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随便玩玩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那些经文到底怎么回事?”

      林云神色凝重,表情严肃的看向小冰凤,沉声说道。

      他已经确定,关于紫鸢剑圣,小冰凤绝对有秘密没有告诉他。

      许多时候,他也不喜欢强行去问。

      实力不够没必要刨根到底,这等道理,他早就明白了。

      可今日必须说个清楚,因为这龙凰鼎确实是个隐患,他很明显的感觉这确实是一尊魔鼎。

      一尊混沌魔鼎,稍有不慎,他可能被此鼎掌控,成为鼎奴!

      小冰凤看了眼林云,咬牙不语,半响才道:“经文是一本关于剑的终极武学,其中涉及到神龙纪元的远古秘辛,和当年的神战有关。以你现在的实力,无法参悟,无法观摩,无法掌握,其他本帝也无法多说。”

      剑道终极武学?

      林云眉头微皱,显然无法接受这个说法,这不能让他满意。

      “好吧,那这尊龙凰鼎现在如何解决,它吞噬了太多星元圣金,我已经没法完全镇压它了。而且它很古怪,我怀疑随便动用它的力量,最终会被此鼎掌握。”

      林云理了理思绪,还是先解决眼前最头疼的问题。

      小冰凤早有所料,平静的道:“本帝不是与你说了嘛?世间真有此鼎,你体内的龙凰鼎相当于鼎魂,你修成鼎魂,此鼎本尊自然会感应到。鼎魂肯定是终于魔鼎本体的……”

      林云惊讶的看向小冰凤,世间还有如此奇怪的功法?

      “呵呵,不然你以为紫鸢剑圣如何做到以圣境斩神灵的?除了轮回意志,还有七道至尊神纹之外,他可是拥有混沌神鼎的人!”

      小冰凤看向林云,一字一顿的道:“同样的道理,它可以掌控力,你也可以掌控它。”

      林云若有所思,沉吟不语。

      “你现在的处境,也是相当好解决,在修炼一门剑诀即可。”

      小冰凤看向林云,正色道:“它现在不服你,因为你太弱,可你有神霄剑意,也不至于让它反客为主。所以本帝,一直都没将此事放在心上,总有一天它会为你所用的,再说有本帝在,它可玩不出什么花样!”

      “你对自己还真是有信心。”

      林云看了眼这丫头,无奈一笑,知道在大帝这里掏不出太多话了。

      小冰凤瞥了瞥了嘴,道:“那是,本帝可是凤凰神族四海八荒三十六天七十二山无上至尊屠天大帝!”

      又来!

      林云嘴角抽了下,在她头上狠狠敲了下。

      “林云,你弄疼我了!”

      小冰凤摸了摸头,双眼含着雾气,委屈巴巴的道。

      “不许吹牛。以后吹一次打一次,赶紧睡吧!”

      林云笑了笑,在她脸颊上用力捏了捏,这丫头的肉感倒是越来越嫩了。

      被林云捏来捏去小冰凤,气的爆炸,怒道:“你这渣男,本帝早晚会揍回来的。”

      “那我就等着吧!”

      林云大笑而去,直接朝修炼室走去。

      天字号真传弟子,肯定会在剑宗掀起惊天骇浪,不服者定然多不胜数。

      和陈凌交手后,林云对剑宗弟子实力,算是有了大概的了解。

      光是陈凌就如此强了,地榜上的那些真传弟子,只怕各个都不是好惹。

      他可不想阴沟翻船,哪天真被人堵住,揍的跪地求饶。

      丢的可就不仅仅是师尊的脸面,连宗主的脸面也丢了……那种感觉并不好受。

      林云深吸口气,响起沐玄空对他说过的话,眼眸中渐渐升起了光芒。

      他会让所有人知道,他林云绝对当得起天字号真传弟子!

      修炼室蒲团上,林云手腕一番,空间手镯内的十品剑灵珠便出现在了掌心。

      他脸上露出抹笑意,不得不说安流烟送的小玩意,比起储物袋真的方便了许多。

      “要现在炼化吗?”

      林云若有所思,思绪如电。

      他的神霄剑意许久没有动静了,一直处在小成之境,离大成尚有段距离。

      据说这十品剑灵珠,有几率让人掌握神霄剑意,其价值无可估量。

      可对林云来说,他已经掌握神霄剑意了。

      “先留着吧……”

      林云想了想,最终还是将剑灵珠收起来了。

      他打算等神霄剑意将要晋升大成时,以此物来冲破瓶颈,一口气冲击到大成。

      眼下就算炼化了,神霄剑意也无法冲击到大成,多少有些暴殄天物。

      好东西,就该用在最该用的时间。

      主意打定,林云将此物郑重收好,闭目盘膝而坐。

      不一会,龙凰灭世剑典催动,林云体内星元涌动,一道道金光从其体内迸发出来。

      圣池一月,让林云修为凭空暴涨,是时候好好消化一番了。

      紫府处,那沉浮着龙凰鼎的星元海上方,有一枚流光溢彩,金光炫目的神丹。

      神丹之上,金乌圣纹,熠熠生辉,下方星元海已在不知不觉达到了万丈的夸张地步。

      在这天神丹的上方,有一片宛若夜空的天幕,显得极为浩瀚。

      恢弘大气的辽阔天幕中,一颗星辰在其中闪闪发光,释放出深邃幽冷的光芒,那是林云晋升天神丹后凝聚的第一颗星辰。

      传言中,天神丹的最强者,可以凝聚出九颗星辰!

