇甫炎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冷眸如电般落在林云身上,突然爆喝道:“葬花公子,这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我青霄峰弟子是你教训的?”

      轰!

      当最后一个字蹦出来,那等爆喝,犹如九天狂雷,震颤万里山河。

      四方雷鸣声起,广场上诸多弟子,脸色微变,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震动起来。

      是青霄剑诀,青霄化云海,云海生惊纷纷雷!

      无尽云海在皇甫炎身后铺展开来,数不清的剑势顿时不停堆积,那恐怖的云海变得无比漆黑,最后诞生出一道道雷蟒般的剑光。

      天色瞬间漆黑,一片昏暗中,那等剑光刺眼无比,那等剑势磅礴到让人颤栗不止。

      轰隆隆!

      无尽云海,无尽狂雷,无尽剑光,铺天盖地般朝着林云席卷而去。

      嗖嗖嗖!

      广场盘膝而坐的众人,纷纷展开双手,犹如林中惊鸟,神色匆忙,各自朝着后方远遁。

      同时间,一道道目光立刻落在林云身上。

      那里,四方云海茫茫剑势犹如千军万马包围着他,云海翻腾,雷光撕裂。磅礴剑势就像是一只撑天巨手,不断并拢,要生生将林云勒死。

      林云要遭,这皇甫炎生气了!

      可在就此时,就在剑势将要彻底压垮林云时,一声爆喝,冲霄而去。

      咔擦!

      遮天蔽日的云海,当即炸裂,漆黑昏暗的时间,投下大片大片的光芒,阳光重新落下,笼罩林云。

      一朵庞大而诡异的黑色花朵,在林云身后悄然绽放,一片两片三片……当九片花瓣全部打开时,林云身上的剑势瞬间爆发到顶点。

      轰!

      半边天穹,一片大亮,无尽剑光,震颤苍穹。

      那是?

      众人目瞪口嗲,被惊讶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完全沙雕了。

      在诸多惊愕无比的目光下,林云那张俊秀的面孔,前所未有的冷漠。

      花开九瓣,幽冥撼世!

      神霄灭万物!

      天地间一片寂静,唯有林云掷地有声的怒喝,回荡八方。

      我神霄峰弟子,也不是你可以随意欺凌的!

      “是神霄剑诀!”

      “我的天,九瓣幽冥花,这是……神霄剑诀第二重巅峰大圆满!”

      “这不可能吧?这到底怎么做到的,这可是神霄剑诀啊!”

      当看清那花瓣蕴含的意境后,全场震惊,眼中无一例外,皆是惊骇之色。

      神霄剑诀竟然在林云手中,达到了第二重巅峰大圆满的地步,那般气势,分明随时都可以冲到第三重。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快疯掉了,他不是才刚刚进入太玄殿嘛,这没有道理啊!

      剑宗历史上,就没有出现过这种事,这太离谱了!

      一念及此,已经远远退去的众人,眼中神色全都疯狂了起来,惊呼声连连不绝。

      幽冥花!

      这将无边云海震散,释放着黑色玄光的奇异之花,给所有人内心都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冲击。

      太可怕了!

      跟着皇甫炎一起来的青霄峰弟子,眼中神色一片震撼,说话都颤抖了起来。

      这的确不可能,之前在林云展露出神霄剑诀后,一行人就觉得相当离谱。

      可也还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觉得仅仅只是将第一重修炼到了小成,可没有人能够想到。

      林云不仅是修成了神霄剑诀,还将此剑诀,修炼到了第二重巅峰圆满的地步。

      剑宗历史上,已经上百年没人做到这一步了。

      若是只算神丹境,那追溯的历史就太遥远了,起码五百年内没有人做到过。

      皇甫炎神色变幻,要说谁最震惊,肯定非他莫属了。

      “青霄峰的弟子不可随便教训?”

      林云脸上闪过抹冷傲,冷冷的到:“那我也告诉你,皇甫炎,我神霄峰的弟子,也不是能够随意欺凌的!”

      哗!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眼中立刻闪过抹动容之色。

      看向林云的目光,变得颇为复杂起来,他这是要为神霄峰出头吗?

      剑宗七峰,神霄峰向来弱势,没有半点存在感。

      譬如今日,皇甫炎教训一番陈凌,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时间一长就过去了,没人会在意这个事。

      没人会在意,陈凌怎么想,毕竟他只是一个神霄峰弟子。

      一个天地双榜都无人在的神霄峰弟子。

      皇甫炎冷声道:“欺了又如何?哼,你若有种,尽管来找我皇甫炎,我皇甫炎接着便是了?我只问你一句,咱两都不出星相,随便玩玩,谁输了谁就是孙子!”

      “你配吗?”

      林云嘴角勾起抹嘲讽,冷冷的道。

      皇甫炎怒火攻心,沉声道:“我之前还道你是谦虚,没想到你是真的狂,葬花公子好了不起!我今日,还偏偏要会会你,看看这神霄剑诀到底有什么门道!”

      他当即就暴走了,身形闪烁,云海在翻腾之间,他像是云中一道电光,电光中裹挟着磅礴剑势。

      林云伸手一抓,带着陈凌,几番闪躲,没有与他交手。

      嗖嗖嗖!

      二人在虚空中相互交错,皇甫炎几次要动手,可林云都避而不战,将他气的半死。

      “林云,你就这点脾气?”

      皇甫炎怒道:“神霄剑诀都晋升第二重巅峰圆满了,也不敢与我一战?葬花公子,就这么输不起吗?”

      林云淡淡的道:“我可以与你一战,不过你若输了,那十万|功德的全部交出来。”

      皇甫炎稍稍一愣,旋即咧嘴笑道:“你这胃口还真不小?我就怕你吃不下!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若是输了,就得将天字号弟子的名额让出来,你敢吗?”

      哗!

      四方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诸多目光落在皇甫炎身上,眼中皆露出了然之色。

      皇甫炎果然是为天字号真传弟子而来,看来地榜前十的人,这些天确实都很不爽。

      不过这赌的确实太大了!

      十万|功德已经很大了,可和天字号弟子相比,又显得不值一提。

      林云只要不傻,就应该不会答应吧?

      “师兄,别和他赌。”

      陈凌脸色微变,连忙说道。

      “我答应你,若是此战输了,这天字号弟子不要也罢,我不配。”

      林云等的就是对方这句话,他岂有不战之理。

      地榜前十没将他林云放在眼中,他林云又何曾真的将对方放在眼中过,他执剑一生,从玄黄界杀到昆仑界,可还从未怕过谁。

      你要战,那战便是了。

      吾辈剑客,何惧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