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都是千年狐狸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突然杀出来的雪曜花世家,让双方都显得谨慎起来。

      包括林云在内,对这叶紫芸也颇为戒备,因为此女早就看戏多时。

      若是真的要出手相助,没必要等到现在,她若是愿意的话,浮云剑宗的人不必这么狼狈。

      至于夏侯燕,脸色则完全阴沉了下来。

      就算黄家四兄弟已决定不插手了,夏侯燕也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他和林云的恩怨已不仅仅是菩提子那么简单了。

      今日不让对方知道厉害,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跳。

      既然撕破了脸,就没必要有什么客气的。

      可突然杀出来的雪曜花世家,明摆着站在浮云剑宗这一边,自然让他很不爽了。

      “你要插手,多少得给我个理由吧。”夏侯燕沉着脸,冷声说道。

      叶紫芸笑道:“没什么理由,就想葬花公子交个朋友罢了,你满意了吗?”

      她这话倒是蛮有掺假,夏侯燕要对付浮云剑宗,她可是半点意见都没有。

      对付林云?

      刚好给了她接近对方的理由,还能让林云欠自己一份人情,何乐而不为。

      林云颇为古怪的看了此女一眼,没有说话。

      “夏侯兄,还没到荒山剑冢,没必要和这女人翻脸。白白便宜其他人罢了……”黄岩成暗中传音,夏侯燕脸色阴晴变幻,这女人真的很讨厌。

      平白无故插手他的事,还当着他的面要保下林云,完全没给他丝毫情面。

      交朋友?

      我夏侯燕,就不值得结交了?

      半响,夏侯燕双眼微眯,笑道:“成!!不过话我说在前头了,朋友这东西,还是别胡乱结交的好。否则,出了事,圣古世家也未必罩得住你。”

      他收回视线,而后长袖一会,便转身而去。

      在其身旁黄家老大的目光,死死盯着林云,心中有杀意不停涌动。

      他方才的誓言,是有漏洞的!

      他只说不针对浮云剑宗的人,没说过不针对林云。

      半响,他转身追上夏侯燕,一个飞掠,落在对方身边,森然道:“夏侯,这小子绝对不能留,开山大典虽然不能杀人……你懂我意思。”

      “你觉得我会放过他吗?”

      夏侯燕笑了笑,可却笑得让人毛骨悚然,他冷然道:“荒山剑冢,找机会废了他。他不是想进剑宗吗?我让他生不如死,让他知道,这荒古域中到底谁说了算!”

      ……

      “林公子,你这次可是将夏侯燕和黄家兄弟,得罪了个彻底!”叶紫芸偏头看向林云,嘴角勾抹笑意。

      她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很容易感染到人。

      明明只是初见,可却让人感觉很容易亲近,无端生出好感。

      见林云愣神,叶紫芸似乎想起了什么,故作歉意的笑道:“抱歉,初次见面,忘了介绍,我叫叶紫芸,这我堂兄叶青。”

      “叶青见过林云,久闻葬花公子之名,可如今看来,还是百闻不如一见。”叶青眨了眨眼,对林云不着痕迹的吹捧到。

      “两位不必客气,你们的名字我都是知道的。”

      林云笑了笑,面色波澜不惊。

      他和夏侯燕的梁子早就结下了,对方不是什么大度的人,可林云也不是什么烂好人。

      “哦,那今日算是相识了。”叶紫芸双眼眯在一起,笑的很自然。

      “算吧。”

      林云随意应付了声,道:“我师姐受了伤,我去看看。”

      说完,也不管这叶紫芸怎么应付,转身就朝叶梓菱走了过去。

      叶紫芸的眼中,立刻闪过抹尴尬之色。

      她方才出手救下林云,对方多少该表示点谢意才对,可看林云的模样,不仅没有什么谢意。

      甚至……连进一步结交的意思都没有。

      “你伤势好了吗?”

      林云来到叶梓菱身边,将她扶了起来,眸子在她身上的伤口扫了眼。

      她体质很好,表面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大半,只是看上去还是有些精神不佳。

      叶梓菱深吸口气,而后双掌紧握,感受到体内涌动得星元。而后又随意活动了一番,发现已经没有什么大概,甚至意外的发现此次受伤还收获了不小的好处。

      神龙剑体和雪曜花血脉,更进一步的融合,契合度已达到六成左右。

      忽然间,她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从她解除雪曜花血脉的封禁后,好像还从未受过伤,并未经历真正的大战。

      即便是枯玄岛中,大多数战斗也都依靠的林云。

      看来两种血脉要彻底融合,还得自己历练一番才行,今日受伤倒也不是坏事。

      “这次多谢你了。”

      叶梓菱展颜一笑,轻声说道。

      她看向林云,眼眸深处有光芒绽放,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信任。

      “你在说啥,我可听不懂,不过你要记住,答应了我的话。”林云眨了眨眼,颇为调皮的笑道。

      两人有说有笑,不远处的叶紫芸和叶青,直接就被晾在了一旁。

      叶紫芸尴尬不已,眸子打量着交谈中的叶梓菱,垂下来的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死死握住。

      不该是这样的啊?

