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神霄灭万物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林云将金乌神铁郑重收好,神色十分沉静。

      他真的很意外,没有想到宗主会单独赐予自己,如此贵重的奖励。

      如此宝物,比起天玄子给秦苍的黄金龙骨也不遑多让,至于究竟谁贵重一些,倒是各有千秋,侧重点不同。

      黄金龙骨可以锻炼肉身,也可以配合秦苍本身就会的龙族武学,但对林云用处没有那么多。

      他最契合的是苍龙王骨,没有苍龙王的宝骨,其他掌控风雷神龙骨也可以。

      所以……这黄金龙骨,林云拿到手也只是将其给炖汤了,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反过来讲,金乌神铁对秦苍也是半点用处都没有,至多强行炼化让肉身更强大些。

      可对林云,却是如虎添翼!

      他的金乌圣翼将会因此发生质变,林云心中琢磨着,他或许得提前布局,寻找逐日神诀的龙脉卷了。

      不过就算找不到,他的金乌圣翼也会脱胎换骨,达到前所未有的强悍地步。

      林云想着想着笑了起来,他很久很久,都没有笑的这般开心了。

      自从离开凌霄剑阁后,他一路飘荡,犹如陌上之花,无根之蒂。

      在这剑宗,总算是找到了家的归属感。

      无论是瑶光前辈,亦或者是才刚刚接触的沐玄空,都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林云笑了笑,半响将金乌神铁郑重收好,看向一旁的陈凌道:“师弟,能带我去武学殿不,我其实不大认识路。”

      “求之不得。”

      陈凌笑了笑,欣然同意,甚至有些求之不得。

      两人离开飞云峰,一路闲聊,期间陈凌和他讲了些,他闭关三天来的风波。

      天字号真传弟子的身份,在剑宗引起的轰动,远比林云想象的要大。

      地榜上的剑宗翘楚,全都惊呆了,没有一个能服气的。

      甚至传言中,地榜前十的那些狠人,回到各自的峰头立刻就闹上了。

      “你猜峰主们怎么说的?”

      陈凌看向林云,轻声笑道。

      林云倒是能够理解,换做是他肯定也是两个字,不服!

      不过峰主们怎么说的,他还真猜不到。

      “峰主们说,如果他们能像你一样,在圣池底部待上一个月,立刻就给名额。”陈凌顿了顿,轻声笑道。

      林云楞了片刻,旋即笑了起来,这还真狠。

      他能在圣池底部待上一个月,靠的是龙凰鼎,和修为实力没啥大关系。

      说是作弊也不为过,地榜前十的人肯定也都能猜到。

      只是这等回答,一个个怕得气的不轻。

      ……

      半个时辰后,陈凌带着林云,在环绕神霄山附近的一处浮空峰上落下。

      在这浮空峰的中心,立着一座古意盎然的殿宇,殿宇高耸如塔,有一道长长的台阶一路蔓延下来。

      途中,有不少神霄峰的弟子路过,见到林云之时赶紧行礼。

      他现在可是神霄峰的大名人,其他几峰的人看林云不爽,神霄峰的弟子可是兴奋的不行了。

      多少年了,神霄峰总算是能扬眉吐气一些了。

      “林师兄,前面你就自己去吧,我在这等你,你待会应该还要去个地方。”

      在快要达到殿宇前时,陈凌停下脚步,轻声笑道。

      林云点了点头,朝前走去。

      武学殿的门前,栽种着几颗古树,树叶落在院中有一种岁月沧桑,时光斑驳的古意。

      “来了!”

      院中古树下,牧川盘膝坐而坐,见到林云后睁开双目。

      “师兄!”

      林云有些诧异,没想到会是牧川在此守候。

      “你应该称我三师兄,比较准确。”

      牧川看向林云,笑了笑,起身道:“随我来!”

      三师兄?

      林云心中嘀咕一番,牧川就是峰主了,替师尊代管神霄峰。

      那大师兄和二师兄呢?

      应该不在神霄峰了吧,若这两位师兄都在的话,神霄峰应该不至于在五峰中如此没落。

      不仅天地双榜前十,如今好像就没有一人,是神霄峰的弟子。

      林云思绪如电,一抬头,见牧川已经走了很远,赶紧快步跟上。

      “小师弟,你作为天字号真传弟子,可以无需功德和考验,就能领取一门鬼灵级的武学。”

      牧川一边带路,一边说道:“不过……我并不建议你选择神霄剑诀,你可以和陈凌一样,选择太古冥蛇剑。他悟性差你一些,一直无法真正掌握奥义,所以始终无法大成。”

      “额……”

      林云沉默片刻,还是说道:“为什么?其余四峰都有镇宗级功法加持,我若是不去修炼,与人交手,岂不是断了一条腿吗?”

      “哦?”

