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四百章 扬我剑宗之名!
    第一千四百章

      扑通!

      被一巴掌扇飞的夏侯燕,倒地之后就地一滚,来到自己圣剑所插的地方。

      他脸颊红肿,神色狼狈,眸光中涌动着难以置信的目光。

      “双剑魂!”

      夏侯燕死死盯着林云,神色惊愕无比。

      双剑魂!

      在场众人全都震惊了,就连剑宗长老,也是露出极其诧异的神色。

      双剑魂那可是相当罕见的存在,千年难得一遇,难怪夏侯燕祭出先天剑体和先天剑心,他的剑势都被瞬间压制了。

      “陈兵,黄岩成,你俩要看戏到什么时候?”

      夏侯燕扫了二人一眼,冷声喝道。

      陈兵和黄岩成,脸色同时微变,这家伙疯了嘛,想将他二人脱下水吗?

      他二人虽然不服,可多少有些理智,并不敢对圣者不敬。

      夏侯燕是情绪崩溃,仗着剑宗不敢以大欺小,和剑宗彻彻底底的撕破了脸皮。尤其是当得知,林云被瑶光收为弟子后,整个心境彻底扭曲了,已不能用常理来判断。

      “哼,今日若不能将他踩下去?以后,他会放过你们?想想你们在荒山秘境做过什么!”

      夏侯燕目光一扫,落在黄岩成身上,冷声道:“尤其是你黄岩成。”

      “要找帮手了吗?不是说要一人一剑,荡平剑宗所有圣徒的吗?”

      林云缓缓上前,轻声说道。

      人群中,诸多目光看向夏侯燕,眼中皆露出鄙夷之色。

      这家伙刚才张扬的时候,狂到了极点,甚至膨胀到将自己和剑帝媲美。

      眼下他除了星相以外,其他杀手锏几乎全都没有奏效,全都被林云压过了一头。

      若是祭出星相,还是败在了林云手中,那所谓剑道领军人物将会成为莫大的笑话。

      他慌了神!

      以至于完全到了输不起的地步,同时心中彻底紧张起来,原本疯狂扭曲的心境,渐渐清醒了下来。

      想到自己,刚才甚至连圣者都敢羞辱了,不由自主的赶到一阵心慌。

      是以,才有将陈兵和黄岩成拉下水的想法。

      “这家伙,还真是无耻啊,林云应该不会理他吧。”

      叶紫芸眼中闪过抹鄙夷之色,冷冷的说道。

      一旁叶青等人,眸光涌动之间,也是充满嘲弄之色。这才过去多久,刚刚还要将他们扫平的夏侯燕,就露出这般丑态。

      不得不说,林云的强大真是让人震撼。

      锵!

      夏侯燕脸色变幻,伸手握住剑鞘,猛的一抬,将剑地面中拔了出来。

      将剑鞘握在掌心的刹那,身体朝后挪移了些许,与林云拉开不小的距离。

      他目光闪烁,很快便冷静下来,嗤笑道:“瑶光贵为东荒三大剑圣,身位他的弟子,难道连以一敌三的勇气都没有吗?不是剑宗不可辱吗?不是瑶光不可辱嘛,你林云似乎也不过如此。”

      众人闻言,一阵愕然。

      被夏侯燕的话给惊住了,众人打破脑袋,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般无耻的话。

      陈兵和黄岩成对视一眼,各自目光闪烁,脑海中念头转动。

      夏侯燕的话,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

      今日若是不将林云踩在脚下,他日此人必当崛起,以后不碰到还好,一旦碰到,肯定没他两人好果子吃。

      这道理很简单,换做他们自己是林云,肯定不会放过二人。

      黄岩成眼中闪过抹果断之色,沉吟道:“我没有对剑宗不敬的意思,只是黄某真的不服,凭什么这些人可以成为圣徒?我所要求的,只是一个解释罢了!”

      陈兵适时开口道:“陈某同样不服!请剑宗给我等一个解释!”

      “既然不服,就一起上吧。”

      林云眸中寒芒闪掠,眼中闪过丝冷漠之色。

      扯这么多有的没的,不就想三人一起上,将自己踩在脚下吗?成全便是!

      哗!

      林云话音落下,立刻想起一片哗然之色,众人脸色狂变,全都被林云的给震撼到了。

      以一敌三?

      开什么玩笑,除了夏侯燕之外,那黄岩成和陈兵可都不是弱者,两人在神丹榜上的排名不比夏侯燕低上多少。

      他们三人的实力,可和之前第一关的那些圣者世家的世子不一样。

      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

      “林云……”

      灰衣老者绝尘,眉头微皱,想要出言制止。

      林云神色平静,淡淡的道:“无碍,他说的也对,总得让人心服才行。今日之战,林云既为剑宗而战,也为瑶光而战。”

      “哈哈哈,林云,你可别后悔!”

      夏侯燕闻言突然笑了起来,不待林云反悔,他手中之剑立刻拔了出来。

      轰!