      当九星同时闪耀,会诞生极为可怕的异象,体内星元会叠加九倍,达到极为夸张的底蕴。

      时间流逝,眨眼三天过去。

      修炼室中的林云豁然睁开双目,无尽光芒纷纷内敛,他原本咄咄逼人的锋芒,明显黯淡了许多。

      可隐藏中眼眸深处的剑势,却变得更为可怕。

      藏剑,只是为了出鞘的那一刻,划出更为璀璨的光芒。

      藏得越深,光芒越亮。

      “有人?”

      林云睁开眼的刹那,就感应到飞云峰外,有一道身影伫立了很久。

      他闭目感应一番,立刻看清了来人的身影。

      旋即手握玉牌,露出笑意,高声到:“陈师兄进来吧!”

      哗!

      飞云峰的陈凌,只听见一道声音传来,回头看去就见层层云雾如屏风般,一道道打开。

      画面由远到近,逐渐清晰,直到最后飞云峰变得一览无遗,尽收眼底。

      陈凌眼中闪过抹异色,这可真是神奇。

      半刻钟后,林云在阁楼顶端的茶室,接见了远道而来的陈凌。

      “陈师兄,我见你似乎待了很久。”

      林云给对方泡茶,轻声笑道。

      “别别别,剑宗达者为先,你现在是天字号真传弟子了,不能再叫我师兄了。”陈凌连忙摆手说道,对方叫他师兄,他是真的受不起。

      林云笑了笑,也没有太过计较,沉吟道:“所来何事?”

      “没有太大的事,就是前来道谢一番。”

      陈凌说着话,在储物袋中取出一枚外表坚硬的果子道:“这应该是一枚圣果种子,当年拿到它还破费了一番力气,林师兄还请务必收下。”

      林云看了眼,有些感慨。

      他相信,这应该是陈凌能拿出来的最好宝物了,可对林云来说并无太大吸引力。

      甚至觉得没必要,他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况且大家都是神霄峰的弟子,没必要计较太多,可显然这个时候没法拒绝。

      “圣果种子吗?那我收下了,看看它以后能长成什么样。”

      林云露出笑意,没怎么矫情,直接将这圣果种子收入。

      陈凌瞧得此幕,明显松了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心结顿时就解开了。

      “那我就不打扰师兄修炼了!”

      陈凌也不想逗留太久,现在整个宗门都传的沸沸扬扬,林云的压力想必十分巨大。

      时间宝贵,必然得都用在修炼上。

      “不着急。”

      林云喊住对方,打量一眼陈凌,双眼微眯道:“师弟,三星天神丹了?我们来练练手吧!”

      晋升三星天神丹后,陈凌的气势明显大不一样,比之前强上了一倍有余。

      不对,至少两倍。

      他的鬼灵级武技,应该掌握的更深了吧。

      当初对方的太古冥蛇剑,可是让林云印象深刻的很,差点就在阴沟翻船了。

      这陈凌绝对是个狠人,否则也没法修炼成太古冥蛇剑。

      “不太好吧……”

      陈凌想了想,面露犹疑之色。

      “哦?”

      林云诧异的道。

      陈凌轻声道:“三星天神丹对一星天神丹,有点太占便宜了。一星天神丹对星元加持还不明显,可三星天神丹,足以将星元叠加三倍了。”

      林云心中恍然,笑道:“师弟是不想欺负我?”

      陈凌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实不相瞒,我现在的星元海已有三千丈!”

      “咱两随便玩玩,我看看我和三星天神丹有多大差距,真对上地榜前十,也能稍稍了解大概。”

      林云不由他拒绝,将陈凌拉到了飞云峰的演武场。

      飞云峰上应有尽有,演武场也是极端辽阔,下方布置有灵阵。

      就算龙脉境大打出手,也不会有任何损害。

      “林师兄,你可以尽管出手!”

      陈凌神色显得较为从容,笑道:“我已经不是一月之前的我了。”

      师弟很自信啊!

      林云笑了笑,那就试试吧。

      呼!

      万丈星元海荡起惊涛骇浪,林云一闪,就消失在了陈凌面前。

      轰!

      对方还未反应过来,就有狂风呼啸,扑面而来,他的长发被尽数吹得竖立起来,脸颊颤动不停。

      等到陈凌惊醒之时,林云的笑脸,已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好快!

      陈林心中惊呼一声,感受到一丝致命的危险,闪电般推出一掌。

      唰!

      可林云一闪,就轻松避开了这一掌。

      嗖嗖嗖!

      掌风如电,裹挟着茫茫剑势,接连不断,可林云晃来晃去,陈凌硬是连衣角都没有沾到。

      “该我了!”

      晃动的残影重叠,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一掌拍出。

      扑通!

      陈凌胸前被击中,脸颊痛的抽搐了下,双腿弯曲眼看就要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