      牧川颇为好笑的道:“看来陈凌与你说了些什么啊……他怎么和你说的。”

      林云没有犹豫,直接道:“赤霄掌昊日,青霄化云海,紫宵御圣雷,金霄断舍离……”

      在林云将要说出最后一句时,牧川忽然出手,一片落叶被他抓在手心。

      他又猛的挥手,落叶像是一道微弱的剑光,在这殿宇前的院落中转了一圈。

      院中青色的落叶,无论是飞在空中的,还是落在地上的。都在一刹那间,变得枯寂凋零,下一刻尽数枯萎干瘪,等到落叶重新回到他手上后,牧川眼中闪过抹冷厉之色,沉吟道:“神霄灭万物!”

      清风拂过,一切成灰。

      唰唰!

      两人身边不远处,那高达数百丈的撑天古树,眨眼就变成了光秃秃的树干。

      林云张大了嘴,下巴都快惊呆了。

      这太夸张了吧!

      他在牧川身上,根本就没有感受到属于生死境的气息波动,仅仅只是随意一挥罢了。

      “很多力量都可以毁灭万物,可神霄剑诀的毁灭,是最纯粹的毁灭。万物凋零,百花枯谢,目之所及,苍生尽灭,神霄的奥义是死亡!”

      牧川淡淡的道:“可你知道,我真正入门,勉强掌握这等力量时是多少岁吗?”

      “五十岁!”

      没有等林云回答,牧川自己说出了答案。

      五十岁……林云有些沉默了。

      难怪很多人都没有选择神霄剑诀,这太难了,不是什么人都能等得起。

      三师兄能被师尊相中,悟性天资肯定不弱,连他都是五十岁才掌握,那其他人呢?

      不敢想,不敢想。

      可能蹉跎一生,把所有光阴全都浪费在了上面。

      “那剑惊天呢……”

      林云轻声道。

      “五师弟另有机缘,并未修炼神霄剑诀,师兄弟中其实就我一人修炼了神霄剑诀,甚至连师尊都没有修炼神霄剑诀。”牧川说出一个让林云完全没想到的答案。

      “除了太古冥蛇剑,神霄武学殿内,还有许多不弱的鬼灵级剑诀,你也可以尝试下的……”

      林云沉默了许久,他深吸口气,而后抬头道:“师兄,我就选神霄剑诀了!”

      他并非固执,而是有自己的打算。

      首先这门剑诀确实很强,某种角度来看,与龙凰鼎中的毁灭气息似乎有些类似。

      修炼这神霄剑诀,有利于他以后真正掌控龙凰鼎,即便无法掌控,用来镇压应该是绰绰有余。

      除此之外,他曾听小冰凤说过。

      紫鸢剑圣能够圣境斩神灵,轮回之道起了很大作用,而死亡刚好是轮回的一环。

      “我就猜到你不会改变。”

      牧川苦笑一声,道:“那你一直往前走,什么都别选,走到尽头,会有一扇石门,用力推开就好。”

      林云点了点头,依其所言,步入武学殿后就顺着大道一路往前走去。

      武学殿内灯火摇曳,一枚枚玉简,闪耀着圣辉,犹如星辰般在点缀在这略显昏暗的殿宇中。

      殿宇内,与很多人在安静的选择武技,见到林云之后也仅仅只是微微点头。

      林云任何玉简都没有看,一路面无表情,越往后走,道路愈发阴冷,四周成列的玉简渐渐稀少。

      周围环境,变得黑暗幽深起来。

      哗!

      等到无路可走之时,林云脚步停了下来,他的面前了出现了一道石门。

      石门之上,刻着三个字。

      幽冥殿!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林云伸手落在石门上,而后猛的用力,咯吱咯吱的声音传来。

      武学殿内,正在观阅秘籍的神霄峰弟子,全都停下手中动作,目光不由自主的看了过去。

      在那幽深昏暗之地,有光芒从石门中迸发出来,将林云的身影一点点吞没。

      所有人呆了片刻,等到光芒彻底将林云吞噬,一个个方才惊醒过来。

      “幽冥殿!”

      “林云居然去了幽冥殿,他这是打算选择神霄剑诀了吗?”

      “这太难了吧,他才一星天神丹,这有点太冒险了吧。”

      “光是前三重,龙脉之境都难以掌握。”

      惊愕过后,原本颇为寂静的武学殿内,想起了阵阵喧哗之声。

      院落前的台阶外,原本闭目等待的陈凌,忽然睁开双目。

      他抬头看向前方恢弘殿宇,在他的视野中,那殿宇的各个窗口忽然亮了起来。有一道道黑色的光芒,从中透射出来,那一刹这片天地都变得颇为阴冷起来。

      哗!

      下一刻,光芒又很快缩了回去。

      “神霄灭万物。”

      陈凌喃喃自语,既觉得意外,又觉得在情理之中。

      很多人都选择过神霄剑诀,可最终都后悔了,晋升龙脉后就基本都会放弃了。他曾经也动过心思,可最终还是谨慎的没有去选,许多时候一步错,步步皆错。

      等待林云的会是什么呢?

      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一件事,自林云到来后,剑宗就注定不会平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