      当圣剑出鞘的刹那,夏侯燕身上的神霄剑意,立刻扶摇而起,震颤云霄。

      身位剑客,手中无剑和手中有剑,完全是两种不同的状态。

      夏侯燕此时此刻的剑势,对比之前,强大了十倍都还不止。

      “林兄,得罪了!”

      陈兵和黄岩成,诧异片刻后瞬间惊醒,闪电般杀了过去。

      锵锵!

      二人各自将拔剑,展现出通天巅峰的剑意,与此同时,黄岩成的身上爆发出恐怖的火焰意志,陈兵的身上则爆发出噼里啪啦的电光。

      两人剑意卡在通天巅峰很长时间,只能另辟蹊径,以其他意志与自身剑意融合。

      达到勉强媲美神霄剑意的地步,能够杀上神丹榜,这二人自然都有些手段。

      轰隆隆!

      三人剑势重叠在一起,顷刻间就达到无比的恐怖的地步,那等威压看的人面色全都凝重起来了。

      林云深吸口气,任由这等剑势笼罩在自己身上,而后缓缓朝前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当三步走完,林云身上气息突然间凭空暴涨,他的毛孔中迸发出刺眼无比的圣辉。

      他原本小神丹巅峰的修为,就在刹那之间,打破瓶颈,晋升到大神丹之境。

      哗啦啦!

      晋升大神丹后,林云紫府处的星元海立刻扩散开来,有原本的千丈直接暴涨到三千丈的夸张地步。

      星元神丹,烙印着金乌圣纹的小神丹,转动之间,不断膨胀。

      轰!

      整整达到成年人的拳头大小后,方才停止了下来,一股股澎湃的力量瞬间充斥全身,完全不由林云控制。

      林云眸中光芒闪耀,清澈如泉,陷入前所未有的深邃。

      他的修为早就达到瓶颈,如他所猜测的一般,在这三人剑势的压迫下,立刻打破桎梏,一举晋升到了大神丹之境。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一招手,葬花便从剑匣内弹了出来。

      等到五指紧握,立刻就抓住了剑柄。

      “多谢三位,助我晋升!”

      林云轻声说道了一句,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剑吟,葬花出鞘,剑似秋水,如梦似幻。

      葬花在手,林云身上的神霄剑意,立刻疯狂暴涨。

      这还远远未完!

      他的体内陡然间,传出连绵不止的龙吟,瞬间风雷暴起,圣音如龙。

      一股股无法想象的苍龙之威,从其体内迸发出来,苍龙与剑意融合立刻就融合了。

      苍龙不朽,不朽苍龙!

      顿时,一股无法想象的画面,匪夷所思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林云一人一剑,他的剑势居然压倒了对方三人联手,夏侯燕等人脸色立刻就变了。

      “这家伙故意的,他在那我等助他晋升!”黄岩成咬牙切齿道。

      “可恶!”

      三人脸色相当难看,脸上原本的笑容,立刻就僵住了。

      林云身体朝前倾斜,犹如金乌般俯冲过去,葬花立刻就撞上了夏侯燕的剑刃。

      锵!

      火星四溅,剑光夺目。

      夏侯燕的身体,立刻朝后退了两步,林云手腕一抖,身体仿佛一分为二,各出一剑。

      眨眼,就破了陈兵和黄岩成的杀招。

      林云眼中寒光一闪,击退三人的他,脚掌在地面猛的一点。

      他凭空暴起,磅礴剑势,犹如一股无尽山脉,蕴含着浩瀚天威,朝着三人压了下去。

      轰!

      夏侯燕三人面色一变,各自肩膀上,都感到了莫大压力。

      云海无涯!

      天心问月!

      天心挑月!

      林云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三大剑招,同时落了下去。

      他的剑势化作了无边湖水,茫茫无尽的湖水总,一轮明月深埋其中。林云如仙人舞剑,喝的烂醉如泥,摇摇晃晃,踉踉跄跄,一时间让人心生错觉。

      不知天在水中,还是苍穹倒挂,让人如坠云雾,一帘帘幽梦,醉压星河。

      正是醉后不知天在水,一帘幽梦压星河。

      林云放声一笑,手中之剑,轻轻一挑,那水里的月亮就被他凭空挑了出来。

      轰!

      磅礴剑势,瞬间爆炸。

      那轮明月破水而出,朝着三人撞了三人,噗呲,三人嘴角溢出丝血渍,当即就被震飞了出去。

      “天水剑法……”

      绝尘长老瞧得此幕,嘴唇颤动,眼眶不由自主的湿润了起来。

      之前,第二关的考核就是他负责考核的,眼下再见天水剑河,各种情感汹涌而至,立刻有些控制不住。

      赤霄圣君六人对视一眼,六名圣者眼中,各自难掩震撼。

      这真的是个剑道奇才!

      他们当日亲眼见到林云如何参悟此剑,又如何祭出剑灵,谁能想到,短短半月,他的天水剑法似乎又进了一步。

      隐约间,连传说中的化境都要突破了,这太让人吃惊了。

      剑起云深!

      天水茫茫!