      在她的谋划中,应该是她和林云谈笑风生,而叶梓菱只能尴尬的在远处看戏。

      最后实在受不了,主动走过来时,叶紫芸在装作认出对方的模样。

      于不经意间,给予对方的最大的羞辱,让这曾经的叶家小公主无地自容,难堪之极。

      可眼下画面好像调过来了一般,与她所想完全不同。

      “紫芸,现在怎么办?”叶青在她身边,压低音量说道。

      叶紫芸脸上闪过抹寒芒,没有理会他,而后一瞬间变脸,快步朝着前方走去。

      “梓菱表姐,好久不见。”

      她主动上前,看向叶梓菱,露出淡淡的笑意。

      表姐?

      林云目光闪烁,果然是旧识。

      “是的,十五年没见了。”

      叶梓菱神情平静,淡淡的道。

      “抱歉啊,方才我第一眼没有认出来,让表姐受委屈了。”叶紫芸露出难受之意,不好意思的道:“十五年不见,确实太久了……”

      “没事。”

      叶梓菱淡然自若,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

      叶紫芸则笑容不减,偏头看向林云道:“林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你说。”

      林云客气的道,可并没有借一步,与对方单独聊天的意思。

      叶紫芸咬咬牙,道:“荒山剑冢百年开启一次,这次想要拿到一百枚剑灵珠,唯有两天之后,在剑冢内部才有这个机会。”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和他所料不差,这些圣古世家果然知道些什么。

      见林云神色有了变化,叶紫芸嘴角若有若无的挂起抹笑意,她重新自信起来。

      故意顿了顿,恰到好处的闭嘴,勾起林云的好奇心。

      叶梓菱在一旁冷笑,不仅没有任何生气,反而觉得有些好笑,静静看着自己这表妹表演。

      她这表妹,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小时候就善于利用自己的美貌,记得那会,她只要轻轻一笑,就有数不清的族中男生将各种丹药主动送给他。

      甘愿伴他左右,受她驱使,甚至为此感到光荣。

      这么多年过去,还真是一点都不变,一如既往的……婊里裱气。

      她要做什么,叶梓菱懒得操心,可把主意打在林云身上,叶梓菱就真的很不屑了。

      在想啥呢?

      真当自己是绝世美人不成,再美,美的多苏姐姐吗?

      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两天之后,剑冢累积攒的百年生死涅槃之气爆发,会直接诞生大量的剑灵珠。最最最重要的是,按照以往的经验,荒山剑冢每百年开启一次,每次开启都会诞生一枚十品剑灵珠。”

      叶紫芸美眸变幻,直勾勾的看向林云。

      十品剑灵珠,也就是会蕴含十道金线,那是凝聚一千年的磅礴剑势。

      即便是掌握神霄剑意的林云,也会为之怦然心动,至于其他没有掌握神霄剑意的人,则是一个掌握神霄剑意的千古契机。

      十品剑灵珠的价值,无法想象。

      “黄家四兄弟和夏侯燕联手,也是为此而来。”叶紫芸一字一顿,沉声说道。

      “原来如此。”

      林云点了点头,没有多做表示。

      叶紫芸见状有些失落,不过还是颇为自信的道:“林公子,有兴趣和我们叶家合作。”

      “你问我师姐吧。”

      林云目光看了眼叶梓菱,轻声说道。

      叶紫芸嘴角抽了下,显然没料到,林云会将主动权交到叶梓菱身上。

      她怎么可能会问叶梓菱,要是对方拒绝了,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林公子,当真不考虑一番?刚才为了林公子,我可是将夏侯燕得罪惨了……”叶紫芸眼中闪过抹委屈之色,脸上露出很受伤的表情,而后一幅楚楚可怜的表情看向林云。

      “谢谢。”

      林云沉默半响,想了想吐出两个字,脸上则一片莫然,冷的像冰。

      叶紫芸顿时气到吐血,有种生生的无力。

      “林公子,真的不考虑考虑吗?”叶紫芸眨了眨眼,颇有诚意。

      林云不说话,只是目光看向了叶梓菱,一切尽在不言中。

      叶紫芸彻底无语,她还从未如此受挫过,挤出一丝笑意道:“既如此,那后会有期,打扰了。”

      说完,转身就走了。

      转身的刹那,脸色瞬间寒了,一片阴沉,黑的可怕。

      等她走远,叶梓菱眼中露出抹笑意,悄然道:“你可将她得罪惨了,她这性子可是相当记仇的。”

      “她不是来羞辱你的吗?得罪就得罪了呗……”

      林云随意道。

      “你知道?”

      叶梓菱偏头看去,颇为诧异的道。

      “很奇怪吗?”

      林云笑了笑,轻声道:“都是千年的狐狸,她耍什么把戏,我岂会不知。“