      天心悠悠!

      白云之上!

      林云的剑法施展的越来越快,快到让人眼花缭乱,明明是他在以一敌三,可夏侯燕三人却生出力不从心,手忙脚乱的感觉。

      锵锵锵!

      天地之间,异象重叠,无边剑势,纵横交错。

      “大河之水天上来!”

      林云深处剑势所衍化的湖心,一剑挥舞而出,瞬间各种磅礴异象融合在一起。那高挂天穹的明月,同样有一道人影挥舞出璀璨夺目的剑光。

      哗!

      两道人影重叠,两道剑光相连,一条天河,横空出世,浩瀚无边,星光夺目。

      砰砰砰!

      星河转动,所向披靡,三人的剑势犹如决堤的洪水一点点崩溃,最终一泻千里。

      噗呲!

      夏侯燕三人被先后扫飞出去,身上被剑势刺的遍体鳞伤,鲜血横流,惨不忍睹。

      可这三人终究都是狠人,各自咬牙切齿,在被击飞的刹那,眼中各自迸发出无比冰冷的杀意。

      “炎焱炼狱斩!”

      “神霄灭星!”

      “大日虚空斩!”

      他们抓住林云施展剑招后的空挡,以惊雷之势,各自祭出底牌杀招,同时反杀了过去。

      众人惊呼声起,都忍不住捂住了嘴。

      林云却是不慌不忙,他朝后退上一步,将剑竖立在胸前。

      一步,两步,三步……七步!

      等到他七步之时,三人的杀招彻底笼罩了下来,已无任何退路。

      退无可退,那便——杀!

      林云终于动他了,他眉头轻轻一挑,这一动,顷刻间有十二道残影从他体内迸发了出去。

      每道残影各出一剑,天水十二剑就在这一息之间给施展了出来,快到让人完全无法看清。

      可这还没完!!

      十二道残影再次分开,化作三十六道残影,施展出三种完全不同的天水剑法。

      天地间,顿时间有茫茫多多的异象,和铺天盖地数之不尽的剑影。

      它们横竖交错,璀璨夺目,如百花盛放,让人眼花缭乱,

      三十六种意境,三十六种异象,几乎是同时绽放。

      轰!

      当所有残影重叠在一起时,林云身上剑势扶摇而起,一道圣灵之光在他身上绽放。

      紧接着,龙吟怒吼,龙威盖天。

      一条龙影在林云体内飞了出去,正是天水剑法的无上圣灵,那是一条完美无瑕绽放庄严光芒的白色神龙。

      大河之水天上来,不见白龙三百年!

      林云眼角露出抹笑意,他长袖如云,青衫如水,人谁剑走,云海如水。

      白龙悠悠,横扫而去。

      砰砰砰!

      火焰凝聚的炼狱,一触即溃,黄岩成胸前出现一个血淋淋的窟窿,横飞而出。雷光凝聚的神霄之剑,寸寸断裂,陈兵脸色惨白,一口鲜血当场吐出。

      煌煌大日,犹如火焰被冷水浇灭,夏侯燕先天剑体立刻就黯然失色。

      林云手握葬花,缓缓落地,平静的看向前方三人。

      他一袭青衫,身背剑匣,周围苍龙环绕,眉心紫印妖娆。俊美无暇的面孔,此刻如仙亦如妖,不染尘埃,绝世出尘。

      所谓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皆不过如此。

      此时此刻,世间所有的美好,形容在林云身上,好像都不为过。

      “祭星相!”

      夏侯燕在地上一拍,重重起身,哗,顷刻间有三幅画卷,在几人身后缓缓展开。

      星相,武者的最后手段,也是最强手段。

      一旦失败,就彻底翻盘无望!!

      三人都已被逼上绝路,剑法不如,剑意不如,肉身不如,那只能放手一搏。

      眨眼间,就有三大星相横空出世,照亮群山。

      可几人还来不及高兴,脸色的笑容,就彻底僵住了。

      林云身后一幅,两幅,三幅,整整出现了三幅画卷,一个个张大嘴,眼中露出完全无法置信的神色。

      烛龙画卷展开,吾有神眸分日月,一念生来万古寒!

      几人星相画卷,光芒失色。

      鲲鹏画卷展开,有朝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重天!

      咔擦!

      三人星相画卷,出现一丝丝裂缝,且不断蔓延。

      轰隆隆!

      等到螣蛇画卷展开,三人星相画卷,骤然崩溃,三股威压同时落在几人身上。

      扑通!

      夏侯燕等人极力抵抗,可依旧无法阻拦,扑通一声声,跪倒在道台之上,跪在剑宗上上下下,所有人的面前。

      凭心而论,几人的星相都不算弱,甚至还很强。

      可惜碰上的是林云,眼下肉身遭到重创的情况下,在星相崩溃的刹那,再无一战之力。

      锵!

      林云收剑归鞘,回身看向六名圣者,拱手道:“弟子林云,幸不辱命,辱我剑宗者,皆以跪伏!请诸位圣君下令责罚,扬我剑宗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